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七十一章 抢婚

3189 2016-08-12 14:59:46

    千音回到水云间的时候陆云帆正在院子里与下人们下棋,看到千音之后陆云帆挥了挥手:“还以为千音兄再也不来水云间了呢。这都多少天了,你和夏言羽就只知道实行你们的计划,就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一个人在这水云间能做些什么?这些下人的棋艺比起千音兄可真是天差地别,让我好不无聊。”

    千音的面色有些凝重,好像心里有些事情一样。他走到陆云发的身边:“云帆,咱们进屋聊吧。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陆云帆瘪了瘪嘴:“好吧。就你事儿多。”

    进到屋子里之后陆云帆倒了杯水,道:“有什么事情啊?是不是你和言羽遇到了什么难题想要来问问我的意见啊?那你们直接带上我不就行了?反正你会易容术,也把我的面容变成另一个人不就好啦?”

    千音看着陆云帆说道:“我去以九王爷的身份去到夏府的时候他们全都信以为真,当真是把我当成了九王爷。”

    “这不是很好嘛?你们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陆云帆不明白千音的意思。

    “云帆,当日我在用易容术变成九王爷的时候,九王爷的仪表形态,言行举止都是云帆兄你教我的。不知,云帆兄你为何对九王爷如此之熟悉?熟悉到九王爷平日的细节之处都明白的仔仔细细。”千音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陆云帆。

    陆云帆先是怔愣了一会儿,然后爽朗的笑着说道:“千音兄,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郁郁寡欢不成?哈哈。我家夫乃是当今太傅,虽说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但是进出宫门也不是什么难事,对宫里的太子阿哥肯定也是有所了解。我只是把自己知道的告知了云帆兄而已。不知,有何不妥呢?”

    千音的心里对于陆云帆的说法是有所怀疑的。虽然千音跟随司尚允多年,但是九王爷却因为德妃娘娘的原因,长期居住在冷宫,这么多年来司尚允都没怎么见过九王爷司尚林。陆云帆看上去自然是与九王爷有些相差,传闻九王爷沉默寡言,跟陆云帆这个油嘴滑舌确实大相径庭。可是陆云帆如此了解九王爷,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也罢,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既然陆云帆不说千音就算是再追究也是无用之功。

    陆云帆没想过千音一个侍卫,既然会如此心细。这些事情陆云帆都没有想到过,千音却早就已经在心底里想到。还真是不简单。

    至于这边,苏倩茹吩咐方忠浩的事情,实则就是让方忠浩找人,无声无息的把卢浩天的命取了。这合适的人选,当然是黄立无疑。只是黄立那日被千音扣住,再转移到客栈,已经消失了有半个月,方忠浩都没法联系到他。

    而这黄立被夏言洛拒之门外三次后,也了解到事情的缘由。他早就认定夏言洛他的媳妇,断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给了别人。于是夜里,他又潜入了夏言洛的小院中,这一次没有叩门,而是直接撬开了窗户,跳了进去。

    夏言洛早就睡下了,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人压在她的身上,身体的各处,都被人揉捏着,尤其是下身,猛的被人顶了进去,刺激得她立刻就清醒过来。刚想开口喊人,可是那一波一波的快感,让她微微愣神,甚至还呻吟起来。

    本就是深谙男女欢爱之道的她,很快沉迷其中,还揽着黄立的后背,痴缠起来。

    床帐翻涌,情潮密布,撩人的呻吟夹杂着啪啪的水声,叫人面红耳赤。直到黄立低吼一声泄了身,夏言洛急促的娇吟了几声,吱吱呀呀的床边没了声息,那淫靡的气息渐渐消散,这情事才算暂时结束了。

    夏言洛在半路已经知道来人是黄立了,几日没有和黄立好,这次还有些意犹未尽,便用双腿缠住黄立的腰身道:“再来一次……”

    黄立倒是再来一次,只是他有更重要的话要问。这么想着,便捏了捏苏清莲的胸口一点,用力一抠,夏言洛吃痛的惊呼一声,委屈道:“你弄痛我了……”

    “便要你知道痛的滋味,你且和我说说,前几日为何不见我?你可知,我想你想的紧,每夜,我都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黄立说着荤话,下身摩擦着夏言洛湿漉漉的地方,撩拨得夏言洛微微喘息着。

    夏言洛用手掌抵住黄立的胸口,道:“娘亲那几日管我管得紧,我哪里敢让你进来。你这死鬼,今日竟然溜进来了,若是被我娘发现,你就惨了!”

    “娘子这是在关心我吗?无妨,过几日,娘子就能光明正大的躺在我怀里了……”他憋了几日,如今压在美人身上,早就心猿意马,接下来的话也就没有说了,就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夏言洛原本还想问清楚是什么意思,可是金三宝这么一侍弄,她就飘飘欲仙了,只晓得夹着黄立的腰身,浪叫起来。

    两人几乎是折腾到了天快亮了才停歇,夏言洛瘫软着很快就睡着了,等她醒来,黄立已经走了。

    三日后,千音带着一批人马到了夏府门口,这一批人马,正是邱少泽的人,个个都是将士,所以看起来,就是九王爷的护卫。千音和夏望天苏倩茹说了一些话,他毕竟扮演的是九王爷,所以气势上,怎么都是要压人几分的。

    夏望天也不敢直接喊女婿,仍旧是恭恭敬敬的以君臣之礼回答着。毕竟这个九王爷还没有娶夏言洛回宫。在这夏言洛的情况夏望天是知道的,谁知道后面的事情会怎么发展。

    夏言洛一身大红色的衣裳,被人扶着进了轿子。苏倩茹上了另一个轿子,等千音上了马车,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夏府门口。夏言羽站在她父亲的身后,道:“爹,日后我嫁人了,就把你也接过去吧,还有弟弟。我们一家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夏望天方才的神情,十分的落寞,似乎是预见了什么。原本夏言羽是想着自己不嫁人的,但这么说,夏望天肯定又要训斥她几句。

    “哈哈,你有这份孝心,爹就满足了。爹爹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也不舍得这座宅子,日后你成婚了,爹爹就和晓晨守着这里,你日后回来,家里总不至于冷冷清清的。跟着你一起生活的话,会给你们添不少麻烦的。我身子还硬朗的很,不用言语你照顾我,再说了我还有晓晨啊。”

    千音这一对人马,约摸是百人的样子,他坐在马车里,悠闲的眯着眼。据黄立昨日的消息,今天的戏码十分的精彩啊。这可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起了看戏的心态。有多久没有如此放松下来了,一直担心着有人会发现真相,再来要了他的命,所以分外小心的活着。

    却也因为自己无法回去见亲人,无法保护司尚允而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但这些日子以来,他是真的觉得痛快了。夏言羽,算是他的亲人了,他也体会到了亲人的关心。

    夏言洛坐在轿子里,时不时的掀起帘子看外头一眼,她总觉得昨天晚上时不时遗漏了什么重要的消息。可是怎么想却也想不起来了。外面只有马蹄和风声,坐在轿子里的她,莫名的有些焦虑,正想着要不要停轿歇一会时,忽而轿子停了下来。

    紧接着,就响起了一阵兵刃相击的声音。夏言洛一惊,探出身一看。只见队伍的前面,一惊开始混战起来,一群穿着麻布衣裳,脸上带着面罩的人,拿着大砍刀,和十几个侍卫打得正激烈。而领头的一人,径自的朝夏言洛走来。

    夏言洛大骇,冲出轿子提着裙子就往回跑,她边跑还边喊救命,希望九王爷听到后能救她。而所谓的九王爷,此刻早就隐匿到一边的树丛里去了。他见差不多了,就吹起了一阵口哨。而那些将士听到后,收起了玩弄之心,很快就把那些乌合之众扣押下来。

    至于追着夏言洛跑的黄立,回过头发现不对劲后,一把扯掉自己脸上的面罩,大怒道:“贱人诓我!贱人拿命来!”

    他召集的这群人,大多都是一些不要命的莽汉,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轻而易举的打乱了这些护卫的阵脚,还以为是因为这群护卫没用。但是一转眼,看起来还手无缚鸡之力的护卫,就把一群人撂倒了。

    黄立当然明白他们是中计了,联想到夏言洛昨夜与他的缠绵,如今见到他,却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便也以为夏言洛也知道这件事,是故意给自己下套了。他为了夏言洛,便是连命都不顾了,却没想得到这样的背叛,心中早已怒火滔天,恨不得先斩杀了眼前的女人!

    夏言洛哪里知道黄立会来劫人,先不说她的婚事核能泡汤了,就是黄立拿着大砍刀,说要她性命,就叫她双脚发软,吓得就要晕过去了。她这才想起来,昨夜没有问的是这件事情,而黄立所要说的,也是今日他要劫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