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二十六章 万花楼竟宝

3250 2016-08-12 14:59:46

    有的人吃着点心,悠然的等着下一件宝贝,也有的人看得眼巴巴的,来参加竞宝大会的,不是爱好收藏的,就是来显自己家世显赫。不过凤兰香也不着急,楼上几十个包间,有钱的大爷多得是,如此宝贝,总不见得会流拍的吧。

    这种奢华的东西,大户人家经常买回去用来求子保胎的,女子当然都喜欢,且稍微切除一点下来,就能制成华美的发簪,叫人爱不释手。但是司尚允看着夏言羽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一样,只是看了几眼,就将目光落在了底下的宾客中,细听着那些人的谈话。

    “言羽不喜欢那红珊瑚吗?仔细一看,确实是难得的宝贝,即使是切出来,制成簪子发钗,余下的也价值不菲。”司尚允的想法是,若是夏言羽喜欢,他买下来也无妨,不过是区区万两银子而已。

    夏言羽了然的点头:“的确如此,只是这种奢侈的宝贝,于我根本没有用处,发簪,有心爱的几枚就够了,我也不爱红珊瑚,咦,允大哥你喜欢?要买下来吗?”这红珊瑚开价如此之高,若是不备着一万两以上的银子,是买不下来的。

    如此说来,允大哥就真如她所猜想,是皇室中的嫡系子孙了。

    “哈哈,我要那种俗物做什么,只是我很好奇,会有什么人会如此大手笔,将其买下来。”司尚允抬起眸扫视了一圈包间,同他们一样,站在围栏的客商,很多都是讨论那件红珊瑚。司尚允微微一笑,若是结交了家财万贯的客商,于他日后登基为帝,也还是大有益处的。

    果然,不出一会,就有一个面容沉稳的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侍从,那侍从便高喊道:“我家主子出八千五百两银子!”他这一下加了五百两银子,许多想侥幸一把的人也都收回了念头。但山外有山,不一会儿,有一个人叫价九千两。

    最终,红珊瑚被一个异族客商以一万三千两的高价买下了。凤兰香笑得合不拢嘴,原本林元宝给她的价格是一万两,如今多赚了三千两,她可是能拿到其中三百两的。

    接下来的几件宝贝,都是一些不过三千两的东西,有字画也有玉石。夏言羽见瓷瓶和镇纸,玉如意和冰翡翠迟迟没有出现,不禁有些担忧,莫非是私底下让凤兰香当掮客,已经卖出去了?

    夏言羽焦急的神色被司尚允看见,他转眼间就猜到夏言羽心中所想,宽慰道:“现在刚刚出来不到十件宝物,我已经让千音打听过了,今晚有二十五件,你所想的,一定在后面。”

    这不,他话音刚落,凤兰香就高声道:“莫以为红珊瑚是镇楼之宝,就是这些宝贝中最贵的!我现在手底下这件,可是先帝御赐的宝贝!”摊上御赐二字,不用说,一定是价值连城。而司尚允闻言,颇有兴味的盯着红布下的东西,若他猜得没错,这应该就是夏家的宝贝了。

    他皇祖父,确实赏赐过东西给夏言羽的母家,她母家一门忠烈,是书香世家,朝中太傅多出自她母家。直到后来,她母家没有男丁,才断了恩宠。

    等凤兰香掀开那红布,底下果然是白釉黑花卧虎白玉镇纸,底价竟然就是一万两。凤兰香原先不拿镇纸当做开场的宝贝,一定是担心御赐之物被拿来卖,让有心之人告发。但如今,许多人已经买了她拿出来的东西,再想要脱离干系,变是不可能的了。

    “这凤兰香,倒是不怕死,御赐的东西,她也敢拿来卖。”司尚允说这话时,语气中带着森冷的意味,看凤兰香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夏言羽自知司尚允身为皇家子孙,如此生气也是应当的。

    “她们只要有钱赚,哪里还在乎生死,真正不怕死的,是坐在楼梯口的那位……古玩店的掌柜林元宝。若不是他,我家中的宝贝,又怎么会被卖出去。夏家的东西,都有印戳的,这青州城内,也只有他敢收了。”

    夏言羽指着坐在楼底下,靠着楼梯里位置的矮墩墩的男子,那人,正是林元宝。他此刻早就乐得眼睛都睁不开,很多东西都卖出了大价钱,他日后一辈子不做事,也能大吃大喝快快活活过完一生了!

    司尚允知道夏言羽恼恨,便笑了笑道:“他想要拿钱,也看今日过后,还有没有命……”看似风轻云淡的玩笑话,却让苏清婉一个心惊,这是要处置林元宝的意思?

    见夏言羽被吓住了,司尚允忙给千音使了个眼色,千音走进房内,道:“夏二小姐,我家主子要竞价了,你站在外面,被人看见了,只怕不好。”夏言羽一想也是,她来买自己家的东西,不知道还以为夏家是来显摆的呢!

    门被关上,只能听见外面高喊的竞价声,司尚允一直没有让千音叫价,估计再等最后一个价格出来。她现在有些担忧了,按照今日的行情来看,三万两,似乎根本买不回来四件宝贝啊。

    看来必要时候,可能要放弃一个,镇纸是一定要买的,赤血如意是她爹爹从外地买回来的,也不能不要。至于千年镂空瓷瓶和猴子抱桃冰翡翠,是该舍弃一个了……

    “两万五千两!”这是千音的声音。

    夏言羽瞪大了眼睛,腾地一声站起来。这镇纸竟然被要的这么高,司尚允手中只有五千两了,只怕是余下的三件东西,都买不回来。她若是现在回府中拿银票,根本来不及啊!夏言羽急得眼眶有些发红,暗骂自己太不会打算了,反正算好了这笔钱都要从苏倩茹手中再夺回来的,怎么就不多准备些呢!

    夏言羽正要开门出去,千音却在外面扣住了门。

    “千音,你让我出去,钱不够了,我……”该如何?眼睁睁的看着家里的东西,被别人买走吗?

    “二小姐放心,我家主子答应下来的事情,一定会办到的。接下来的几件宝贝,应当都是二小姐家的,二小姐不宜露面。只管等着主子把东西送上便可。”

    夏言羽蓦地一怔,心绪翻涌,千音这话的意思是……他家主子竟带了许多钱吗?夏言羽原以为司尚允离京,不过就带了些平时住客栈等用度的钱财,最多也不过几千两银子。但按千音的说法,莫非是好几万两?!

    若是今晚司尚允将东西都买下来,她夏言羽便是欠赫连容晟莫大的人情了。而自己的猜测,利用,似乎都有些说不过去……

    果然真如夏言羽所想,接下来的三件东西,司尚允都以压倒性优势竞买下来,几乎成为这一晚最大的赢家。他和千音把东西拿进来时,夏言羽眼圈一红,泪就流了出来。没有想到,司尚允连朋友都算不上的人,竟然对她如此真心实意。

    走到司尚允面前,就跪了下去,苏清婉道:“民女夏言羽多谢容大人的大恩大德!”

    她自称民女,让司尚允眉头一皱,原本做着一些事情就是举手之劳,再者他很欣赏夏言羽的个性和举止,夏言羽阒然突然拉开两人的距离,倒是让他有些不痛快了。

    “民女知道大人是皇亲国戚……还请大人告知……”

    这话一出,让司尚允有些惊讶了,他自认从未露出什么破绽,怎么夏言羽还是看了出来。

    “你是如何得知的?”

    “大人鞋面绣着龙纹和祥云,所用之物皆是宫内的规格,再者,大人若只是普通的朝廷大臣,哪里能出手就是几万两银子。”夏言羽说着,并未因为司尚允的身份,而有谄媚攀附之意。司尚允原以为她是想要巴结自己,但现在看,这一跪,纯粹是感谢自己?

    司尚允扶她起身,笑道:“哦,你怎知我不是贪污得来的?”

    夏言羽脸上一红,抽回了自己的手。言语间竟有些结巴了,支支吾吾道:“像……司大人这般容貌和年纪……应当只是九品芝麻官……”这话说得有些得罪人了,但是司尚允却爽朗的大笑起来。

    他从未见过像夏言羽这般直言率真之人,确实,他的年纪,就算是考取功名,也只是个小官。但他能在朝中大臣中,备受皇帝器重,绝非仅仅是太子爷原因。只是,这种事情,就不便和夏言羽细说了。

    “你猜的没错,我司尚允是当朝太子爷。千音是本王的贴身护卫。”司尚允也不隐瞒了,他自信夏言羽不会将此事说出去,若是夏言羽有意要说,早就将她的猜测告知青州知府了。

    夏言羽真的没有想到司尚允是当朝赫赫有名的太子爷,她原以为司尚允只是一个不出门的小太子爷。可是堂堂场上的不败将军,怎么会到青州来,做这样的小事,岂不是大材小用了?是皇帝不高兴了?还是有人陷害?

    前世,她记得太子爷当时,带领精兵十余万就剿杀了外寇几十万人,被封为不死战神。而后,皇帝为他和丞相千金赐婚,只是两人成婚当日,八王爷却不辞而别,逃婚了。这件事震惊朝野,丞相大怒,其女也哭闹不已,再后来发生什么,夏言羽不知道了,因为她后来就被家里至亲之人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