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一十二章 凉州

3188 2016-08-12 14:59:46

    只是他却不知道,夏言羽根本就没有离开凉州的打算。她摸着黑逃出了行宫,身无分文,走出了凉州,反而可能会饿死在郊外。她猜司尚荣肯定不知道自己不仅没有逃,还出现在凉州城内。

    她的发簪还在身上,当了还能度日。不离开凉州,一则是城门口肯定巡查重重,二则她想要查一查,司尚荣在凉州意欲何为。

    凉州靠近北方,不必青州只需穿一件袄子就可御寒。她原先被关在屋里头时,屋内地砖下都是有火炭的,如今逃了出来,待等静下来之时,才觉得彻骨的寒冷,后背上出了细细的一层汗,等干了后,便是冰凉凉的。

    夏言羽搓了搓手心,呵出几口气来。眼下约摸是子时刚到,等到日头出来还早呢,她若不加紧找个暖和的地方躲着,不用明日里可能会被司尚荣的人抓住,自己就先冻死了。

    四周都静悄悄的,只能听到些许狗吠声,夏言羽轻喘了一口气,摸黑到一个暗巷子里,挨着一个废弃的箩筐蹲下来,想着自己先找个没有人的祠堂避寒,再去当发簪时,头上的屋顶上竟然传来了疾风呼啸的声音。

    若搁在以前,她只会以为是自然景象,可是千绝千影护在她身边多日,常用这飞檐走壁的轻功,看多了,问多了,也自然明白这乃高手所为。

    夏言羽当即屏气凝神,捂住了嘴巴。她从那行宫内逃出来,算一算,也不过才过了半个多时辰,这司尚荣的速度竟如此之快,已经发现她离开了,都派人出来寻找了?

    “嘣——”

    一片瓦块碎裂的声音,还有少许的碎渣掉在了夏言羽的头上,但她丝毫不敢发出声音,只希望屋顶上的人速速离开,不要发现她的所在。

    “怎么回事!该死,想不到他身边竟然有这样的高手!你撑住,眼下城门未开,守卫松懈,我等速速回去禀报主子,以防主子中计!”声音虽然很小,但在这静谧的夜间,就连夏言羽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心头疑虑了一番,才察觉屋顶上的人并不是来抓她回去的。而且有一人受了伤,这才弄出声响来。

    “凌云,我……我怕是支撑不住了,你……你先走罢!”说这话的人,声音嘶哑,几句话就喘息不止,夏言羽都能闻到一丝血腥味了。

    两人在屋顶上僵持了一会,屋顶之上却突然动静大了起来。仔细一听,似乎是呼啸而来的高手。

    “快走!必须保住性命回去告诉主子!”其中一人愈发的虚弱,莫说使出轻功来,就连走路都是问题。最后身体无恙的那人含恨离去,留下重伤的同伴等死。他们若是一起走,寻着血迹,想必很快就会被抓到,倒不如舍弃一人,回去想他们的主子禀告情报。

    那人走后,屋顶上的人跳下来,他扶着墙走了几步,就昏死过去,靠躺在离夏言羽不过一丈距离的地上。他似乎还尚有气息,虽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但仍旧能感觉得到还未死去。夏言羽盯着那一处,却是不敢上前查看。

    这人即使要死了,也是有武功之人,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而没过一会,屋顶之上又是一群人踏风而过,他们只顾着追之前的人,一时也没有发现昏倒在巷子里的。

    不知过了多久,连夏言羽觉得自己的双脚都僵硬了,还能听到公鸡打鸣的声音后,天也渐渐亮了。因为时刻紧张着,竟然也不觉得有多冷。头一丝光亮照进这巷子里时,夏言羽看见,那躺在地上的人,全身浴血,因时辰久了,已然变成了暗红色。

    从巷子口吹过一阵风,卷起地上的灰尘,落在了那人的脸上。他脸色发青,嘴唇已经没有了血色,看起来像是死透了。夏言羽咽了咽口水,悄悄摸到地上一枚小石子,朝着那人的身体砸过去。

    石头落在了那人的脸上,力道不大,但也将那人的鼻侧砸破了。夏言羽心底一个咯噔,惴惴不安的盯着。只是那人仍旧是没有动静……

    夏言羽这才深吸一口气,慢慢的站起身来。双脚发麻,她跺了跺脚,慢慢走到死去的黑衣人面前。伸出手探了这人的鼻息,许久没有气喷出来,推了推这人的身体,也是僵硬无比。

    只是她这么一推,那人的怀里却掉出一枚令牌来,模样精巧,刻着一个“风”字,应该是这人的名字。夏言羽捡起来,翻过令牌,却是看见了一个“容”字。她先是没有反应过来,而后才惊讶的明白,这“容”很有可能是当今的八王爷,司尚荣了。

    如此说来,这两个人,是八王爷的手下?追他们的人,就是十四王爷司尚渊的人了。

    这么想着,夏言羽翻了翻黑衣人的衣裳,从里面搜出来一个钱袋,还有一封信函。猜测这信函的内容肯定十分重要,夏言羽也不敢现在就打开,急忙藏进了自己的衣袖里。此地不宜久留,难保不会有这黑衣人的同伴寻来毁尸灭迹。

    这人是被迫死在这里,他的同伴事后为了保密,定然是要回来查看的。夏言羽提起裙摆,扯下自己的一截内衣的袖子包在了头上,疾步离开。

    就在她离开后没有多久,就有一人闪身出现在巷子里,看见已经死了的黑衣人,脸上面无表情,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来。他从腰间掏出一个纸包,打开后,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白色粉末洒在了黑衣人的身上。

    “对不住,凌风……十四王爷不知为何夜间就把城门给守住了,我根本逃不出去……也无法将你带回去……”

    瞬间,被这白色粉末沾染到的衣服和身体都犹如被吞噬了一般,快速的化为尸水,很快,黑衣人的身体,就没有踪迹,只剩下一片暗黑色的污水。

    那人做完这些,才一跃而上,消失不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夏言羽一行人从青州赶往凉州,一路快马加鞭,若不是因为小玉不谙骑术,便是连马车也舍弃了,只管着勒紧缰绳,一路疾驰。

    总算在第二日傍晚,赶到了南城门。只是牵着马走到城门边的千音瞧见城门口守卫森严,还盘查要出城的人,不禁停住了脚步。

    “主子,进城容易出城难,这出城之人,都需要看脸,不知道是不是发现……”

    他们此行去青州,做的隐秘外人不知道。但是司尚荣什么身份,既然自己这一方在司尚荣的势力范围内有探子,那边自己这一边也会有司尚荣的人。若是被困在城内,瓮中捉鳖,可就大麻烦了。

    夏言羽掀起车帘看了几眼,皱眉。那些士兵中,只有一人手中拿着半尺来宽的画纸,仔细对比后就收了起来。料想要抓的人,身份十分隐秘,且不想让人知道。且盘查的对象,皆是女流。

    “无妨,你上去打听下,城内在抓什么人。”

    清远应了声,等被盘查后的一个女子走到他们身边时,才欠了欠身,“敢问姑娘,这凉州发生什么大事了吗?为何出城需要查看?”

    那女子打量了一番,才道:“似乎是城主家中跑了一个小妾,是以才一个个都看过才准离开。”

    小玉在马车内听她这么说,顿时心底一紧,转身对夏言羽道:“太子,会不会是个幌子,逃走的不是什么小妾,而是小姐?”这凉州可不是什么寻常的地方,是十四王爷的封地,城主也只是空有虚名。现在想来司尚荣来凉州行宫,可能就是为了自保。凉州是司尚渊的封地的这件事众人皆知,如果自己在此遭了不测那么司尚渊就摆脱不了嫌疑。司尚渊当上摄政王,对于司尚荣来说就是最危险的事情了。

    司尚允也已经从宫里打听到司尚渊也已经来了凉州。这么说来司尚荣和司尚渊两人现在应该全都在凉州内。这么看来这可就热闹了。难道说劫走夏言羽的就是这二人之一?可是夏言羽的身份谁都不知道怎么会呢?司尚允越想越乱,原本不起眼的凉州,此刻竟然如此混乱。当务之急就是夏言羽的下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冷的天,不吃不喝的那么冻着如此单薄的女子,怎么可能熬得住呢!

    且不说这些,现在十四王爷既然在凉州,又是摄政王这等尊贵的身份,又岂能允许区区一个城主因为一个侍妾下令去盘查来往的百姓呢!

    “若是如此,那就更要进去了,清远,你去联系探子,用蜂信联系即可。”他们四人目标太大,清远轻功卓绝,内力深厚,擅长藏匿,适合单独行动。而他外功厉害,气运丹田,带着小玉,还能隐藏身份。

    “皇兄,我同清远一起去吧,等到了夜间,放烟雾弹集合便可。”陆云帆武功不弱,听他这么说,司尚允也不反对。

    “太子……”

    “进了城内,你唤我少爷便可。”

    “是,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