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三十二章 引诱苏倩茹

3228 2016-08-12 14:59:46

    “好了好了!你骂够了没?!要怪只怪你今日非要穿跟夏言羽穿一样的衣裳,你明知道今天有行动怎么还那么不谨慎!你赶紧把衣服再弄脏一些,然后从这里赶紧回去,若是你爹问你,你就说路上遇见不留名的侠客,把你救了。”卢浩天,说着,就要扶着夏言洛去官道上。

    夏言洛抓着他的手,喜道:“为何不说是你救得我?如此爹爹一定不会怪责你之前的事了!”

    “胡闹!你爹原本就对你我交往过多而心生不悦,若是我救的你,他只会想是我借此与你幽会!”

    夏言洛拍着红透的脸,身体还一片酥麻,却不得不自己回家了。她被人掳走了,普华寺自然也不去了,夏望天着人赶紧回府报官。可官府的衙差还没收拾好东西去山上找人,就有府里的下人赶过来,说大小姐自己回来了。

    夏言洛回府后,就一直待在自己的闺房内没有出去,她若是出去了,指不定柳如云又编排她什么。小玉趴在窗户上往外头看,道:“小姐,似乎是夏言洛自己回来了。”

    夏言羽来了兴致,竟摊开来宣纸,补画着前些日子未完成的《秋风猎狐图》,此画是李素珍的传世名画,只可惜当朝就被焚烧了。后人只能从史书中观得一二。后人凭借书中记载,描绘的画卷数不胜数,只是再无那种细腻传神之感。

    “她自然是要自己回来的,估摸着这会正在爹爹身边哭诉,哪位高人救了她。”夏言羽说着,用朱墨点缀了几滴,整个画卷上,也只有这一点颜色,其余皆用的是黑墨。但仅此几点,画卷就如同活了一般,生动灵气。

    这厢夏言羽和小玉在房内悠然自得,夏言洛却是哭哭啼啼,伏在夏望天的膝上,用袖口擦着眼泪。

    “如此说来,倒真是感谢那位高人了。只是,什么土匪,胆敢在普华寺的山下行凶,竟枉顾青州城的王法了吗!此事我已经和知府大人禀明了,那伙歹人很快就会捉拿归案的!言洛,你可受到委屈了?”

    夏言洛慌张张的摇头:“爹,女儿并未受到委屈,而且我听那些人口音似乎是外地的,他们原本是不打算劫人,只是看我家一行人,个个衣着不凡,这才起了念头。现在,肯定是已经逃出青州了。”

    苏倩茹见夏望天还要问,怕夏言洛会露出破绽,忙扶着夏言洛起来,道:“老爷,言洛身脏兮兮的,又吓坏了,让她回房沐浴歇息吧。”

    母女两人刚进了房门,夏言洛就烦躁的脱下了披风,大声道:“秋莲!快给我准备热水!脏死了!”

    苏倩茹知道她心情郁卒,拨了拨指甲盖,沉声道:“夏言羽……我们似乎都低估她的。平日里闷声不响,看似温顺,实则却藏着利爪。你可发觉到她与以往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夏言洛哪里知道这些,她自以为抢了卢浩天,比夏言羽便是好处了不知多少倍,若不是母亲的大业还未成,她连正眼看夏言羽,都觉着放低了自己。虽然夏言羽这些日子与以往是有些不一样,但是她不终究还是不知道自己与卢浩天的事情吗?

    “娘,我看你是多虑了。她不过是个小丫头,能知道什么啊!今日她只是侥幸而已,她好运一次,还能好运十次?娘,要我说,直接在家里把她毒死不就好了,非得折腾到荒郊野外作甚?”

    夏言洛将头上的簪子一并拔出来,准备沐浴了。苏倩茹起身,皱着眉离开。她心底已经有了疑心,原本就是心思缜密之人,自然不会放过如此重要的消息。只是,夏言羽,当真如此有心计,叫她也没有察觉吗?

    这日,夏言羽起了个大早,小玉拿着洗好的衣服进来的时候夏言羽已经穿戴好,好像是要出去的样子。小玉上前把衣服放到床上,问道:“小姐,你起这么大早干嘛呀?是要出去?”

    “是呀,出去一下,今天可是有好事儿要发生的。”夏言羽说着照着镜子理了理头发。

    “小姐,您看上去可真高兴,好久没看见你这么高兴了。是不是要去见什么人呀?”小玉的逗趣却让夏言羽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死丫头,净瞎说!我要走了。你好好看家,有什么事儿等我回来。”

    夏言羽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客满楼,虽说是早晨,可是这里的人还是不少,都是些有钱人过来吃早点喝茶的地儿。夏言羽刚一走进酒楼就看见了千音。千音一看见夏言羽就上前:“夏小姐,我们主子已经到了,请您上去。”

    夏言羽礼貌的笑了笑:“千音,你不用出来等我的,多麻烦啊。”

    夏言羽走进房间的时候司尚允正在喝茶,透光窗户洒在他脸上的阳光,此刻看起来有些温暖。

    “言羽,来的可真早。”司尚允把夏言羽拉回了现实。

    “哦,是啊,尚允哥哥也很早啊,还麻烦千音在外面等着我。那日千音已经跟我说过了嘛,我能找到的。”

    这事儿还要从那日夏言羽答应司尚允等拿到钱再还给他的第二日说起。

    夏言羽原想花钱请一个人假扮京城来的大官,可是她一时间也找不到人,和小玉坐在马车里,掀起帘子四处查看,看看有哪一人气度不凡,又是身份低微,不会被苏倩茹认出来的对象时,就巧遇了司尚允。

    夏言羽下了马车,想要买些吃的,小玉前脚刚离开,司尚允就出现了,拉着她进了一间小茶馆。而后夏言羽将自己出来的目的告知了司尚允。

    “如此有趣的事情言羽你竟不早告诉我!那大官可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我难道不行吗?”

    想他再过几日就要回去了,这样好玩的事情,要是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司尚允笑着看着夏言羽说道:“这不是怕你走到门口之前就被歹人掳走了?那样的话我这个哥哥还没当过瘾呢,哈哈。”

    “尚允哥哥,你就知道那我开玩笑!”夏言羽在司尚允面前只是个小女孩儿,不会是那个整日在夏府勾心斗角的夏言羽,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好像肩上的担子没那么重一样。

    接着夏言羽直入主题:“尚允哥哥,可能这几日会麻烦你多过来几次,现在离过年就有十几天了,我想苏倩茹肯定着急要文书,京城来的官员都会在这个酒楼,可是我保不准苏倩茹回哪一天过来,所以我们只能守株待兔。真是麻烦哥哥了。”

    司尚允示意千音给夏言羽斟茶:“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最近我在宫里没什么事儿,正好借这个机会夺过来走走也是好的。要是顺便能帮上你的忙,那不更好了?!”

    他们在酒楼里等到中午,这时司尚允跟夏言羽听到有人在敲门,顿时警惕性百倍的去开门,谁知打开门一看是千音,夏言羽嗔怪道:“看把你主子吓得。”

    司尚允在一旁哈哈大笑:“是啊,千音,是发现了什么吗?”

    “主子,苏倩茹来了。”

    夏言羽挺大苏倩茹的名字之后瞬间精神百倍:“来了?苏倩茹果然等不了了,尚允哥哥我们就按计划行事吧。”

    司尚允点了点头:“千音,去把苏倩茹引过来。”

    苏倩茹知道,若是她不抢先将文书拿到手,就要等来年朝廷的旨意下达了,到时候,她想再从里面捞到钱财,那就难了。

    中午的客满楼,就连吃饭的大堂,都是人满为患,苏倩茹戴着头巾,匆匆上了二楼。她身后跟着的千音点头道:“夫人,就是这一间了。”说着,就上前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开了门,见到两人后,疑惑道:“二位是……”

    “这位官爷,里面谈如何?”苏倩茹开了口,那小厮微微一惊,错开身子让两人进去了。房内的格局就像是家中的卧房,只是床被屏风挡住了。中间的桌子旁坐着一个人。他见到苏倩茹后,并未做何表示。

    苏倩茹和男子弯腰行了礼,道:“大人,民女是夏苏氏氏,今日前来,是为贩盐文书一事。”

    她这样直白,让那坐着的男子一愣,继而笑道:“原来是夏夫人,不过你是如何得知本官的身份?本官并未告知知府,此番前来青州,也只是当做游玩,再者,文书虽然我手,却是来年开春,才下达给青州知府加盖官印,再交予夏家的。”

    一直未说话的那千音上前一步,道:“回禀大人,夫人得知大人来了青州,一直想要好生招待一番,只是大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着实让夫人焦心了一番。小的近几日发现,客满楼里,这天字一号房,住的就是大人您,大人的气度,举止,皆是不俗,小的斗胆猜您就是京城的官爷,是以……”

    他这话谄媚奉承,那大人听得眼睛有眯了,差点笑出声,没想到这个千音还挺会演戏,他捋了捋胡须道:“原来如此。只是夏夫人,文书再过月余,就要送到你家,你为何要急着赶来索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