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八十八章 司尚瑜

3256 2016-08-12 14:59:46

    等了许久,千音才怔怔的抬起头来,还细微有些惊讶夏言羽坐在他的对面。

    “哦,我……”根本不知道夏言羽问了什么,千音有些尴尬,“言羽小姐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夏言羽兀自笑了一会,道:“千音你鲜有失神的时候,莫非是为了哪家姑娘?”这句话本就带着试探的意思,千音若没有心爱的姑娘,肯定会摇头浅笑,可是他却惊吓住了,猛的摇头。

    “怎么会,不会……我只是有些困了。”这个借口却是有些蹩脚,就连一旁的小玉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明明就是被小姐猜中了心思,却还要狡辩,撒起谎来也不照照镜子,脸都红成什么样了啊!

    夏言羽大概是猜出来千音的想法,只是她并未点破,而是继续道:“也罢千音你不愿说我也不多问。方才你不是说让我不要和邱将军多接近吗,可是千音你也是成年男子,那我们之间,又做出什么样的距离来比较合适?”

    千音张了张口,急于解释却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只能干巴巴的说:“我对言羽小姐您,是带着尊敬的。您也知道我们家主子和您…您这么说让我如何是好呢?”

    既然夏言羽是他的嫂嫂,自己就一定会努力守护,绝对不会有其他的念头。

    夏言羽没有料到千音会用上“尊敬”这个词,这样的字眼,实在是太过郑重了,夏言羽一时间有些发愣,“尊敬?千音,你未免太过……”

    “你是太子爷的人,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千音说得十分的认真,连夏言羽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不过,她被告知圣旨不久就会下来,那都是昨天的事情,千音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了?想起之前千音无条件的帮衬自己,夏言羽的脑中那个念头愈发的清晰了,她想了想他与邱少泽的事情暂且先缓一缓,道:“复生,可否能够告诉我,那块玉坠,真的是陆云帆给你的吗?他就没有跟你解释这件事情吗?”

    千音暗自松了一口气,可是夏言羽怎么会这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呢?陆云帆的玉佩自己倒也是起过疑心但是后来也就淡忘了。如今夏言羽再次提起,好像还真是有这么一件事情。正当千音在脑子里想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听夏言羽道:“那玉坠是当今皇上赏赐给皇子的,而且是千金难求,世间再无多出来的一枚。千音,如果这件玉佩当真是陆云帆的话,那岂不是?”

    千音这才收敛起神色,沉声道:“言羽小姐,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这时陆云帆也从后院找来,看到千音和夏言羽坐在一起聊天以后就走过来,坐到他们旁边说道:“怎么,聊天都不叫上我?难道还要背着我不成?“

    夏言羽看到陆云帆后,没有多说废话,一针见血的问道:“云帆,你是不是王爷?你说当今的哪一位王爷?若是我猜的没错,你是真正的九王爷对不对?”

    其实这些话说出来,夏言羽也没有把握,她只是凭着自己的猜测,赌一把看看到底对不对。当看见陆云帆的脸色大变时,她知道自己猜对了。而小玉已经完全不知道说话了,惊呆了的站在一边,愣愣的看着陆云帆。

    夏言羽没有想到陆云帆竟然真的是九王爷,想起当初自己提议让千音假扮九王爷的时候陆云帆神情,也就有了解释,这也是为何千音假扮九王爷,举手投足之间都那么相似的原因了。

    夏言羽之所以没有猜其他名位的王爷,是因为陆云帆一直说自己太傅之子,可是却从不提及自己与太傅之间的事情,可是像陆云帆这样的人又不是个对待亲情如此刻薄的人。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太傅之子。而当初和司尚允一同吃汤包时,司尚允曾流露出失去亲人的痛苦神色来,这个人,肯定就是他的弟弟了。

    现在的九王爷,是因为司尚允一母同胞的弟弟因为在宫中突犯恶疾去世后才立的,并不是当初的九王爷。

    那个身患恶疾去世的九王爷,只怕就是现在端坐在夏言羽面前的陆云帆了。

    陆云帆,不,应该是司尚瑜,看了夏言羽半晌,最后长叹一口气,喟然道:“这世间女子,能与言羽你比聪慧的,怕是再无第二人。你猜的没错,我确实是曾经的九王爷,司尚瑜,只是现在,我只是大鸢朝,普通的百姓,陆云帆,了无牵挂。”

    “既然你是九王爷,那当今的九王爷是假的吗?”小玉不懂其中的是非曲直,脱口就道。

    陆云帆苦笑道:“自然也是真的九王爷,只是我在皇宫内是个死人了,原本的小十,替补了我的位子而已。我离京多年,早已物是人非,此生我立过誓言,再不回京城,我虽然不知道皇兄他何时迎娶你进王府,但是我会保证,只要我在这里,就一定护你周全。”

    “你……是如何知道他会娶我进门的?”夏言羽一直疑惑的就是这一点,从先前陆云帆的表现来看,好像是预见了司尚允会和她成亲一般,难道是兄弟见独有的感觉?

    陆云帆有些讶异,道:“难不成皇兄他没有说?他送你的玉坠,什么意思莫非也没有说?”

    夏言羽点头道:“只说是能当做令牌来用,犹如他亲临。这本来就是玉坠的意思啊,还有其他的含义吗?”

    没想到陆云帆更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最后大笑道:“皇兄竟然如此含蓄,没有告诉你实情。这玉坠确实能当令牌来用,但是宫中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就是日后那位太子爷有了心仪的女子,便会将这玉坠赠与她,即便那女子不是王妃,但在那位太子爷心中,就是他的王妃。”

    “竟然是这样么……”夏言羽有些脸红,她未曾想过,司尚允当时就带着那样的情意,之前她还以为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所以说,陆云帆当初看见她的玉坠,就知道了司尚允的想法了,而她却还蒙在鼓里。可是陆云帆的心里却总也平静不了。自己当初看到夏言羽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儿,可是后来发现夏言羽竟然与司尚允两厢情愿。可是心爱之人,怎能心里不难过?

    “言羽,今日来找我,就是想问玉坠的事情还有我的身份吗?”

    夏言羽应了声道:“正是如此,实不相瞒,昨日太子爷的贴身护卫前来,转达了些事情。我就向他提了提这玉坠的事情,这才有了一些想法。本以为你只是京城中和他关系密切的好友,却没想你们竟然是兄弟。不过,你既然没有死,为何不回去?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陆云帆摇头:“我回去只会拖累皇兄,而且,我一个空架子王爷,也帮不了皇兄,反而会替他招来麻烦。宫中的生活,我已经不想再经历一回了,就这样闲云野鹤,归隐乡野,也是未尝不可的。当初在我最为落魄的时候是太傅大人救了我,虽然我人一直都在京城,但是我却像是个普通人一样活着。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司尚瑜了。”

    夏言羽猜测陆云帆应该是经历了皇宫内的伤心事,才厌倦了里面的生活。只是司尚允对自己弟弟的死伤心难过不假,若是不告诉他,这个心结会一直纠缠着他,让他午夜梦回之时,仍旧思念亲弟。

    千音听着陆云帆说的话,突然问道:“那我这些日子一直恢复不好身体,不会真的是因为你吧?”千音虽然已经身体无碍,但是却总感觉身体没有力气,总是会感到很疲惫。正好趁着今天,问一问陆云帆。

    陆云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嘿嘿,千音兄,我只是给你加了些别的药,让你恢复的慢一些而已。我担心要是你身体好了,你直接回了京城的话我就永远都看不到皇兄了。对不起啊。”

    夏言羽抿了抿嘴:“虽然你是九王爷,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个陆云帆。整天没个正形儿。你怎么能让千音恢复的慢呢?你那么想见他,可以跟我们说啊。何必这么麻烦呢?还连累人家千音。”

    “真的?言羽,你喜欢我?哈哈,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你放心吧,我也会一直一直的喜欢你的。”陆云帆又回到了那个让人头疼无奈的样子,逗得周围人哈哈大笑。只是陆云帆心里明白,虽然自己很想见司尚允,可是谁也说不准。是不是司尚允以来,夏言羽就会离开自己,变成自己的嫂嫂?

    夏言羽只希望她去了京城,能够将司尚瑜还活着的消息告诉司尚允,让他心底有个安慰。

    今日夏言羽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留下来用了午饭后,她就和小玉离开了。走之前,夏言羽将自己会去王府的事情告诉了千音,千音自然是高兴至极,连连道喜。

    两人并未直接回去,而是寻了一处平坦的地方歇脚。小玉午饭的时候吃撑了,一直打着饱嗝,她窘得脸发红,嚷嚷道:“小姐莫要再笑我了!谁知道野木耳味道这么好,府里的东西虽然精贵,但却都是自己种出来的,哪里有这山里长得味道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