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七十二章 黄立被抓

3282 2016-08-12 14:59:46

    “黄大哥!你冷静,我,我没有对不起你啊!我是被逼着要成亲的,我又不知道你的身份,如何同母亲言说啊!这件事情你可不能怪我啊,我也是被逼无奈才会这样。黄大哥…”

    夏言洛想要安抚黄立的暴虐的情绪,但是已经于事无补。那群士兵已经围了上来,黄立是插翅难逃了。他见自己逃不出去,便大吼一声,要杀了夏言洛。夏言洛惊叫一声,当场吓晕了过去。而黄立也在下手之前,被人一箭射中了手腕,手里的砍刀也应声掉落。

    黄立捂着手腕,被人捆绑起来,他还欲说什么,一掌就被人劈晕了。

    如此,千音从树丛里出来,他走到苏倩茹所待的轿子时,脚步一顿,皱着眉,掀开了轿帘,果然,已经没有人了。方才他只顾着盯着黄立和夏言洛,却没想,疏忽了这一位。看来苏倩茹,确实是十分厉害的角色,竟然在这等刀光剑影中,悄然的消失了。连同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不管不顾的逃开,可真是让人发指。

    千音走到倒在地上的黄立跟前,对着身边的一个将士道:“已经通知了吗?”

    “回禀大人,已经通知了,很快朝廷的人就来了。”

    原来之所以选择几日后才上京,是因为派去京城通知的人来回正好需要几日,算准了时辰,他们才开始去夏府接人。即使黄立不来劫人,他们也会安排这一场劫人的好戏。只是这一次,顺带能够铲除黄立,算是一箭双雕了。

    至于夏言洛,这等不知廉耻,勾三搭四的女人,是该受到惩戒了。如果再让她如此浪荡下去的话,可真是不能忍。

    千音吩咐手底下的人把夏言洛扛起来带走了,只留下几个人守着黄立,等着京城的人来接手。

    而逃出一劫的苏倩茹,此刻正慌不择路的走在青州城外的一条小道上。她在听见刀剑声后,就跑出了轿子,原本是喊夏言洛一起出来躲在一边的。只是,她回头见一人拿着刀气势汹汹的奔来,吓得魂都要掉了。她以为这就是普通的山匪,所以只想着保命要紧,便闷头往另一边的树林里跑。急的忘记了叫上夏言洛。

    直到累得气喘吁吁才停下来,等过了好一会,苏倩茹才敢往回走,想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后她就看见黄立被朝廷的人**进了牢车,夏言洛和九王爷却是没有见到的。

    待苏倩茹惊魂不定的回了府中,碧荷就奔过来,急切的说:“夫人原来没事!可担心死奴婢了!方才九王爷派人来说,抢亲的人是朝廷钦犯黄立,他先带着钦犯回京了,婚事要暂缓,小姐送回来了,被吓晕了,现在正发烧呢!”

    苏倩茹也是衣裳不整,发丝凌乱,但她顾不得这些,疾步走到夏言洛院子内,瞧见夏望天与夏言羽都在,才稍微整理了一下妆容,道:“老爷……”

    夏望天听到苏倩茹的声音,心口松了下来,转身道:“你去歇着吧,此事事关重大,不要再添烦恼了。还嫌事情不够乱吗?”口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来。苏倩茹见夏言洛无大碍,也不好说什么了。若不是她坚持着这门婚事,这种事情也不会发生,夏望天对她有怨气,是自然的。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随便捡一条都能让苏倩茹被逐出夏府。

    夏言羽见她爹爹眉头紧锁,道:“爹,放宽了心吧,这件事情会查清楚的。那朝廷钦犯不会无缘无故的要抢姐姐走,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兴许以为这是一趟运送官银的人马呢!我们不要把事情想的太过于复杂了不是。”

    夏望天冷哼了一声道:“若是如此最好,如果是其他什么污秽之事,我一定打断她的腿!这个夏言洛闹出的事情一个比一个不堪入目,现在如果得罪了九王爷,我们整个夏家都要跟着陪葬。罢了罢了,先看九王爷那边的动静再说吧。”

    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夏望天对这个女儿早就失望透顶,如今跟那种强盗惹上了关系,叫他夏家还有什么颜面!谁知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呢。

    而在军营中的卢浩天,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向邱少泽请辞,说要去京城却被否决了,还被要求好好练兵,不要想其他,因而错过了夏言洛离开青州的时候。本以为自己要独自进京,而且很难再见夏言洛。却没想,得知了黄立抢亲一事。

    他是不知道缘由的,还以为是凑巧罢了。一方面是有些庆幸夏言洛没有进京,自己还要机会,另一方面是,九王爷已经离开青州,再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若是过了秋闱,那就不好办了。

    千音当然没有去京城,他也不可能去京城。只是为了做做样子,没有回青州,还是在城西的水云间内跟陆云帆在一起打打闹闹。不大不小的四合院,倒也是时分的安静。

    夏言洛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她却是惊吓过度,醒来后,一直浑浑噩噩的。直到下午的时候,才能下床走走。能捡回一条命,她心底一惊很是激动了,得知黄立被抓去京城,她才松了口气。夏言洛一直就巴不得黄立能被抓走,这回倒还真是遂了夏言洛的心愿。

    她前脚下地,苏倩茹后脚就走了进来,将下人们都遣了出去后,问道:“当日到底怎么回事?九王爷呢?为何不带你离开?反而把你送了回来?”

    夏言洛当然是不清楚的,便猜测道:“朝廷钦犯的事情更重要啊,而且他快马加鞭,我怎么受得了。娘,我们就先等着吧,等九王爷办完了事情,再来接我也是可以的。”

    “那你和我说说,这个黄立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去劫你?你怎么会跟这种人扯上关系的?难道你不知道这个黄立是什么来历吗?抢九王爷的亲,这可是要杀头的罪名。”

    夏言洛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言说,但苏倩茹紧盯着她的双眼,无奈之下,只好将实情告诉了苏倩茹,只是没有将两人欢好的事情说出来,只是说黄立对她一见倾心,想要抢走做妻子。如果把那偷欢之事也告诉苏倩茹的话,恐怕苏倩茹就算是夏言洛的生身母亲也要弃她于不顾了。

    “黄立潜入我的闺房,威胁我说,若是我去报官,便会要了我的命,他说等他安定了,就来提亲。我怎么会答应了,但又惧怕他真的很下杀手,就假意应承了。本以为九王爷这一次带我走,便可了却这件事情,没曾想黄立竟然来抢亲了。娘,你说九王爷会不会埋怨我?我可该怎么办呀?”

    夏言洛凄凄惨惨的哭着,说的话半真半假。她现在只担心,九王爷会因此恼羞成怒,不要这门亲事了。若当真如此,她也只能再与卢浩天结亲,嫁给他了。

    苏倩茹听了她的话,却作另一番思考。黄立此人,原先是听她的差遣的。通过方忠浩的穿针引线,已经合作很多次,向来都是两厢赢利,双方都很满意。而就在前段日子黄立失踪后,事情才有了蹊跷,按理黄立不会对付自己的,那又怎么会去招惹自己的女儿?

    若是有人利用黄立来对付她,那就麻烦了,事情绝非抢亲这么简单。只是一时间,她也猜不出到底目的是什么。

    她担心的是,黄立对付自己,这一次被抓,如果将先前两人合作的事情抖落出来,那就真的糟糕了。看来,是有必要舍弃方忠浩这条狗了。

    “如今黄立被**进京,我们是没有办法封住他的口了。九王爷那边,即使仍旧愿意娶你为妻,但是肯定是有些隔膜的,外头的流言蜚语,轻则都能让你身败名裂,黄立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知道?他可是江洋大盗,抢夺钱财,奸淫民女无恶不作,你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同他牵扯到一块,即使是清白的,旁人也不会相信的!”

    听苏倩茹这么说,夏言洛也有些慌了,她确实是贪图一时的欢愉,才导致了昨日的事情,若因为此事身败名裂,惊动了夏家长辈,那可是要浸猪笼的啊!

    “所以,不要总想着九王爷,也要再去想想卢浩天。若是官府的人来了,问你,你就说你不认识黄立,可明白了?”

    夏言洛含泪点了点头,揪着手帕。到如今,也只有卢浩天,对她还有情意的。

    却说这黄立被**进京后,自知自己无力回天,索性将一切都招了出来,当然也将自己和夏言洛欢爱的事情,拿出来吹嘘,说自己与青州首富千金,如何的颠鸳倒凤,自己这辈子牡丹花吓死,做鬼也风流之类的。

    而负责审理黄立一案的,正是刚从柳州回来的司尚允。

    离开青州数月,他愈发的俊美出尘,高大的身形,优雅的风姿,端坐在上位,冷声道:“黄立所言,可属实?若是属实,便画押吧,三日后凌迟。”

    一旁听审的官员闻言,微微有些惊讶,按理来说,黄立一人之词,是不可以当做证据的。他言中指出青州首富夏望天之妻勾结土匪,谋害继女,又说自己与大女儿欢好,这些都他的片面之词,如何画押?虽然黄立其他的罪责也是死罪,但是这后面的几条,还有待查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