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四章 言羽归来

1649 2016-08-12 14:59:45

    夏言羽并非失了意识,她双眼欲裂,盯着在她身上耸动的男人,眼中的恨意愈来愈可怕。只是她气息越来越弱,已经无力再做些什么。卢浩天还在用力的顶撞着,但是夏言羽已经渐渐地感觉不到了。

    她的意识越飘越远,她仿佛看见卢浩天趴在她身上,将恶心的液体抹在她的脸上,最后饥饿的野狗将自己的尸身啃得精光,染血的白骨连着零碎的血肉散了一地。

    灵魂深处涌出来的恨意,让夏言羽在最后一刻,犹如走马观花一般,看见了卢浩天和夏言洛得意的笑脸,苏倩茹恶毒的眼神,父亲去世时不可置信的双眸,还有幼弟闭眼时青紫的脸庞,一个个画面让她陷入疯狂,只有无尽的恨意支撑着她不能就此罢休!

    如果有来生……

    她定要将这些人一个个挫骨扬灰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混混沌沌不知过了多久,夏言羽渐渐听到了耳边细微的声响,她脑中闪过卢浩天刺穿自己肚子的阴毒面孔,当即一个心悸,猛的睁开了眼睛。

    窗外刺眼的光照射进来,夏言羽只看见眼前白茫茫一片,过了好一会才看清了。这是一处雅致的闺房,由屏风隔出了内室和外室。檀木桌上的熏香应当是梨花味的,清淡宜人。靠窗户的地方,一株含苞待放的兰花插在碧绿色的瓶子里,摇曳生辉。

    夏言羽渐渐瞪大了双眼,指尖揪住盖在身上的被褥,这里,她自然是熟悉得很!这是她十六岁以前的闺房!

    为何要说以前,那是因为,夏言洛总是说自己头痛,请了风水大师来看,说是犯了忌讳,夏言洛属火,而她的闺房地处阴凉储水,是以头痛。当时夏言洛便道妹妹的闺房是否能与她交换,是以,夏言羽便和夏言洛换了闺房,搬去了北边的厢房。

    现在想想,分明是为了方便和住在这个院落外面厢房的卢浩天曲径通幽,无耻的狗男女!

    只是现在,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房间里?

    夏言羽下意识的就去摸自己的肚子,接着她就愣住了,掀起被褥,自己的腰腹处什么伤口也没有,再摸后颈,也是光滑如玉。她的伤口呢?莫非自己昏过去,竟睡了数月,身上的伤势都已尽数恢复了吗?即便如此,也该留下疤痕啊……

    就在夏言羽愣神之际,一人推门而入,她瞧见夏言羽总在床上发呆,衣襟还松开了,慌忙疾步上前道:“小姐,外头天凉着呢,仔细又风寒了。”来人穿着桃红色袄子,发髻盘了起来,只留下两缕麻花辫。手里还托着盘子,里头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夏言羽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心中的惊疑越来越大。

    “小玉…你不是早就嫁出去了吗?”

    小玉听见夏言羽这样说,脸上一红,捂着脸道:“小姐胡说什么呢!我今生可是不嫁人的,就守在小姐身边好了!”她说着,将碗端着放在桌上,轻吹着气。

    而夏言羽却是已经陷入了惊惧中,眼前这个她的贴身侍女,分明是三年前就已经嫁出去了,怎么现在还一副垂发的打扮,样貌也小了几岁一般。看着房内的装饰,想起自己身上丝毫没有损伤。夏言羽的心跳越来越快,她揪着衣襟,终于颤声道:“时下……何年何月了……”

    那用勺子搅着滚烫药汁的小玉回头一笑道:“小姐这是考验我吗?今日正是建安三十二年十月初八了!”

    夏言羽脑中一嗡,这个日子,分明是五年前自己刚满16之际……

    当温热的药汁递到自己嘴边时,夏言羽才回过神来,张开喝下去。口中苦涩的滋味,让她愈发的清醒。若这是梦的话,她自当是感觉不到这苦味的。那么,自己竟然是重回到五年前了?还是自己没有死,被人救回来,创造这样的假相,还想欺骗她?

    夏言羽挡住小玉送过来的勺子,迟疑道:“我……我是不是因为出去游湖时,因救落水的姐姐,才溺水晕过去的?”她记得自己五年前,与卢浩天,夏言洛去青州城外的洛水湖游玩,识水性的夏言洛,掉入水中后,嚷着自己被水草缠住了,卢浩天恰好不在附近,夏言羽这才跳下去救人,奈何她根本不会泅水,下去之后就沉了下去。

    现在想来,只怕是夏言洛早就设计好了,为的就是让自己一死百了!

    小玉点头道:“小姐想起来了?小姐也真是的,明明自己就不懂水性,还下去救人,幸好被过路人救了,那人还亲自抱着小姐回府的,小姐没瞧见他,可真是个翩翩佳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