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八十一章 散布普化寺之事

3154 2016-08-12 14:59:46

    “大人,外头有一位民妇,自称是夏家夫人,要求见你一面。您不在的时候来过好多次,都被我给回过去了,今儿她又来了。”

    卢浩天刚刚换上了铠甲,闻言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来,不过转眼他就明白过来。卢浩天来找他,必定是来拉拢他了。若这事放在十日之前,他一定感激涕零,但是如今,现在他已经不缺银子了,苏倩茹再来,只会徒劳而返。卢浩天一想到苏倩茹母女的那副嘴脸就浑身恶心,以前要不是自己缺钱不得不看他们的脸色,卢浩天才不会委屈自己那么多年。

    “你去告诉她,我还有军务在身,不便见客,叫她日后不要再来了,待我去了京都,就更不需要与夏家有关联了。如果她不听,就给我轰出去。”

    当这样轻蔑不屑的话语传到苏倩茹耳中时,她变色骤变,一半是震惊卢浩天竟然会拒绝她,另一半自然是气的,这还没有怎么样,就已经开始过河拆桥了,向来这种事情,是她苏倩茹做的,却没想今日,自己也感受了一次!卢浩天一直都在夏府,苏倩茹说一他向来不敢说二。今日如此对待自己苏倩茹简直不能相信。

    “气煞我也!竟然敢这么嚣张!好,你无情就休要怪我无义!碧荷,我们走!”

    等苏倩茹脸色铁青,一脸愠色的回到夏府时,悄悄在暗中观察的小玉一溜烟的就赶回了夏言羽的小院子。她绘声绘色的说完自己所见后,断言道:“她那么生气,肯定是卢浩天没有答应她的话,小姐,我看她是与卢浩天决裂了!没看出来,这个卢浩天竟然还敢反苏倩茹呢,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呐。”

    夏言羽这下更是惊疑了,卢浩天和苏倩茹夏言洛勾结在一起,她敢断定,其中只有六分是卢浩天真心想要和夏言洛成亲,四分是为了自己的仕途。而后怕是更多了借用夏家的财力,能够给他铺顺了官途。

    现在卢浩天,正是要用钱的时候,但却和苏倩茹闹得不欢而散,倒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了。这么想着,卢浩天假扮老叟在吊桥处卖龙涎香,就更加让人想要知道,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了。

    既然苏倩茹和卢浩天窝里反了,她也不必动手了,坐下来看好戏便是。

    当天夜里,千影假扮的恩客跟在卢浩天后头,翻墙过了慈宁庵,等到了夏言洛的厢房,卢浩天伸手道:“说好了五千两银子,不议价。这里头,可是能够解救你一家人平安,不再得羊癫疯的良药。”

    千影想起夏言羽之前的吩咐,从腰间掏出来备好的银票,递给了卢浩天,等卢浩天走了,他才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从门缝中打过去,听到里面闷哼一声后,才推开了门。

    夏言洛是早有准备,蜡烛点了好几根,怕是才沐浴没有多久,房内还飘散着花瓣的香气,而她竟然也略施粉黛,只是没有一头青丝,怎么看,都像是跳梁小丑。

    千影自然是认得夏言洛的容貌的,他既然得了可用的消息,就折身离开了。

    待到第二日早上,夏言羽刚刚和小玉坐在房内吃早饭,千影就推门而入了。他抱拳道:“回禀主子,已经有消息了。卢浩天假借卖龙涎香的幌子,骗那些上香求愿的香客,带着他们去见夏言洛,行污秽之事,而卢浩天,从中可以拿走几千两不等的银子。”

    即便是猜测了再多的可能,却没有一种是这样的。夏言羽和小玉都惊愕的说不出话了,连手里的筷子都放了下来。

    夏言羽难掩眼神中的惊诧,喃喃道:“竟然这样……两人这是合伙,还是卢浩天一人所为……”

    “属下推测,是卢浩天自己一人所为,夏言洛并不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但她并未拒绝,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小玉吞了吞口水,道:“若是这样,就像是她没有拒绝黄立同样的原因了。小姐,这件事情,你说该怎么处理?这…也太过分了。”

    夏言羽先让千影退了下去,而后才道:“这种事情,若是苏倩茹知道了,定然不会饶了卢浩天。她现在既然和卢浩天已经交恶,那么我们在煽风点火,看他们二人如何的龙争虎斗。省的我们自己出手了。”

    夏言羽和黄立的事情,若说是意外,还能说得过去。但是卢浩天和夏言洛,原本是有了婚约,定过亲的。卢浩天拒绝苏倩茹的拉拢,却背地里用夏言洛的身体来赚钱,苏倩茹要是知晓了,一定气得吐血才对,以她的手段,不叫卢浩天生不如死,她就不是苏倩茹。

    不过这样的消息,该如何散步出去呢?

    苏倩茹这边,当然也在想着怎么教训一番卢浩天,原本是要断了他去京城的后路,但是若是那样,花费太多,现在苏倩茹也拿不出那么多银子来,所以,只想着,找一伙人,给卢浩天在军营内使绊子,败坏他的名声。

    可是,今日碧荷从外头回来,脸色就不好看了,等进了苏倩茹的房内,竟然还把门关了起来,苏倩茹见状,皱眉道:“做什么这是,缩头缩尾的,成何体统?”

    碧荷却是急切道:“夫人,大事不好了!现在外头,都在传言小姐去慈宁庵不是当尼姑,而是去接客了啊!若是再传到宗亲们的耳中,小姐的性命难保啊!”

    “什么!这等风言风语谁传出来的!简直是……外头的人都这么说了吗?说小姐在庵堂里接客?还是谁是某一个人这么说的?你这死丫头,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这么风言风语的,让别人看到了算怎么回事!”苏倩茹起身,拉着碧荷在屏风后面,小声问着。她自然是不信的,但是出了黄立那样的事情,这不信里面,也有三分可信了。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想必有第二次也就不难了,

    碧荷也是今日出门去买一些点心的时候,才听说的,说是夏言洛同一个卖香烛的人勾结在一起,一个卖身,一个收钱,合作的好得很。

    “那个卖香烛的,真有此人存在?”苏倩茹将信将疑,卖香烛的人这么多,这个谣言,根本不可信。

    “有的夫人,正是前两日,传的正邪乎的,卖’龙涎香‘的那一个。夫人,要去查一查是谁吗?我看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过去啊。”

    苏倩茹蹙眉,沉默了半晌道:“此人身份既然这么神秘,肯定是难以查探,我们不便打草惊蛇,你去找一个人,装作和那个卖香烛的人谈生意,看看,是否是真有接客这一说。然后我们再作打算。”

    她和碧荷的谈话,被躲在屋顶上的千影听得清清楚楚,夏言羽得到苏倩茹要派人去打探消息这件事情,又有了新的想法。她命千影凑过来,道:“卢浩天武功不俗,苏倩茹派去的人,怕是反被忽悠了。你今日再去一次,就等苏倩茹的人一接近卢浩天,你就装作认出卢浩天来,去喊他的名字。”

    小玉在一旁拍手叫好:“小姐这个计谋真是妙哉!那卢浩天见有人认出他来,肯定是说认错人了,然后怕让人察觉,要收摊就走。但是这些落在苏倩茹的人的眼中,回去告诉了她,苏倩茹肯定是会怀疑卢浩天的,再联想到上一次两人的不欢而散,很容易就能认定那人就是卢浩天。等她去质问夏言洛,察觉女儿被人蒙在鼓里,我看,卢浩天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小姐,这真是妙极了。”

    苏倩茹在家中不能见上次帮她杀了方忠浩的黑衣人,但是碧荷却可以出去见那黑衣人。在白天,这黑衣人当然是一身寻常的打扮,他和碧荷约见在一个简陋的茶馆内,听完碧荷的吩咐后,点头答应了。

    若是夏言羽在此处,就一定能够认得出来,此人的样貌,分明就是前世,和小玉成亲的柳桥安!

    但,这个柳桥安,年纪要大了许多,眼睛周围也都有皱纹了。此人和柳桥安是兄弟关系,只是柳桥安不懂武功,而这个柳山,却是武功底子不俗,为苏倩茹所信任和重用。他和方忠浩,几乎是同一时期在苏倩茹身边做事情的。

    只是柳山性子偏冷,他对苏倩茹确实是有爱慕之心,但并没有拆散别人夫妻的念头,再者苏倩茹曾经在兄弟俩穷困潦倒之时,出手相救,所以柳山心中更多的是感激之情。

    至于这所谓的出手相救,到底是苏倩茹真的善心大发,还是有意为之,就不得而知了。

    柳山听从吩咐,就赶去了吊桥,千影的武功上乘,尤其是轻功,跟在柳山后面,竟叫他丝毫没有察觉。等到了吊桥,千影便赶在柳山前面上前一拳轻轻的砸在卢浩天的胸口,笑道:“我就说看着眼熟,原来真的是你,卢浩天,你不是在军营中任职吗,怎么沦落到来买香烛的地步了?可真是可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