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八十四章 错综

3178 2016-08-12 14:59:46

    碰巧有人要让自己身败名裂,所以才让人送来下了药的糍粑,夫子庙外,都是儒生,只要夏言羽迷了心智,肯定会在这些人面前做出不知廉耻的行为来,这些人一经口传,她夏言羽,便是一个荡妇了。幸亏刚刚从虎口里逃脱了出来。

    果然好狠毒,好缜密的计谋。只是,这两个计谋碰撞了,卢浩天没有死成,夏言羽也幸运的保住了贞节。

    夏言羽神色憔悴的回到自己的闺房时,小玉也等的有些着急。她看见夏言羽的模样后,更是惊吓住了,忙扶着夏言羽坐在床边,急切的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没有见到司尚允公子吗?”

    夏言羽浑身都不自在,“你去命人打水,我要沐浴。”

    卢浩天虽然没有得逞,但是仍旧是碰到了她的身体,现在只觉得浑身都是污秽,只想要洗得干干净净。

    小玉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再问,夏言羽神色恍惚,一定是遭受了什么打击,等沐浴后用完饭,再问也不迟。在夏言羽身边这么久,小玉还是知道察言观色的。

    夏言羽沐浴换了干净的衣物后,才拉着小玉说:“今日尚允大哥一事,有端倪,但绝对不是苏倩茹所为。”只是,任凭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还有谁会对付自己。难道前世,要陷害自己的人,自己竟然漏掉了?

    “难道今日小姐遭人暗算了?小姐可有伤到哪里?”小玉说着,就要去卷起夏言羽的衣袖,夏言羽温和一笑,摇了摇头。

    她今日并未遭受太大的伤痛,只可惜不能亲手对付卢浩天,而且,真正可怕的是,她还不知道是谁要害她。这个人手段如此高明,竟然还知道自己和司尚允的事情,又能拿的出来司尚允的印章,身份一定不简单。

    脑中一闪而过马若兰的容颜,可是很快就被夏言羽否决了,马若兰的性子她知道,绝对不是耍阴谋的人,要给人教训只会明着来。那还会有谁,和自己仇恨这么大呢?

    “小姐,既然有人要害你,这些日子就待在府里吧。我方才从苏倩茹身边的人打听到了消息,说是夏言洛已经离开青州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我也没有问出来。”

    夏言羽蹙眉,没有想到夏言洛会离开青州,不过转眼一想也是,宗亲们不会再放任族中的女子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夏言洛因为在慈宁庵的事情,被传的香艳无比,即使宗亲们不会出面,她爹爹也不会放任女儿就这样败坏门风,不是赶紧的嫁去外地,就是送到乡下养着了。

    哪一种,夏言洛都不愿意,苏倩茹也不希望见到,那只有离开了,眼不见为净,夏望天也不会追过去质问。

    “她还能去哪里?难不成去自己的姥姥家?肯定是去京城了,京城那样大,我夏家能鞭长莫及,再者,苏倩茹原本就是要去京城的,她先送夏言洛过去,是好先打点好一切。”

    如今没有了卢浩天这样的帮衬,苏倩茹肯定会孤注一掷,全力来对付自己。只要夏家的一切都在苏倩茹手里,她还怕去了京城,见不到大官吗?凭借苏倩茹的手段,夏言羽再嫁给一位朝中大臣,那可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若是她猜得不错,苏倩茹下一步,就该是对付自己的爹爹了。

    “千绝,守在我爹的身边,保全他,不能让他有一丝危险。”

    就在夏言羽赶回了苏府后没过多久,就有一人疾步奔到了夫子庙的厢房外,他瞥见房内凌乱的景象,又掀起床板查探了一番,最后皱着眉离开了。此人轻功不俗,很快就奔到了青州城内的一处客栈外。

    他站在门口,扣了三声,听到里面的应允声后才推门而入,进去后,立即又关上了门。

    屏风挡住了坐在椅子上的人,但听声音,就知道是个美人。

    “怎么样?成了吗?”慵懒的声音,漫不经心的模样,好似在谈论今日天气不错一般。

    那轻功高手低头道:“回禀小姐,应该是失败了,里面有打斗的痕迹,有人救走了她。不过我看到地上有血迹,但她不会武功,也未曾听说儒生里面有谁受伤了的。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属下失职。”

    屏风被人移了开来,那人却也不敢抬头,只是低垂着脸,弯着腰。

    而坐在椅子上,拿着点心吃着的女子,正是萧颜,她身边站立着的侍女,赫然是娇兰。

    “她若是这样能对付的女子,我反而不想再搭理了,日后在王府里见了面们,如此不堪一击的话,就太无趣了。管谁的血迹,我们再留在青州一日,没有打听到夏言羽出事的消息话,就回京,皇帝活不过几日了,爹爹也忙得很,再久了回去,可是要受罚的。”

    萧颜好似在自言自语,但说话的时候,眼神又是落在娇兰和护卫的身上的,也是说给他们听,时刻让他们记着,他们的主子,在外人眼里,是十分体贴温婉的。若是说漏了嘴,都是没有命再活下去的。

    夫子庙约见夏言羽见面,当然是萧颜所为。她爹爹在朝中为官,又是丞相,有太子司尚允的印章,当然不难,且这手绢,原本就是太子爷府里送上来的,当日宫中家宴,就是让待字闺中的女子挑选的,她抢到了太子爷的手绢,今日肯拿出去用,自当是算好了回报。

    她来青州已经三日有余,打听到了这青州最美的女子就是夏言羽和夏言洛。至于夏言洛,她首先就否决了。那样的女子,就算是普通人,都不会再去招惹,更何况,丰神俊朗的司尚允。所以这唯一的人选就是夏言羽。

    原本她也不能直接断定这最美的就是司尚允所喜爱的,但她几经打听,得知这夏言羽曾经用司尚允的信物,去差遣知府的人办事,所以,这司尚允所说的心上人,应该是夏言羽无误了。

    “小姐,我们就这样回去了?那夏言羽……”娇兰猜不出萧颜所想,她们此行来青州,本就是来对付夏言羽的。可是这夏言羽应该是没有被计谋套住的,小姐竟然就此罢手,还等着进王府里。太子爷不是拒绝了婚事了吗,小姐可是糊涂了?

    萧颜当然有自己的打算,司尚允确实是势力不容小觑,日后登上帝位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她爹爹身为一朝丞相,莫说他一个人的威望够大,就连府里的客卿,她父亲带出来的学生,也都是朝中的大臣,若没有他父亲的帮助,司尚允想坐稳了皇位,也要看看他父亲诚不诚心辅佐。

    虽然不是两情相悦成亲,但她相信,只要自己能进得了王府,哪怕不是正室王妃,也都能抢到王妃的位子,夺得司尚允的心!

    萧颜咬了一口核桃酥,细嚼慢咽下去后,轻笑道:“不要忘了,既然夏言羽有司尚允的信物,司尚允又怎么会让她真的受到伤害,我们现在收手离开,无人能查的出来,若是待得时间久了,反而给司尚允的人钻了空子。”

    娇兰这才赞叹道:“还是小姐洞察先机,如此,我明日就去夏府门前打听,若是真的无事,明日午后,我们就可以回京城了。”

    萧颜但笑不语,好像这次的事情失败了,她根本不在意一样。

    而苏倩茹这边,也因为这件事情,一室的寂静。这件事情,是苏倩茹交给柳山去办的,柳山的武功和卢浩天相比,不是一个门派。卢浩天既然是要参加殿试,做给皇帝看得,学得自然都是武林正派的武功,但柳山,他本身就像是一个影子,擅长暗器和阴毒的功夫。

    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两人到底谁厉害一些。

    但是柳山回来的时候,受了伤,伤势虽不致命,但灰败的脸色,昭示着,他任务失败了,卢浩天没有死。

    苏倩茹虽然气恨,但是却没有怪责柳山,如今,柳山是她身边最厉害也是最隐秘的人了,此刻不能暴露出去,也不能让柳山寒了心。

    思绪一转,苏倩茹道:“此事不怪你,夏言羽竟然真的在夫子庙,难道是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这不可能,她若是知道了,也不会亲自去,即使想去就卢浩天,她没有武功,去了也是找死。当真是碰巧了?”

    柳山脸色有些苍白,他被徐正卿刺中了左胸口,虽然伤口不深,但提气赶过来复命,失血过多,有些撑不住了。勉强定住心神,道:“我踢门而入的时候,他好像迷了心智,正强压着一个女子做那种事情,事情紧急,我也没有来得及看清是谁,卢浩天武功不弱,即使神志不清,也能抵抗。我敌不过他,虽然断了他的孽根,却没能要了他的命,他追我到城外十余里处,就消失了。”

    苏倩茹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只是开口相问又觉得脸上有些发红,便模糊道:“他日后不能传宗接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