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五十八章 企图换房

3195 2016-08-12 14:59:46

    方忠浩在路上想了很多,觉得夏望天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指使陈康,自己不过是进了大牢而已。随便找个借口就好。方忠浩是知道夏望天的脾气的。

    老管家本来是不想让方忠浩进府的,可是方忠浩满含热泪的样子,同为夏家多年的下人,老管家也不好冷面对人。

    方忠浩见到夏望天后,噗通一下跪倒地上:“老爷,我错了,我不该做傻事。求求老爷,就让我回钱庄吧,我膝下无子,实在无法度日啊。”

    夏望天的钱庄一开始就一直让方忠浩打理,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账本管理的也都很好。当然,夏望天是不知道方忠浩与苏倩茹的勾当才会这么以为。

    “方忠浩,你不安安分分的做事,为什么要做这等龌龊之事呢!”

    “老爷,当时江南大道黄立看我与陈康相识,并且还是夏家下人之后就前来威胁我,我本是不同意的,可是黄立那歹人却用我家中老母相威胁。我实在是没办法啊。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一概不知,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方忠浩声泪俱下的编造着让夏望天越来越相信的事情。

    “忠浩,这件事情我姑且相信你,可是你知道这件事情给言羽的丫鬟小玉给了很大的伤害。我把钱庄再交给你的话,你让我怎么向言羽交代?”

    方忠浩一听到夏言羽的名字,就恨得牙痒痒:“老爷,人在做天在看,二小姐会原谅我的。老爷,夏家钱庄有我的一辈子啊,我不能离开钱庄。不然我就要流落街头,客死他乡了。”

    夏望天本就是个极其心软的人,想着不过是个做错事的下人,何必逼到绝路。言羽那边,好好解释便是。

    方忠浩出府的时候深叹了一口气,别的先不说,先进到钱庄再说。

    夏言羽从军营回到家后,小玉就拉着她进了里屋,小声道:“小姐,老爷在大堂等着您呢,似乎有要事,我看苏倩茹和夏言洛都去了,就连小少爷也在。你小心点,别着了她们的道。”

    夏言羽心道苏倩茹不会这么胆大,这个时候就敢摊开来说,等她进了大堂,才知道,苏倩茹是打自己的院子的主意了。只是让夏言羽奇怪的是,这一世,卢浩天有了自己的宅子,已然不借住在夏府,夏言羽为何还要和她调换?

    正在夏言羽没有头绪的时候夏望天开口说道:“言羽啊,今天有件小事要跟你说。”

    “小事?爹爹,有何事您就说,言羽都听着呢。”夏言羽笑笑。

    “方忠浩出了狱,他离开钱庄维持不了生计,我就答应了他暂且还是钱庄当差。”

    夏言羽看了一眼苏倩茹,苏倩茹歪着嘴偷笑的样子实在可恶:“爹爹,您又不是不知道小玉就是因为方忠浩才...您怎么能再引狼入室呢!”

    “言羽啊,方忠浩已经跟我说过了,你不要误会了他。”夏望天雇佣了方忠浩这么多年,当然还是会有些不舍。

    “爹爹,钱庄交给这等人,早晚是会出事的呀。”夏言羽本是想说把钱庄交给自己,可是又怕苏倩茹说自己觊觎夏望天的钱庄,这才没有开口。

    夏望天理解夏言羽的不同意,可是又不忍心看到方忠浩流落街头:“言羽啊,这件事情你就先听我的,如果日后你发现方忠浩这个人不行,我们再逐他出去也不迟。”

    夏言羽没有再跟夏望天继续说这件事,只要苏倩茹在,方忠浩就会有靠山。

    “你们父女俩,就别再烦恼这件事了”苏倩茹适时的插了进来,继续说道:

    “言羽,你也知道晓晨五岁了,是该请个夫子,教习读书写字。他之前一直住在我的院子里,如今也算是小小少年郎,我想着,给他也拾掇出一个小院来。”苏倩茹此刻正把夏晓晨揽在怀里,一副慈母的模样。

    夏言羽心底冷笑,看来,这一次,是打她弟弟的主意。

    “如今府里空闲的院子,也就你小院旁边,但是你是他姐姐,难免太过疼爱弟弟,他若是向你撒撒娇,这字也不用练了。我看,让你和言洛换个院子,言洛也快嫁人了,等她出嫁,你再会回去也是可以的。”

    夏言羽抬眸,笑道:“哦,既然如此,那为何不让弟弟就住在姐姐的院子里,这样姨娘还能看着弟弟,就近看管也好啊?”

    苏倩茹看了夏言洛一眼,夏言洛便面带愁色道:“言羽妹妹这话就说得不对了,你明知我刚刚没了孩子,院子里的污秽,怎么能让晓晨近身,他是纯阳之体,会染上病症的。你我皆是女子,倒是无大碍。”

    看来,这母女两人,是一定要逼迫自己就范了。果然就连夏望天听了,都劝道:“言羽,我看你姨娘和姐姐说得没错。晓晨是该请夫子了,他生性贪玩,也该好好管教,你素来宠溺他,还是搬出来和言洛换一个院子吧。”

    夏言羽知道此刻若是直接拒绝,肯定会让他爹爹起了疑心,况且刚刚还与爹爹为了方忠浩而起了争执。但是若是答应,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前世夏晓晨怎么看,都是个聪慧的孩子,还未识字的时候,就已经会背一些诗词,夏言羽只需要教上几遍,他就牢牢的记在心底了。

    但是后来请了夫子后,却表现的差强人意,到最后,竟是资质越来越愚钝,背不出来书,被夫子罚着站墙角的事情,屡见不鲜。而后爹爹拷问他,也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这也是爹爹后来觉得儿子没有能力继承父业,将家中的生意交给苏倩茹娘家人的重要原因。

    现在想想,一定是苏倩茹从中作梗,这请来的夫子,指不定是什么人,不仅没有教书,反而是对夏晓晨做了什么,让他愈加的愚笨。

    暂且不说这个,她的闺房,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就坚定了信念,绝对不会让夏言洛,抢了去!

    “爹爹,此事容我再考虑一下,晓晨,跟姐姐过来。”夏言羽招手让夏晓晨到自己身边,她既没有说答应也没有拒绝,苏倩茹也不好再追问了。夏晓晨被夏言羽牵回了自己的院子,正好看见小玉在摆弄吃食,便馋得直舔嘴巴。

    小玉正好将一盘子水蜜桃洗净了放上桌,这水蜜桃,还没有到熟了的时节,全是靠火炉子悟出来的,所以价格昂贵,数量也少。整个夏府,也不过是每人的院子里分了一盘子而已,纯粹是尝个鲜。

    夏晓晨伸手就要去抓水蜜桃,夏言羽抢在他前头,把盘子端起来。

    没有抓到桃,夏晓晨了撇嘴,委屈的看着夏言羽,平日里,最疼他的就是夏言羽了,这一次,竟然不给他吃了!

    “晓晨,你想读书写字吗?”夏言羽担心,她弟弟根本没有这个意向,完全是苏倩茹为了自己的私欲,才编排出来这样的事情。

    夏晓晨虽然眼巴巴的望着那盘子吃的,但也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我想学写字!晓晨长大了,要当大才子!”他年纪还小,只以为大才子,就是很厉害的人物,囊括了文武双全的意思。

    夏言羽忍不住笑起来,捏了捏夏晓晨肉嘟嘟的脸颊道:“好,那晓晨是想住在隔壁的院子里,还是和姐姐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她的院子也算大,里面空出来的厢房,还有两间,一处作为夏晓晨的卧房,一处读书写字用。

    夏晓晨愣了一下,呆呆的道:“姐姐,是要晓晨住在这里?”

    不管苏倩茹的目的是什么,夏言羽都不会让她得逞,她开口向爹爹说,总归不如弟弟开口来的容易。夏晓晨嘴巴甜,很是讨爹爹欢心,撒个娇,爹爹肯定会答应这件事。以爹爹的考量,会以为自己再过一两年就会出嫁。

    自然会同意弟弟的请求,而她有把握,就在这一两年内,将苏倩茹和夏言洛,所夺走的都拿回来,并且赶出夏府。至于卢浩天,要他最痛的,便是此生都无法成为武状元,荣耀家门!

    夏言羽剥了桃皮,将桃肉用勺子剔除来放在碗里,让夏晓晨小口的吃着。

    “小姐,你不答应,苏倩茹他们不会轻易放弃的,若是趁着你我不在,强行搬了东西怎么办?小姐房里很多东西呢,她们肯定也不在乎,弄丢了该如何是好?”小玉随口念叨着,却让夏言羽脑中精光一闪。

    弄丢了吗?倒是个好借口呢。原来苏倩茹,是作这样的打算啊……

    她床底下的木箱子内,放着从苏倩茹手里拿来的银票,还有从竞宝大会上买回来的自家宝物,而她爹爹送给她当嫁妆的地契房契,也一并放在了里头。

    苏倩茹既然想借着搬东西的机会,拿走她的地契房契,以及那些银票,就不要怪她将计就计,送她去衙门了!上一次文书,是怕牵连到爹爹和弟弟,才侥幸让苏倩茹母女免了罪,这一次,不会这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