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九十章 中毒

3160 2016-08-12 14:59:46

    “你不要再怪责自己了,即使没有你,丞相还是会派别人去了。你反而要庆幸啊!如果你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九王爷早就已经被丞相给害死了。还有你的千音,现在活得好好的,你也帮助了他那么多。等他知道真相的时候会接受你的。”

    夏言羽安慰着,这件事情,一时间也不能告诉司尚瑜的,若是稍微处理的不好,两人从此沦为仇人,那她就太过意不去了。可是千音,要不要告诉他,邱少泽其实是个女儿身呢?

    邱月莲抬眸,擦了擦眼泪,道:“真的吗?他会不会恨我是萧贵成的女儿?”

    夏言羽淡笑着,接过锦帕替她擦着眼泪:“他要是恨你的话,他就不是千音了。邱贵成虽然是你的父亲,但是他养过你吗?即使他的夫人不去赶你们立刻京城,他也会亲自这么做的。他那种为了权势的人,是不会让你和你娘亲活下去的。他这种人,称不上你的父亲。所以,你就放心吧。千音不会怪你的。”

    同邱月莲聊了许久,千音的事情上夏言羽倒是不怎么担心。可是夏言羽也知道这七年来,司尚瑜是怎么过来的。他是有想过再回去的,但是京城的局势一度紧张,那些皇子们,早就看出了皇帝活不久了,已经开始布置自己的势力,意图在皇帝驾崩前,占据最有利的时候,登基为帝。

    他若是回去了,根本没有依存的地方,他的哥哥虽然厉害,但是再分出精力来保护自己,还不如自己一直留在外面,兴许还能帮上什么忙。

    至于那两个影卫,也是邱月莲潜入皇宫内引出来的,他们得知自己的主子还活着,就一同离开了京城。

    等夏言羽和邱月莲告别后,回到小玉所待的地方时,小玉已经打包好了板栗。这会天色已经暗沉下来,再不回去,怕是城门都要锁起来了。

    两人再回到夏府时,就有下人通知说今日夏望天收到了好友送的山羊肉,让府里的人,都去分几块尝一下味道。而夏言羽当然是要去大堂和苏倩茹一起吃饭了。她着实对山羊肉不感兴趣,但是夏晓晨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好奇得很。

    夏言羽带着夏晓晨到大堂时,苏倩茹已经开始给夏望天布菜了。这几日夏望天常常宿在铺子里,就连夏言羽去送饭时,也经常是看不到的。几日不见,她爹爹竟然清瘦了许多,脸色也不如先前精神抖擞了。

    “爹爹,你不要太累了,若是忙不过来,歇几天就是,方忠浩那样的人已经铲除了,而且死的那么惨,想必有这样的前车之鉴,有的人该收敛一些才是。”夏言羽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是落在苏倩茹身上的。但是苏倩茹好像没有察觉一般,自顾的夹着菜,也眼皮都不动一下。

    夏望天当然知道女儿关心自己,他笑道:“无妨,你爹还没有老到那个地步。晓晨呐,你和爹爹说,这几日都学到了什么?有没有好好听夫子讲课?”

    夏晓晨正在啃一块羊排骨,吃得满手的油,舔了舔嘴角说:“今天先生教了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我都有认真做了笔记,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的!”他邀功似地,看了一眼夏言羽,示意夏言羽要来证明自己说得不假。

    夏言羽温和的笑着,拿着沾了水的帕子擦了擦夏晓晨的嘴角道:“嗯,晓晨说得都是真的,姐姐都……”

    “唔……噗——”

    夏望天忽然脸色骤变,捂着胸口,喷出一口血来,然后整个人的脸色迅速的灰败下去,他张了张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从椅子上瘫倒下去。

    夏言羽登时惊叫一声,扑过去查看夏望天的鼻息。幸好虽然夏望天脸色发紫,毫无知觉,但是鼻息还有。

    “晓晨!不准再吃了!”夏言羽大声叫道,重新回到座位旁,将夏晓晨手里的羊排骨抢了下来扔在地上。夏晓晨不明所以,只知道自己的爹爹突然晕倒了,他见姐姐的脸色又那么可怕,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不禁害怕的想要哭。

    苏倩茹这才喊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请大夫!”

    “等等,小玉,小玉!”夏言羽自然是不相信苏倩茹的,她喊来的小玉,叮嘱要去请城中最好的大夫,而且是越多越好。一个大夫可能被苏倩茹收买了,但是这么多大夫一起来,苏倩茹应该没有法子动手脚了吧。

    但是苏倩茹见状,一点都没有担心的样子,反而赞道:“还是言羽你想得周到,这突然吐血,也不知道是什么病,多请几个大夫来看,确实是周全一些。来人啊,快抬着老爷去卧房!”

    夏言羽跟在后头,这时,苏倩茹忽而转过身来道:“我看不是山羊肉里面有问题,我也吃了,却没有吐血,我看老爷是劳累过度了。你也不要太担心,等大夫来了就知道了。”

    夏言羽神色一冷,没有回话,心底却是思绪万千。她确实是看见苏倩茹吃了山羊肉,但是她爹爹也是坐下来,只吃了几口排骨,难不成就那几块排骨上有毒?可是,那几块排骨都是泡在汤汁里的,那汤汁也会染到,苏倩茹和弟弟都没有事情。

    会不会将毒染在了碗筷上?

    想到这个可能,夏言羽看苏倩茹的眼神也不禁分外的冰凉。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苏倩茹竟然敢下毒害她的爹。是了,前世她爹就被活活气死了,这一世,苏倩茹只会更加狠毒!

    夏望天躺在床上,全身都开始发紫,裸露出来的手臂和脸,都变成了肿胀的青紫色。夏言羽忧心忡忡的坐在床边,一直在探夏望天的鼻息,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父亲就真的与世长辞了。

    她心底慌乱不已,原以为重活一世,可以把握全局却没有想到,事情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料。这些日子,为了防止苏倩茹狗急跳墙,伤害父亲和弟弟,夏言羽一直派人守在她爹的身边,夏晓晨这边因为同住在一个院子里,饮食都是经过她手,苏倩茹也不可能动手脚。

    可是她爹今日还是被暗害了!

    果然是她疏忽了什么吗,明明防御的很周密,苏倩茹竟然还能找到缝隙。是她自己不够心细,看轻了苏倩茹?

    很快,小玉就领着三个大夫过来了,都是青州城内德高望重的大夫,寻常人若不花重金是请不来的。三人的医德也是受人称赞的,想来苏倩茹想拉拢过来,也没有这个可能。即便是有一人是苏倩茹的人,其余两个也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其中一个周姓大夫先给夏望天把了脉,最后问道:“老爷可是最近太过劳累?我看他脉象十分的虚弱,气血不足的模样。你也知道,时下里已是秋末,天干物燥,又容易染上风寒,老爷若是奔波劳累,难免会沾到湿气,导致体寒。他这突然吐血,也是羊肉太过温补,一时间无法承受罢了。”

    听他的说法,好像这吐血的症状不甚严重,只是因为劳累所致。夏言羽半信半疑,又让其余两个大夫也都把了脉,没想到那两人的话也是出人意料的相同。

    这一下,就连夏言羽也都拿不定主意了,莫非自己真是太过紧张了,父亲只是体虚所致,并不是中毒了?

    “可是父亲他脸色青紫,难道不是中毒的迹象吗?”夏言羽不放心的握住了夏望天的手,推拿者那些青紫的地方。苏倩茹拿出沾了热水的帕子给夏望天擦脸,一言不发。她越是如此沉默,夏言羽心底的怀疑就愈加的深厚。

    “当然不是中毒了,老爷这是年纪大了,脾脏已经不同于年轻人,用热水擦了身子,开一些温性的药物熬汤喝了,过几日就会缓过来的。只是让老爷不要在外走动了,多在床上歇息,把身体调养好。”

    等大夫们开了药方离去后,苏倩茹才用手背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喟叹道:“你也累了吧,快去歇着吧,这边有我照顾就可以了,老爷的身体早就不如从前了,他硬是不听,你看这几日累的,人都瘦了。”

    夏言羽还未消除心底的担忧,即便是这件事情真的和苏倩茹没有关系,她也不会让苏倩茹留在夏望天身边伺候的。这么想着,便摇头道:“我年纪轻,哪里会累,姨娘先回去歇着吧。”她说完,也不等苏倩茹同意,就催促着小玉送人离开。苏倩茹稍稍坚持了一会,便也不推拒了,看了几眼夏望天,就转身离开了。

    最后,夏望天的房内,只剩下夏言羽和小玉两个人。

    夏言羽脸上的忧色并没有退去,她心底就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让她喘不过气来。明明事情看起来很简单,可是总让人觉着有什么可怕的阴谋深藏其中,可叫她十分憋闷的是,她竟然毫无头绪,根本想不出什么解决的法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