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六十四章 偷欢

2799 2016-08-12 14:59:46

    如果卢浩天能按照苏倩茹的计划当上大官去了夏言洛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可是卢浩天这个人现在看来已经越来越不可靠。单指着他卢浩天一个人是不够的。这边夏言洛又一门心思的只想着卢浩天一个人,在这么下去怎么能行呢?

    母女俩一直絮絮叨叨说个没完,趴在屋顶上看着的黄立竟也很有耐心的等了一个多时辰,直到他手脚都快僵硬的无知觉时,苏倩茹才命人去打热水,让夏言洛留在她这里沐浴。

    看样子,今晚两人是要一起睡了。

    夏言洛脱了外衣,只穿了一件肚兜,神情有些恍惚的坐在了浴桶旁边的凳子上。她心底想的仍是方才苏倩茹的告诫,让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多去儒生阁,或是也去参加赛诗大会。

    武状元不成,文状元,自然也是好的。

    只是,毕竟是和卢浩天有过肌肤之亲的,也孩子都有过,一时间,叫她难以消化的了。就在夏言洛呆坐在凳子上沉思时,黄立已经悄悄从窗户外面翻了进来。他一弯腰,就滚进了桌底下。闻到屋内飘香的味道后,愣了一下。

    等他趴着看过去时,登时眼睛都直了。

    夏言洛就穿着一件肚兜,酥胸半露,虽然闭合着双腿,看不见真正的风光,但是浑圆的翘臀和雪白的大腿,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从黄立这边来看,完全是活色生香!

    他除了上次碰到了小玉,虽然解了心中之渴可是那日刚享受没多久就被夏言羽那行人给扰乱了,也是从那日起就再也没有亲近过女人。方忠浩派来伺候他的丫鬟,他有心想要压在床上玩弄,那个时候又重伤在身,连抬臂的气力都没有。

    现在,如此美景,胯下早就坚硬如铁,只想着掳走这个女人,好好弄她一番,泄了他憋了数月的精元!

    他把夏言洛当做了苏倩茹,心叹着这夫人如此的年轻,样貌又是上乘,真是便宜了夏家老头。正嘀咕着,夏言洛站起身来,抬腿进去浴桶中。此番动作,便是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了。黄立呼吸粗重起来,手也不由自主的摸到了自己的物什,慢慢的套弄着。

    因为水声的缘故,夏言洛并未听到房中异样的声音,她正用手撩着说往自己身上泼着,半阖着眼。

    她的指尖在自己的香肩上划过,带起颤栗的酥麻,让夏言洛忍不住闷哼一声。她因为有了身孕的缘故,与卢浩天,即便是亲热,也之虞唇齿交缠,再无鱼水之欢。现在,身体忽而发起热来,想起卢浩天把她压在床上,狠命的抽插时带来的快感,夏言洛觉得,眼前的事物都开始模糊起来。觉得全身的温度都在上升。

    夏言洛忍不住,自己抚慰起酥胸,揉捏着,口中溢出若有若无的呻ˇ吟。另一只手,也朝着身下探去……

    “长夜漫漫,美人可是闺中寂寞难耐?”耳后粗重的喘息,低沉的声音,惊得夏言洛立刻清醒过来,扭头一看,却被一人猛的捂住了嘴。

    黄立双目赤红,显然是憋不住了,他大手点了夏言洛的哑穴,拖着人就从水中抱起来。夏言洛虽然不能说话,手脚却是可以动的,她推拒着黄立的胸口,惊惧得眼泪都要出来的,奈何口中无法言喻,只能张着嘴,无声的控诉。

    黄立却就是喜欢如此泼辣的狠劲,他紧紧的抱着夏言洛,原想着就在这里好好大干一场。但是转眼又担心自己正在兴头上时被人发现了。便抓起一件外衣,裹在夏言洛身上,从窗户跳了出去。他寻思着,夏府不安全,便把人直接带到了客栈里。

    夏言洛被扔在床上后,当即就要爬起来,却被黄立抓住了双腿,重新给拖到了床上。

    此时的黄立看上去可怕极了,就像是一个饥饿难耐的恶狼一般,看着夏言洛的眼神更是像看着一个美味的野兽一般。夏言洛看见后,捂住了自己的嘴,吓得缩在了床里,浑身都瑟瑟发抖。

    “夫人莫要怕,只要你伺候的大爷我舒爽了,大爷就留你一条小命,等大爷我办完事,就带你离开青州!”

    夏言洛现在哪里听得明白黄立在说什么,她只以为自己遇到了采花贼,虽然她不是清白的身子了,但是若被人强了,心底里,总归是生不如死的。且,若是被卢浩天知道了,定然会嫌弃她!

    黄立抓着夏言洛的腿,用力一拖,夏言洛便仰躺在床上,他猛的压上去,口中亲亲宝贝,心肝儿的叫着。

    夏言洛还不知道黄立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此刻的这番场景,可是奇怪的竟然是自己没有继续反抗,反而是上前迎合着他。

    黄立对着两团白花花的大胸,又吸又咬,侍弄得夏言洛舒爽不已,她也忘记自己是被强行掳来的了,只想着压在她身上的人,能够弄的她舒舒服服的,反正自己已经破了身子,这件事只要她不说,无人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行了房事。

    黄立当然知道夏言洛是舒服了,便解开了她的哑穴。

    可以发声的夏言洛,立刻浪叫起来,主动挺动着身体,。

    “敢问……公子是……”夏言洛见黄立,虽然样貌看起来很是凶狠,但是也不是什么丑陋之人,经过这一场情事,夏言洛更是觉得黄立是真正的男人,叫她十分的欢喜。

    黄立生平,还是头一回,被人喊做公子,心底一乐,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黄兴是也!”他这话也不假,黄立,原本就是他在外头的名号,指的是,他的盗窃功夫,变卖功夫,和盗来的东西,都得是黄金,而且一定要当着屹立不倒的强盗。

    夏言洛当然不知道眼前之人,就是黄立,却依偎到黄立的怀里,嗲声道:“你把人家掳走,做这等……若是不送我回去的话,我娘亲一定会着急的……”

    夏言洛撒娇般的语气,惹得黄立心情大好,便捏了捏夏言洛的屁股,道:“那是自然,你娘亲?你……难道不是夏家……”他可没有听说,夏家,还有一个老太婆啊!

    “我是夏家大小姐……如今同你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夏言洛双颊泛红,凑到黄立脸上亲了一口,“还会来找我吗?”她今日和黄立有床笫之欢,实在是酣畅淋漓,若是她迟迟不能成亲,有这黄兴,与她偷欢,也是件美事,也好过她,夜里躁动不安了。

    黄立一听,还是个年纪小的,自然是美滋滋的。他也没有在意夏言洛是不是处子之身,若是能和如此佳人夜夜笙歌,岂不美哉!于是点头道:“只要日头西沉,你窗户被人扣了三下,你就开门迎我进去,我一定……”他说着,忽然并拢两根手指,直接插入了夏言洛还未闭合的花穴,快速的抽插着。

    夏言洛原本就还想着再来一回,这一下,更是娇喘不已,贴在黄立身上,吐气如兰。她双腿很快纠缠在了黄立的腰身上,双臂勾缠着黄立的脖颈,甜腻的吟哦。

    黄立哪里忍得住,抽出手指,就重新把自己推送进去,大力的撞击起来,淫靡的水声啪啪作响,两人交缠,又弄了半个时辰,才停歇下来。

    待黄立把夏言洛送回她的院子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夏言洛几乎是一夜未睡,胡乱的清理了身子,便躺在床上歇下了。可是夏言洛的脑子里全都是黄立的声音和影子。她边幻想着边摸摸自己的脸蛋,居然滚烫。她羞涩的低下头笑了笑。虽说这黄立神神秘秘的,可是确实让夏言洛欢快了一晚上的人,再仔细想想这个人好像也没有那么差。

    只是刚刚过了一个时辰,就有人用力的敲门。

    “大小姐,大小姐你在吗?”是秋莲的声音。夏言洛被吵醒了,有些烦躁的披上衣服,拉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