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魔武重生

第七章 妖孽

3014 2012-06-23 20:14:00

    易安是笑着从客厅走出去的。

    此行不虚!

    没想到,易天行会将经殿的令牌赏给了他,虽然不知其因为何,但这木牌的价值,他可是一清二楚。

    抿嘴轻笑,迈起脚步,向着自己的住处走了过去,却不知道他的身后,一道人影看见他,眼神充满了疑惑。

    “怎么?四肢健全,刀疤脸还没动手吗?”易崇狐疑的站在那里,并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人早已经彻底消失,易安也是不知,自己暗暗的躲过一劫。

    客厅内…

    不但易安疑惑,就是六长老也不知易天行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此时的他,正看着易家主,露出一个询问的眼神,“没看出来,你比我还要看重那小子,不过,你为什么要答应他?难道你认为易安真的能打过易崇?”

    “嗯!”易天行的脸色凝重,轻轻点头,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正色道:“难道你没发现?”

    欲言又止,易云峰不由问道:“发现什么?”

    “易安小侄,在隐藏实力!”

    当下,他便将连拍易安三下的事情说了一番,“他有着炼体八层的实力,只高不低,具体是什么境界,我也不知!”

    声音沉重,毋庸置疑,易天行微微的摇了摇头,眼眸中甚是疑惑。

    这一次,易云峰吓了一跳,本来易安炼体七层的实力,就足够让他吃惊的了,可这…还隐藏实力?

    炼体八层,只高不低?

    不可能!

    他只觉得脑袋眩晕,有些站不住脚步。

    要知道,易安三年前还只是炼体一层,被称为废物中的废物,而如今,鱼跃龙门一般,达到炼体七层,换做是谁都会震惊的睡不着觉,这、这太恐怖了。

    妖孽啊!

    年龄增长,炼体有多艰难,他深深的知道,可这…

    易天行苦笑一声,“我也知道不太可能,你有没有发现,他展现出来炼体七层的境界,可我们看他,仍只有炼体六层…”

    易云峰愕然一愣,呆滞的点了点头。

    “他,他岂不是比文轩的天赋还要恐怖?”

    何止恐怖,简直逆天,易文轩年轻的时候被成为洪城第一天才,而他的儿子…

    能称之为天才吗?

    闷声一笑,易家主点头道:“当年,我嫉妒老子的天分,如今又要嫉妒小的,造化弄人啊,这也是我为什么将经殿的令牌给他的原因,希望能为我当初做错的事,弥补一些吧!”

    说着,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缓步走到门前,望着前方那一道精瘦的身影,眼眸中浮现一抹赞赏。

    易云峰也是脸色一凝,站在他的身后,轻吐一口浊气,“不知文轩兄是死是活?”

    两人皆是沉默。

    对于客厅的谈话,易安并不知晓,此时的他,早已到达自己的庭院,端起杯子,品尝刚刚沏好的囊山金毛峰,春嫂也就是一旁担忧的看着他,望着那眼眸的焦虑,易安心中更是高兴。

    “家、家主找你所谓何事啊?”声音发颤,春嫂很是紧张。

    易安挥手一笑,“没什么,就是将经殿的令牌赏给了我。”

    “经殿的令牌…”春嫂呢喃了一句,旋即,瞳孔睁得老大,“什么?”

    吃惊,喜悦,皆是浮现在她那苍老的面孔上,易家的规矩,她焉能不知,如此殊荣,她的上一位老爷也曾得到过,如今,又回到了儿子的身上,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被家族认可,重视!

    喜极而泣,春嫂甚是激动。

    “少爷,这可是喜事,是大喜事啊!”

    这么振奋的消息,她早已将主仆的规矩抛飞到九霄云外了,今天,可是她活到现在最高兴的一天。

    抿嘴一笑,易安挥手制止了她一番,有些沉声说了一句,“春嫂,你认为我能打得过易崇吗?”

    自顾摸着下巴,他也在暗暗思考。

    说实话,对于易崇,他虽然有把握取胜,可把握不大,毕竟双方的实力摆在那里,炼体九层对付三品武者,岂是说的那么简单,不出意外的话,易崇获胜已成必然,外界也有很多人骂他不自量力…

    谣言蜚语,易安毫不在意。

    不过,他不服,三品武者的实力他能摸个大概,可眼下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要将《黑水炼体决》炼到第三层,可以修炼后续心法《黑水决》,到时两者结合,面对易崇,也未尝没有一战…

    可是,《黑水炼体决》的第二层巅峰到三层,就好像一个门槛,虽然只有一个境界,却仿若鸿沟一样,遥不可及,有时候,又好像一层薄纸,吹之欲破,无论易安在怎么努力,这种感觉都始终存在。

    他知道,其间需要机遇,可这种渺茫的机会…

    苦笑一声,易安轻轻的摇头,眉目间划过一道皱痕。

    细微的变化,春嫂并不知道,自顾的高兴说道:“打得过,打得过,我们的易少爷谁都能打的过…”

    在她眼里,易安几乎是万能的,三年的变化,每每想起都会让她笑的合不拢嘴,仿佛又年轻了好几岁。

    微笑不语,易安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径自的走到窗前,抬头轻望,看着那徐徐落下的夕阳,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路,真的还有很长!

    眼下,他只是处在天武大陆的最底层!

    自顾转身,盘膝而坐,双手抱球,独自修炼了起来。

    夕阳落,朝阳升,一夜无事,金黄的日光,又从遥远的天际缓缓的辉洒了下来,大地一片清明。

    早上起床,易安便揣着令牌向着经殿的方向径直的走了过去,对于这个被称之为家族年青一代禁地的地方,他也有着些许的期待。不过,路上的一些杂言碎语,却是让他眉头微蹙…

    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强,易天行将经殿的令牌赏给他的事,第二天便传遍了整个易家,闹得沸沸扬扬,各种猜测漫天飘飞,所有人看向易安的神情都变了,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有的狐疑…

    当然,也有人非常恼怒,例如四长老的大少爷。

    “哼!”易崇怒哼一声,狠狠的将杯子摔在了地上,狰狞着脸色,冲着旁边的易天阔说道:“易天行是什么意思,这一代中我的实力最高,为什么不将令牌给我,反而给了那个废物?”

    不服,严重的不服,若不是四长老拉着,他现在就去找易家主理论去了。

    “稍安勿躁!”易天阔笑了,笑的有些阴森,洁白的牙齿也是显露出来,泛着点点寒芒,“崇儿,难道你以为易天行将经殿令牌赏给了那废物,他就能打得过你吗?”

    易崇摇了摇头。

    的确,除非奇迹发生!

    “到时,我们完全可以小题大做,顺势将易天行的位子…”呵呵一笑,易天阔缓缓的站起身来,走到了客厅正中的位子,又坐了下去,“这张网撒了那么久,也该收网了,无论是大鱼还是小鱼都逃不掉我们的手心…”

    “确实很久!”易崇仿佛想到了什么,轻轻点头,望着四长老坐下的椅子,双眸中精光四射,垂涎期待。

    易天行的做法,虽然让他心中不岔,但想到筹备已久的计划,他的眼眸中依旧满是兴奋,父子相视一下,皆是仰天大笑,就仿佛钉板上的肉已到口中,浑然不知,在他们的头上,一个叫花打扮的老者坐在那里,不断的品酒,不断的啧啧称赞,脸上却全是不屑…

    如果刀子死而复生的话,看到这位老者定会吃惊的下巴脱臼,因为他就命丧其手。

    墨阳躺在屋顶,翘着二郎腿,怯意的享受着,似乎没把刚才听到的当成一回事。

    这里发生的事情,易安不曾知晓,穿过一片树林,一座古朴的阁楼缓缓的浮现在他的面前。

    四周冷冷清清,微风刮过,带起阵阵的落叶飞舞半空,不断的盘旋,久久不愿落下,有些荒凉,放眼望去,若不是看到阁楼前面,一个头发希白的老人在那里举着扫帚不急不慢的扫着,他真的以为,这就是一片荒地。

    轻轻一笑,微微抬步,落叶发出吱吱的响声,易安缓缓走了过去。

    “前辈…”他深深的鞠了一躬,“晚辈乃是易安,受家主之命,前来经殿搜阅…”

    说话间,他将那黑色的木牌掏了出来,易安不是傻子,经殿是何等的重要,能独自一人守在这里,岂会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

    对于一些显山不漏水的人,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岂料,那位老者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的埋头清扫地面。

    易安有些郁闷,可就在这时,经殿的大门却是缓缓打开,望着老者,会心一笑,再次施了一礼,转身走了进去。

    老者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笑了起来,笑的有些神秘,却充满和蔼,眸子的深处也露出一抹有意无意的赞赏。

    “易安,易安…”白眉微蹙,直到易安的身影消失,老者才恍然回过神来,自顾呢喃了一声,“…难道是他?”

    仿佛想到了什么,他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一分,轻轻点了一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