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九十八章 皇帝病危

3122 2016-08-12 14:59:46

    “母妃,丞相之女和将军之女,儿臣都想据为己有,但是这两家肯定不会同意,不知道母妃可有好的办法?不然…母妃也应该知道现在的情况,那两个女人可都不是个省油的灯,谁都不愿意当妾室。这件事情还真是棘手啊。”

    万淑妃冷笑道:“他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司尚允,这件事情,我从昏君那里听说了,本以为他是司尚渊那边的人,如今看来,他倒是看得明白,知道跟在司尚渊后面,没有什么好下场。只是,司尚荣,也未必是他栖身的好场所。既然他女儿喜欢的是司尚允,那你就不必掺和了,以免那女子成为司尚允的内应,你花些心思,将马若兰迎娶进府里,至于萧贵成,他本开始就不归顺我们,那就换个丞相来管理大鸢朝!那个萧贵成一直敬酒不吃吃罚酒,以为自己跟着司尚允就会有好的前途?哼,现在那个昏君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将死之人只会记得对自己好的人,所以我这才天天都照顾着那个老不死的。你也是,有空就多去看看那老不死的,别总是想着娶那个姑娘,以后当上皇帝了,还能少了你的女人?”

    万淑妃能有如今这样的权力,除了她本身会哄皇帝开心之外,也是个十分聪慧的女子,若非她是女儿身,一定是个善于心计的军师。在第一个儿子司尚轩降生后,她是十分期待儿子能够成一番霸业的。但是司尚轩十分的愚钝,就连老师教的书都学不会,谈何治理天下。

    好在小儿子司尚荣没有让她失望,甚至比她想象的还要有能力。她似乎已经看见自己坐拥大鸢朝万里江山,所有的人都跪在她的面前,称她皇太后了。

    “娘娘,方才管事的小太监来报,说是太子爷去了华容殿!”门外的小宫女,急急忙忙跑进来,跪在了两人的面前。

    万淑妃闻言一怔,“确实是太子爷无误?”

    司尚允可是很久没来宫里了,若非皇上传召,他都是闭门不出的,即便是早朝,也都是三次只来一次,但司尚允的威望,确实十分厚重,除却本身因为已故的容妃是国师认定的天女之外,皇帝每次交给司尚允办理的事情,他都能完美无缺的处理好。司尚允从不喜欢像那些个皇子一样整日都想着如何巴结皇帝,司尚允就觉得真的很可笑。皇帝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难道就因为生在帝王家,就要变成君臣之情吗?在司尚允看来根本不需要讨好或者巴结,是自己永远都跑不掉。

    只是那都是地方小事,万淑妃也就没有在意,毕竟,最重要的还是朝廷上的事情。

    司尚荣挑眉道:“他来做什么?难不成要在父皇临死前,尽尽孝道?这也来的太晚了,父皇称病已经有十天,再做做样子,旁人也都是不会相信的。别的不说,就连我现在跟着母妃您照顾皇阿玛,都有人在背地里说我是因为觊觎皇位。现在他来,还有什么用?!”

    万淑妃不置可否,她对那小宫女道:“派人盯着,谁知道他来作甚。一有情况,即刻向本宫禀报不得耽误,可明白了?”那小宫女得了命令,点头退了下去。

    “母妃,可是以为他也要抢夺帝位?他手底下,可是什么人都没有啊,即便认识,也都是一些百姓和边疆的将军,那离京城可远了,远水救不了近火。他若果不是因为容妃的话也当不上这个太子,想要当上皇帝,那可就不一定了!”

    万淑妃当然知道是这个意思,但是现在时局紧张,即便是司尚允没有这个威胁,他们也要做好防御的准备。虽然司尚允没有什么后盾,但是现在得民心者得天下,司尚允,也是一个隐患。就看他有没有流露出要插一手的举动了,若是有,她不介意再多杀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皇太后之位,更是为了司尚荣,多少几个人又有何妨,跟以后的江山比起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司尚允走进皇帝的寝殿时,就闻到一股子刺鼻的药味,屋内跪了一地伺候的宫人,见到他后,纷纷转身行礼。

    “都下去吧,本太子与父皇要说几句话。”

    这些人当然都是万淑妃的耳目,闻言丢面面相觑有些为难,他们留在这里,名义上是伺候皇上,实则是监听来看皇帝的人,到底和皇帝说了什么。司尚允见满屋子的人不为所动,当即冷哼一声,一掌劈在了身边的矮榻上。他之所以在京城会威慑人,就是因为出手毫不留情。

    那矮榻应声而裂,碎成几块飞溅出去,有的尖锐的木屑还刺入到了几个人的身上,那些人嚎叫着捂着伤口,再也不敢停留了,纷纷跑了出去,余下的几个人为了小命着想,也弯着腰退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皇帝听到了动静,慢慢睁开了眼睛,他这几年,迷醉于酒池肉林,早就掏空了身子,这会子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也没法好起来了,他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人到临终前,总会看明白一切。待看见司尚允时,竟然缓缓地流出了眼泪。一看到司尚允就会想起已经去世了的容妃。司尚允的面庞长得跟容妃极其的相似,每每见到都会令皇帝觉得心中有愧。这也是为什么,司尚允没怎么讨好皇帝就能当上太子爷,且这么多年都没有被替换的原因。

    当年他迎容妃时两人是真心相爱的,奈何容妃护着他安定了大鸢朝后,就仙逝了。自此,皇帝才由以往的明君变成了现在只知道享乐纵欲的昏君。他不敢清醒,怕清醒的,发觉容妃已经离世,自己会承受不了。当时的容妃无论美貌还是才华,在整个京城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可是容妃突然间的离世,让皇帝实在不能接受这个现实,甚至到现在,皇帝都能梦见容妃,在梦里的她,依旧美丽动人,依旧穿着美丽的华服在皇帝面前偏偏起舞。

    “允儿……你来啦……”老人的声音沙哑不堪,说几句话,都要喘好几口气才缓得过来,看来是撑不了多久了。

    司尚允当然不是不关心他的父皇,只是年少时,失去母妃后,他的父皇就不再管他和弟弟,还迎娶了新的皇妃,并且宠爱有加,从那个时候起,一颗敬畏父亲的心,就渐渐的冷却下去,现在剩下的,也只有相对无言。司尚允认为皇帝这样就是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对不起容妃才会给自己现在的太子之位。

    司尚允坐在了床边,拿起锦帕替皇帝擦了擦口水,这个人,以前是多么的英明神武,但是看现在,连口水流出来了,都无法自己动手擦掉,如同一个废物。这么看着,竟觉得胸口闷闷地,这个人不久后就会离世,到时候,世间,他就是真的没有亲人了。

    “皇阿玛……”

    终究还是喊了出来,司尚允鼻子有些发酸,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来的。明明之前是狠下心来不来看皇帝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如果真的去世了才来,就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可能这就是父子之情吧。

    皇帝张了张口,眼底闪过一丝激动,他伸出手,颤抖的想要去碰司尚允的脸,但是却没有力气。司尚允眼眶有些发红,他抓住了皇帝伸过来的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脸颊上。此时的父皇,已经不是平日里的样子。发白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心里肯定有很多的话,却说不出来。这种感觉该有多难受啊。司尚允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皇上了,今日这么一看,不由得留下眼泪来。如果时间可以倒退,司尚允肯定不会跟皇上赌气赌这么多年。

    司尚允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夏言羽的样子。他觉得现在皇上的身体如此不好,是该说说夏言羽跟自己的事情了。他握着皇帝的手温柔的说道:

    “父皇,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子,她和母妃一样,激灵有趣,而且比母妃还要聪慧,儿臣认定了她,此生非她不可。父皇,你当初遇到母妃时,是因为她是天女,还是因为她仅仅是一个你心爱的女子,才同她成婚?”

    当时容妃是被称为天女的女人,当时的活佛说谁若是去了这个女子肯定会有好运。也正巧皇帝当时出巡碰见了这个当时的天女。

    皇帝双眼一亮,好像回光返照了一般,颤声道:“她是我此生唯一爱过的人……快了,我就要去见她了,我早该去见她了……是我贪恋人世间,是我对不起她……允儿,你千万不要辜负你喜欢的人……你母妃在世时我没能好好照顾她,她去世了之后我一直后悔到现在。允儿,如果你心中真的爱那个女孩儿,你千万不能放手。人这一生中,是不会碰到几个深爱的人的。我对不起你母妃,我对不起她啊…”皇帝说着瞬间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