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七十七章 密谋

3159 2016-08-12 14:59:46

    她的声音,外头的人当然能辨识出来,尤其是卢浩天与夏言洛十分的相熟,夏言洛只要是一开口,他就知道厢房内的人是谁了。原本还带着半信半疑的心绪,这一下,是确认无疑了。卢浩天紧攥着拳头,像是要把墙面都要打穿一样。

    依照夏言洛的性格,平时连指甲都呵护万分的夏言洛怎么可能会情愿委身于此,如果她没有做这件事情,那么绝对不会来慈宁庵里当尼姑的,那么,和黄立的奸情,是确认无误了。

    卢浩天感觉自己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头上冒着绿油油的的光。但他并未惊扰到夏言洛,而是盯着门缝里的人看了一会,才转身离开。

    等卢浩天铁青着脸回到军营时,才心中十分郁结的踢翻了他帐篷里的矮桌。

    他的女人,即便是还未成亲,也是他的。如今和别的人有了关系,还要装出一个贞节的模样,骗了自己,又妄想嫁给九王爷。想起两人之前的山盟海誓,点点滴滴,卢浩天是愈发的怒气冲天,若是不狠狠教训一下夏言洛,他这口气断然是咽不下去。是她夏言洛不义在先,就不要怪自己对你也不仁了。

    也要让夏言洛知道,他卢浩天,不是什么孬种!这么欺人太甚是要遭报应的!

    此刻,往日还有的情意也都化为乌有,卢浩天只想着该如何从夏言洛身上,讨回点什么,以平复他这憋屈的感觉。再来,若是能借此机会,赢取一点什么就更好了。

    在黑暗中沉思了许久,卢浩天才琢磨出一个自认为是两全其美的法子来。只是他手上银钱不够,还需要别人馈赠一点。如今唯一能说得上的话的,身份不一般,手里有钱的,大概也只有夏言羽了。只是不知道夏言羽还会不会帮自己。

    这两日来,苏倩茹一直都蛰伏不动,夏言羽也乐得清闲,每日与小玉在院中喝茶赏玩,偶尔也带着夏晓晨上街逛一逛,去水云间跟两个哥哥见面。夏望天因为方忠浩的事情,开始彻查起苏家产业里的手脚不干净的人来,虽然再没有像方忠浩那样的大头目,但三三两两的一些小鱼目,还是被揪了出来。此刻的夏望天心里还是有些愧疚,早就应该庭听夏言羽的话,不该可怜方忠浩再把他招进来。

    其中不乏是方忠浩养的手下,自然也是听从苏倩茹安排的。他们被赶出了夏家,苏倩茹更是缺少了人手。她在自己的院子里,虽然心急如焚,但是也知道此刻水深水浅,若是再出手,怕是会被人连根拔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培养多年的人,一一被清除了。

    即使还剩下几个漏网之鱼,那也都是一些不中用的人,留与不留,没有区别。

    “好啊!到如今,是要把我围剿了!可恨这黄立,竟然反咬我一口,这些年的银子,都拿去喂狗了不成!真是一群废物,什么都没办成,差点还把我拖下水!”苏倩茹气得咬牙切齿,手掌拍在桌上,连上好的青花瓷茶杯都震碎了一个杯盖。

    碧荷这几天,天天听苏倩茹念叨,耳朵都起了茧子,但今日竟灵光一闪道:“夫人,如今我们在府里,是孤立无援啊,小姐去了庵堂,怕是半年都回不来。夫人即便是再足智多谋,身边没有可用的人也不行。原本还能让卢公子跑跑腿,但现在,他得知小姐的事情,定然是羞恼得很,甚至会引以为耻。”

    苏倩茹嗯了一声,示意碧荷继续说下去。

    小侍女得了首肯,便喘了口气接着说:“且不管黄立到底是为何要与夫人作对,现在他已经下了黄泉,我们也没地方说理去。现在,最重要的是,拉拢人啊!夫人,卢公子此人,武功不俗,但恰恰是穷困得很。而我们,现在出府都被受限制,但银子却是有的。卢公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银两,而且现在无人可以帮助他,就只有夫人你。”

    苏倩茹闻言,有些不赞同。她身上是有银子没错,但被夏言羽骗走了那二十几万两银子后,现在剩下的零零总总,也不过几万两了,她身上若没有这些银子,连晚上睡觉都不会安心的。若是帮了卢浩天,然后他再一走了之了的话,那可不就惨了吗?!

    卢浩天开口,若是几千两,那自然是没问题的,只是,这朝廷上的大官,几千两在他们的眼里,那就不算钱,起码得往万两以上跑,才会让他们重视,否则,怎么能显得他们位高权重。

    “打点殿试,那可是朝廷重臣,少于几万两的银子,旁人是不会搭理的,毕竟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做文章,人家也要掂量掂量值不值得。”苏倩茹说到这里,也有些不痛快。卢浩天此人,幸好她还没有让人去下杀手,否则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九王爷一直没有消息,不用猜,都知道是不会再来了。出了这种事情,哪个男子能受得了,更何况是当朝九王爷呢。

    “夫人不如先给卢公子银子去京城,老爷虽然没有直接给夫人银子,可是夫人不要忘记了,夏家的铺子,田地,夫人是可以以老爷的名义去卖掉的啊!”

    此话一出,就连苏倩茹也震惊了,她瞪了碧荷一眼,“仔细点说话!小心隔墙有耳!快去把门关上!你这丫头,现在说话怎么如此没有分寸!”

    碧荷关了门,苏倩茹才小声道:“你这话是何意?若是我卖了田产,到了年尾收租的时候,该如何交代?铺子就更不要说了,旁人问我要地契,我去哪里弄?这些都锁在库房里,钥匙在夏言羽那个贱人手里,即便是从她手里拿来钥匙,那地契可能也是假的!我已经被她还过一次,若是再被害一次,难道我不要命了吗?”

    上次地契一事,叫她记忆犹新,怎么都不会再信第二次了。

    碧荷能敢这么说,肯定有她的想法。她是苏倩茹的陪嫁丫头,刚来的时候,才几岁的模样,苏倩茹当时体谅她年幼,就没当做侍女,只是养在身边。如今二十几岁的年纪,也不愿意嫁人,是要伺候柳如云到死了。虽说苏倩茹对待夏言羽心狠手辣,但是对待碧荷,还是很不错的。碧荷在她身边跟了这么多年,还是知道点分寸的。

    她把苏倩茹当做亲娘来看,自当是事事都为苏倩茹考虑。

    “夫人,你在府里多少年了啊,但是老爷一直不肯将你提为正室,只说是侧夫人。可那个老女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霸占着大夫人的位子,还不肯撒手。夫人,你稍微做得不对,老爷就疑心你,分明就是不在乎你。你在夏家这么多年,还没有受够吗?这么多年了,青州人谁人不知我们夏家的事情,老爷总是这么对你,难免外人不会说些什么。夫人,您难道还能忍下去吗?”

    碧荷说着,好像是苏倩茹真的受了什么委屈一样,还抽抽噎噎的哭起来。

    苏倩茹听得有些心烦,但面上仍旧是一派感动的模样,握住碧荷的手,叹道:“如今我身边,也只有一个人贴心的,可以说话的人了。你倒是知道我的难处,但我有什么办法?夏望天的身子爽朗得很,到临终,怕是还有几十年,到那时候,我也老了,斗不动了啊!”

    碧荷的意思,其实苏倩茹已经听明白了,只是她若是直言出来,倒显得有些无情无义的,非要矫情一番,让别人劝解,才肯点头答应。

    “夫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夏家如今大换血,老爷整日在外头,疑心这个是内鬼,疑心这个是奸贼。夫人大可找个机会,将人悄悄的给……”碧荷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想不到,她一个弱女子,心也狠毒至此,为了私利,枉顾王法,起了杀人之心。

    就连苏倩茹,也都微微惊诧住了。她还不曾发觉,自己身边的丫头,竟然是这样心狠的角色,比夏言洛,要狠绝多了。但是她现在,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来替她做事情。

    只是,现在就除掉夏望天,夏言羽肯定会怀疑自己,得需要一个好的理由……

    两人在房内,密谋了许久,直到茶杯内的茶水都凉透了,翻了白沫,才点头笑着打开了门。苏倩茹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苏倩茹不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她承认自己心狠。但这都是夏家逼得,若是夏望天早早的将大夫人的位子给她,她也不会过得如此辛苦。自己跟了夏望天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

    她和大夫人几乎是同时进门,但是夏望天总是更多的留宿在大夫人的房内,即便是她打扮得再如何的娇艳,夏望天只会说一句,女子妆容素雅才讨人喜欢。她的样貌是顶尖的,为何要素颜给人看,当然是越好看越好!所以每日,她依旧是鲜花沐浴,胭脂水粉不离手,恨只恨夏望天瞎了眼,竟然看不中她的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