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七十三章 暗挣皇位

3177 2016-08-12 14:59:46

    “这,王爷,没有其他证人,这话不作数啊……”那大臣汗涔涔的说着,司尚允的雷厉风行,他早就见识到了,若是因此得罪这位太子爷,只能怪他多嘴了。这种时候还是少说话的好。

    司尚允微微一笑,道:“此事本太子便可作证,上一次去青州,便已经见识到了那位继母的厉害。只是本太子忙于官盐一事,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没想到她的手段竟然如此毒辣,至于那位不知廉耻的女子,本太子也不再论断,下达诏书,让夏家祠堂决定吧。黄立一案,不容再议!”

    既然太子爷都这么说了,其他人当然也没有异议。

    待黄立被带了下去,待周围人都退下离开后,司尚允说道:“千音呐。”说完才反应过来千音现在不在自己的身边,无奈又摇了摇头:“清远,命手下人去找千音,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回来。找到的人本太子赏金千两。”当日司尚允在柳州的时候原本是不知道千音的事情的,待到他听在宫里的眼线并告知后快马加鞭回到了京城。可是千音却已经不在。到现在司尚允都不知道千音身在何处。

    清远这才凑到后头道:“主子,皇上又在催您和丞相千金的婚事了,主子总是不答应,怕是会惹到皇上生气啊。丞相位高权重,怕是也会恼羞成怒。如果这时候离京的话恐怕有些不妥啊。”

    司尚允上了轿子,掀起帘子道:“丞相之女什么样的人物不用本王再说,那样的绣花枕头,远看还可以,只是娶回家中,整日就知道胭脂水粉,争风吃醋,那就趁早别进太子府,省的本太子每日下了朝,头更加的痛。这种女子,我司尚允是不会娶回家的。”

    以前在皇宫内,皇后曾请朝中大臣亲眷来参加酒宴,那些个大臣之女,自然都卯足了劲在还未娶妻的王公贵族面前展现。司尚允当日和千音去参加酒宴,名义上是来看看皇后,其实就是被告知,来择定以为心仪的女子。

    只是,面对一群香粉扑面,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庸脂俗粉,司尚允实在提不起兴趣,没有等酒宴散了,他就离席了。倒不知道丞相之女是何方神圣,竟然在诸位王爷世子中,就认定他了。而后宫里送来了画像,画中的女子巧笑倩兮,只是美则美矣,司尚允命人去打探,却得知这女子嚣张跋扈,在府中动辄就大骂下人,手段还十分的狠辣。教训下人从来都不眨眼,对待长辈也是目无尊长,实在是骄纵过了头。

    千音见司尚允眉头皱起了,忙宽慰道:“主子不必忧心,若是实在不愿意,主子大可说自己有了心仪的女子,而后找一位性子温婉的娶进府里,待日后主子见到真正喜欢的,迎回府中,也不会引起争吵。”

    “哈哈,你说的倒是简单,这世间的女子,哪有几个这样的,即便不喜欢本太子,也会喜欢本太子的权势,总会有贪念。”

    司尚允想起以前,沉默起来。他低声念了一个名字,轻叹了口气。

    “主子何故叹气?”清远不得其解。

    清远虽然不像千音那般知道司尚允心中所想,可是却一路都在跟着司尚允。对于司尚允的事情也都是知道的。

    “夏言羽能进我王府,日后的日子,便可真正逍遥了。”司尚允只是小声一说,夏言羽虽然到了适婚的年纪,但人家对他不过是兄妹之情,他也不敢贸然就去提亲啊。

    “太子若是真的对夏姑娘有意,那就让我去打探一番吧。夏姑娘的样貌是一等一的好,性格和才情也叫人喜欢,只怕再过些日子,那些提亲的人,就要踏破夏家的门槛了。到时候太子去,只怕晚了。”清远在一旁故意带着惋惜的口气,果然司尚允的眼神都不对了。

    他难得遇到一见倾心,相谈甚欢的女子,若是引为知己,因为对方是女子的身份,也只能与他交好到成亲之前。若是和别的男子成了亲,自然不会和他在单独见面。

    而且,他也不允许夏言羽同别的男子成亲。这个念头自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离开青州后就有的。

    他身为皇子,成年后就被封为王爷,后就被封做了太子,手里又掌握着兵权,想要与他交好的大臣,当然都投其所好,送来美女如云。见惯了那些女子的手段,夏言羽叫他眼前一亮。本以为自己对夏言羽是单纯的欣赏之情。

    可是回到太子府后,午夜梦回,便可想起夏言羽笑容和话语,久而久之,他才知晓,或许从自己在水中救起夏言羽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注定,是要喜欢上夏言羽了。

    “那你就去青州看看,若是她遇到麻烦,就以本太子的名义出手,本王今日就去宫中,想父皇禀明此事。丞相势必会干扰,所以赐婚一事恐有变化,你带着影卫,去护着言羽,不要叫丞相的人伤害了她。”

    司尚允叮嘱完,外头就有一人急匆匆的跑进来,瞧见司尚允后,跪地拜道:“回禀太子,皇上昨夜突犯心疾,万淑妃只命人将此事告诉了五王爷,顷下,朝中都在议论六王爷为大孝之人,侍疾一夜,心神憔悴却也不肯离去。”

    那人跪在地上半晌,也没有听到司尚允的回应,不禁有些按捺不住了,这万淑妃分明就是有意为之。当今皇帝后宫,皇后早就没有执掌六宫的权力,被架空了的皇后,每日只在内宫吃斋念佛。

    她自知人老珠黄,与皇帝成婚本就是为了巩固朝政,夫妻本无情意可言,只是她不善妒,不好斗,却让万淑妃得寸进尺,夺了执掌六宫的权力,还要自己的儿子坐上皇位。六王爷资质愚钝,这是朝中上下都知道的。可是那个万淑妃却还是击破了头也要往太子位置上挤。竟然想把司尚允给推下位。

    但万淑妃却也是幸运之人,她除却生了一个愚钝的六王爷之外,还有一个心机城府俱佳的八王爷,此人手段残忍,人前却是温文儒雅,让人如沐春风,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万淑妃此刻将六王爷推出来,不过是想让一个没用的儿子当靶子罢了。这女人,果然心也够毒,能舍得让亲子出来。

    “继续盯着,不要出手,自会有人替我们出手的。”司尚允不甚在意,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这大鸢朝,可不单单只有他一个皇子,有的人为了那个位子想要坐上皇位,而他,却只想在权力的最顶峰,保护他所爱的人。

    他不出手,还有一直盯着的二王爷,那人的手段可不比八王爷司尚荣差,亦是他想要倾尽一切,想要性命的人。

    一想到亲弟惨死的模样,司尚允就觉得从心底都冒出一股寒气来,若非他流连市集的时辰长了些,就可能赶回来,阻止一切发生。但事实上他也知晓,即使不是那一天,还有别的日子,司尚瑜的命,已经有人要了,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取。

    只恨他当时没有实力,根本无力反击。直到司尚瑜出殡时,他都被禁锢在王府内,连陪同的机会都没有,只因为万淑妃与当时的十四王爷王爷之母,华贵妃,勾结在一起,向皇帝奏明,说他弑弟夺权。

    清远见司尚允眼底的冷意愈发的深沉,忙道:“主子,既然万淑妃想让人把目光集中在六王爷身上,想必八王爷一定是在暗处做了什么,我们不妨去查一查他,也好防着他。”

    司尚允这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他朝跪着的人摆了摆手道:“去吧,派人看看司尚渊在做什么,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来报,可明白了?”

    那人领了命,转身就离去了。

    司尚允揉了揉额际,快了,皇帝的身体大不如从前,已经是日薄西山,他与皇帝虽是父子,却不亲厚。皇帝近年来昏庸,朝中大臣看在眼里,他又岂会不知。只是皇后无子嗣,萧贵妃之子司尚觉算是名义上的长子,只可惜他整天流连于琴棋书画,对皇位根本不上心。

    余下的公主们,自当都在继承皇位的名单之外,再往后,就是四王爷司尚敬,六王爷司尚轩,八王爷司尚荣,十四王爷司尚渊,还有那个身体孱弱,药罐子七王爷司尚飞。

    他和司尚敬虽不是一母同胞,但却是真正的兄弟,可以结盟。司尚轩不堪一击,只剩下相互利用谁都想要借机除掉对方的司尚荣与司尚渊了。

    不成功便成仁,这一切,若有知音人一起陪着,他也此生无憾了。

    司尚允百般的推诿与丞相千金的婚事,就算丞相看在太子位高权重的份上,没有当场冷了脸色,回到自己的府里,也是气得不轻。萧丞相已经是三朝元老,膝下已有两个儿子,女儿算是中年后才有的,自然是极为宠爱,加之这小女儿是自己最爱的宠妾所生,如今出落的亭亭玉立,却被人拒婚,几番下来,他当然恼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