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零五章 少泽助阵

3142 2016-08-12 14:59:46

    “救?我们怎么救?上哪儿去救?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云帆兄,你先不要着急。我们从长计议。“千音想的是苏倩茹既然这次动手了,肯定是会安排的万无一失,如果贸然行动除了打草惊蛇别的什么都不会有。

    陆云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听从陆云帆的意见。

    最后他们决定先一同下山,边走边计划这件事情。

    就在众人想办法去找夏言羽和夏晓晨时,司尚允和清远带着一众,也来到了青州,只是他们身上虽有谕旨,却也不敢张扬,一路快马加鞭,风尘仆仆,连驿站都是能不进去就不进去住宿,竟然是只用了两天两夜,就赶到了青州城内。

    “主子,可要找一处客栈,洗漱一番,再去见太子妃如何?”清远见司尚允已然面露喜色,迫不及待要去苏府,不禁开口劝说,他们此行一共五人,三名影卫尚不知衣着打扮如何的狼狈,但他和太子,都是面色不佳,衣裳都是灰蒙蒙的,如此不得体的模样,去见夏言羽,实在是有伤大雅。

    司尚允勒紧了缰绳,低头看了几眼自己身上的衣着,瞥见成了灰色的鞋面后,也皱眉道:“嗯,先去客栈。”

    两人辗转就到了客满楼,二人衣着既显得朴素,有带着污渍,进来时,并未引起其他人注意。毕竟像客满楼这样的大客栈,每日人来人往,可都是一些富商贵人,不是什么寻常人能住得起的。

    “小二,向你打听一件事……”一人穿着斗篷,脸被面纱遮住了,他手中拿着一锭银子,直接塞到了那小二的手里,小二当即喜笑颜开,咧着嘴候着那人的吩咐。

    这样的事情,在客满楼是常见的。青州最大的客栈,除了人多外,消息也是最灵通的。

    原本司尚允也不在意,只是那人听完小二说的话后,离开时,微风轻轻带起面纱,让司尚允瞥见一丝容颜后,他登时睁大了双眼,连清远询问要不要泡一壶普洱茶都没有听到。

    “……主子?主子你怎么了?”清远顺着司尚允的目光看过去,但那问话之人已经离开了,他疑惑的蹙了蹙眉,“主子可是看见什么人了?是熟识之人?”

    司尚允怔肿了半晌,喑哑着嗓音道:“是我看错了……”

    若不是看错了,一定是他太过思念了。不然,已经死去多年的亲弟弟,怎么会出现在他的眼前呢?

    因为这件事情,沐浴后换了干净衣服,重新束发后的司尚允一直有些恍惚,直到站在了夏府的门前,才定住了心神。看门的护卫自当是没有见过司尚允,不过,接过清远递上来的名帖,竟然是烫金的,印刻着祥云和龙纹,他也微微吃了一惊。

    小玉原本是在府内等着千影的消息,听护卫来通报后,只觉得松了一口气,若是由太子爷插手这件事,那么苏倩茹就算是有十个头,也不够砍的!

    “快,速速去请太子爷进来!他是当朝太子,可不是你我能得罪的起的!”

    司尚允一心想着进了夏府就能见到夏言羽,可看见小玉红着眼眶跪在地上后,心中一个咯噔。

    “言羽呢?她……”不用问,也能猜得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请。他自打进入王府,就未瞧见夏言羽,即便是不待见他,因着他的身份,也要出来恭迎。况且,两人已经两情相悦,自当是思念如潮水,恨不得即刻能相拥在一起。

    小玉嘴巴张了几次,才戚戚然道:“回禀太子,小姐她……遭人暗害,下落不明!”

    “什么!什么人胆敢如此嚣张!”听小玉说夏言羽失踪了,司尚允脑中第一个念想就是,他此番前来青州的事情,已然被司尚荣亦或是司尚渊察觉了,抢先他一步,将夏言羽掳走。

    可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当即就否决了。这一次前来青州,先不说这事即便是他府里的人都不清楚,就是那两人真的知道了,也不可能会这么快就赶来的,他和清远这一次来,骑得是千里宝驹,速度之快,远远甩过汗血宝马。

    司尚允压住心底的不安,沉声问道:“你且将事情的缘由,慢慢细说出来,不得有半句隐瞒。”

    至此,小玉便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一一告知了司尚允,最后红着眼眶咬牙道:“太子,奴婢不是妄自猜测,但府中二夫人素来就对小姐不满,处处针对小姐,小姐几次遇险,都是她在背后捣的鬼。这一次,怕是也是她所为,恳请太子将那歹人下狱,叫她也尝一尝痛苦的滋味!”

    这次,小玉也是怒火攻心了,她对苏倩茹,原本是没有记恨的感觉,但是自打黄立一事后,她心底始终有抹不去的阴影,知道是苏倩茹所为,便是看见苏倩茹,也要吐一口吐沫,以泄心中怨气。

    “二夫人……”司尚允低喃了一句,记起他上一次来青州时,夏言羽邀他一起参加竞宝大会的事情来。那一次,也是因为这夏家二夫人。

    看来,这二夫人,倒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不过,这一次,可是踢到铁板了!

    小玉擦着眼泪,见自己光顾着哭,连茶水也没有沏,当即转身去了小厨房。

    留在屋内的司尚允思量一番,道:“清远,你去城外军营,去请邱少泽过来。”他身边也只有清远一人,难免束手束脚。他想起几年前离京的邱少泽来,那人曾与自己的弟弟交好,想必会出手帮忙。

    而此刻,千影已经飞速的赶至青州城外的军营,他未惊动守在帐篷外面的侍卫,就闪身进去了。邱少泽原本正坐在凳子上翻阅着一些兵器谱,听见细微的声响后,抬眸看过去。

    千影跪地道:“回禀将军,主子被奸人掳走,属下可否请人救援?”

    邱少泽的眼神闪了闪,藏在袖中的手也不由得握紧了。她那日和夏言羽畅谈心中隐藏许久的秘密,分别之时,夏言羽已经表明自己有了心仪之人,待司尚瑜不过是姐弟之前,而司尚瑜竟然是喊夏言羽嫂嫂的。仔细一想,邱少泽便知道,夏言羽喜欢的是谁了。邱少泽心中还是有些担心,若是夏言羽有难的话,千音肯定是会要去支援的。这么一来千音不就是会有危险吗?邱少泽决不允许千音有一丁点儿的闪失。

    “嗯,一会我给你一支十人的精兵,你带去彻查此事,务必要将人救出来。”邱少泽说完后,觉得此事应该告诉司尚瑜,她沉思一会,就骑马去了司尚瑜住的小屋。之前夏言羽跟自己说过,司尚瑜在这山中有月余,也不觉得寂寞,反倒是心境愈发的清明起来,只是午夜梦回,总是会想起自己在宫中时,同司尚允嬉笑玩耍的场景,不免鼻酸,险些流出泪来。他有家不能回,有亲哥哥却也不能相认,这世间,可怜之人也属他一个了。

    邱少泽关心司尚瑜也只是因为千音也在水云间罢了。可是还没等邱少泽到水云间,在半途中就碰见了刚刚下山不久的千影跟陆云帆。

    他们远远的就看见邱少泽的坐骑,便放下了手中的长剑,拿起手上的锦帕擦了擦脸上和脖颈上的汗,说道:“你今日怎么不带他们操练,倒是有空来水云间了,难道…你也听说了夏言羽姐弟俩的事情吗?!陆云帆如是问道。”

    邱少泽心里送了一口气,既然他们知道此事就不必在多费口舌了,只是情况紧急,他跳下马后就道:“夏言羽被人掳走了,你们速速前去夏府,协助……”

    “不用猜,此事一定是苏倩茹所为,千影和千绝……”司尚瑜抿了抿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对邱少泽抱了抱拳,将剑收回剑鞘内,翻身上了邱少泽的马。邱少泽以为他是要骑着自己的马先行离开,却没想司尚瑜朝他伸手,“上马!千音,你先回水云间,我怕苏倩茹知道了夏伯父已经在我们这里了。水云间没人不可以。我跟邱将军去救言羽跟晓晨。”

    两人同骑,很快就回到了军营,邱少泽骑上马之后回过头看了看千音,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儿。

    就在司尚瑜和邱少泽告辞去了夏府之后没多久,外头一个侍卫急匆匆来报说,营外一人自称是太子爷护卫,要见将军一面,还送来了名帖。

    千音浑身一震,接过那名帖打开一看,当即忍不住就红了眼眶,信函上确实是司尚允的亲笔信,印鉴也是他太子本人的印鉴。只是这护卫,不知道是不是故人呢?千音命人把这送名帖的人请了进来。果然,就是清远。

    千音看到清远之后便就确定了司尚允肯定已经在青州城内的事情了。

    “清远,主子是不是已经到了青州?”千音迫不及待的问道。毕竟已经很久没见司尚允,心中还是很牵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