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六十八章 ‘看上’夏言洛

3321 2016-08-12 14:59:46

    夏言羽听她称自己为未来的嫂嫂,虽然知道这是千音临时起意说的笑话,但心底却是一颤,莫名的带着一些欢喜的情绪。

    而苏倩茹和夏言洛却是都震惊住了,原来太子爷是属意夏言羽,要将她收入王府,成为太子妃的吗?难怪知府大人对夏言羽的话,都尤其上心,几乎是都听了夏言羽的话。这其中,竟然有这样的秘辛!

    一想到夏言羽找了如此大的靠山,苏倩茹心底有些发慌了。若是夏言羽还仅仅是夏家小姐,那么她命人把夏言羽弄死了,还没有什么要紧。但是夏言羽现在披上了太子妃的人这个身份,若是她有什么差池,那整个夏家,可都有承受太子爷的怒火啊!

    “原来我家言羽,竟然是和太子爷……真是我夏家的福分啊!”苏倩茹勉强笑着,眉头却深锁起来。

    千音看了一眼夏言羽,道:“皇兄经常提起青州一带的民风淳朴,女子都温婉贤淑,今日得见嫂嫂和……这位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本王若是要娶妻,看来也要在青州选一位的好啊,哈哈……”

    他看似玩笑的话,却让苏倩茹留了心,心底也有些惊喜了,道:“王爷竟这么想的么?我家言洛倒是骄纵得很呢!”

    夏言洛闻言,羞涩的低下了头,她是苏倩茹的女儿,当然知道苏倩茹心中所想,虽然对黄立伺候的她很是舒爽有些不舍。但是若能嫁给王爷,成为王妃,那可是风光无限。而且这九王爷,样貌和风度都是人中翘楚,远非卢浩天和黄立所能比的。

    千音也笑道:“夫人这话说笑了,小姐看起来乖巧得很,若是本王能够娶得上如此佳人,此生无憾了!”

    “王爷……言洛她还不曾婚配,若是王爷不嫌弃,收做妾室也是可以的。”苏倩茹的这招以退为进,舍大取小,用得倒是熟练得很。千音又怎能不顺了她的心意,他装作惊喜的模样,连连摇头。

    “怎能如此,小姐是我未来皇嫂的姐姐,本王若是收做了妾室,岂不是让嫂嫂难堪。我与皇兄,都能和夏家结亲,那当真是双喜临门,最好不过的。只是本王不能在青州耽搁太久,青州距离京都也有几日的路程,若是成婚的话,最好小姐先随本王去京都的好。”

    千音的表情,十分的诚恳,苏倩茹装作推辞的模样道:“这……事发突然,民妇还是和老爷商议一下,一定尽快给王爷答复的!”

    其实苏倩茹心底还是有些怀疑千音的身份的,毕竟此人的身份,是夏言羽介绍的,谁知道其中有没有诈。

    夏言羽看出来苏倩茹眼底的怀疑,按照商议好的,千音还需要留下信物的。

    “如此也好,本王听嫂嫂说,皇兄离开时,曾将家传玉佩交给嫂嫂了。这玉佩,是父皇赏赐的,是诸位皇子身份的象征,这世间,每一枚皇子的玉佩,都是独一无二的。本王先将玉佩留下,算是定下来这门亲事,如何?”

    千音说着,将那枚玉坠子从腰间解了下来,递到了夏言洛的面前。夏言洛有些惊讶,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原本夏言洛和千音商议的并不是这样的说辞,虽然结果同样是拿出来玉坠子,但是这番说辞,显然是让夏言羽听得也觉得好像是真的了。她也从香囊中取出司尚允给她的玉坠,胸口砰砰乱跳。

    苏倩茹见夏言羽的神色不假,稍稍放了心,但是若是接了这玉坠,夏望天那边还没有说清楚,指不定会不同意这门亲事。再者夏言洛的身子,不是清白的,难保九王爷不会嫌弃。到时候,那可是骗婚的大罪。

    “王爷不必如此,这玉坠如此重要,王爷还是先收回去吧,等老爷回来民妇才能知道他同不同意这门亲事。”

    看目的已经达到,千音也在心底松了口气,将玉坠重新系在了腰间。

    苏倩茹本想留着千音在府里吃过午饭再走,但是千音借着公务繁忙,就先离开了。

    千音一走,夏言羽便冷哼道:“十爷是不会娶夏言洛的,她的身子不清不白,还早就和卢浩天订了亲事,你若是骗婚,会被杀头的!”

    苏倩茹笑道:“九王爷对我们言洛可是青睐有加,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也悄悄勾搭上了太子爷。既然你能嫁给太子爷,我们家言洛又怎么能不变成十王妃?以后这太子之位是谁的还说不准呢。”

    “你!哼!”夏言羽愤然的甩袖离开,小玉急得跟了上去。

    主仆二人一走,夏言洛就扯了扯苏倩茹的衣袖道:“娘,九王爷是真的九王爷吗?”

    “我虽然信了七八分,但是却也不敢全信。但他的气度和风采,不是寻常人才有的,上位者的压迫,不是想学就能学得出来的。”苏倩茹分析着。她其实心底是信了的,但是被夏言羽骗得次数多了,难免会仍有疙瘩。

    夏言洛点头道:“我看他的样貌,是和九王爷有几分相像的……”

    “哦?对,你是见过太子爷。若是这样,看来那人确实是九王爷无疑了,方才夏言羽的神情也不像是作假。你要努力,明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娘去打听九王爷住在什么地方,好带你去拜见他。”

    夏言羽和小玉回到了闺房,便都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哈哈哈……小姐,我都憋得肚子痛了,苏倩茹和夏言洛,肯定是信了吧,一看她的嘴脸,好像女儿已经是王妃了一样,得意的样子哟!”小玉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捂着肚子呼着气。

    夏言羽笑眯了眼,坐在凳子上歇了好一会,才道:“应当是信了的,千音应对的很是灵巧,害得我差点都以为是真的了。他的气度,还真是旁人比不上的。”除了司尚允……

    当夜,黄立再次翻墙而入,悄悄扣夏言洛的门时,夏言洛并未开门迎他进来。

    黄立以为是夏言洛没有听到,便耐心的又扣了三下,但是仍旧没有反应。莫非是人不在?

    但是他天还未黑,就已经守在了夏家门外,早就潜伏在院子里了,是看见夏言洛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的。

    “言洛妹妹?言洛?”趴在窗口小声唤了几声,也不听里面的人答应。

    夏言洛躺在床上,有些不耐烦的起身。她早就听见了黄立叩门的声音,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若是被人发现她做了这等事情,不说九王爷不要她,就连卢浩天,都不会要她了。所以仔细思量,还是和黄立断了联系的好。反正不过是什么莽夫,侍弄的她不必每夜寂寞难耐而已

    待她嫁给了九王爷,在那样英俊有气度的男子身下承欢,才真是美妙至极。

    只是,黄立若是夜夜都来找她,肯定会叫人发现的。

    “秋莲,秋莲,你出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在吵,我都睡不着了。你喊几个下人,今晚守在我门外,我总感觉不安心。”夏言洛摇醒了睡在屏风外的侍女,小声说着。黄立,是绝对不能再进她的院子了。

    秋莲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推开门。黄立听见动静,正要凑上去,却发现来人不是夏言洛,忙转身躲进了黑暗的树后。慌乱间,踩到了地上的枯枝,咔嘣一声,惊得秋莲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想起夏言洛的吩咐,便慌忙喊了四个护卫进了院子,让他们守在门口。

    黄立见状,知道今夜是无法和夏言洛温存了,便丧气的回了客栈。第二天早上,他就在自己的床头发现了信函,里面的内容是,让他今日午后在迎客来酒楼雅座相见,有要事相商。

    千音这些日子和黄立通信,都是千影的功劳,他武功高强,每一次,黄立都发觉不了。

    午后,黄立按照约定找到了雅间,进门就看见了千音。

    “怎么,你是不打算替我办事了?已经过去了快十几日了吧,怎么苏倩茹等人,还活得好好的?”千音的声音放得低沉,听起来好像十分的不满,还带着怒气。

    黄立也有些憋屈,这些日子,因为苏倩茹受伤的原因,她的院子里,每天都是有许多人伺候着,夜间手痒了睡不着,还要侍女们轮番的用冰敷着来止痒。所以,黄立一直没有机会下手。而且他榴莲于夏言洛的温柔乡,每次和夏言洛颠鸳倒凤快活不已,倒真是有些忘记了千音的交代了。

    “怎么不说话了?我听说你很喜欢夏家大小姐?你要是不舍得伤她,我也不勉强,只要对付苏倩茹就好,她身为夏家主母,有什么闪失,夏家老头子也无心做生意了。不过,夏家大小姐,要嫁人的事情,你难道还不知道?”

    黄立一愣,急切地问道:“她要嫁人了?她说她不会这么早成亲的啊?她要嫁给谁?”

    千音露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道:“她被九王爷看中了,估计过些日子,就会随九王爷进京。你若是真心爱慕她,就应该救她出来。听说九王爷,是强迫她的,她誓死不愿意。但是若不同意,夏家的日子今后就不好过了啊!”

    “我如何救她?那可是九王爷!”黄立只觉得胸口郁结难耐,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在意的女子,竟然被别人霸占了,还是一直和他不对盘的朝廷中人,怎能不叫他气炸了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