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九十四章 夏府迷云(一)

3196 2016-08-12 14:59:46

    夏晓晨一哭夏言羽就拿他没办法。看着夏晓晨湿漉漉的双眼,原本气急了的夏言羽立刻心软了下来。抱住夏晓晨,安慰的说道:“晓晨乖,是姐姐不好,不该对你这么严厉。姐姐是怕晓晨出什么万一。那样的话姐姐也不活了。晓晨乖啊。”夏言羽边安慰着边留下泪来。

    陆云帆听说夏言羽又是叫来大夫又是发脾气的,实在坐不住便赶过来看个究竟。一进屋就看到抱在一起哭作一团的姐弟俩之后有些不知所措。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道:“知道是你们俩姐弟情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这是在生离死别呢。怎么了言羽?是你病了还是晓晨?”

    夏言羽听到陆云帆的声音之后匆忙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摇了摇头说道:“谁也没病。就是晓晨吃多了,拉了肚子。”

    没成想夏言羽的这句话让陆云帆爆笑不止。夏言羽狠狠的瞪了一眼陆云帆,站起身说道:“你笑什么?你知道为了这件事情我有多担心吗?你还笑!给我出去!”

    陆云帆干咳了两声,忍住笑:“不要生气嘛。晓晨不过是吃多了,你惹人家哭干嘛呀?晓晨还小,贪嘴多吃在所难免。我倒是知道你有多担心,可能整个夏府都知道了。你大晚上的叫来大夫,风风火火的。想不知道都难。”说着陆云帆拉过夏晓晨的手,温柔的说道:“晓晨,以后不要多吃了,你不舒服了你姐姐也会跟着你不舒服。你看你姐姐对你那么好,你舍得让你姐姐难过吗?”

    夏晓晨吸了吸鼻涕,一脸泪水的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以后好好听你姐姐的话,不要让她在担心了知道了吗?”陆云帆摸着夏晓晨的头,好像这个小男孩儿就是自己的弟弟一般。

    吩咐下人把夏晓晨带走之后,陆云帆倒了一杯茶给夏言羽,道:“你也不要太敏感了。晓晨还小,根本就听不到你说得那些大道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苏倩茹这个人不简单,他能对夏伯父下毒手,也有可能对晓晨下毒手你担心是对的。可是不能这么紧着晓晨呐,你不能忘了他只是个几岁的小孩子。”

    “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懂。可是我不紧着他不行啊。苏倩茹下一步要干什么,你我都不知道,就像我爹爹。晓晨还小,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夏言羽透露出深深的担心。让陆云帆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看来,这些日子苏倩茹的所作所为让夏言羽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紧张。

    “好了,言羽,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包括你爹跟你弟弟。我陆云帆就算是豁出了性命也会保你们周全。”

    “云帆…”

    “好了,时辰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别想那么多。”陆云帆不想听夏言羽那些不想拖累自己的话。陆云帆多希望夏言羽能”拖累”自己,至少能感觉得到夏言羽心里是有自己的。不像现在,夏言羽就算自己撑不下去了,也不会来找陆云帆来帮忙。

    夏言羽始终放不下心,吩咐下人把夏晓晨抱了过来。玩儿了一天额夏晓晨早就已经入睡。夏言羽怀里抱着晓晨,多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多希望夏晓晨身边没有任何的危险。

    累了一天的夏言羽,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快要到晌午。夏言羽昏昏沉沉的走到门口,看见小玉正在哄着夏晓晨玩儿蹴鞠。

    “小玉,怎么日上三竿了还不叫我起来呢?我还要去照顾爹爹呢。”夏言羽穿着小玉早就已经备好的衣服说道。

    小玉陪着夏晓晨玩儿了一上午,浑身都是汗。她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道:“小姐,您昨天一直都没有休息,我看您睡得沉,小少爷又醒的早。我就带着小少爷在院子里玩儿。老爷那里您就放心吧,陆公子一大早就去了。小姐,要不您先吃完饭,再去看老爷吧。反正也不急这会子了。反正陆公子在那呢。”

    夏言羽觉得小玉说得也是。别人不相信,陆云帆还是信得过的。昨天一直没怎么吃饭的夏言羽,肚子早就开始叫唤了。

    陆云帆一早还没来得及吃饭就来夏望天的房间来照顾。夏望天肯定是乐开了花的。陆云帆也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想要让老爷子高兴一点。

    “伯父,您今日气色看起来真的很不错。伯父身体英朗,这点小毛病一点都不影响您。让我这个年轻人都羡慕您呢。”陆云帆接过下人递过来的粥递到夏望天的身边,接着说道:“伯父,今天的膳食是我特意吩咐下人做的。您看看合不合您的胃口。我爹爹以前都说生病的时候吃这种粥最好了。”

    夏望天尝了一口之后,连连点头额称赞道:“云帆,你还真是能干。你可是除了我们家言羽对我最好的人了。我如果能有你这么个儿子的话,那该有多好。”

    “伯父,那以后您就把我当成您的儿子吧。反正我常年见不到我爹,也很是想念。您对我那么好,我跟言羽又是至交。”陆云帆一口一口耐心的喂着夏望天,好像真的在伺候自己的爹爹一样。

    谁成想,夏望天却摇了摇头,道:“比起儿子,我更想让你当我的女婿。我现在虽然是个老骨头,可是我看得出来,你对我们言羽用情很深。我作为她的父亲,是很希望你们能在一起的。”

    陆云帆虽说知道夏望天一直以来的这个想法,可是今天自己亲耳听到夏望天说出来,心里还是有些犯嘀咕。在陆云帆看来夏望天肯定是知道司尚允跟夏言羽之间的事情的,现在却跟自己这么说…

    “夏伯父,言羽心地善良,而且冰雪聪明。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我是喜欢他,可是…言羽好像已经心有所属了。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可是言羽这种性子不适合在皇宫内。她快人快语,因为这个性格不知道的罪过多少人。可是都是在青州城内,我还能替她扛过去。可是若是以后嫁进了皇宫,惹了是非,我也束手无策啊。我不能让言羽身处险境。“夏望天虽然身在病榻,可是夏言羽的事情却从来都没有怠慢过。

    陆云帆也明白了夏望天的顾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听夏望天这么一说。好像夏言羽确实不适合在皇宫内。而且司尚允身份与他人不同。虽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身边也是危机四伏。陆云帆决不允许,自己心爱的女人,身处险境。

    正当二人聊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夏望天,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随即就吐了一口鲜血。

    陆云帆当即吓得跳了起来。可是不管怎么喊夏望天,夏望天都已经说不出话来。

    “快,快叫大夫。把青州城内最好的大夫都给我叫来。还有,赶紧去通知言羽。说伯父病危,让她赶紧来。“陆云帆扶着夏望天的头,他说不出话不说,还一直呕血。让陆云帆顿时慌了神。

    夏言羽捧着碗筷跟小玉和夏晓晨边吃边说笑着,想着吃完就去看望夏望天。可是没多久,就看见老管家急匆匆的跑过来,大声道:“不好了,二小姐!老爷又吐血了!”

    “哐当!”

    夏言羽手里的碗摔在地上,饭菜洒落了一地,连她的鞋面上都溅到了菜汤,但是夏言羽顾不得这么多了,提起裙摆就朝夏望天的卧房奔去。她边跑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今早上不还好好的,人也醒过来啊,去请大夫了没?云帆不是一直在那里看着呢吗?怎么会这样呢?”

    “老爷刚吃过午饭后,就一直跟陆公子谈天。可是突然就吐起血来,陆公子已经喊人去请大夫了,一会就该来了,小姐您跑慢些,仔细别摔倒了。”管家见夏言羽脚步飞快,有几次差点栽倒,好心提醒道。

    但是夏言羽哪里慢得下来,她心急如焚,恨不得即刻出现在夏望天的床边,但是当她跑到门口时,却又胆怯了,她害怕见到的是,父亲苍白如雪的脸色,还有动也不动的身体。

    “呕……噗——”里头传来夏望天吐血的声音,夏言羽这才惊醒过来,扑到了床边。夏望天脸色白成了一张纸,面无血色,虚弱不堪,他看见夏言羽,也说不了话,只是瞪大了眼睛,然后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云帆,我爹爹怎么会…”夏言羽气急败坏,推开一旁唯唯诺诺的下人,亲自给夏望天擦拭着嘴边溢出来的鲜血。她心口撕裂一般的剧痛,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明明已经知道这件事是苏倩茹作怪,但是可恨的是,她竟然束手无策!

    “言羽你别担心,我已经叫了青州城最好的大夫来,伯父肯定会没事的。只是这件事情着实蹊跷。今天的粥是我吩咐下人去做的,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对不起,言羽。我…“陆云帆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夏望天,也很对不起夏言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