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三十一章 错抓言洛

3168 2016-08-12 14:59:46

    “我当然是要去保护姨娘,她年纪大了,可能会吓得丢了魂呢!”听夏言羽说着玩笑话,小玉仍旧有些不放心。小姐明明就是猜出来的,哪里知道苏倩茹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若是真的有人要害小姐,她小玉一定会死死的护着小姐的!

    果真,没走一会儿就看见前面有座小茶馆。苏倩茹跟夏望天说道:“老爷,我们走了也有一会儿了,不如就在这里歇息一会儿,孩子们也的都累了。”

    夏望天看了看夏言羽和夏言洛说道:“好吧,看样子孩子们也是累了。那就歇歇脚吧。”

    夏言羽上前故意撒娇道:“普化寺这么远,为什么不坐马车啊?我们以前不都是坐马车的吗?”说完看了看苏倩茹。

    “言羽啊,你姨娘说腊八节一过去祈福的话很灵的,所以我们要虔诚一点。”夏望天喝着热茶说道。苏倩茹也装出一幅贤妻良母的样子和蔼的说:“言羽啊,你年纪小,不知道这些老规矩很正常,以后记着就行了。”

    “哦?是吗,我还以为是姨娘突发奇想今天是有意来之呢,看来是我多心了。还是姨娘想的周到啊。”夏言羽的这句话说得滴水不漏,虽然苏倩茹听的很不是滋味儿,却也不好说什么。

    大家伙儿叫来了茶水和一点点心,准备歇息一会儿再出发。夏言羽并没有放过这个间隙,一直都在监视着苏倩茹和夏言洛。只见她们时不时耳语,好像是在计划着什么。夏言羽走过去递了一杯茶给苏倩茹:“姨娘,天冷,喝点茶吧。”搞得苏倩茹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这丫头又在想什么。苏倩茹小心的接过茶水没有说什么。夏言羽走过的时候故意把手里的茶倒在了夏言洛身上,夏言洛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夏言羽,你干嘛!”边说边抖衣服,看样子被烫的不轻。

    夏言羽急忙放下手里的茶杯故意道歉的说道:“真对不起姐姐,我只是想给你递茶水,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夏言羽我看你就是诚心跟我过不去!”夏言洛气的直冒火。夏言羽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头跟夏望天说:“爹爹,你快帮我说说话,我真不是故意的。”说完抹了抹眼泪,看起来委屈极了。

    看到两个女儿因为这点小事儿红脸夏望天有些不悦的说道:“你们两个,就不能让我少操点儿心吗?就因为这点事儿就让下人们看笑话成何体统!”

    苏倩茹心疼自己的女儿可又看夏望天在场不好骂夏言羽只能作罢:“言洛啊,大冬天就别穿着湿衣服站着了,赶紧去换身衣服来。”

    “换什么衣服啊,我就这么一身衣服,没有多带!都怪这个夏言羽!”夏言洛披着一身湿衣服,开始不停的打喷嚏。

    夏言羽上前:“姐姐,我怕天气会骤变就多带了一身衣服,我这就给你拿来。”说着便吩咐身边的小玉:“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把衣服拿来,给姐姐。”谁知夏言洛吼道:“谁要你的衣服啊,我才不要呢。”

    夏望天拍了拍桌子:“好了好了,还有赶紧上路呢,言洛啊,这么冷的天,还是穿上吧,这有什么呢!”听到夏望天发话,夏言洛不敢不从。只能不情不愿的过去把夏言羽的衣服换上。

    休息差不多的时候苏倩茹说要出发,夏言羽心里大概能猜到这些人马上就要有些行动,所以夏言羽格外小心周围的一切。

    果然,苏倩茹明显加快了步子。只要约定好的歹人堵住了茶馆的的一头,夏言羽没过来,夏望天就算是相救,也有心无力。

    夏言洛瞧见苏倩茹的眼色,正要加快步子走过去时,夏言羽忽然哎哟一声,蹲在了地上。这一声,让夏望天回过头来,疾步走到夏望天面前道:“怎了言羽,脚崴了?”

    苏倩茹暗呼糟糕,果然,一群蒙着面的山贼打扮的壮汉蜂拥而上,拿着明晃晃的大刀朝夏言洛这么冲过来。小玉惊慌中回过神来,扑到夏言洛身上,大声嚷道:“小姐快走!”

    夏言洛愣了愣,正要拔腿跑时,一伙人已经上去,扯住了她的衣袍,轻松将夏言洛扛起来,夏望天等人甚至都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夏言洛就消失在枯黄的丛林中。苏倩茹面色阴冷,目光直接朝夏言羽看过去。

    但她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只看得到夏言羽捂着脚踝,咬唇喊痛。而小玉喊夏言洛为小姐,也没有错。

    只是,她已经不相信,夏言羽是原先那个纯然无知的小女子了。

    误以为已经绑了夏言羽的一帮人来到了普化寺山下的一处山洞中。此时的夏言洛已经被装进了麻袋,堵住了嘴,只有支支吾吾的声音从麻袋里传出。在山洞等待着的卢浩天走过来踢了踢麻袋说道:“没有被人追过来吗?”

    “放心吧老板,我们兄弟干活儿利索。”

    “干得好,这些钱你们拿去,够你们花了。”

    这伙人一听卢浩天的话觉得不对劲儿,这分明是在打发自己:“老板,之前不是说这个姑娘我们弱势喜欢便送给我们的吗?我们刚虽然没看清,看是看样子应该还不错,老板,就给我们吧。”说着这伙人露出恶心的小声。

    卢浩天笑了笑:“兄弟,这个女人我还没玩儿过呢,要不等我玩儿完,我再把她交给你们,到时候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伙一伙来随你们的意。”这伙人听了觉得反正是已经在自己手里了也不急这会儿。“那好吧,那老板您可悠着点儿,可别弄烂了再给我们啊。哈哈”躺在地上的夏言洛听到这些恶心无比的对话忍不住一直踢腿,谁知却被踢了一脚,甚是疼。

    等这些人走后卢浩天已经把持不住的想要了夏言羽,可是如果就这么把她放出来看到自己肯定会引来麻烦,卢浩天想着就拿起身边的一根木棍,摸了摸麻袋,操起棍子就往夏言洛的脑袋敲去,果然,里面的人不动弹了。卢浩天摩擦着双手,迫不及待的解开帮着麻袋的绳子。可是,从麻袋里面滚落出来的不是夏言羽而是夏言洛!卢浩天不明白怎么会这样,明明吩咐抓来的是夏言羽啊,怎么回事言洛呢?!这可怎么办?

    可是卢浩天已经浴火难灭,心想倒是有些日子没与夏言洛见面,虽然不是夏言羽,有些失望,可是能吃饱也可以了。

    卢浩天这些日子的欲火在夏言洛的身上肆意喷发。

    差不对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夏言洛开始有些意识,眼睛半闭半睁的环顾着四周。此时的卢浩天已经吃饱喝足在一旁。

    夏言洛起身揉揉头,发现自己赤裸裸的在这山洞里躺着,她惊叫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到后面的卢浩天慌忙的问道:“浩天?这是怎么回事?”下体的疼痛让夏言洛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浩天,不,不会是那些山野村夫把我?”夏言洛不敢接着说,万一真是被那些莽夫占了便宜的话卢浩天必定不会娶了自己,这可如何是好?!

    卢浩天笑了笑:“放心吧,你的身子当然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夏言洛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转而一想觉得卢浩天此举实在太过分:“浩天,你怎么能趁我睡着就如此对我呢?!你太过分了!”

    “言洛,我是看到你以后实在忍不住了。嘿嘿”卢浩天的这句话并没有让夏言洛开心起来反而惹怒了她,夏言洛想起自己在麻袋里的时候卢浩天说的那些话,立刻火冒三丈:“卢浩天,你可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看你分明就是以为被绑来的是夏言羽,你想要了她,又怕被她知道是你就用棍子打晕的。你可真是什么人都想要!你把我夏言洛当什么人了!”

    卢浩天紧忙过来让夏言洛披上衣服:“妹妹,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想,如果是夏言羽的话她现在早就被那些莽夫践踏,哪能像你一样吃饱了还要骂我呢?是不是?”夏言洛被哄的有些开心,这时卢浩天把嘴贴在了夏言洛的嘴上,想要哄哄她。可是没想到夏言洛跟个饥渴的母狮子一样扑在卢浩天身上,两个人重新开始云雨。卢浩天对于夏言洛的这种风骚的样子有些倦怠,可是又不能不受着。

    事后,卢浩天想起绑架之事问道:“你们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绑来的不是夏言羽,而是你?”

    夏言洛指着徐正卿骂道:“你难道还分不出我与夏言羽吗!叫你掳个人,还弄错了!”她的披风上,污渍不堪,发丝有些凌乱,小脸却是气得通红。

    卢浩天脸色有些难看,他哪里知道夏言洛穿着夏言羽的衣服,小玉还抱着夏言洛叫小姐,他认错了也是情有可原。只是,一个男子,被女人指着鼻子骂,即使夏言洛是他喜欢的女子,时间长了,也是经受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