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四十一章 回府

3325 2016-08-12 14:59:46

    苏倩茹拦着老管家:“老爷,可不能报官呐。”

    “为何?”夏望天生怕夏言羽出了什么事儿,夏言洛有了身孕已经让夏望天觉得很对不住夏言羽了,如果这个时候言羽出了事情,夏望天就不知该如何向死去的夏言羽母亲陆湘交代。

    “老爷,我早就跟你说过言羽在外面已经有了心上人,这次还真说不准是去幽会了。”

    夏望天脸色一变:“不会的,言羽的个性我还是了解的她不会做出这等有辱门风之事。”

    苏倩茹刚要说什么就被夏望天打断:“老管家,赶紧去报官,务必找到二小姐。”

    这时夏府的下人匆匆跑进来说夏言羽回来了,夏望天听到后顿时喜出望外:“真的?二小姐是自己回来的?没受伤吧?”

    那小厮喘了口气,道:“小姐好得很,还坐着软轿回来的,有一位公子骑着马,护着小姐。他现在就在前厅,小玉正在伺候上茶呢!”

    夏望天愣,道:“是那人救了小姐?”

    这回小厮却是摇头不知了,他被催着前来报信,也就知道这些而已。

    苏倩茹见夏望天大步的赶去了前厅,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她派出去的人,与那乞丐商量时,分明是说得清清楚楚,只要能将夏言羽骗走,不管是他自己要了夏言羽,还是卖去窑子里,她都是不管的。那这个公子到底是谁?莫非真是夏言羽走了运,让人给救了?

    想起上一次落水,本以为该叫夏言羽死透了,没想到也是被路人救了,现在又来一位公子……

    苏倩茹气得有些发抖,她在袖口内捏紧了手心,也好,不那么容易死了,就让她看看夏言羽,能撑到什么时候!

    再抬头时,她已然是温和谦恭的夫人了,招手带着碧荷,苏倩茹噙着笑也去了前厅。

    夏言羽此刻正和陆云帆面对面坐着,小玉站在一旁,两人谈话间,时不时的还笑出声来,倒让刚进前厅的夏望天些意外。不过,他瞧见陆云帆玉树临风,面容俊秀出尘,看样子,就是气度不凡的大户人家公子,心底也松了口气。

    “爹爹!这位是当今太傅公子,户部侍郎,陆云帆。”夏言羽见夏望天来,起身扶着他坐下来。夏望天一听陆云帆有官位在身,更是心情愉悦了。如此说了,苏倩茹口中的穷困小子,也就是假的了,若是眼前这一位,身份地位,做他家的女婿,倒是可以考虑的。

    虽然户部侍郎是个闲职,但是他夏望天,也不求财,女婿多有时间陪着女儿,也是好的。

    陆云帆见下问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愈发的柔和,不禁有些怔然。他摸了摸脸,笑道:“夏老爷果然不愧是青州首富,这家中摆设无一不精致奢华,倒让我十分的羡慕了。”

    夏望天听了这话,更是笑眯了眼,道:“哈哈……不过是身外之物,老朽已然半壁身子入土,这些都是给后人乘凉啊!”他说完,朝夏言羽了看。夏言羽一愣,继而反应过来,脸上飞过一片红云。

    陆云帆感觉出了夏望天对自己的好感,忙着说道:“那自然是留给言羽的了。”

    夏望天一听陆云帆在唤夏言羽为言羽,便想到两人关系定不一般。陆云帆一表人才,若真能当了自己的女婿,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苏倩茹看着陆云帆,虽看着有些眼熟可是已然已经认不出来,当日虽然见过,可是现在的陆云帆着装打扮跟那日的小乞丐比起来怎么看都不是同一个人。看这样子比卢浩天可是好上了百倍。苏倩茹想着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位公子,言羽一夜未归,我们整个夏府都担心的人心惶惶,我跟老爷担心的一夜未眠。不知昨夜是否你们二人一直在一起呢?”

    夏言羽心里想:担心?未眠?我看是高兴的睡不着觉了,苏倩茹,你也太小看我了。

    夏望天瞪了苏倩茹一眼,道:“言羽,昨天你是怎么回事?还不快跟爹爹说说。害的爹一晚上担心。”

    陆云帆接过话头,道:“老爷夫人放心,我原本就与言羽是老相识,这次我有公务来到青州,本想借此机会与小姐叙叙旧喝喝茶,可是没成想在来青州的路上就碰见言羽被几个歹人挟持,还说是奉命。我救出言羽之后原本应该立刻送回夏府的,可是言羽惊吓过度昨夜一直高烧不退,这才耽误到了现在。”

    “这么说来,是陆公子您救出的小女?老夫真是感激不尽啊,如果言羽出什么事情的话老夫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她死去的娘交代啊。”夏望天说着怜悯的握住夏言羽的手。

    “爹爹,我这不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吗,您就别担心了”说着夏言羽看向陆云帆:“陆公子,真是谢谢您。”两人相视一笑,这场戏演的可真是成功呢。

    苏倩茹很不屑的叹了口气说道:“姑娘家整夜未归传出去也不太好,我看陆公子还是趁早回去吧,免得被别人看见说说三道四。”

    夏言羽觉得苏倩茹这个人说话实在是让人生气:“姨娘,昨日我遇到危险是陆公子,不然我可能早就已经遭遇到了不测。姨娘如此怠慢我的救命恩人,实在是不妥。”

    苏倩茹脸色一变,她没有想到夏言羽会在夏望天面前跟自己顶嘴:“言羽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我还不是怕传出去让夏府蒙受那些流言蜚语嘛。”

    夏言羽笑了笑:“姨娘,我看您还是先管管夏言洛吧,你们母女害的夏府还不够吗?陆公子,您就在夏府歇息几日,我看谁敢说三道四。”

    “老爷,你看看言羽,我还不都是为了她好吗?”

    夏望天觉得在陆云帆面前有些尴尬,便说道:“陆公子,您就在这儿好好住着,无碍的。”

    陆云帆连连摆手:“我已经在客满楼住下,不用麻烦老爷夫人了。”

    夏言羽向陆云帆投去满意的微笑,看来昨天没白练。

    夏望天执意要留陆云帆吃一顿饭再走,整个过程中夏望天一直问东问西,让夏言羽好不尴尬。

    吃完饭,夏言羽送陆云帆回去的时候,陆云帆笑着说道:“看来你爹爹是看上我想让给他当女婿啊,老爷子真是好眼光。哈哈。”

    “我爹爹那是信了你舍身救了我才会如此对你,别想那么多!”

    “哦?是吗?那你爹爹还一直问我有没有妻室是为何呢?言羽啊,我看你就从了你爹的意愿好了,我陆云帆也不是凡夫俗子,好歹也是个太傅之子啊。”

    夏言羽推了推陆云帆:“好了,赶紧回去吧,别拿我取笑了。”

    送走陆云帆之后夏言羽再回去的路上碰到了被下人搀扶着艰难走路的夏言洛,夏言羽不由得暗自发笑,明明肚子里没种,还整天被人伺候着,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原本夏言羽不想理会夏言洛,想直径走过去的时候却被夏言洛叫住:“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话就要走?”

    夏言羽转过身子:“我是看姐姐身子不方便,这才不想多打扰罢了。”

    夏言洛冲着陆云帆走的方向看了看:“刚刚那位公子可真是俊俏,妹妹真是好福气,虽然丢了卢浩天,可是也找到了不错的人选。”

    “姐姐你现在怀着身孕,这么朝三暮四,如果闹出什么事端的话可是对你的孩子不好的...”

    “夏言羽,你什么意思!”

    “姐姐,我看你这肚子也有个两月了,可是还是不见你害喜,不会是你在骗大家把?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劝姐姐你还是趁早收手,免得到时候丢尽了脸。如果真是有孩子那我也替姐姐开心,您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实在是没有白费。”

    夏言洛被说得面色铁青,走上前刚要扇夏言羽一巴掌的时候就被夏言羽一手拉住:“夏言洛,你要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夏言羽肯定不让你活过明天。”说完夏言羽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夏言洛一个人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刚刚与自己说话的是夏言羽。一向对自己唯唯诺诺的人怎么会如此阴狠?!

    她绞着手帕,纷纷道:“小妖精,竟然也敢冲撞我了!看来,以前是我小瞧你了!哼!也罢,看你能嚣张多久!”她低声说完似乎还不解气,跺了跺脚,让秋莲担忧的扶着她的腰身。

    “小姐,如何同她置气,不过是仗着嫡女的身份罢了,样貌气度总是不如小姐你的。若是为她气得伤了身子,可叫夫人和姑爷伤心了,小姐腹中给的小少爷,也该要闹腾了。”秋莲跟在夏言洛身边多年,腔调拿捏有度,说的话,也自然是在夏言洛的心坎里。

    果然夏言洛阴沉的脸色有所好转,低头看了一眼小腹,笑了笑。

    这几日苏倩茹一直着急于官盐一事,虽然文书已经到手,可是一天见不到官盐就一天难以入睡。这日,苏倩茹来到青州知府这边,决定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照日子来算,早该召见自己了。苏倩茹来到府衙外,撇了撇嘴。这种小官苏倩茹是不会放在眼里的,虽说夏家是商户,可是并不比这些官吏差。

    苏倩茹被带进大堂的时候知府还没到,苏倩茹跟逛菜市场一样,左右逛着看着,等了好一会儿知府才匆匆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