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四十三章 担心

3288 2016-08-12 14:59:46

    “知府大人,真是不好意思让您看了我们家的笑话,请您,放了姨娘。”夏言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自己居然再为苏倩茹求情。

    等几人毫发无伤的回到府里时,夏望天一直阴沉着脸,原先他将夏家商铺的事情,交予苏倩茹,不仅仅是上次夏言羽拿走了苏倩茹手中的酒楼还是因为看中了苏倩茹娘家经商的根子,想着苏倩茹,也是有能力的,让她插手也无妨,但是如今看来,苏倩茹,真如言羽所说已经不满小小的插手了,而是想要替代他,处理府中大事。

    这夫妻之间不分你我,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夏望天底下还有一个儿子,这家产,肯定是要交给夏晓晨打理的。苏倩茹毕竟不是夏晓晨亲生母亲,他也不是什么愚钝之人,日后的隐患也是考虑过的。

    苏倩茹神色凄惶,一直擦着泪,小声的哭着。夏望天看着心烦,甩手就去了书房。

    等前厅就只剩下苏倩茹母女和夏言羽弟时,她才慢条斯理的擦干了眼泪,语带嫌恶的道:“看来我之前,真是小看了你,只是,你以为,能够扳倒我?还是你以为,我这么心好,就此放过你了?”

    这可谓是苏倩茹首次与夏言羽敞开来说话,夏言洛也不是之前热忱的模样,冷着眼看着夏言羽。

    “姨娘这话说的,我们本是一家人,谁不放过谁,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夏言羽不动声色,带着笑,目光落在了夏言洛的肚子上,“只是,姐姐腹中的孩子,日后悠着点,别到时候,胎死腹中……如果向您这样一直风花雪月的话,到头来可能什么都没有。”

    夏言洛根本没有身孕的事情,也只有她和小玉知道,不显怀的日子在后头,现在口头上刺激一下,果然叫夏言洛变了脸色。不过夏言羽也不是草包,她摸着肚子,低声笑起来。

    “这就不容妹妹担心了,即便是孩子没了,浩天,也会再送给我一个孩子的!”她以为夏言羽是记恨自己夺了卢浩天,但是夏言羽听了,根本就不在意。

    “姐姐,卢浩天这个人能从我这儿跑到你那儿,就能从你那儿跑到别人那儿。这个狗啊,是改不了吃屎的。”夏言羽的话让夏言洛的脸青一阵红一阵。

    “夏言羽,再怎么掩饰你也是最可怜的那个人不是吗?你现在有什么?别说夫婿了,你连个娘都没有。”夏言洛知道夏言羽这个人最容忍不了的就是提起陆湘。

    正当吵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陆云帆进来了,他看着这场面后说道:“夏大小姐说话可真是刻薄,我看夏夫人也不是那种能让你有多自豪的母亲啊,你又何必说言羽呢。大小姐现在怀有身孕,我觉得没什么好高兴的,那个叫什么卢浩天的到现在还没迎娶你,这不是成心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夏言洛未婚先孕了吗?”

    夏言羽忍住了自己不争气的眼泪,自己的娘,被这种说出来真是让人不好受。

    夏言洛看着陆云帆,冷笑道:“陆公子,这是我们夏家的家务事,请您出去,就算我爹与你交好,对我们夏家而言你都是外人。来人,给我轰出去。”

    陆云帆不但没有出去反而坐下来,拿过夏言羽喝的茶说道:“大小姐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不仅仅是言羽的朋友,我还是当今太傅之子,整个青州我都可以买下来,夏小姐,你还是多管管自己吧。作为庶出这么张扬是不好的。”

    夏言洛成功的杯陆云帆激怒,夏言羽也觉得陆云帆的这番话的确有些狠,不过很过瘾,哈哈。

    陆云帆接着说道:“对了,我也很想成为你们夏家的人啊,只要言羽说今天跟我,我明天就可以八抬大轿娶她回家。”说着温柔的看了看夏言羽,这让夏言羽顿时红了脸。想起了第一次,应该是第二次在客满楼遇到的时候,陆云帆就说过喜欢自己。

    苏倩茹站起身扶着夏言洛起身:“我们走。”苏倩茹心里是难受,她可能比夏言洛还要介意庶出这种事情,毕竟二十年的婚姻都没有换来正室的名分。

    苏倩茹母女走后,陆云帆回到了平常的样子 :“言羽,你们家一直都是这样的吗?那么活着不是会很累吗?”

    夏言羽想起自己前一世的遭遇不禁感叹道:“我不累的时候我已经死过一次,所以我宁愿这么累也要弄垮这些人。”夏言羽深吸了一口气后看着陆云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刚刚欺负苏倩茹母女的时候真的看起来好坏!不过现在看着还挺...还挺善良的。”

    陆云帆站起身:“有你这么说我的吗?我可是在帮你。虽然以前在京城的时候我经常被我爹骂不务正业,可是平常我最看不惯欺负人的了。”

    夏言羽笑着说:“对了,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咦?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已经回家了?”

    “刚刚与你在街上分开后,我就让我的随从一直跟着你。进出小小的知府府衙还是没问题的。”

    “那你还没说找我什么事情呢。”

    陆云帆走近夏言羽,坏坏的笑着说道:“刚不是说了?来娶你啊。”

    夏言羽一把推开陆云帆:“你要在这么说以后别来见我了。”

    “好了,我今天来其实是来找夏老爷的,他老人家昨天让人过来说想要我过来吃顿饭。就是这件事情而已,瞧你紧张的。难不成我还能过来跟苏倩茹合伙害你啊。”

    “爹爹刚受不了我们争吵,想必是已经回了书房。你去那儿找他吧。“

    陆云帆再去书房的路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其实陆云帆刚刚说的都是心里话,如果夏言羽对自己有意,陆云帆定会排除万难娶了夏言羽。可是看夏言羽的样子,完全没有这个意思。难道心中有人?不会真的是司尚允把?!怎么可能呢,陆云帆边想边摇了摇头,他们只是兄妹之情,再说了现在太子爷并没有要立太子妃的消息传出。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夏望天在书房根本无心干什么事情,家里的事情让他觉得实在很失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

    陆云帆进来书房后小心翼翼的走到桌子前倒了一杯茶,走到夏望天旁边。夏望天闭着眼扶着额肯本没有注意到陆云帆的到来。

    “夏老爷。”陆云帆把茶送到夏望天旁边说道。

    “陆公子啊,你来了。”夏望天皱着眉头眯着眼睛看着陆云帆:“你不用叫我夏老爷夏老爷的,听着实在生分。就叫我夏伯父好了。”

    “那您话不是叫我陆公子啊,您就叫我云帆就好,别人都这么叫的。”陆云帆笑笑。

    夏望天对陆云帆是很满意的,无论从长相到家室都是可以做自己的女婿的:“云帆呐,今天这是让老朽抬不起头啊,让你看到家中的这些不和谐,请你不要多想。”

    “伯父,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我跟言羽是好朋友,我怎么会取笑您呢。不过伯父,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夏府里面也是这么复杂的,刚刚我去找言羽的时候...夫人和大小姐。。。”陆云帆不知道该不该跟夏望天说自己看到的,夏言洛说得对,自己毕竟是个外人,这么插手可能还是有些不好。

    “云帆,你就算不说我也能知道。她们之间有隔阂,我这个老头子解不开她们心中的解,就任她们自己去吧。”夏望天叹了口气,看起来很失望。

    “伯父,真的对不起,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我既然跟言羽是朋友,那么夏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陆云帆此举就是想为了夏言羽多做点事情。

    夏望天让老管家给陆云帆拿了把椅子,待陆云帆坐定后夏望天问道:“云帆,原本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是不便过问的。可是现在真个夏府只有言羽是让我最放心不下的。可能这几天你也多多少少听说过我们夏府反而事情。言羽的姐姐夏言洛现在怀上了原本与言羽有婚约的男人的孩子,言羽自己也要求我解除了婚约。虽然言羽看上去什么都不管,好像没什么事情一样。可是我作为她的爹,我是知道的。云帆,我不知道你跟言羽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

    陆云帆来之前心里是有心理准备的,他大概可以猜到现在这个情况夏望天肯定是会问自己的,陆云帆低了低头想了想说道:“伯父,我喜欢言羽,可是言羽没这个想法。虽然我们相识没有很久,可是我就这样被吸引了,我也不想强迫什么,顺其自然就好。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我们走不到最后也没什么,我只是会很遗憾而已。”

    “你是个好孩子,言羽如果能跟你在一起,我夏望天这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了。”不知真相的夏望天还以为言羽是因为被抢了夫婿而不想谈婚论嫁。

    陆云帆自然是高兴的,向来不羁的他当然知道如果想拴住一个女人的心,一定要先拴住她父亲的心,现在夏望天对自己这么好,如果能帮自己多说几句好话的话更是再好不过了。

    夏言羽哪有心思想儿女之情,何况还是跟陆云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