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十四章 被关禁闭

3329 2016-08-12 14:59:46

    看了一会,又担心自己露骨的眼神惹人怀疑,苏倩茹把目光落在了夏晓晨的身上,鼻尖嗅到一股粽子的味道。忽而她心底一凸,碧荷找到的那人,不就是这卖粽子的隔着一条街的地方吗?不会被发现了吧……

    碧荷领着那齐姓大夫是乘坐软轿回府的,也是担心大夫看出来是夏府,就把人塞进了轿子,一路也不停歇,直接从后面进了苏府,是比夏言羽要先回来。

    “言羽这是带着晓晨去吃好那家很有名的张记茶馆的肉馅粽子了?可遇见了碧荷,我也让她去买小点心了呢。”苏倩茹不动声色的试探着,却不知她如此拙劣的试探让夏言羽在心底冷笑三声,看来,苏倩茹倒是三人中城府最深,最难对付的人了。

    如今,苏倩茹已经开始怀疑她,看来,必须要改变一下策略。先前的报复,都是不痛不痒的小把戏。苏倩茹想要她的命,也要看看今世,她斗不斗得过自己!

    苏清婉露出惊讶的神色,小声道:“碧荷也去了吗?早知如此,我就和她一起了啊!晓晨睡着了,姨娘,我先送他回房睡去了,午饭爹爹怕是回不来了,他今日去查账了呢!”夏言羽说完,低头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苏倩茹听她没遇到碧荷,显然是松了口气,但是一听夏望天去查账了,不由得紧张起来。自打那个女人去世后,夏望天一直不太管家中的生意,查账之类的事情,都是交给她来办,夏望天也就是翻阅一下账本罢了。今年竟然亲自去了,莫非是怀疑她了?这可如何是好!

    看来事不宜迟,她必须快点找到朝廷派来的官员,提前打好关系,拿到文书了。

    夏言洛是当日旁晚的时候醒过来的,她周身的衣物已经换下了,喝了药出了汗,身体也舒服了许多,只是脑子还有些混沌,唤来了身边伺候的侍女莲蓉。

    “我这是怎么了?”她只记得夜间冻得浑身发抖,牙齿打颤,再往后就陷入了昏迷。是卢浩天送她回家的,还是府里的人去接的?

    莲蓉给她倒了水,递到夏言洛手中,神色有些担忧的道:“小姐,你今日回来的时候,就昏过去了。夫人亲自去接的你,而且,卢公子也进了府,却被夫人赶了出去。老爷现在还没回来。夫人说,你这几日就待在房内不要出去了。”

    “被赶出去?娘为何……”她话语一顿,立刻反应过来,旋即也有些急躁了。她一个黄花闺女,还待字闺中,却和一个男子彻夜不归,说出去,这一辈子的清白就毁了。若是卢浩天是没有婚约在身还好,可卢浩天还顶着苏家二小姐未婚夫婿的名头,和她却有了这样的事情,爹爹估计要气疯了。

    不让她出去,也是怕苏振河恼羞成怒,要打她吧。

    此刻,夏言洛心中是有些得意的。夏言洛整日一副清高的模样,深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夏家小姐一样。可是,即便是如此,人家陆浩天还不是眼巴巴的爬上了她的床。若不是夏家的产业,有一半都在夏言羽的名下,这苏家,哪里还有她夏言羽的份!

    “也罢,就让她再嚣张几日,到最后,必定是要被赶出去的!”夏言洛越想越觉得心底舒畅,加之她出了一身汗,便叫人打上热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

    依照苏倩茹和夏言洛的想法,夏望天回来后,并未发火,这事就算是过去了。可是三天后,夏望天从铺子里回来,却是面色阴沉,身后的管家也是战战兢兢。

    他连晚饭也没有吃,就径自走到大堂,对管家道:“把夫人和大小姐二小姐都叫过来,下人们都退出去,谁也不准进来!”

    夏言洛和苏倩茹带着笑,见到夏望天后,正要入座时,却听到哐当一声,夏望天一脚踢开凳子,接着霹雳哗啦一声脆响,桌上的茶壶被子碎了一地。苏倩茹一惊,朝夏言洛看了一眼。夏言洛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何事啊。

    夏言羽进了大堂,就看见父亲沉着脸不说话,面前是碎裂的茶壶茶杯。她急急忙忙上前,拉着夏望天的手查看:“爹爹,伤到哪里了吗?”夏望天看见夏言羽,面色才缓了缓,轻轻拍了拍夏言羽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夏言洛看不惯他二人这幅父慈子孝的模样,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夏望天听到声音,气得脸都白了,站起身指着夏言洛骂道:“你还不高兴了?!你知不知道外面的人如何说我夏望天的大女儿!说是和妹妹的未婚夫婿……真是不知羞耻!”

    夏望天说不出口,今日他从铺子里出来,就听见有人议论纷纷,仔细一听,差点叫他气得昏过去。说什么夏家大小姐勾引夏二小姐的未婚夫婿,在城郊梅林缠绵一夜,感染风寒,娇体受损。

    他那日没有责怪夏言洛,是得知夏言洛风寒在身,且他相信女儿是因为马车损毁才误了归来的时辰,却没有想到外面的人传得神乎其神,将淫靡艳丽的场面说得好像亲眼见到一样。他本是不信,结果拉着一个路人询问,才知道是当日给夏言洛诊治的大夫亲口所述。

    被骂不知羞耻,苏清莲脸色一白,捂着脸大哭起来。

    “爹爹何故这样冤枉我……女儿家的名声,我难道会不顾了吗!再者,浩天是妹妹的夫婿,我又怎么会……”她边说着,眼泪不停的流,看起来好不可怜。梨花带雨,泪眼朦胧,抽抽噎噎的辩诉着。若不是夏言羽早就知道她的嘴里。估计也被骗到。

    苏倩茹自然要为夏言洛争辩,她脸色凄惶,捂着胸口,眼眸中已然带泪,却没有流出来,比之夏言洛看起来,更甚一筹。夏言羽坐在上面,将两人的表情看个透彻。看来上一世,她确确实实就被这两人耍的团团转。

    声音微微嘶哑,走到苏振河面前,苏倩茹哽咽道:“老爷不喜欢言洛,便不要理她就是,何故这样伤她的心,再怎么说,言洛可是你亲生女儿啊!”说到最后,已经是眼眶通红,泪顺着眼角滑落。

    毕竟已经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看到苏倩茹如此伤心夏望天也有些心软,刚要上前安慰时就被夏言羽抢了先。

    “爹爹别怪姨娘和言洛姐姐,既然卢浩天不喜欢我,那就让姐姐跟他在一起好了,可能是我跟浩天没有缘分,没有做夫妻的命吧。我只知道整日在家作诗作画,不像姐姐命里出彩,懂得怎么叫人开心。”夏言羽刚一说完瘫坐在地上的夏言洛抬起头恨恨的说道:“夏言羽你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是我会勾引人,对吗?!”

    苏倩茹心里很是慌张,夏言洛这么冲动必是要惹夏望天不高兴的呀。果真,夏言洛刚说完夏望天闷哼一声:“夏言洛!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凶言羽?人家言羽一直都在跟我求情让我不要生你的气,一直一直都在跟我说好话。还说要成全你和卢浩天!你怎么就不能像言羽一样呢?”

    “爹爹,你就知道替夏言羽说话!这不公平!”夏言洛像是疯了一样嘶吼道。

    夏望天一个巴掌打在夏言洛的脸上:“畜生!不公平?你抢你妹妹的夫婿的时候想过公平不公平吗?”

    苏倩茹拦过夏望天:“老爷别动气,言洛还小,不知道说话的分寸,老爷别怪她呀。”

    “小?言羽比她还要小一岁,怎么言羽就能通情达理,言洛就不行呢?!都是你这个娘,除了溺爱什么都不会!”

    夏言羽看着捂着脸的夏言洛,低眸一笑。即便是今日爹爹真的答应自己的话,让夏言洛和卢浩天成亲,她也算是胜了,还得了个好妹妹的名声。若是夏言洛不肯,她在外头的名声也不好,日后到她家提亲的人,显然是少之又少。

    “从今日起,言洛就待在自己的闺房内,不许出来,如云,不要让我发现你悄悄的带她出去见卢浩天那混账东西,今日再敢进我家门,我打断他的腿!”夏望天说完,冷着脸就走。

    苏倩茹张了张嘴,对着夏言羽怨恨的看过去。若不是夏言羽插嘴,她女儿又怎么会受这一巴掌!小贱人,可是你比我不得不下手了!等到了阎王殿,我看你还怎么在夏府嚣张!

    夏言洛被苏倩茹着进了闺房后,就大哭大闹起来。她平日里也很受夏望天疼惜,哪里有受过今日这般屈辱,叫夏言羽占尽了先机,她倒是讨了巧,说话滴水不漏,自己却挨了一巴掌,还有关禁闭!

    “娘!你快动手啊!我今日真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扇她几巴掌,嘴上是为我说话,你听,不都是显得她有多高尚!娘,我们找人去把她……”

    “你小声点!不知道隔墙有耳吗?”苏倩茹瞪了夏言洛一眼,拉着她坐下,用帕子擦着夏言洛肿胀的脸,怨恨的道,“夏望天果真是对你狠心,若是夏言羽像你这样,他哪里舍得打!你放心,今日你所受的,来日娘都会在夏言羽身上讨回来!”

    日子过得还是很快,都十来天了夏言洛还是在被关禁闭。

    这日苏倩茹实在忍不住跑来内堂,看到夏望天正在欣赏着刚刚友人送来的一副字画。苏倩茹走过去:“老爷,这幅字画看上去可真是精致。”苏倩茹不知道如何直接开口说言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