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一十七章 醉三秋

3191 2016-08-12 14:59:46

    一夜好梦。

    一大早,夏言羽睁开眼之时,司尚允已经起了,正在院子里练剑。夏言羽倒是没有瞧见过司尚允只穿着里衣,肆意舞剑的时候,寻常见他,不是一身华服贵气逼人,就是一身素色长袍,风度翩翩。这等铁骨铮铮的模样,还是头一次见到。

    照样让她心动。

    “小姐,你起了,看,这是我今早出去买的蜜枣糕,你快来尝尝!”小玉着一袭墨绿色长裙,显得很有精神,今日一早,清远出门,她便央求着一道去了,买了好些没见过的玩意儿回来。这蜜枣糕青州虽然也有,但是枣子的种类不同,味道也不一样。

    夏言羽微微一笑,见司尚允停了下来,忙拿起放在桌上的外套给他穿上,见他额头上都是汗,嗔怪道:“你仰仗着身子好,就不怕染风寒是不是?快些把衣服穿上,等汗干了去沐浴更衣,人也爽利些。”

    司尚允点头应允,从碟子里拿出一块蜜枣糕送到夏言羽嘴边。夏言羽迟疑了一下,还是张了嘴吃了下去,果然是软糯可口,香甜好吃。

    “我一会要出门去见骁骑将军,你若是闷得慌,就带着小玉出去走走……”他说着,忽而凑到夏言羽耳边,“你身边我安置了四个影卫,千字辈,松竹兰莲,都是女子,你大可安心。”

    两人原本是说话,但在小玉的位置看来,犹如耳鬓厮磨,亲吻的样子,看得小玉脸颊一红,嬉笑了起来。

    司尚允和夏言羽在王府内情意绵绵的时候,在丞相府内的萧颜,却是不那么好过了。她得知太子府府迎亲的队伍去了青州,当即就知道去接夏言羽的。只是这一次,护卫中都是司尚允的亲信,她没有那个能力将夏言羽绑过来,只得干等着。

    “小姐,阿慎方才来禀报,说是太子府中来了一位女子,府中的下人见到她,都要称一声娘娘,难不成青州的那一位是个幌子?”娇兰见萧颜脸色阴冷,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

    “不管是不是,都是本小姐的阻碍,一样要除掉!你去把我爹爹喊来,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见那女子一面!”萧颜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当初她加害夏言羽,夏言羽至今都无从得知是谁下的手。

    “小姐,你不要担心,再过两日,就是太后寿辰了,宫中有寿宴,太子爷若是在乎那女子,定会将其带过去,小姐大可出手试探。若是太子爷不带过去,那定然是不在乎,小姐也就不必担心了。”

    萧颜蹙眉不语,紧紧揪着腰间的衣带,正欲起身去和他爹说道说道时,萧贵成却先来找他女儿了。

    “颜儿,方才端康王前来送聘礼,要迎娶你为端康王妃,爹已经答应了,日子定在下月初八……”萧贵成仍笑眯眯的说着,根本没有发现萧颜的脸色已经铁青了。

    “爹,女儿不嫁!”

    萧颜愤懑的坐在凳子上,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就算是今生嫁不了司尚允当正室,她也要嫁进太子府!管他什么劳什子的端康王!

    萧贵成却不似从前那边哄得女儿开心,反而冷了脸色道:“你不嫁也得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现在是端康王的人了,规规矩矩的在家中跟你娘学学相夫教子之道,等到了良辰吉日,就嫁过去!”

    思前想后,如今这朝中,虽然十四王爷是摄政王,但是十四王爷却没有兵权,又听八王爷说十王爷和骁骑将军都归顺八王爷了,那这新帝不言而喻,就是八爷了。他女儿自当是要嫁给这样的人,日后稳坐皇后之位的。

    见萧颜的脸色不好,萧贵成也自知自己方才凶了些,便安慰道:“八王爷仪表人才,比之太子不差,你嫁给他,日后就是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也能为我萧家光宗耀祖,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么?”

    萧颜气恼道:“为何爹爹你不多生一个女儿,要嫁就叫她嫁过去便是了!爹爹,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您还不是看司尚允没什么势力,司尚荣现在风头正盛!你这才想让我嫁过去呢。”

    她说的也是气话,要真有这么一个女儿,萧贵成也不会这么疼她了。

    “看好小姐,别让她出门了。”

    “爹爹!”

    娇兰见萧颜气得浑身发抖,忙安慰道:“小姐,老爷也是怕你出门去找太子爷,若是小姐真的想出去,他们也是拦不住的。小姐莫要气坏了身子,等嫁过去……”

    “我何时说过要嫁给八王爷!滚出去!”

    娇兰脸色一变,应了声退了出去。屋内只剩下萧颜一人的时候,她挥袖将桌上的茶壶杯盏扫落,只听哗啦啦清脆的声音,东西碎了一地。但这些仍旧不能解她心头愤恨,直到将房内的花瓶都打碎了为止,才稍稍坐在凳子上歇息。

    萧颜一心想要嫁给司尚允是因为在心底里她坚信着以后的新帝肯定回事司尚允,那么自己也就是皇后了。除却他有个天女母妃不说,虽然皇帝平时对司尚允不冷不热的,可是每次有什么重要事情皇帝第一个召见的肯定是司尚允。萧颜虽然对朝廷之事不放在心上,可是这些事情全都是关系着自己的幸福的。还有就是,皇帝有那么多儿子,可是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就只有司尚允,司尚荣和司尚渊三人。司尚荣好色狠毒,若不是万淑妃在支撑着他,想必他早就已经被废了。司尚渊城府极深,成日都阴沉沉的。唯有司尚允,自小时候见过之后萧颜便在心中立誓,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司尚允。

    等过了一会娇兰送吃的过来时,萧颜已然是一副娇弱的模样,她斜靠在躺椅上,半阖着眼睛不知道想些什么。而娇兰看见屋内一片狼藉,早已见惯了。只是自己用扫帚将东西都扫了起来,用布包着,扔了出去。

    “呀,看这娇兰,又惹小姐生气了,小姐那样柔弱,早晚要气坏了身子,老爷怎么还留这样的人在小姐身边伺候着!”

    “对啊,合该是我们俩才是!”

    就当做那些个窃窃私语没有听见,娇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默默的回到了萧颜的房内。虽然萧颜做的事情,大多都会算在她的头上。但是萧颜从未打过她,顶多是骂两句罢了。

    这条命,原本就是小姐救的,由不得她。

    这厢萧颜发了疯,太子府内,司尚允和清远骑着马去了城郊。

    说是城郊,却也不是什么荒地,而是无量京城外的一处骏马园,专门为宫内饲养骑乘游玩的骏马,不要求能跑多远,但求脚程快,样子好看。

    马云龙见司尚允来了,忙招呼他入座,又命人上了茶水和点心。

    “听园内的总管说,这酒是取得雪山之水,用雪山上一种名为樱花的花瓣酿制而成,香味悠远,口有余香。太子您尝一尝,是否合意,若是喜欢,臣命人送几坛子去府上。”

    马云龙笑着,敬了司尚允一杯酒。司尚允笑了笑,端起酒杯,趁着喝酒的时候,假意低眸,很快就发现在他们西北处隐藏了两个人,不用说,肯定是司尚渊的人。

    若非他从凉州来知道司尚渊的势力比以前厉害不少,有能力与司尚荣明面上争斗,还真以为这跟踪偷窥他们的人是司尚荣的手下。

    司尚允喝了酒,忽而大声道:“将军,今日你约本太子前来,本太子是看在你是大鸢朝功臣的份上,但除此之外,并无他意,将军的盛情本王心领了,至于这樱花酒,本太子不是很喜欢,味道酸涩了些,还不如十年坛的醉三秋。”

    说罢,司尚允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马云龙先是一愣,继而眼眸一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最后竟勃然大怒,掀起面前的桌子,桌上的瓜果酒水撒了一地。

    “好!好!好!既然太子爷不愿意,那我也不必再多说了,你就窝在你的太子府内苟且一生吧!”马云龙说完,甩袖离席,一跃上马,骏马嘶鸣一声,就带着它的主人飞奔离去。

    而上了马,和清远悠然自在往回赶的司尚允,确是一直面带笑意。好像刚刚的那些根本就没有影响自己一样。

    “主子,一说将军他会意了吗?若是当真以为太子爷你不愿意,会不会就此去辅佐十四王爷了?”清远放在一直在席边,并未看出来马云龙脸色有什么不对劲的。马云龙是一介武夫,能懂得那话里隐藏的涵义?

    司尚允勒了勒缰绳,笑道:“将军能够带领百万大军征战西域,自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女儿红是用晚稻酿制,无量京并没有晚稻,但靠近皇陵的地方,有一处地热,那一片的百姓可以种植晚稻。不管今日酉时他去不去皇陵,我在那里等着便是。我想,马云龙应该能明白本太子的用意吧。”

    十年坛醉三秋,今日第十个时辰,酉时,皇陵地热处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