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春宵

3172 2016-08-12 14:59:46

    司尚允却摇了摇头道:“我虽然喝得多,但是并不醉,既然是合卺酒,还需要酒来助兴。你等我回来。”他说完,也不等夏言羽回话,就出了门。

    夏言羽愣了愣,追了几步,倚在门口盯着司尚允离去的方向。不一会儿,司尚允就抱着一坛子酒回来。看坛子上的灰尘,料想是陈年老酒了。

    果然,一打开酒坛子,就闻到一股子清香,好似什么花的香气。

    “这是前几日我从马云龙那里偷来的,唤作樱花酒,喝多了也不会醉,还有一股子甜香。我想着你可能会喜欢,就拿来了几坛子放在地窖里了,今晚,就当做合卺酒吧!”

    夏言羽掩嘴笑起来,怕是那骁骑将军,哪一日发现自己家少了几坛子酒,查出来也是敢怒不敢言。

    等两人都举杯,手腕相抵时,都有些情动。司尚允一口将杯中的酒喝下去,等夏言羽放下酒杯时,他手一伸,就把人揽在了怀里。夏言羽惊呼一声,一抬眸,就看见司尚允低着头,用深邃的眼神看着她。

    心砰砰乱跳,手脚都开始酥麻起来,心底莫名的期待着。

    司尚允的眼神愈发的深沉,他抱着夏言羽的双臂也加大了力度,喑哑的呢喃了一句夏言羽的名字,便站起身来,横抱着夏言羽往床边走去。

    夏言羽把脸埋在司尚允的胸口,脸颊发烫,双手紧紧地拽着司尚允的衣襟,连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唔……”身体被司尚允压住了,却压不住心底的躁动。夏言羽害羞得连眼神都不知道落在何处,只得阖上眼睛,紧张的咬住了红唇。殊不知如此娇弱的模样,更让司尚允欲火上涌,差点不能自持。

    “言羽,不要怕,睁开眼睛,看着我。”虽然是诱哄的语气,可是带着与生俱来的霸气,让人不得不听从他的话。夏言羽慢慢睁开眼睛,嘴唇就被人封住了。紧贴在唇瓣上的滚汤触感,还带着一丝清香的酒气。夏言羽有些迷糊,正欲说话,却被人扣住了下颚,被迫张开了嘴巴。

    司尚允的舌头就这么狡猾的挤了进去,舔弄着夏言羽口中所有香甜的味道。夏言羽嘤咛一声,身体软软的不能动弹,她迷离的双眼水雾弥漫,双手无力的搭在司尚允的肩膀上,身上的衣物,也被司尚允一件件的剥离。

    两人唇齿相依,发出一阵阵的水声,夏言羽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司尚允愈发的迅猛,恨不得把人吃进嘴里才好。唇瓣被啃咬得有些胀痛,夏言羽睁开水漉漉的双眼,轻哼了一声,推了推司尚允的胸口。

    司尚允这才稍微退开了身子,撑在夏言羽的上方,盯着她红肿的唇瓣。

    夏言羽大口的喘气,等脑子清明了些,才发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司尚允给脱去了,只剩下胸口薄薄的一片肚兜,下身都是赤裸的。她顿时身子一颤,捂着眼睛羞得都要晕过去了。

    司尚允觉得有趣,轻声笑着,伸手抚摸着夏言羽的发丝,低哑着嗓音道:“言羽这么害羞,不如我们就此歇息吧。”他当然说的假话,如此活色生香的美人躺在他的身下,还是自己倾心所爱,他早就蓄势待发,身子都憋出汗来了。

    只是看见夏言羽这般的娇羞,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番。

    夏言羽捂着眼等了一会,感觉司尚允翻身躺在了自己身边,呼吸渐稳,才有些着急起来。她害羞是自然的,可是司尚允竟也不哄哄她,就躺下睡着了,这还算得上什么洞房花烛?

    这么想着,心底也委屈起来,拿开手,正想喊司尚允的名字,可她刚看清司尚允的脸,就发现这人邪气的一笑,重新翻身压了上来。夏言羽的双手也被他扣住了放在头顶,便是避无可避了。

    司尚允低沉的笑声让夏言羽的脸羞得都变成了醴红色,她轻喘着,咬唇道:“骗子!”

    “为夫不骗娘子,娘子指不定还要害羞到天明的,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可让为夫好等……”声音愈发的带着魅惑的意味,夏言羽都觉得自己被蛊惑了,竟然在司尚允松开她的双手后,主动缠在了司尚允的脖颈上。

    司尚允满意的一笑,俯身下去。当炙热的唇舌贴在夏言羽的颈项间啃咬时,她身子一颤,口中就溢出甜腻的呻吟来。被这羞人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夏言羽忙捂住了嘴巴。可是一波一波的快感,撩拨的她连眼前都恍惚一片了。

    尤其是,当司尚允的手从她的腰际抚摸而上,捏住胸前的一点时,她娇喘一声,再也无法清明,完完全全沉沦到了欲海之中。

    胸口被司尚允的大手揉捏着,锁骨被人亲吻着,夏言羽情动不已,轻哼着诱人的呻吟,引得司尚允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忍不住一巴掌打在夏言羽的翘臀上,骂道:“妖精!”

    夏言羽被打得一惊,通过之后,臀上竟带起一阵酥麻,她忍不住用腿蹭了蹭司尚允,口中的呻吟愈发的娇媚。司尚允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衣物,裸身压上去,恶意的用自己的坚挺顶了顶夏言羽已然湿透的穴口,邪笑道:“娘子快些张开腿来!”

    夏言羽闻言,迷迷糊糊的张开了腿,还听话的盘在了司尚允的腰际。并未急着就冲刺进去,司尚允知道破了夏言羽的处子之身,肯定会叫她吃痛。便耐着心思吸吮起夏言羽的胸口来。当胸口的一点被含进口中舔弄时,夏言羽急促的喘息,迷离的唤着司尚允的名字。

    此刻,司尚允再也忍不住了,扣住夏言羽的腰身,猛地顶了进去。只听噗嗤一声,夏言羽尖叫一声,痛苦的皱起了眉头。但是容不得她哭泣,身子就被人顶得摇摇晃晃,那剧痛之后,竟然带出一丝酥麻。

    见夏言羽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眼神又迷离起来,司尚允才笑了笑,更加埋头苦干起来。夏言羽抱着司尚允的头,轻哼着,胸口被人啃咬的有些胀痛,身下的快感更加汹涌,让她都无法思考,只能发出急促的喘息。

    春帐涌动,室内一片旖旎,淫靡的气息直到翌日早晨,也不见散去。

    一早就等着门外,想为夏言羽梳妆打扮的小玉听见里头的声音,脸红的都要滴血了,她低头盯着鞋面,待看见千音大步的走来,忙捂着脸跑走了。

    千音手中还拿着陆云帆清早送来的手谕,见小玉跌跌撞撞的跑了,还心有疑惑,等他走近了,双颊也不禁升起红晕,轻声咳嗽了一声,转身离去。

    小玉回到自己的房间,倒了杯水,猛的喝下去,又被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云挽歌正好从门外看见,忙进来替她拍着背。

    等小玉顺了气,脸上的红晕也消退了些。她瞧见云挽歌一袭青衣,素雅的模样,不禁皱眉道:“太子吩咐所有人三日内都穿上红衣,你怎么还不去换啊!”

    云挽歌有些窘迫,小声道:“我……我没有别的衣服了,都是……都是这个颜色……”

    这也不怪她,她家道中落被迫出来唱戏,学得就是青衣,青衣上台从来都是素雅的,并没有什么鲜艳的颜色。今日一早,见府里的人身上都是粉色,桃红色喜庆的衣裳,她更是羞愧的连门都不敢迈出,便是连早饭都没有吃了。

    这会子实在是腹中饥渴,才出来看看。却没想瞧见小玉咳嗽的厉害,就进来了。

    见云挽歌双颊发红,低着头绞着手中的帕子,小玉暗道自己说错话了,便道:“你若是不嫌弃,我借你一套!”

    小玉的衣裳,样式都是抹胸遮住脚的长裙,颜色依据她的喜好来,皆是淡粉,樱桃红之类的。但这样式自然是苏家侍女的衣服,云挽歌虽然称不上是王府里的客人,却也不是侍女,贸贸然就让她穿自己的衣裳,总归是不好的。

    可谁知云挽歌闻言,喜道:“那自然是好的!就多谢小玉妹妹了!”

    小玉见她的模样是真心实意的欢喜,便拿出自己一件桃红色的衣裳递与了云挽歌,等她换了衣裳出来,小玉当即赞道:“嗯,映衬得你双颊红润,倒是不显得纤弱了,日后做新衣裳,就选这个颜色,再适合你不过了!”

    她这番话,云挽歌也只是频频应声,眼里却没有笑意。她不过是暂住王府,也不知道是前世修来的福分,还是苍天可怜她身世可怜怜悯与她,才有幸能遇见这些个高贵的人,得以住在雕栏画栋,小桥流水的宅邸了。

    莫说没有生计来源,便是有一些纹银,哪里舍得这样做衣裳,缝缝补补就算是过去了。

    等到日头高升的时候,司尚允从屋内出来,他一身锦袍,发冠上的明珠光彩夺目,绛紫色的衣裳,衬托得他气质愈发的出尘,脚下的银丝绣边蜀锦的鞋面上,还绣着祥云,正是夏言羽送给他的,这会子穿在脚上,更觉得轻便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