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十五章 偷字画

3250 2016-08-12 14:59:46

    日子过得还是很快,都十来天了夏言洛还是在被关禁闭。

    这日苏倩茹实在忍不住跑来内堂,看到夏望天正在欣赏着刚刚友人送来的一副字画。苏倩茹走过去:“老爷,这幅字画看上去可真是精致。”苏倩茹不知道如何直接开口说言洛的事情。

    夏望天显然对这幅字画很是满意:“是啊,这是张老爷刚刚派人送过来的,这幅画上配上苏轼的诗句可真是绝配啊。倩如,你看看。”

    苏倩茹从夏望天手里小心的接过字画,虽然苏倩茹不是很懂这些可是毕竟跟夏望天生活了多年,好的坏的还是可以分辨的。这幅字画虽然看上去简单素雅没有那么多花哨,可是应该还是个千两之物。看了好久之后苏倩茹说道:“老爷,我哪懂这些呢,只要老爷喜欢我就喜欢。”

    苏倩茹走过去给夏望天斟了一杯茶,递过去说道:“老爷,我娘家有个亲戚生病了,好多年没见人家生了重病您说我不去看又不太合适,可是这几天府里的事情又特别多…”

    夏望天眼神停滞了一下,然后收起手中的字画说道:“是吗?没事,你就去吧,府里什么时候让你那么操过心呢。”

    “可是老爷,我不放心您啊,最近天气这么阴晴不定万一老爷你受了凉中了署我可不放心。不如…不如就让言洛…”

    夏望天愤怒的一拍桌子说道:“苏倩茹,我就知道你没什么好事,亲戚生了重病?苏倩茹,难道我不知道吗?你什么时候对这些事情有过兴趣?”

    “老爷,言洛已经被关了十几天了呀,我这个做娘的能不心疼吗?”

    “倩如啊,你的眼里怎么就只有你的言洛啊?怎么就不能想象言羽呢?言洛抢的可是言羽的未婚夫婿啊,你想想言羽心里该有多难受!我作为她的父亲,能不给她一个交代吗!”夏望天说道。

    苏倩茹一听到夏言羽的名字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因为这个贱人,言洛也不至于被关禁闭这么久。“老爷…”

    “倩如啊,这件事情现就不要说了,我也是言洛的父亲,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再让她反省几天吧,不用着急。”夏望天说着叫来了老管家:“你去把这幅字画放到书房里去吧,切记,要放好。”

    苏倩茹小心的听着夏望天的吩咐:“那老爷,您说的我都知道了,我先回去了。”

    苏倩茹出来之后小心翼翼的跟在老管家身后。老管家显然是没有任何的防备,说来也是,谁会发现家里有贼呢。老管家走进书房,把那副字画放在了夏望天书柜背后专门摆放字画的一个瓷瓶里。这一切都被趴在窗外的苏倩茹看得清清楚楚,她只是没想过夏望天书房的书柜还能转过来,看来夏望天还是有防范意识的。等老管家走出去之后苏倩茹悄悄的潜入进了书房。

    苏倩茹知道这个时间是没人回来书房的,所以她并不担心自己会被人发现。苏倩茹找到书柜,学着老管家的样子使劲儿把书柜转了过来。看到一瓷瓶的字画,苏倩茹的眼睛好像是着了魔一样。明天林元宝就要开竟宝大会了,正好拿这些字画还可以赚上一大笔。苏倩茹一幅一幅的展开,竟不知道自己要拿哪一副。仔细校对过后苏倩茹拿了两幅包括刚刚送过来的那幅画。

    苏倩茹走出书房的时候笑了笑,夏望天这种人就是一辈子攒钱而不会花钱的命啊。

    林元宝的竟宝大会如期举行,地点选在了城里有名的青楼,万花楼。

    万花楼,莫说是外面人山人海,里面也是座无虚席,只差不能吊几个人了。万花楼的老鸨是寡妇,名为凤兰香,虽年过四十,却仍旧风韵犹存,肤白如雪,面若桃花,乌发不见银丝,漆黑如墨。尤其是一双桃花眼,更叫来往的客商,都被勾得魂都丢了。

    一楼大厅就是竞宝大会的地点,二楼包间则是那些达官贵人提前高价预定了的。通往二楼的楼梯扶手上缠绕着红布,为了喜庆,还扎了一朵红花。万花楼的护卫都站在楼梯口,谨防着有人想要闯上去,扰了二楼客人的兴致。

    凤兰香站在楼梯上,指尖捏着手帕,掩嘴笑道:“诸位今日前来参加竞宝大会,一定都是家财万贯,世人眼中的财神爷!我万花楼已经备好了茶点酒水,诸位请尽情享用,等到了酉时,鸣锣竞宝!”

    她口上说得好像摆放在桌上的吃食酒水都是不要钱的一样,实则今日的点心,即便是小一口,都要卖到十几两银子。她能让万花楼一整天都不迎客,自然有法子再赚得更多。

    林元宝穿着枣红色的衣袍,捧着个盘子,里面装着各色的糕点,捏起一块放进嘴里,眯了眯眼睛,走上去道:“老板娘,今日你不开这青楼,也要赚个几千两,就不要我租用酒楼的银子了呗,以后我再有这样的竞宝大会,依旧在你这里办!”

    凤兰香瞥了他一眼,见林元宝说这话,咸猪手就要往自己的腰上揽,冷笑一声,不着痕迹的上了个台阶。只是她眉眼间依旧是风情无限,抿嘴笑着。而在此时,门外的铜锣哐当一声响起来,余音阵阵。

    围桌而坐的各路有钱商人,邻近州城小镇的员外之类,只要能出得起入场的一百两银子,都伸长了脖子,等着凤兰香宣布竞宝大会开始了。

    二楼靠南的一间包间内,司尚允和夏言羽已经坐在里面喝了一壶茶了。包间内的茶水糕点是不用付钱的,但这包间,却是足足要五百两银子,才能进来。饶是山珍海味,也该是够了。原本她今夜是不能出来的,女儿家夜里出门,即便她爹爹不说什么,苏倩茹也会借此生事。

    今天一大早苏倩茹就不在屋内。而苏清莲一直被关在闺房内,是出不来的。小玉伪装成自己,睡在了房内。且她也不过是买了家里的宝贝就走,耽误不了多少时辰。

    包间的门自然是开着的,酒楼配置的两个护卫站在门边,以防客人在竞价的时候发生争执。凤兰香在楼梯上说了几句话,不愧是闻名天下的万花楼老鸨,口若悬河,舌灿莲花,等她说完,底下的商客都鼓掌起哄,气氛愈发的热闹,众人被鼓动的都等不及宝贝出场,就跃跃欲试了。

    凤兰香摊开手,示意安静,接着凤来仪酒楼的大门就被关上了,如此,竞拍大会才真正是拉开了序幕。

    夏言羽倚在围栏上,低头朝下看着,只见两个衣着暴露的女子摇曳生姿的走出来,两人共同托着一个木制的盘子,看材质,就是上好的檀木。二楼四角的熏香也点燃了,闻起来让人心驰神往,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夏言羽正兀自呆愣之际,司尚允从千音手中接过一个瓷瓶,扭开木塞,倒出一粒药丸递给了夏言羽。

    “这是醒神丸,用来抵御这迷迭香的。这老鸨好心计,意欲用这香味干扰竞买者的头脑,在晕神失心之际,让那群女子勾了心魄,出高价买下他们的东西。”司尚允指着楼底下穿梭在各个圆桌的明丽女子,那些女子无一不是面容出色,身形窈窕的,声音宛如黄莺,婉转动听。

    现在看来,除却他们这些在包间里的尊贵客人,凤兰香不敢耍手段之外,底下的客人,是要被狠狠宰一顿了,毕竟英雄都难过美人关,有何况这些个满脑肥肠的有钱商贾。

    夏言羽接过药丸吞了下去,司尚允又递了杯水。如此细致入微,让夏言羽脸颊微红,别过头去,看那两个衣着打扮像异族女子手里的托盘。女子就站在楼梯口处下来三个台阶,托盘内的东西不大,用红布盖着。

    凤兰香拍了拍手,道:“这第一件宝贝用来镇楼,自然是世间难有的奇珍异宝,底价是八千两,最低竞价也要加上一百两。这件宝贝,若是用来讨心上人欢心,是最好不过的了!”她三言两语,却仍旧没有将宝贝的称谓说出来,如是,更扣人心弦。

    一个头戴着狐狸皮做的绒帽的中年男子站起来,拍桌道:“老板娘说了这么多,我等还是不知你口中说的是什么宝贝,难不成你是想我等被蒙着眼就竞拍了吗?!”他倒是个真性子,惹得一群人拍手赞好,底下人一起哄,凤茹真还想再拖延是不可能了,便赔笑着掀开了红布。

    只见一阵红光闪过,这在烛光下,托盘内闪耀着灿烂的红光,异常的夺目。那群原本还咋呼着出声的人们一下子没了声音,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托盘内的宝贝。

    竟然是一株红珊瑚!红珊瑚色泽呈暗红色,枝节完整,叫人称奇的是,珊瑚还有对称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元宝。红珊瑚原本就寓意富贵祥瑞,还长成这个模样,看样子果真是如凤兰香所说,可做镇楼之宝了。

    只是底价八千两,已经将楼下许多人隔开了。八千两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有这笔钱,都能够寻常人家几十口人衣食无忧生活一辈子了。用这么多钱来买红珊瑚,看样子也只有楼上包间的人,才买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