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九十六章 移出夏府

3144 2016-08-12 14:59:46

    大夫说着,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一张纸来,要了笔墨后开始写药方。

    “小公子看样子是吃的不多,所以只是腹痛,等他腹泻了下去,就会好的。这种事情,也怪不了厨娘,有的御医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呢,也是我出生乡野,见过这样的事情,才可以诊治。”那大夫确实是青州城内默默无名的大夫。但也正因为如此,夏言羽才明白过来,这一场阴谋的真相。

    等春华去送大夫走后,夏言羽才诚恳的对管家道:“想必管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爹爹吐血,根本不是因为太过劳累,而是因为有人故意要害他。你说爹爹没有和羊汤,我们今日吃饭也都没有吃到,但是晓晨怎么会吃到?这说明,厨房肯定做过这道菜,但是却不知道被谁已经先拿走了。”

    陆云帆也上前说道:“这个粥是我命下人去做的,是清粥。里面根本就没有牛羊肉。”

    管家也被震惊住了,冷了半晌才道:“二小姐和陆公子的意思是,府里有人心怀叵测?但是老爷午饭确实是没有喝羊汤的啊,我是亲眼看见的。老爷他……”

    “既然是汤,只要放几勺子掺和在粥里,谁能发现。而且早上的银耳桂圆甜汤,爹爹是有吃的吧。我记得,厨房也送来一碗,晓晨就吃了一口。至于晓晨怎么喝到了羊汤,这件事情,等他醒过来就真相大白了。但是在此之前,我希望管家能够将此事掩藏于心,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

    “二小姐莫非已经知道是谁下的毒手了?”管家惊疑不定,他在夏府这么多年,从未看出来哪个人是这样心肠歹毒之人啊,会不会是夏言羽弄错了。也许旁人也不知道这种事情,只是一个巧合误会呢?

    夏言羽冷笑一声:“这个人我当然知道,正是苏倩茹!普天之下能如此对待爹爹跟弟弟的,就只有苏倩茹了。云帆,你刚来我们夏府,我没能好好招待你不说,还让你看见了这等污秽之事。实在是……”

    “言羽。”陆云帆大声的呵斥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夏伯父对我就像对待亲生儿子一般,他现在有了难,我怎能视而不见?言羽,我请你不要总是遇见难事就想让我回去。我想帮你,我陆云帆说过,要保夏家周全的!”

    这个时候,夏言羽虽然没有心思想那些事情。可是还是有些的感动。陆云帆对待自己真的是无微不至。奈何……

    “是她?!可是夫人她……”原本老管家还想帮苏倩茹辩解几句,但是夏言羽的眼神很是笃定,而且确实也是苏倩茹去喂夏望天吃饭的。山羊肉亦是苏倩茹家中的亲戚带过来的,这一切似乎都已经有了答案,所以管家也不好再说下去了。只是他不明白,夫人为何要害老爷,两人明明是夫妻不是吗?而且,平日里的苏倩茹看起来对夏望天和夏晓晨好极了。简直就是贤妻良母的样子。老管家实在是不敢相信,苏倩茹会做出这种事情。

    夏言羽当然知道管家疑惑什么,所以她简短的将自己所知道的的都告诉了管家,并在最后叮嘱道:“为了保证爹爹的安危,迷惑苏倩茹,这件事情,管家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如果需要你帮忙的话,我会让小玉去告诉你的。现在最要紧的就是,送我爹出府,让他去别的地方修养,这个地方,一定不能让苏倩茹知道。”

    等管家走后,陆云帆想了想,说道:“言羽,既然要送夏伯父出府,那倒不如送到水云间。我和千音都在,可以照顾老爷子,你也可以放心。送的别的地方,不仅你不放心,我也会不放心。水云间一般人是找不到的,还是比较安全。”

    夏言羽觉得陆云帆说得很有道理,水云间在城外,虽然是夏家的府邸,可是却已经放置了很多年。在千音和陆云帆之前可能都已经闲置了好些年了。这时候把夏望天送到水云间的话,可能十个人都找不见的吧。“云帆,那我就只能麻烦你和千音了。我爹爹和晓晨的事情,你不要跟别人说起。苏倩茹这次在我看来是下定了决心要置夏家于死地。我不能就这么被她摆布。”

    陆云帆见夏言羽底头沉思,便道:“言羽,这件事可能比我们想的还要棘手啊,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两种事物混在一起,会是剧毒,所以即便是知道了此事乃苏倩茹所为,却也不能直接认定她就是要故意害死夏伯父跟晓晨。亚于,可有什么好主意吗?”

    陆云帆说得没有错,这并不是像砒霜那样的毒药,查到证据的话就能将人定罪。苏倩茹这一次除了狠招,差点让夏言羽招架不住。也幸而是这一次,弟弟也吃到了,才让她有了这个契机。苏倩茹既然想出这样精妙的法子,那肯定还有后招。她大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看苏倩茹还能玩出什么样的花样来。如果打草惊蛇了,苏倩茹那等精明之人,肯定会发现什么的。还不如坐以待毙的等着苏倩茹接下来会怎么对付夏言羽。

    原本以为将夏望天送走,苏倩茹会着急起来,可是苏倩茹竟然没有出现,夏言羽差人去问时,得到了答案竟是苏倩茹不知为何腹痛不止,躺在床上不能起来了。

    “爹爹这是要去修养,难道姨娘她不送一送吗?”夏言羽当然知道苏倩茹是什么意思,这是要说她也不知道吐血腹痛是怎么回事,因为她自己也狠心吃了,如今她也是受害人之人,旁人就没有猜忌她的理由了。苏倩茹还真是狡猾,苦肉计都用上了。这样一来,夏言羽还真是没办法直接指正苏倩茹了。

    夏言羽恨得牙痒痒,愤愤的甩袖,让管家护送着夏望天离开了。不过,苏倩茹不过问夏望天去了哪里,肯定是有她的打量,这一次,她不会再让苏倩茹有机可趁了!

    “这个苏倩茹还真是狡猾,她如此一来,言羽,我们该怎么对付她呢?夏伯父现在身体还不见好,苏倩茹现在又装病,还当真是棘手。”陆云帆这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夏家的事情。之前虽然跟苏倩茹母女有过口角上的争执,可那些都是一些嘴上功夫。陆云帆并没有见识过苏倩茹的厉害。今日这么看来,夏言羽该活的有多危险。名义上的姨娘如此心狠手辣,光是想想,都觉的毛骨悚然。夏言羽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生活在这种环境中,还真是难为她了。

    “云帆,我跟苏倩茹斗了这么久,她心里你想的什么我还是知道的。只是这一次我真的没想到苏倩茹用如此罕见的手段来对付我们。你不要担心我了,我斗了这么久,这一次我相信自己还是能扛过去的。”夏言羽打心底里不想麻烦陆云帆。她不想让陆云帆因为自己的事情变得世故。现在的他一点都不适合涉世太深。

    “言羽,我这不单单是为了你。你也看到了,夏伯父对我那么好,他还说想让我当他的儿子。我不能看着不管。你知道,我离开皇阿玛那么久,从来没有一个人对我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太傅虽然对我很好,可是我常年在外,也见不上几面。自从我来夏府之后,我就觉得夏伯父对你的感情真的让人动容。夏伯父对我,也是胜似亲儿子。”

    夏言羽没有继续说话,她知道陆云帆这个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如果自己一直拒绝的话,只会让陆云帆觉得自己给夏言羽添了麻烦。

    而此刻,躺在床上的苏倩茹哪里是腹痛不止的模样,她倚在床边,吃着碧荷剥了皮的橘子,道:“夏言羽竟然还是查出来,果然没叫我失望,我还以为她会一直蒙在鼓里,直到老头子升天呢!”

    她一点也没有被识破诡计的懊恼愤恨的模样,这让一旁伺候着的碧荷有些不明白了。夫人策划这一次的吐血事件,不就是想要了夏望天的命,好自己独揽大权吗?怎么被夏言羽识破了,还很高兴的样子呢?难道是太生气了以至于脑子糊涂了?

    苏倩茹见碧荷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笑道:“莫非你以为我疯了?我清醒得很,确实,若是这一次老头子死了,那是自然好的。但是他没死,反而被夏言羽送了出去,这说明夏言羽知道我要害死老头子了。她是个有孝心的人,又维护着那个小贱蹄子。只是我明白了,这夏府内,只要除掉一个人,整个夏家就都是我的了。我现在也不用着这一时之急。”

    “夫人的意思是要除掉夏言羽吗?可是前几次夫人也看到了,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如果太过草率的话,夏言羽可能会发现的呀。在加上那个陆云帆,一直跟着夏言羽,看起来也不像是个省油的灯。我看见那些大夫都是陆云帆找来的,看上去比夏言羽还要上心。他在夏言羽身边,恐怕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