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一十三章 团聚

3199 2016-08-12 14:59:46

    进了城内,他们才发现,不仅仅是城门口盘查,就算是街道上,也能看见士兵,一个个守在街口,仔细查看着女子的脸。小玉摸了摸自己的脸,心底暗道,会不会有人认得出来,自己就是夏言羽身边的侍女?

    似乎看出了小玉的忧虑,司尚荣瞥了一眼街口的侍卫,“你先找一家客栈住下,等到了夜间,燃起这枚信号弹就可以。”他说着,将一个纸筒递到小玉手里,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小玉想着此地不宜张扬,便找了一处人少,生意冷清的客栈,名字倒也雅致,唤作“丛云楼”的。

    “这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小二利落的甩起肩头的长巾,凑过来问。

    小玉暗想等到了夜间,司尚荣和清远还要过来,便道:“四间上房,记得送些吃食上来,备上热水。”说罢,她就从荷包中掏出银两要递与那小二。

    谁知小二歉意一笑,搓了搓手,盯着那一锭银子看了几眼,眼巴巴的道:“可不巧了,方才有位客官要了两间上房,本店只剩下一间上房了,客官您看,要不要……”

    这客栈不大,除却上房,便只剩下一楼的通铺,那种必然是不可以给太子爷住的,她又是女子,也不好挤在通铺里。可是若不住这客栈,那定然是走出街口,叫人盘查了,谁知那些人认不认得她,总归是要谨慎些的。

    正值两厢为难之际,二楼上一人哑着嗓子道:“我这间房就让给你了!上楼一叙如何?”

    小玉原本忧虑的神情顿时一凛,惊讶的朝楼上那人看去,便是这人嗓音已哑,那多年侍奉在身边,她岂能听不出来!这分明就是夏言羽的声音!

    却说夏言羽当日急急忙忙,亦是想过不能太过招摇,就挑了这家客栈,想着她一人目标醒目,就谎称自己是同另一人一起住店的,就要了两间房。从那黑衣人身上搜下来的钱袋里,足足有五十多两银子,便是住在这上房一年的费用都够了。

    她又拿钱让小二去买了衣服,等沐浴换了新衣服,才察觉自己染了风寒,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夜,待今日起床,到了晚饭后才稍微好转了些,只是嗓子全哑了,外头查得严,她也听大堂里的人说过,正焦急的想该如何潜入行宫,探得消息时,一个眼神,就看见了小玉。

    小玉急匆匆上了楼,两人进了房锁上门。

    “小姐,你可急坏我了!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事我一会就说,晓晨呢?晓晨他怎么样了?找到了没?”当日她明白自己是被误抓来的,就知道弟弟不会一同被抓过来,想起弟弟一人不知道被苏倩茹带去了哪里,她就止不住的后怕。

    “少爷已经回府了,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受伤。呀,小姐,你的手腕怎的都脱了皮,都磨破了呀!”小玉握着夏言羽的手时,就瞧见了夏言羽的手腕,现下已经变成了结痂后的紫黑色,可见之前勒得有多狠。

    夏言羽摇了摇头,宽慰道:“只是小伤,无大碍的。倒是你,怎么从青州过来了?家中怎么办?爹爹和弟弟,若是……”

    “小姐,我是同太子爷还有九王爷一起来的,你失踪的那日,太子爷和清远大人就一起来了,王爷查到你可能被带来了这里,是以我们就急忙赶过来的,可好了,小姐你果然在这,对,我要去通知太子爷他们,免叫耽误太久让他们担心。”

    夏言羽听司尚荣也来了,俏脸上染起一丝红晕,她揪了揪衣带,眼眸一转,便是一眼万年。只是这九王爷,难不成是陆云帆?如此说来,他们兄弟二人,已然相见相认了……

    “太子爷他……还好么?”夏言羽咬唇问道。

    见她如此担心,却还装出一副随意的样子,小玉有意逗她,便皱着眉头叹道:“不好不好!太子爷整日愁眉苦脸,都瘦了一大圈了!若非清远大人在旁边伺候着,怕是夜里都睡不着了,心口太痛!”

    “心口痛?!那是什么顽疾?怎么不请御医……”

    “扑哧……小姐你这就不知道啦?太子爷的病,只有一味药可以医治……”小玉见夏言羽紧张的盯着自己,顿时一乐,“那味药,便是名为‘夏言羽’!”

    夏言羽这才知道自己被逗了,羞恼的通红一张脸,狠狠的嗔了小玉一眼。

    姐妹二人两这几日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而后小玉见天色已晚,便燃起了信号弹,等着司尚荣他们的到来。

    “小姐,那封信函,你已经看了?”

    “看了,只是小心隔墙有耳,凉州毕竟是十四王爷的封地,而且现在八王爷也在,我们还是小心些,等太子爷他们来了,再拿出来。”夏言羽眼神有些凝重,可知这信函中所讲述的内容十分的重要。

    司尚允原本是潜入了行宫内,但是他并未发现到司尚荣的踪迹,正猜测司尚荣是不是出宫里亦或是离开凉州了之时,就看见西南方向升在空中的紫色烟雾,他神色一凛,跃上屋脊,朝着那烟雾的方向飞奔过去。

    小玉站在房间门口,见司尚允进了客栈,便轻咳嗽了一声,待司尚允发现她后,才转身进了房间。不消多时,司尚荣就推门而入了。

    “小玉,这客栈你要了几间房……言羽?!”司尚荣原本是向着小玉说话的,但敏锐的察觉到屋内还有第三人,当即一个眼神扫射过去,手中已经暗自运气,只是当他看见夏言羽时,心底一颤,眼神都波动起来。

    小玉自知自己此刻不应打扰,捂着嘴笑着出门,还将门给带严实了。

    夏言羽见司尚允盯着她不说话,原本晕红的小脸更是晕染到了耳后根,她上前,理了理司尚允凌乱的发丝,待转身去倒茶时,司尚允却抓住了她的手腕。

    “嘶……”手腕上的伤口刚好,怎经得起司尚允这样的力道。

    见夏言羽痛苦的皱起了眉,司尚允一惊,急得松开手,脱口道:“怎么了?哪里受伤了?”他说也就罢了,便是双手也不停歇,竟是不经意的探摸起夏言羽的身体来。也该是他太过着急,忘记了礼数,确实让夏言羽羞得脖颈都变成了粉色。

    司尚允见夏言羽咬着唇不说话,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行为,他毕竟是太子,也不会太过惊慌,再者他手里已经有皇上的赐婚圣旨,夏言羽也算是他的人了。这么想着,便轻笑了一声,将人拥到了怀里。

    “甚好甚好,你无事……”低喃了一句,司尚允同夏言羽坐在了桌边,他轻轻的执起夏言羽的手,从袖中掏出药膏来,小心翼翼的替夏言羽抹在了手腕上。

    夏言羽见他脸色憔悴了不少,想起小玉先前说的,不禁气恼道:“你也不顾自己的身子,从青州赶到这边,少说也要两日余,你怎么连觉也不睡?”

    “心底想着你,便是睡也睡不好了,倒不如骑马赶路,省下时辰来。”他说这种话,脸不红气不喘,反倒是把夏言羽听得脸酡红得都要滴出血来了。先前也没见司尚荣说起情话来如此得心应手,怎么数月不见,这人便会调情了?

    难不成是他府中,有什么侍妾?

    如此想着,夏言羽抽回了手,凉凉道:“时辰不早了,太子爷留在我房中于礼不合,还是去别的房间吧!”

    司尚荣笑了两声,从袖中取出圣旨来,递到了夏言羽的手中。因为了方便,圣旨两侧的圆轴被除去了,看起来就是叠成了四方的金色绸缎。

    但这金色,非皇家不能用,且还绣着龙纹祥云。夏言羽一愣,慢慢打开,等看完了圣旨上的内容,她才惊呆了。睁大着眼睛盯着司尚荣,模样十分的娇俏。

    “我这一次来,是接你回府的。”

    夏言羽一时间不能言语,圣旨上写的是赐婚,她原以为上一次清远来,说得只是司尚允的情意,谁知这一次,连圣旨都来了。

    “你不愿意?”见夏言羽迟迟不回应,司尚允面色微冷,他身份尊贵,素来都是旁人对他有求必应,但面对夏言羽,他却是强硬不起来,只得自己生闷气。

    等夏言羽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便看见司尚荣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僵坐在一边,冷峻的脸容上不见一丝笑意。对此,她倒是没有惊慌,反而笑出声来。

    “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司尚允神色一怔,不苟言笑的他,竟是抿嘴,露出微笑来,但随即又冷声道:“抓你的人,可是十四王爷司尚渊?你这手腕上的伤,是他弄的?”

    夏言羽却是摇了摇头,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最后,将一直怀揣在衣襟里的信函拿了出来。

    “我听那黑衣人说的意思,应该是司尚荣身边有一位绝顶高手,你日后若是要应对他,提防些。”夏言羽见司尚允拆开了那封信,也凝眸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