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五十九章 云帆怪异

3231 2016-08-12 14:59:46

    即使不是致命的罪,也该让苏倩茹尝一尝苦头!

    这么想着,夏言羽就拉着小玉进了屋,把木箱子拽住来后道:“你一会将这里面的东西,悄悄送去落云阁,不要被人发现了。”她说着,把门关了起来,拿出纸笔,开始照着地契房契上的内容写着。

    只要是能让苏倩茹栽个跟头,她不介意,再使一次伪造文书那样的计策。

    不过这一次,夏言羽定小心谨慎,不会这么容易相信,但这地契房契上,刻得是他爹爹的印鉴和知府的官印,官印虽然难拿到手,但是私刻一个,还是可以的。

    等夏言羽写好了,放在窗台底下晾干时,小玉犹豫道:“小姐,私刻官印不是小事,一般人不会接受这样的委托。若是被苏倩茹倒打一耙,找出我们私刻官印的证据,那就不好了。”

    小玉说得没有错,苏倩茹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人,她一旦发现假的,肯定会找人去查,顺藤摸瓜,夏言羽一脱不了干系。

    “那这该如何是好……”

    此事有待商榷,夏言羽一时间也不好着手了。但是苏倩茹逼得紧,她必须尽快将地契伪造出来。

    “你留在府中,若是苏倩茹带着人来,一定要拦住!我现在先去找陆云帆和千音,或许他们有办法。”

    却说千音,虽说来到客满楼后身上的伤有所好转,可是让千音奇怪的是,感觉身体并不如前,内力好像逐渐在消退一样。想了想千音只是觉得最近喝的药太多太杂,可能相克了。

    千音即使化名为夏汉生,可是仍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决不能打草惊蛇。

    千音在房间让身边的小厮拿过来几张宣纸和笔墨纸砚。等了很久后,陆云帆拿着千音吩咐的东西走了进来。

    “陆公子。”千音虽然已经住了些日子,可是陆云帆对自己的态度自己是感觉的到的,能少说一句是一句的态度让千音也并不想接近陆云帆。“陆公子,怎么想着来我房内呢。”

    陆云帆端着纸墨笔砚放到桌子上,笑笑说:“刚在楼下碰见你房内的小厮,说是千音兄要纸墨笔砚。我就想着反正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还不如就把我屋内的这些东西给千音兄拿过来。”

    “那可真是谢谢陆公子了,想必陆公子的这些都是上品吧。”千音说着走到桌子旁,拿起砚台端详了起来。

    “千音兄可真是说笑,太子爷身边的红人肯定是用惯了上品,哪能看得上我这些粗糙之物呢。”陆云帆警惕的看了眼千音继续说道:“千音兄,最近身体恢复的怎么样?看千音兄的脸色好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千音知道陆云帆这个人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可是自己又不想多惹是非:“托言羽小姐的福,好多了。”

    “我听了千音兄的事,可真是让人发指。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为千音兄做些什么,不知千音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千音觉得陆云帆此行可能是想下逐客令,便说道:“等我身体完全恢复后,我就回京城,等我家主子。不会再青州多滞留的。”

    “这怎么行呢?”陆云帆顿了顿接着说道:“千音兄现在身处险境,怎么能孤身回京城呢?你现在是通缉犯,回了京城定会惹上麻烦。我觉得你还是先留在青州,想办法让你主子来青州找你。这样的话你既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还不会连累言羽。”

    千音虽然摸不清陆云帆的意图,可是觉得陆云帆说得好像有些道理。到时候再想办法跟司尚允取得联系,也未尝不可。

    陆云帆走出千音的房间后来到后院,千音房内的小厮正在熬药。陆云帆上前说道:“千音的药还没熬好吗?”

    “千音?”小厮一头雾水的说道。陆云帆这才反应过来,千音现在是夏汉生的这件事情别人还是不知道的。“哦,夏汉生的药熬好了吗?”

    “哦,夏公子啊,过会儿就熬好了。陆公子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我看夏汉生的药快要喝完了。我看你整日忙着伺候汉生都没时间去抓药。这样吧,我让我的下人抓药过来。免得耽误了汉生的病。”

    既然陆云帆这么说了,小厮也不好多说些什么。也正好一个人忙不过来,能帮着分担点自然是再好不过。

    陆云帆从后院回去的时候碰见了夏言羽。

    “云帆,我看你最近一直都待在客满楼。怎么,你都没事了吗?”之前陆云帆都会忙来忙去,可是好像从什么时候开始陆云帆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客满楼,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呢?千音来以后?

    “哦,你也知道前段日子我忙的差点把小命都搭进去,这不现在彻底闲下来了。就帮你看着客满楼,顺便…等你来看我啊。”陆云帆笑了笑说道:“你是来找千音的?我看他身子好很多了。不愧是练武之人,要是像我们这些人受这么重的伤,肯定早就活不了了。”

    夏言羽想起什么一样说道:“可是我看千音最近有些怪怪的。身体好了可是看起来却浑身无力。这可不是练武之人的样子,活像个书生秀才似的。嗯…有些奇怪。”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哪有这么几天就完全痊愈的事情呢!这种事情嘚慢慢来,急不得。我就觉得千音身体看起来很硬朗啊。可能是你太紧张了。”

    “嗯,可能是吧。我就怕尚允哥哥那么看中千音,万一在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真的不好交代。”

    “放心吧言羽,再说了不还有我在这里照顾呢嘛。”

    夏言羽一想也是,陆云帆闲着也是闲着帮忙照顾千音不是更好?那个找来的小厮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看就是个小孩子。

    夏言羽进屋时,千音正摊开了一张宣纸,用毛笔认真的画着什么。他神情太过专注,就连夏言羽走近了,也没有察觉。

    “妙啊!这兰花的气韵,都显现出来了,咦……这不是李素珍的画风吗?原来千音,你也喜欢李素珍的画?”

    宣纸上的兰花,枝叶碧绿,还带着露珠,花蕊含苞待放,颜色绚烂,正是李素珍细腻温婉的画风。

    千音没有想到夏言羽会看出来他描摹的是夏言羽画风,笑问:“哦,言羽小姐难道也喜欢李素珍的画风?”他听夏言羽用了个“也”字,以为夏言羽也是李素珍的痴迷者。

    但夏言羽却摇了摇头,脸颊上飘出一朵红晕,道:“那倒不是,我虽然能画的出来李大师的画风,但是我偏爱的还是苍劲有力的画风。是我一位知己好友,他很喜欢。”

    想起司尚允,夏言羽心中一颤。她原先在家中描摹的李素珍名画,竟然一直没有机会送给司尚允,总想着再修改的好一点,却没有想到,司尚允,就离开了青州。

    两人再相见,也不知何年何月了……

    千音听了苏清婉的话,有一瞬间的怔肿,似乎陷入了回忆。等夏言羽将一块温润的东西递到他手上时,他才回过神来。

    “多谢你的玉坠,邱将军,送给我两个影卫,若不是你的玉坠,他连见我一面都不肯。“夏言羽想起邱少泽惊艳脱俗的样貌,心叹一口气,她回到府里,就已经想明白了,邱少泽不愿意说的原因,夏言羽不清楚。

    但是千音的样子,分明也是被蒙在鼓里啊!

    不过既然邱少泽没有向千音挑明,她也不好帮人妄下断论,万一弄巧成拙就麻烦了。

    千音接过玉坠,看了一眼,流露出一丝眷恋。夏言羽见他盯着玉坠,疑惑道:“我总觉着这玉坠好眼熟,就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千音却摇头,“不可能,这玉坠是王爷的的贴身之物,言羽你……”

    “啊!是了,是他给我的……”夏言羽忽而叫起来,见千音吃惊的看着自己,也不打算隐瞒下去,“当今八王爷来青州游玩时,他赠与我一枚玉坠,现在一想,倒是差不多的。”

    夏言羽说完,从香囊里拿出司尚允给的玉坠,在千音眼前晃了晃。

    当日司尚允送给夏言羽玉佩之时千音是不知道的。现在看来,难道司尚允已经打算让夏言羽当王妃了吗?千音看着玉坠子,想着定会保护王妃周全,让司尚允放心。

    这时陆云帆敲门而进,看着两人如此亲密谈话露出一些不悦:“等了言羽好久都不见你出来,我就便来找你了。怎么样了?千音同意吗?”

    “同意什么?”

    “就是让千音好好安心的在这里养伤啊,不用急着回去。言羽那这么半天你都聊什么了?”

    “还真差一点就忘了。千音,我和云帆都觉得你不要急着回去。你现在如果回到京城的话会很危险。你就在客满楼呆着,等尚允哥哥来接你吧。”

    千音看了眼陆云帆,道:“可是客满楼毕竟是酒楼,我一直住在这里会不方便。我怕时间久了外人会说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