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魔武重生

第二章:炼体六层

3154 2012-06-04 12:04:48

    一阵惊疑,易瞳再不济,至少也是炼体五层,能一巴掌将他击飞空中,不敢想象,至少要高出五层好多…

    足足半响后,四人中响起了一阵骚乱,易瞳也是回过神来,抹了抹嘴角上的鲜血,不顾面颊的疼痛,瞪着易安,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打我?你敢打我?今天我要不杀了你,我就不叫易瞳!”

    说罢,就要站起身来,可就在这时,易安笑了,身形抖动,猛的向前窜去,就好像猎豹一样,在那瑟瑟的风中看不见身影。

    右手伸出,眼角也是瞥了他一眼,哼哼一笑,“这一掌,是我父亲的!”

    易安的声音冰冷,如坠冰窟,听者心寒,那种莺莺细语,在易瞳的耳里却是异常响亮,还没察觉出问题,脸上便是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身体也宛如断了线的风筝再次倒飞出去。

    第一次被扇飞是怒火,可这一次…

    是震惊!

    彻彻底底的骇然,他根本没有看到易安的身影,要知道他可是炼体五层,身体本来就极为强悍,可易安依旧将他击飞出去…

    他的实力?

    仿佛想到了什么,易瞳的眸子中露出一抹不敢相信,一股惧怕也是隐藏其中…

    “不可能!”倒在地上,他突然大叫了一声,三个月前,易安才从炼体四层突破到炼体五层,而他刚才表现的实力,很明显比五层要高出许多…

    易瞳无法相信。就是他身后的四人看向易安也犹如看到妖孽一般,愕然愣住。

    十七岁的炼体五层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突破这五层才需要多长时间,三年前,易安只是一个下人,一个实力只有炼体一层的下人,而如今三年过去,境界却比五层还要多出许多…

    咻!

    倒吸凉气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易安为什么能够摇身一变成为家族内的核心弟子,就是因为他这三年内实力提升迅猛,炼体五层,虽然不高,可别忘了,一般族内从五岁就开始修炼,天赋平平者在十七岁的时候也能达到炼体五层…

    说着容易,做着难,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逐渐成形,炼体的修炼越发越显得艰难。往后,基本上数月才能前进一丝…

    而易安,十四的炼体一层,却硬生生的用了三年时间,猛然升到炼体五层,这样的速度…

    妖孽!

    这是易家所有人对他的评价,若非如此,他又岂能坐回少爷,住着偌大的庭院,享受着核心一般的待遇。

    的确,易安的天赋在这易家之内,着实惊人, 可易安自己却不怎么满意,他前世乃是一个魔道修者,炼体本就是他的强项,若非种种限制,他提升的境界远不止这些…

    易安撇嘴一笑,看着眸子惊愕的易瞳,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缓缓迈开脚步,向他走了过去。易瞳还是呆在地上怔怔出神,似乎还没从刚才那一幕幕缓过神来,直到易安盯了他半响后,才恍然大悟一般,向后退了一些,“你、你到底是什么实力?|”

    声音发颤,易瞳着实被吓得不轻。

    易安轻笑一声,慢悠悠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挥了挥双手说道:“你很不幸,我昨天刚刚突破到炼体六层!”

    其实,易安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炼体八层,当然,没人能够看出,他自然不会傻得将自己的境界说出去,在这个以武为尊,实力决定一切的大陆里,还是低调一些为好,隐藏部分实力,在紧要的关头,定能发挥出其不意的效果。

    “炼体六层?昨天刚刚突破?!”易瞳呆若木鸡,片刻后,他突然疯狂的大笑一声,“炼体六层,易安,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要超过你,打断你一条狗腿…”

    事到如今,他仍是念念不忘,易安的眸中寒光闪现,哼哼一笑,又向他走了一步,隐约间,在他的瞳孔深处,可以看到一股杀意时隐时现!

    屡教不改,易安没有多少耐性!

    不远处站着的同伴差距到了不对,为首的那人连忙上前跨了一步,对着易安行了一礼道:“易兄切勿急躁,这件事纵然是易瞳的不对,可他毕竟是四长老之子,若是有什么差池的话,恐怕易兄难以向四长老交代啊!”

    “四长老吗?”易安脚步一顿,呢喃一声,扭头看去,原本的四人也已变成了三个,不由得自顾一笑,“四长老之子又如何?”

    旋即,不在理会那人,转过身去,看了看地上的易瞳,嘴角掀起一抹弧度,“最后一下,是我自己的,既然你敢来侮辱挑衅,那我便断你一条手臂…”

    话音刚落,一种狠厉便划过他的面庞,右手闪电般的伸出,直接的抓向地上的易瞳,眸子中精光闪现,双手猛一用力,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传遍整个院落,声音还未落下,一道杀猪般的惨叫之声便是紧随而来。

    “易安,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易瞳的面色惨白,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声,拖着断掉的右臂,看到易安的眸子中尽是恶毒,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今天不但没有报仇,反而丢大了脸面,被压制的无法还手,被抽了几个耳光,更是被断掉了右臂。

    奇耻大辱,易瞳的眼里已经无法容得下易安的存在了。

    同样,旁边的三人也是没有想到,易安竟然真的敢动手,而且还那么果断的废掉他一只手臂,虽然能够接上,但对他以后的修炼,定是一个影响,而且,那三年一次的测试也无法参加…

    阴狠,毒辣,心思缜密,手段不穷。

    三人想起了这三年来众人对易安的评价,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是真的,易安的确很狠,他们有些后悔,后悔听信易瞳的话,跟了过来。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到如今,只能暗自祈祷,易安不要那么小气。

    确实,我们的易少爷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本来四人,如今少了一个,定然失去通知那所谓的四长老了,对于此,易安仅仅冷哼一声,扫了他们一眼,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转身就向里走去。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将他带回去吧,以免脏了我家的地面!”

    声音冰冷,不带有丝毫感情,望着那白色的白影,三人面面相觑,苦笑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又看了看地上已经痛得昏倒的易瞳,不由间,面色有些涨红,难看异常。

    对于易安,他们也看不顺眼,所以这次前来,也有想看他出丑的意思,本来想易瞳要是稍有不及,他们在暗中相助,让易安跌一个大的跟头,可没想到…

    雷厉风云!

    他们还没有缓过神来,那场战斗便全面结束,易瞳被抽了两个耳光,断了一条手臂,而易安,那个废物竟然连人家的衣服都没碰到…

    这样的结果和他们计划的反差太大,此时的三人,看向易瞳都不禁有种痛恨,不但他丢死人了,还连累他们颜面无存。

    不过也好,看到了易安的手段,以后关于他的事情还是小心为妙,尽量不要参与。昨天刚突破炼体六层,呵…说出去谁信啊,就一巴掌将易瞳扇飞的手段,至少要有炼体七层…

    三人心中暗想,直到易安消失不见,才拖着昏迷的易瞳走了出去。

    房屋中,春嫂又泡了一杯‘囊山金毛峰’放在桌上,随后退在一旁,低着头,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看了易安一眼,一副有话要说,却难以开口的样子。

    易安看在眼里,端起杯子品了一口,轻轻笑道:“春嫂有什么话,就不妨直说吧!”

    “少爷…”春嫂抬起头,眼眸中尽是担忧,“你将易瞳打伤,那四长老岂不会要…”

    春嫂一直在担心这件事情,易瞳乃是四长老的儿子,如今被打成这样,四长老又岂会善罢甘休,易安这三年里虽然身份大涨,可面对一位长老,仍是大树下的一刻幼苗。

    原来担心的是这个,易安晒然一笑,“那又如何?不管怎么样,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春嫂也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说完,看着春嫂的面上仍是忧心忡忡,易安再次说道:“春嫂不如给我讲一下,当年我父亲为何离开家族,还落得个背叛的罪名。”

    “还不都是这个四长老害的。”春嫂想都没想就怒声说了一句,旋即,有所察觉,低声说道:“老爷怎么会背叛家族,当时那些证据,事情都是四长老拿出来的,肯定是他一手捏造,诬陷老爷的。”

    说到这,春嫂的脸上闪过一抹憎恨,当年,她虽然只是一个下人,但做为偌嫣然的贴身丫鬟,知道的事情还是不少的。

    “那就行了。”易安笑了笑,笑的依旧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云淡风轻,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能从这股笑容中听出那种冰冷之极的寒意。

    话说到现在,春嫂也恍然大悟一般,骇然充斥面庞,“难不成少爷……”

    易安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该来的始终要来,该面对的早晚无法躲避,既然如此,现在面对又有何妨,虽是幼苗,但不经历风雨,焉能成为参天大树…

    杯子放在桌上,踱步来到窗前,昂首看向窗外,眸子不动,精光浮现,我们的易少爷似乎没把四长老放在眼里,他的瞳孔,似乎看到了易家之外的天空。

    “和老爷好像啊!”此般情形,看的春嫂的面容不由抽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