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八十五章 清远到夏府

3177 2016-08-12 14:59:46

    柳山点了点头,咳嗽了两声,还吐血了。苏倩茹忙让他下去疗伤,说是近期内都不要出动,好好养着。

    碧荷等柳山走了,才关上门,红着脸道:“莫大侠竟然这么狠,这可比直接杀了卢浩天还要狠绝啊!这男人没了那物什,是生不如死啊!想他卢浩天,志向就是有一天在金銮殿上被皇上亲笔点为武状元,光宗耀祖。这没了那东西,即使再厉害,死后都没有子嗣披麻戴孝送入土的,当真是凄惨。”

    苏倩茹也在心底愕然,她本想着直接要了卢浩天的命,可现在这个结果,倒是也可以接受,卢浩天那样好强自傲的人,受到了这样的伤害,会自杀也说不定,半路消失了,一定是受不了剧痛,去找大夫包扎了。

    怕就怕的是,卢浩天日后查出来真相,会回过头来对付他,现在已经打草惊蛇,再杀卢浩天是不可能的了。看来只能预防着,卢浩天一定会去京城,夏言洛说不定都会有危险,看来,她要尽快解决夏府的事宜,赶去京城。

    苏倩茹猜得没错,卢浩天虽然被断了孽根之时,点了穴道,忍着痛追杀柳山。但是这时间拖得越久,他的痛苦就加重一层,等到了距离青州十余里时,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便转身回到了夫子庙,找到了断掉的东西,而后直接掳来一个要进城的大夫,刀架在人家脖子上,要那人治疗。

    那大夫看见卢浩天血肉模糊的下身,有些不忍直视,但是这断的太彻底了,就算是华佗在世,也难保得住。大夫哆哆嗦嗦的安慰了几句,大意是没有了这个,日子还要继续,卢浩天听得头痛欲裂,心中的怒火蹭蹭的往上涌。他一把揪住那大夫的衣襟,吼道:“治还是不能治,不能的话,今日就要了你的狗命!”

    那大夫吓得都要失禁,哀求道:“若是还有半截连在一起,自然是能续上的,但是公子这……而且时间隔得太久,实在是……”

    卢浩天听不下去,一掌拍在那人的胸口,那大夫双眼一瞪,喷出一口血来,直接倒在了地上,怕是活不成了。

    他虽然此刻心中悲愤交集,却也没有自杀的打算。找到一处破庙自己上了药后,开始运功疗伤。脑中一时间千回百转,开始想今日发生的事情。他收到的信函,里面的字迹,是夏言羽的没有错。但是夏言羽却一拖再拖,好像再等什么人来。

    而且自己吃得糍粑,绝对是有问题的,那东西,是夏言羽的……

    是夏言羽要害自己?她是想让自己吃了药后,失了神智,然后被人轻易的擒住了?却没想到药效发挥的这么快,自己差点强要了她?但这里面,为何不直接下毒,而是弄什么春药呢?

    怎么想都想不通的卢浩天,最后想到了苏倩茹。他屡屡拒绝苏倩茹,那女人是什么样的人,卢浩天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加之前几日,在吊桥时,突然被人认了出来,或许是因为那时候,被人传到了苏倩茹的耳中,她这是为女儿报仇?

    这么想倒也有可能,只是夏言羽和苏倩茹不对盘,怎么会听话来夫子庙。还是说也是被骗来的?但夏言羽这些日子,也早就知道苏倩茹的心思,断然不会轻易上当的。

    卢浩天想了许久,最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冷笑道:“不管是夏言羽还是苏倩茹,这一生,你二人休想再有快活日子过!”

    他如今这幅模样,要说不恨,那是脑子有问题了!纵然是真的成了武状元,却没有美人相伴,连纾解欲望都不能,那还有什么意思!无法传宗接代,他卢家,到他这里,就是断了!这样的仇恨不共戴天,苏倩茹和夏言羽,不亲手要了她们的性命,他此生都不会放弃!

    却说翌日,娇兰没有听到夏府传来什么异样的消息后,就将此事禀明了萧颜,萧颜当机立断,带着人即刻赶回了京城。她确实是聪慧过人,心思深沉,就在她离开青州后的第二天,清远就带着司尚允的信函,赶到了青州。

    夏言羽因为当日的事情,一直心绪不宁。倒不是受了太大的惊吓,而是一直没有查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动的手脚。她之前对付苏倩茹,说不上顺手顺脚,却也是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但这一次,夏言羽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察觉,就这么着了道。若非巧合,她就中招了。

    小玉也看出来夏言羽的气色不佳,便炖了一些红枣桂圆,放了些药材进去,端了过来。夏晓晨闻到了香味,放下手中的笔就跑了过来,见小玉捧着甜汤一样的东西,吵着自己也好喝。

    “小少爷,这可是给小姐的,你是男子汉,不用喝的。”小玉哄着夏晓晨,哭笑不得。夏晓晨个子虽然拔高了,但是肉却不见少,小脸愈发的滚圆了,虽然长得敦实是好,但是若成了大胖子,日后身形不佳,娶妻都要受嫌弃的。

    夏晓晨一听自己不能喝,就有些不高兴了,蹬蹬蹬跑进了夏言羽的闺房,扯着他姐姐的衣袖道:“姐姐,小玉姐不给我喝甜汤,姐姐,我要喝甜汤。”

    夏言羽正陷入了沉思,被这么惊醒后,摸了摸夏晓晨的头,道:“什么甜汤?”

    “小姐,是补气血用的,你看小少爷胖的,哪里还需要再补,小心补出鼻血来。”小玉笑着,将红枣汤盛了一碗,推到了夏言羽的面前。夏言羽大概是知道夏晓晨嘴馋了,便刮了刮夏晓晨的鼻尖。

    “你就知道吃,一会让小玉姐姐给你做一碗糯米甜汤,这种里面放了药材,是苦味的。”夏言羽说得可是实话,这种汤药并不甜,还带着苦味,夏晓晨将信将疑,拿起勺子喝了一口后,小脸都皱在一块了,惹得夏言羽和小玉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二小姐,府外一人自称是二小姐旧友,递上了名帖,请求见一面。”

    夏言羽和小玉对视一眼,经过那天的事情,任谁递交名帖,都让人半信半疑了。再者,夏言羽的旧友,到底是谁?

    小玉推开门出去,发现前来禀告的是门卫,便道:“那人什么模样?衣着打扮,都说得仔细些。省的什么人都来见小姐,名帖呢,拿来给小姐看看。”

    那人递交了一张名帖,纸质精美,还印染着金色祥云的纹饰,用红印泥封了起来,看起来倒是十分的讲究。小玉便好奇的多看了几眼,只是外面只能看得出来这递交名帖的人身份不低,其余都被封住了。

    小玉将名帖交到夏言羽手里时,夏言羽也惊讶了一番,她犹豫了一下,拆开了名帖,待看见司尚允三个字时,夏言羽仍旧不可抑制的心漏跳了半拍。但这一次,她并未欣喜的当即就出去见人,而是捏紧了手里的名帖,道:“小玉,你去门外看看,若是形迹可疑之人,就不必再理会了。”

    原以为进入夏府不难,毕竟依照司尚允和夏言羽的交情,即使没有名帖,都能进去。只是为了表示尊敬之意,清远才递交了名帖。

    但却没想到,等了有一刻钟,门卫都用不耐烦的眼神看着清远时,都没有见到有人来领他进门。

    直到余下的门卫作势要赶走清远时,小玉才从门口走出来,她方才已经在门后观察了许久,若是夏言羽出来瞧见,应该是可以知道来人是司尚允的人。而小玉见清远一副清秀的模样,加之他一直耐心等着,这才出来请清远进去。

    “你不是太子爷,你是他什么人?”

    清远的衣着打扮本就因为此行是奉了太子爷的密令,要求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是以十分的简朴,他虽然样貌不差,但却没有司尚允天生的王者之气,在司尚允身边久了,确实气质韵味都别寻常人有耀眼一些,但论断为太子爷,小玉是不可能这么认为的。

    小玉的问话自然是让清远微微笑起来,他朝着小玉稍微倾身下去,道:“我自当不是太子爷,王爷身份尊贵,气度非凡,岂能是我所能假扮的。我不过是王爷身边的护卫罢了。不知道这位姑娘……可否能带我引见夏二小姐?”

    清远话音温和,他见小玉一副侍女的打扮,猜测她可能是夏言羽的贴身丫头。只是,司尚允跟自己说过只要提了司尚允的名号夏言羽肯定会自己出来迎接,只是这时,夏言羽怎么会谨慎如此?难道自上次司尚允跟千音离开青州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玉点了点头,时不时的注意着清远,清远见她一直回头看自己,不禁摸了摸脸道:“姑娘几番回头,莫非是在下脸上有花?”

    “呸!你脸上哪里有花……”小玉被逮个正着,眼中闪过一丝尴尬,话音一转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跟在太子爷身边多久了啊?”

    清远虽然不知道小玉为何频频回头看自己,依旧回答道:“姑娘唤我千清远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