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四十章 反过来帮你演戏

3292 2016-08-12 14:59:46

    而此时,在夏府的苏倩茹,得了消息,只是以为陆云帆把人带去哄骗了,根本不知道陆云帆也摆了一道。不过,若是她知道陆云帆要带走夏言羽,肯定也是乐意之至的。

    不管怎么样,夏言羽能消失在苏府,还不用她动手,都是好的。

    傍晚时分,夏言羽和小玉仍旧没有回府,这让夏望天担心至极。他换来老管家:“赶紧派人去找,找不到就立刻报官!不得有任何闪失。”

    夏望天话音刚落苏倩茹就上前说道:“老爷,可千万不能报官啊。”

    “为何?人都不见了不报官等着收尸吗?!”夏望天看来是已经气急了,说话都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苏倩茹拍了拍夏望天的杯,斟了一杯茶说道:“老爷,您看言羽和小玉都不见了,难保不是和……那人私奔了,如今我再不说也不行了,当初那拦轿行乞之人,就是言羽倾心之人假扮的,那人是个好吃懒做的,故意为之,不然言羽怎么会舍得给那么多钱!”

    见夏望天似乎相信了一些,苏倩茹继续说道:“亚于肯定是担心你不同意这门亲事,才带着莲心一同私奔去了。若是报官,惹得人尽皆知,可是有辱门风啊!”

    夏望天身子一震,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闷声道:“若真如你所言,你可知言羽和那人现在何处?她若是真的喜欢……即便是穷苦人家又如何,入赘我苏家便是……”

    苏倩茹心中暗自高兴,脸上却难过道:“老爷上次不许我再查,我就不管了,是以并不知道他们现在何处……”

    夏言羽和陆云帆,现在就在青州一处不起眼的院子内,夏言羽照吃照吃照喝,一点都不像是被绑架了该有的恐慌模样,反而让陆云帆更加欣赏起来。他原以为夏言羽会哭哭啼啼求着自己,但是没看见那样的场面,他倒是有些不耐烦了

    “你为何不求我?”陆云帆坐在苏清婉对面,看着夏言羽拿着筷子,吃着饭。

    夏言羽眼帘都没有掀一下,淡淡的说:“若是求你你会放了我吗?自然不会,那我为何还要求你?”

    她其实并不是不担心,但是若是却是表现的自己惊慌,陆云帆自会更加得意,说不定还会侵犯自己,自己却是淡定,他只会对自己更加欣赏,相对的,也会尊重一些。

    而且,她观察了许久,陆云帆的行为举止,处处都流露出大家风范,虽然言语间时常调戏自己,但并未真正做出轻薄她的行为来。若这是真的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公子,想必对太子司尚允一定很是忌惮……

    陆云帆见苏清婉忽而放下来筷子,盯着自己不说话,便得意道:“言羽你越看我越顺眼了,已经对我倾心了吗?”他说着,就想去摸夏言羽的手,被夏言羽一掌打在了手背上。

    夏言羽冷眼看着他,道:“想必你是认识太子司尚允的吧?你可知道我是他什么人?”

    陆云帆是京城人士,其父身为太傅,自然是跟太子有些交情的。但是夏言羽的意思,叫他捉摸不透了,难道竟然是想要用太子来压制自己?不过,小小的夏家,又怎么攀得上,太子?

    “那你倒是说说,你是太子爷的什么人?”

    夏言羽瞧得清清楚楚,自己说太子时,陆云帆明显是脸上有些怯意。前世,太子爷登上帝位之前,就已经是独揽大权的亲王了,虽然最后离开京城,但是其势力不容小觑。

    她抬眸,露出一个极为明媚的笑颜,道:“我与太子的关系,一如兄妹,你可信?”如此境况之下,她也只能说出实情了。陆云帆眼里的倾慕,她不是看不出来,只是,她对陆云帆,虽没有厌恶之情,但要说到成亲,那就远了。再者,大仇未报,她也无心男女之情。

    何况,还是被人押着去成亲。

    陆云帆听了她的话,脸上神色不定,眼里流露出怀疑的样子来。要说这夏家,在青州呼风唤雨,与知府关系密切,他还相信,但是太子爷司尚允的话,那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么会和和商贾之女,有兄妹之情。

    “哈哈哈……今日我便当你说了一个笑话,如此言论休要再提。你还是乖乖同我回家成亲的好!我恳请圣上赐婚,还能封你一个诰命夫人!”陆云帆根本就不相信夏言羽的话,理了理袖口,转身就要走。

    夏言羽叫住陆云帆:“我现在已经在你的手里,根本没必要跟你说谎不是吗?更何况还是用太子爷呢!陆云帆,你想想,万一我说得是真的,回到京城你怎么向司尚允交代?虽说我不是司尚允的亲妹妹,可是我们之间比亲兄妹还要亲,司尚允这个人我想你是了解的。”夏言羽以前觉得自从自己重生以后能跟自己说得上话交得上心的也就只有小玉了。可是现在夏言羽深深的觉得司尚允肯定能算得上其中一位。

    陆云帆站在原地听着夏言羽的话,觉得是有些道理,可是有什么好怕的呢?自己又没有对夏言羽怎么样,说白了就是想带回去做夫人而已。而且这个夏言羽说的是真是假都还不知道。

    陆云帆冷下脸来问道:“那你怎么能证明你跟太子爷的关系呢?像你这样的女孩儿我可是见得多了,天天梦想着能跟皇亲国戚攀上关系,你想用太子爷压我?我可不着你的道儿”

    夏言羽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说道:“我看上去那么像你所说的那种女子吗?”说着夏言羽从腰上摘下来司尚允当日送给她的龙纹玉坠,道:“陆云帆,我是看你不像个坏人我次啊给你看的。你跟我这个乡野村姑比起来应该算是识货的吧,正好帮我看看是真是假好了。”

    陆云帆似信非信的接过玉坠,,看见玉坠子上的纹路,以及上面的小字时,身体一震。这玉坠,他是知道的,皇子王爷中,每人都有一个,算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这等尊贵的玉坠,竟然在夏言羽手中,就算是瞎了眼,也知道太子爷心中,夏言羽的地位了。

    陆云帆抿了抿嘴,将玉坠还给夏言羽,躬身道:“陆某鲁莽,实属不知情,望二小姐能不计前嫌,勿将此事告知太子以免我父亲,在朝中难堪……”他说罢,还有下跪的样子。惊得夏言羽赶紧扶他起来,她年纪也不过十六,体内灵魂,也不过二十而已,着实承受不起。

    “陆公子言重了,此事与你,本来没有干系,是我姨娘心思险恶,才叫你牵连进来。太子爷明察秋毫,宅心仁厚,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将你父亲怎么样。只是……不知陆公子,可愿意与我合谋一场好戏呢?”

    陆云帆抬起头,好奇的问道:“好戏?不知夏小姐是什么意思?”

    夏言羽突然变的有些兴奋,拉了拉陆云帆的衣袖说道:“陆云帆,你坐你坐,叫我言羽就好了,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可是你想想苏倩茹想让你赶出这等不堪的事情这个人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你说是不是?”

    夏言羽瞪大的眼睛看起来很可爱,陆云帆竟然看得有些出神:“夏小...言羽,我之前是因为觉得很好奇才会答应苏倩茹,可是我从来没有那种想法。今天见到你之后,我觉得你的确很特别,我也能理解司尚允为什么会认你做妹妹了。因为你跟别人不一样。”

    夏言羽被陆云帆夸的有些不好意思:“陆公子,如果你一直这么跟我说话的话,我可就要睡觉了。”

    说着夏言羽装出一副要走的样子,陆云帆说道:“就当是陆某失礼了还不行?说说明天我该怎么做吧。”

    夏言羽笑了笑坐回到位子上:“明日我回到夏府,苏倩茹定会说三道四跟我爹爹乱说。可是她肯定想不到她自己安排的人居然会出这种事情。哈哈”说着看了看陆云帆捂着嘴笑道。

    陆云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对啊,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反过来还要帮你演戏。”

    夏望天在家中苦苦等了一夜,别说睡不着觉连饭都吃不下去。他叫来老管家:“言羽还没有回来吗?”

    “老爷,二小姐还没有回来,我已经派人去找了,老爷放心。”老管家说道。

    夏望天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难道言羽一夜没回来,府里上下就没人担心吗?!苏倩茹呢?从昨天到现在就没见人影。”夏望天说得对,苏倩茹从回来到现在一直就没有过问过夏言羽的下落,只顾着照顾越发圆润的夏言洛。

    “老爷,许是夫人在忙着照顾大小姐。”

    刚说着苏倩茹就进来了,看到夏望天的脸色之后苏倩茹知道老爷子肯定是生气了,苏倩茹装出焦急的模样问道:“老爷,言羽还是没有回来吗?”

    夏望天闷哼一声:“你还知道关心言羽?我还以为你只知道照顾言洛呢!”

    “老爷你这可是冤枉我了,言羽虽不是我亲生女儿,可是我对她怎么样这么些年府里上下是看得到的呀。老爷,其实我也拍了几个人出去找言羽了,可是...可是...”

    夏望天着急的问道:“可是怎么了?是不是言羽出什么事儿了?老管家,报官,赶紧去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