首页 科幻灵异 推理侦探 夺命租客

13.分头调查

2619 2018-01-04 11:23:02

    按姜所长提供的地址,石悬来到重庆商学校旁边的一条商业街。

    和很多高校旁边的商业街没什么两样,这条街最前端是几家烧烤店,虽然这会儿关着门,走近了也能闻到一股孜然的味道。地面油腻腻的,完全辨不出地砖原本的颜色。往后走有一家中餐馆,一家带餐吧的咖啡屋,两家饰品店,然后是几家服装店,最后一家是摩托车汽修店。范文夜里就是替汽修店和服装店看店。

    石悬缓步从街头走到街尾,信步走进一家服装店,店里卖的都是所谓的外贸货,是大学生的首选。

    石悬今天出门特意化妆成学生,刚走进店内,店主就热情地招呼,“同学,刚到了新货,这些T恤质量不错,款式也潮,很衬你的气质。”

    石悬走过去,随手拿起一件在身上比划,眼睛的余光却将店里扫了一遍。店铺的门面不大,压根没有可以住人的地方,安装的摄像头正对店里的货架,拍不到门外。

    石悬不动声色地在店主的推荐下选了一件T恤走进试衣间,换好后走出来站在镜子前。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衣服你穿很好看。”店主满脸堆着笑,“也不贵,才两百。”

    “两百还不贵?”石悬痞笑着竖起一个指头,“一百我就买了。”

    “同学,你也太会砍价了吧。一大早的,我这可是开张生意,绝对没乱喊价。”店主一愣,马上摇头,“这样吧,我给你少二十,一百八。”

    “一百,随便你卖不卖。我开张的生意,向来很好。”石悬说着,转身走回试衣间。

    店主犹豫了一下,咬咬牙,“算了,卖给你,真的是一分钱都没赚你的,就当开个张,最近下雨生意不好。以后你可要多来照顾我。”

    “好说。”石悬掏出一百元买了T恤,一边将自己的旧衣服装进袋子,一边问,“你进了这么多货,不怕被人偷吗?这条街晚上好像很热闹。”

    “怎么不怕。我所有的钱都压在这些货上。”店主耸耸肩膀,“所以晚上才会请人帮忙看店。”

    “看店?”石悬伪装奇怪,“你这店这么小,难道还有地下室?”

    “不是。”店主乐了,“我们这几家店门面都小,就后面那家汽修店晚上可以住人,所以大家合伙请了个人,住在汽修店,帮我们看店。”

    “这么厉害?”石悬的表情很到位,“一个人看这么店,看得过来吗?”

    “老范挺不错的,在这里做了两三年了。这家店的前两任老板都是请的他,省钱又省心。”年轻的店主是典型的重庆人,很直爽。

    “那他晚上不睡,就这么四处转悠?”石悬继续套话。

    “估计还是要打个盹什么的,就这么熬整晚,谁也受不了啊。”店主又是一乐,“听说他一般都是等烧烤店关门,整条街没啥人了,就起来转悠。反正我接手之后,这里从来没被偷过,挺放心的。”

    石悬没再多问,提着袋子走了出来。他来到街尾,汽修店的工人已经开始修车了,有人招呼了他一声,见他不是来修车的,当即转身忙活去了。

    石悬“漫不经心”地看了几眼,无意中发现汽修店旁边还有一条小路,走过去一看,原来通向街的背面。

    这是条逼仄的小巷,特别脏,也比较乱,堆着不少垃圾桶。石悬到处张望,都没有发现摄像头。见四下无人,他迅速揭开各家的垃圾桶往里瞅。汽修店的垃圾桶里大多是废弃零件、机油瓶和润滑剂瓶,服装店的垃圾桶里则是各种包装袋,烧烤店的垃圾桶里除了竹签,就数纸巾和没吃完的烤串居多。中餐馆的后门处有个泔水桶,可能已经倒过了,里面是空的。咖啡屋的垃圾桶里有一些淋着黑胡椒、番茄酱的牛排、猪排,很是浪费。

    石悬正在看,一阵脚步声传来,他回身一看,清洁工推着推车来收垃圾。

    大妈五十多岁,搬动垃圾显得有些吃力。石悬疾步上前帮忙,主动帮忙将推车推出去,大妈连连道谢。

    “大妈,这里每天都这么多垃圾?”石悬看似随意地一问。

    “下雨还好,没雨的时候,这里生意很火,垃圾更多。”大妈挺感叹,“你们这些孩子,一点不心疼爹妈,在外读书花钱如流水。这烧烤和啤酒可不便宜,你们却跟不要钱一样。”

    “乱花钱的还是少数,等他们工作了自然就心疼钱了。”石悬看了一眼垃圾桶里那些食物,笑着摇头,“确实挺奢侈。”

    “扔的比我家里吃的还好,看着都可惜。”大妈一脸惋惜,“垃圾库那边有几个乞丐,每天都能捡一大堆吃的。”

    ……

    与此同时,按摩店,简单易容后的韩丹正缠着老板娘要求打工。

    “开什么玩笑,我这里从来不收学徒工!”梅姐一口拒绝,转头看向旁边几个女人,“都看什么,去楼上收拾收拾。床单什么的该换就换下来,别偷懒。”

    “有那个必要吗?隔壁红姐这一死,警察天天上门,谁还敢来啊?”

    “就是,红姐死的好惨哦,想想都可怕。凶手会不会就是她的客人?”

    几个女人屁股都没挪一下,不以为然地为自己的懒散找借口。

    “不想干可以走人,哪来这么多废话!”梅姐脸一沉,嗓音高了些,“老娘这是按摩店,客人来做按摩,关警察屁事!”

    见梅姐生气,几个女人识相地站起身,迅速溜上了楼。

    韩丹腆着脸继续游说,“梅姐,我很勤快,你就收下我吧,我也不用你发工资,不用你费心教我,你们给客人按摩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着自己学就成。”

    “你是不是缺心眼儿?”梅姐翻了个白眼,“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天真?我们这种店是做啥的,你不知道?”

    “我,我当然知道。”韩丹讪笑着,心里不停告诉自己要忍耐。

    “既然知道你还来凑什么热闹?”梅姐用过来人的眼光上下打量着韩丹,“你还是雏吧?看你这样子也不像穷得活不下去啊。姐姐我奉劝你,这条路能不走就不走,一旦开弓是没有回头箭的,以后想找个人老老实实嫁了都不容易。”

    “我,我没想……”韩丹没料到梅姐会说的这么直接,脸一下就红了。

    “既然不想出来卖,你瞎闹什么?好玩吗?”梅姐变了脸,“快走快走,我没闲功夫和你瞎聊。”

    “梅姐,其实我是个学生。”韩丹拿出石悬替她准备的学生证,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我的毕业论文是研究失足女性心理,我就想来你这里做做调研,通过和大伙儿闲聊什么的,了解一下大家的真实想法。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歧视你们的意思,我也不会写出你们的真实身份,更不会影响你的生意。”

    “研究?”梅姐看看学生证,又看看韩丹,一脸狐疑,“这条街那么多店,干嘛偏偏选我这里?”

    “我看了一下,就数梅姐你面相最和善。”韩丹说着双手合十,“梅姐,拜托你行行好。你就把我当打杂的小工使唤,我肯定不会碍事。大家不愿意说的,我也绝对不会刨根问底。”

    “这……”梅姐眼中闪过一丝犹疑。

    “梅姐,帮帮忙吧,论文题目是老师定的,我要是完不成,就没法毕业了。”韩丹愈发装得可怜。

    “好吧。”终于,梅姐点了头,“不过,你要是不听话,我随时让你走人!”

    “梅姐放心,我保证不给你惹麻烦!”韩丹一乐,杏眸笑成弯月亮,“也请梅姐暂时对大家保密!”

    “废话真多!”梅姐一抬手,“去,把地拖了!”

    “好嘞。”韩丹转身跑进卫生间,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比了个胜利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