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三十四章 假怀孕

3387 2016-08-12 14:59:46

    见柿子饼慢慢的被夏言洛都吃了下去,夏言洛与这才展颜笑道:“姐姐吃这么多,仔细着寒了胃,要闹肚子的。明日可就是除夕了,年夜饭吃不了,多可惜啊!”

    今年没有腊月二十九,是以,明日,就是除夕了。

    夏言洛听到夏言羽还担心自己,心底有些想笑,但面上仍旧是受教了的模样,点头道:“我就吃这几个,无事的。我看你嘴角还有糖粉,你也是吃了的吧!”

    夏言羽一愣,摸了摸嘴角,果然摸到了糖粉。她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只是低眸的一瞬间,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扬。她原本是吃了一个柿子饼,但那可是没有下巴豆粉的柿子饼。

    很快,一篮子小点心,几乎都被夏言洛吃完了,她喝了口水,和夏言羽在院子里逛了几圈。夏言洛这几日,当真是胖了不少,连双下巴,都凸显了,但得益于一副好皮囊,不仅不显臃肿,反而有丰满莹润之感。

    走在院子里的姐妹俩,一个美艳一个俏皮,走在路上俨然就是一副极美的风景。如果这俩姐妹是普通姐妹般的话,那该多好。可惜命运弄人,她们注定了这辈子水火不容。

    如果没有夏言羽重生这件事情的话此刻的夏言羽可能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小一同长大的姐姐居然如此狠毒。

    走了一会儿夏言洛有些累:“好了好了,我要回去了,没事儿有什么好逛得!”

    夏言羽说道:“姐姐累了?我记得姐姐以前的体力比我还要好呢,怎么最近这么显累?又不是怀了孩子,哈哈”夏言羽故意的玩笑话让夏言洛有些生气:“夏言羽!你乱说什么!这让爹爹听到了又会骂我了,你就那么想让我挨骂吗?!”说完夏言洛愤愤的回屋。

    夏言羽站在原地笑了笑,好戏当真是要开始了呀。

    夏言洛回到房间以后脑子里总是想到刚刚夏言羽说的那些话,怀孕?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应该是不会的吧。别自己吓自己了,夏言洛自我安慰道。可是夏言洛越想越觉得有些奇怪,自己进来食欲大增不说身材明显比以前圆润了不少。夏言洛闲着刚要拿起桌子上的柿子饼的时候突然觉得腹痛难忍:

    趴在窗外的小玉看到后捂着嘴笑了笑,还真如小姐所说,夏言洛开始肚子痛了呢。

    接下来小玉按照夏言羽的指示去内堂找夏望天。“老爷,不好了,我们小姐吃坏了肚子现在疼痛难忍,怎么办啊?”小玉边跟夏望天边抹着眼泪。

    夏望天一听说是夏言羽出了事立马起身:“那还不赶快去找大夫,我去看看言羽。”夏望天疾步去夏言羽的房间。

    进去的时候夏言羽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捂着肚子喊疼的样子让夏望天看了心疼不已。:“言羽啊,怎么会平白无故肚子疼呢?”

    夏言羽的眼睛里全是泪水:“爹爹,我昨儿个从集市上买来了一些柿子饼,可能是吃坏了肚子,今天我还给姐姐送去了,爹爹你还是去看姐姐吧。”说着夏言羽又开始喊疼。

    小玉把事先安排好的大夫带过来,大夫装模作样的把了脉然后开了几服药。

    “大夫,我女儿没事儿吧?怎么会突然肚子这么疼呢?”夏望天担心的问道。

    大夫摸了摸胡子:“老爷放心,无碍。只是那些柿子饼太过寒凉,吃了这副药就没事儿了。”

    秋莲听到夏望天在夏言羽这儿后就跑过来跟夏望天说道:“老爷老爷,我们小姐也肚子疼的厉害啊。”

    夏望天吩咐大夫直接去夏言洛的房间诊治。

    秋莲跑到夏言洛身边说道:“小姐我刚去二小姐房间看了看,二小姐也疼的昏了过去,大夫说只是那些柿子饼太过寒凉,吃几副药就好。”夏言洛听完算是松了口气,原本还以为夏言羽胆子这么大光天化日之下就在自己的食物里下毒。

    那大夫倒是拿钱办事利索的很,进来后二话不说就开始有模有样的把起了脉,还沉吟了几声,最后脸上露出来一个笑容,对着夏言洛手道:“恭喜小姐,贺喜小姐,是喜脉啊!”

    喜脉一词既出,夏言洛和秋莲都楞住了,而夏望天刚踏进夏言洛的房中,就听到了这句话。苏倩茹听闻女儿肚子疼之后急忙跑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连呼吸都不敢呼吸,看都不敢看夏望天一眼。

    夏望天阴沉着脸,他好歹是夏家家主,威严是在的。冷着脸进了房后,对大夫道:“出去吧。”

    夏言洛听见夏望天的声音,浑身都抖起来,她用被子遮住脸,吓得连话都不敢说,她心虚的厉害,若是没有那一次普华寺山下的偷换,今日说她有了身孕,她绝对是不会相信的。

    夏望天站在夏言洛床边,沉声道:“是不是卢浩天的?”

    苏倩茹忐忑的站在他身后,开口道:“老爷,许是误诊了呢,再请一个……”

    “你当我是瞎了吗!她浑身抖如筛糠,不是吓得是什么!有胆子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倒是没胆子承认了!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同妹妹的未婚夫婿怀上了孩子,传出去,我夏家的颜面何在!”

    夏望天显然是气急了,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堪堪的扶住一旁的桌子,才稳住了身形。他越看床上的夏言洛,就愈发的生气,最后甩袖道:“从今日,她半步门也不许出!”

    苏倩茹欲言又止,但在夏望天冰冷的目光下没有说出来。这一次,夏言洛的事情太严重了,她再有心计,一时间也想不出来什么办法来弥补。夏望天既没有说要打掉孩子,也没有说让夏言洛嫁给卢浩天,那么任何结果都有可能。

    对于苏倩茹来说,保住孩子,嫁给卢浩天,自然是女儿最好的归宿,怕就怕,夏望天因为愧对夏言羽。要让夏言洛的孩子流了,而卢浩天,也不可能成为夏的女婿了。

    未来的武状元,苏倩茹可没有想过,要让给别人的女儿。

    等夏望天走后,夏言洛才掀起了被褥,她见苏倩茹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坐起身来,哭道:“娘,怎么办,爹爹会不会把我赶出家门?浩天哥哥去了岳州,要到正月里才能回来呢!怎么办啊,呜呜……”

    这是小玉适时的出现,装出一副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的样子,哆哆嗦嗦的说道:“夫,夫人,这是,这是我们小姐给大小姐的汤药。”小玉把药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开。

    苏倩茹皱了皱眉说道:“小玉肯定是知道了此事的,她必定会告诉夏言羽,我若现在动手的话,恐怕不好啊。”

    “娘,那我怎么办?”夏言洛哭的很个泪人儿似的。

    苏倩茹摸了摸夏言洛的头:“放心,娘在,娘会帮你。”

    夏言洛一直抹着眼泪:“娘,爹爹不会把我赶出去吧?”

    哭声让苏倩茹愈加的心烦意乱,她有些不高兴的斥责道:“早就说过,你与他……要小心,记得喝药。怎么这会子,还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爹爹虽然生气,但不至于把你赶出去的,家丑不可外扬。”

    夏言洛哭了一阵,哽咽道:“娘亲你去救爹爹,让我嫁给浩天吧!他本来就不喜欢夏言羽,早晚是要和我在一起的。既然我们都有了孩子,看在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爹爹会答应了的吧?”

    苏倩茹瞪着她,道:“你以为夏言羽是死人?她得知你怀了卢浩天的孩子,那还得了!即便是她自己不愿意嫁卢浩天了,也会磨得夏望天不把卢浩天当女婿!”

    小玉回到房间后故作慌张的说道:“小姐不好了小姐不好了呀,大小姐怀了身孕还说是卢浩天的呢,这可如何是好啊。”

    夏言羽看了看小玉,难忍住笑意的说:“是吗?我真的不敢相信啊。”说完俩人都开始哈哈大笑。“你个死丫头,还会跟我开玩笑是吧?!”

    小玉挠挠头:“还不都是跟您学的呀。”

    “她们那边怎么样了?”夏言羽说着从床上爬起来一动不动的躺了一会儿还真是腰疼呢。

    “跟您说的一样,夏言洛现在腹痛难忍,请了大夫后已经确信自己怀了身孕,现在正哭哭啼啼的求夫人帮忙。”

    “哼,活该。不过就是害的爹爹也跟着生气伤身。”夏言羽心里有一丝愧疚。

    她翻了个身,对着坐在凳子上,吃着瓜子的小玉道:“你说,苏倩茹和夏言洛,是不是记得焦头烂额了。我们两个倒是悠闲,你可要看着门外啊,若是来人了,就说我肚子难受得紧,什么人都不见。”

    小玉眯起眼笑起来,道:“只怕那两人都盼着小姐此刻因为身子不舒服加上伤心难过,无暇去见老爷。小姐,你说我们要不要现在去见老爷?”

    夏言羽摇了摇头,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若是自己去了。爹爹一定会顾着他,不愿意将夏言洛嫁给卢浩天。她要的便是这两人有婚约,好把自己身上的婚约解除掉。

    但是她也从未想过,让两人真正的成亲……

    整日夏言羽所说房间里的苏倩茹焦虑难耐,这件事情可是个麻烦事,并非几个钱能搞定。

    夏言洛还在抹着眼泪,生怕自己被夏望天赶出去,成为别人的笑话:“娘,爹爹一向偏爱夏言羽,现在我怀了身孕,爹爹肯定会赶我出去不认我这个女儿的,娘...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