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九十二章 命运

3141 2016-08-12 14:59:46

    小玉担心汤药里有问题,刚想说话时,却被夏言羽一个颜色制止了。她昨夜和千绝说了,若是苏倩茹过来送东西,都让千绝悄悄查看,发现问题的话,赶紧制止。而这个时候,苏倩茹已经喂食了好几勺子了,这说明甜汤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夏望天还躺在床上,总不能当着夏望天的面儿跟苏倩茹撕破脸吧。

    夏望天看到夏言羽之后,说道:“言羽啊,你在我这儿看我了一夜,是不是累坏了?赶紧回去吧。爹爹没事儿,倒是你,别垮了身子啊。”

    夏言羽听到夏望天的话之后,竟然觉得有些奇怪,自己在这里看了一夜额事情夏望天是怎么知道的?知道这件事情就只有苏倩茹了。难道当真是苏倩茹良心发现,跟夏望天说了自己在这里一夜的事情?怎么可能你?那可是苏倩茹啊。

    苏倩茹看了眼夏言羽,便眉开眼笑的说道:“言羽啊,是我跟你爹爹说得,你看你昨夜在这里看了你爹爹一夜。本来我是想替你来着,可是你不肯,今儿个我来的时候老爷已经醒了,我就跟老爷说了。老爷,舍不得你累着,一直惦记着你呢。”说着又给夏望天喂了一口汤。

    夏望天点了点头:“言羽啊,爹爹没事儿,你就别的担心了。你守了一夜,看你现在脸色都不好了。看的爹爹都心疼了。”

    夏言羽虽然不知道苏倩茹到底在刷什么把戏,但是这件事情就只能暂且先搁置一旁了。夏言羽握着夏望天的手说道:“爹爹,我不累。看到您没事儿了,我就放心啦。不然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多亏了姨娘,忙前忙后的帮忙照料着。”说着夏言羽看了一眼苏倩茹。

    “言羽,你有如此孝心,是我们夏家的福气啊,只恨言洛比你大却还不懂事,真让我过意不去。让我这个当娘的真是羞愧啊。”

    苏倩茹这几句话说完,夏言羽和小玉都在心底惊讶住了,苏倩茹这是脑子进水了不成,竟然夸了夏言羽还贬低了夏言洛。速洽如就算是敲破了脑壳也不会相信是苏倩茹终于醒悟了,才会做出这副模样了。像苏倩茹这样心肠歹毒,自私自利的人,只会想出更为阴险恶毒的法子去害人,而不是心生忏悔。要是在以前,夏言羽肯定会被苏倩茹这幅样子给蒙骗了。不过,已经见识过苏倩茹厉害的夏言羽,是不会再相信苏倩茹这个人哪一天会洗心革面的。

    夏言羽惊疑不定,只是笑了笑并未说话。夏望天喝了甜汤后,又开始发困,便躺下休息了。等夏言羽们和苏倩茹出了内室走到院子里时,夏言羽冷声道:“不管你究竟有什么阴谋,都不会得逞的!你别以为在这里甜言蜜语几句就行了。你是什么人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吧?你现在这样,我只会觉得你是在猫哭耗子。”

    苏倩茹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对着夏言羽笑了笑:“我知道你恨我,但是现在重要的是老爷,我与他夫妻情深,你若是以为是我害他,那边是六月飞雪,冤枉至极。也罢,等老爷身子好了真相就大白了。这银耳桂圆甜汤滋补得很,我已经命人送去你的院子了,你脸色不好,喝一些吧。”说完苏倩茹也没等夏言羽说什么就转身回去了。苏倩茹越是这个样子,夏言羽就心里越是没底。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苏倩茹要是整日与自己作对倒也就罢了,夏言羽早就已经习惯了跟苏倩茹针锋相对的样子。可是现在苏倩茹绵里藏针的样子,让夏言羽着实有些担心。

    正当夏言羽转过身要回到房间的时候老管家就进来说道:“陆公子来了。”

    “陆公子?”夏言羽想了想,陆云帆倒是有些日子没来过夏府了。“让他进来。”

    陆云帆今儿个一大早就从水云间出来,本来是想跟千音一起下山的。可是千音现在的身份着实有些不方便。在水云间待久了,坐不住的陆云帆早就已经扛不住了。他在青州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只能来找夏言羽。

    陆云帆看到站在屋外的夏言羽之后,高兴的不得了。“言羽,好久不见呐。这些日子你都在忙什么呢?也不来水云间看我。我只能自己下山了。路途遥远,坐马车也是会累的。”

    夏言羽故意一脸严肃的说道:“原来是十王爷,小女子不知十王爷驾到,有失远迎。”

    “夏言羽!你不这么开我的玩笑就不舒服是不是?我这么大老远的过来看你,你也不知道让我进去坐坐。再说了,十王爷是谁啊?我可是玉树临风的陆云帆。“陆云帆得意洋洋的说道。

    夏言羽每次看到陆云帆这么无忧无虑的样子的时候,就会很欣慰。陆云帆本是个苦命之人,可是却能在如此混沌不堪的世界,活得如此洒脱。一般人怎么能做成这样呢?普天之下,可能就只有陆云帆有如此大的心胸了吧。“这些日子我没来得及去水云间。千音还好吧?你们那儿有没有缺东西?要是有任何事情你要立刻跟我说才行。还有啊,你不会扔下千音天天都在外面鬼混吧?”

    陆云帆一脸无奈的看着夏言羽,道:“言羽,我今天可是专程来看你的。你一口一个千音千音的。难道皇兄的人才是人呐?我陆云帆现在虽然是个无名小卒,但是好歹也曾经在皇宫里待过。你要是这么对我的话,我可是要不高兴了的!”

    夏言羽忍不住笑出声:“云帆,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啊?看你现在这样,身体看起来都圆润了不少。不用我问,你都是过得很好不用我担心。倒是那个千音,一直惦记着尚允哥哥,恐怕都没怎么好好睡过觉。”

    陆云帆虽然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永远都记得自己装成小乞丐,看到夏言羽的第一眼的时候。虽然当时夏言羽并没有正眼看自己。看是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夏言羽就住进了陆云帆的心里。一直都在。可是现在,夏言羽提到司尚允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爱意,让陆云帆看着有些心酸。他苦涩的笑了笑:“看来,言羽你真的很爱司尚允是吗?”

    夏言羽心底一愣,她不过是随口说的司尚允,陆云帆的这个样子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云帆,你这是?”

    “言羽,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陆云帆这个人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命运这个东西。可是现在,我真的恨命运不公,为什么我不能在司尚允之前遇到你。那样的话,你现在心里想的会不会就是我陆云帆?”陆云帆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件事情,他不只是恨命运让自己遇到夏言羽比司尚允晚,更恨那个人是司尚允。他们俩乃是一母同胞,司尚允自小就对自己呵护备至。可是现在两个人同时爱上一个女孩儿,陆云帆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跟司尚允争抢。

    “云帆,我也不相信命运,我们谁都不能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尚允哥哥和我是阴差阳错相识的,跟你我一样。当初你扮成小乞丐的时候,肯定也不知道现在的你还能站在这里吧?就像现在,我爹爹突然躺在床上,这件事情我也没有预料到。”

    陆云帆一听夏望天在病榻上之后,急忙问道:“伯父怎么了?怎么会突然?”

    夏言羽摇了摇头:“昨日我们正在吃饭的时候,爹爹突然腹痛难忍,倒在了地上。现在已经没事了。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搞的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爹爹受这份罪。”夏言羽说着心里又泛起一丝愧疚。

    陆云帆大概是知道了夏言羽说的事情,便上前安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伯父…刚刚我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我知道现在说这种话不是时候,有什么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吧。你带我进去看看伯父吧。”

    陆云帆进到屋里的时候夏望天还躺在床上,看见陆云帆之后,顿时开心了起来。也难怪,陆云帆可是夏望天打算给夏言羽当夫婿的最佳人选。加上有些日子没见到陆云帆,心里还是有些惦记的。正好现在自己身子不舒服,陆云帆来看望也真是来的是时候。

    “云帆呐,你怎么来了。你可是有日子没来夏府了吧?”

    陆云帆赶紧上前扶着夏望天:“伯父,最近一直有事,这不一有空闲就来看您老人家了吗?怎么会生病呢?看您脸色还不是很好。要不,我给您叫最好的大夫过来?可别拖着呀。”

    夏望天拍了拍陆云帆的手,道:“放心吧,言羽都已经打点好了。我这也就是太过劳累了。我这个人就这样,想什么事情都自己来,这不,到头来给言羽添了麻烦。云帆,你今天来我真的很高心。今天就在府里住下吧。言羽和你也有日子没见了,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