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二十七章 送美人

3228 2016-08-12 14:59:46

    听了司尚允的话之后夏言羽心底里也有些明白这些事情了。这些事情可能跟司尚渊等人是脱不了干系的。夏言羽隐隐开始担心起陆云帆来。他离宫这么多年,已经不适合这个皇宫了。如果在这种时候重新回到皇宫的话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夏言羽知道司尚允心底难受,可是这是既定的事实,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像她一样,还能有重活一次的机会,只能用心努力,去守护自己所在乎的人,我命由我不由天!

    同司尚允十指相扣,夏言羽凑过去在司尚允的脸颊上亲了亲,小声道:“睡吧……”

    可是司尚允又岂会放过送到嘴边的美味,他轻笑一声,原本郁结的胸口也轻松了些许,翻身压在夏言羽的身上,用笔尖蹭了蹭夏言羽的下巴,沙哑着道:“今晚不睡了!”

    又是一夜春宵。

    翌日早上夏言羽醒来时,司尚允已经出门了,想必是去找马云龙询问那药丸一事。夏言羽难得无事,带着小玉打算去后花园看看,听说那里都是盛开的梨花,春暖十分,作画的好日子。想她原先送给司尚允的画,因为是秋末冬初,画的都是应景图,眼下也该画些春景挂在屋内。

    可不巧,小玉刚刚将笔墨纸砚拜访在桌案上,总管就汗涔涔的跑了过来。

    “娘娘……前厅有兵部侍郎和礼部尚书求见,老奴道太子爷不在府中,他二人却不肯离去……”总管说着,有些惊慌的擦了擦虚汗。

    夏言羽有些疑惑,若是朝中大臣,在前厅等候太子爷那也实属正常,怎么这总管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嗯,去看看。”夏言羽一开口,总管好似松了一口气,但又提起了一口气。

    等到了前厅,夏言羽一看,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两位大人倒是人模人样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聊着。但他们的身侧,都站立着两三个女子,或纤细,或娇媚,或清秀,无一不是娇滴滴的美人,言行举止好似刻意去魅惑人一般,嘴角的笑意都带着吸引力。

    敢情,是来献美人了。

    数了一数,一共七个女子,衣着打扮都很艳丽,合该是豆蔻年纪要穿的样式和颜色,掩嘴轻笑,或嗔怪旁人,都让人难以移开视线,这群女子放在偌大的前厅,还真是暴殄天物。若是放在戏台子上,让众人欣赏才好。

    这几个女子,再打扮的高贵典雅,也难以掩饰掉眼神里的风尘味,不过是调教好的玩物罢了。

    “原来是太子妃娘娘,臣兵部侍郎杨松见过娘娘。”

    “礼部尚书崇元敬,见过娘娘。”两人都是朝中大臣,虽然只是三品大员,也不必向夏言羽行大礼。

    夏言羽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两人身后低头不语的一排女子,轻笑起来,她走到其中一个着红衣的女子身前,笑道:“出水芙蓉一般的样貌,莫非是尚书大人的女儿,本宫怎么看,都不太像啊!”

    登时,崇元敬脸色涨得通红,朝中都知道,崇元敬样貌实在太过丑陋,以至于高官加身,却没有女子愿意嫁给他,若紧紧是丑陋也罢,偏偏他身上还一股子恶臭。世人都感叹如此奇怪之人也能上朝,只能是皇帝求贤若渴了。

    那红衣女子却抢在崇元敬的前头道:“回禀娘娘,奴家是大人的远方侄女。”

    夏言羽冷笑一声,并未训诫她不懂规矩。而其余的几个女子,都畏畏缩缩的低着头,惶惶不知所云。

    杨松是武举人出生,自当是不管这些,大声道:“我等这一次来,都是追随太子爷的!为表忠心,这些可都是我等的亲眷,是要送给太子爷的!娘娘深明大义,不会不收下吧?”

    他吼得这样大声,好像深怕别人听不到一样,总管站在前厅的门外,闻言皱了皱眉,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若是被有心人听去,怕是要生祸端。这人前来,不会是有人授意的吧,早知道便谎称王爷宫里,让他们进宫好了。

    夏言羽盯着杨松的眼睛看了许久,最后微微一笑:“两位大人的心意本宫替太子心领了。只是太子爷他心逍遥,岂能是本宫所能揣测的。至于这几位妹妹,怕是太子爷无福消受了,儿女情长,可不是太子爷喜欢的。来人,送客!”最后一句话,寒气逼人,即便是征战沙场的杨松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虽然杨松与崇元敬心生不满,但是也不好冲撞夏言羽,只好铁青着脸,带着人都走了。总管送了人回来,犹犹豫豫道:“娘娘,您这么做,太子爷会不会不同意?”

    即便司尚允不是真心喜好女色,但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和这些大臣送来的女子接触是最快的方式,虽然知道太子爷喜欢现在的这个太子妃夏言羽,但大局面前,哪里还顾得了这些。

    夏言羽却摇了摇头,有些心烦的让人退下去了。

    小玉见她愁眉不展,便倒了杯茶,递到夏言羽的手上,气哼哼道:“小姐,你生什么气!太子爷可不会收了他们,太子爷也不会怪你这么做的!”

    夏言羽喝了口茶,苦涩的味道让她眉头一蹙,最后叹道:“我当然知道他不会。可是他不会,依旧会有人送过来,这才是开始,八王爷和十四王爷势如水火,旁人不敢明面上献媚。但太子爷不同,大臣们拉拢他,也是看着太子爷要拉拢谁谁,他们想着司尚允为了身份地位,不管谁做皇帝都会妥协,这些人也就都跟着沾了光了。”

    “那小姐你就继续拒绝啊,不要让那些莺莺鸟鸟进王府!”小玉依旧是不明白。

    夏言羽迟疑了一会,才道:“这些人送人过来,一方面是为了拉拢太子爷,另一方面,是为了探听消息。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们还指望着那些女子从太子爷的口中问出什么来。若是每一次都拒绝,会让幕后的人认为,太子爷是在隐藏什么。”

    小玉闻言,也嘟起了嘴,有些发愁的托着下巴道:“让她们进来不行,不让她们进来也不可以,好为难啊!”

    “两全其美的办法并不是也没有,只是我们身边没有这么多值得信任的人。”夏言羽揉了揉眉心,眼神里闪动着精光。

    “小姐你的意思是……”

    “那些女子若是我们提前准备好的,自然是没有威胁了。”夏言羽为难的是,去哪里找这样的女子,不要多,最好是八王爷或是十四王爷的人,如此,才更叫人信服。

    “这样的话……小姐,那就说云姑娘是八王爷的人好了!十四王爷见过她的画像,不能找他,八王爷近来不是收了德雍王的宅子么,里面的下人会挑一些去他的府里,让云姑娘提前去打点好一切,等过几天,她就会被送回来的。”

    夏言羽却是掩嘴笑起来:“你这主意想得倒是美,但若是八王爷没有送美人来王爷府上的意思,云挽歌去了如何回来?且这都是你自说自话,人家不愿意怎么办?”

    小玉这才苦恼的叹了口气,无力道:“那该怎么办啊!”

    不知想到了什么,夏言羽忽而笑出声来,拉着小玉小声说了几句,小玉顿时瞪大了眼睛,继而也笑弯了眼睛,捂着嘴发出闷哼声。

    最后,夏言羽正色道:“此事就吩咐你去做了,反正不是坏了太子爷的名声,这可是在称赞他呢!”

    小玉笑得脸通红,忙不迭的点头,转身跑走了。夏言羽揉了揉笑得发酸的小腹,起身要回房时,却看见几日闷在房里不出门的司尚敬。司尚允尊敬这位四哥,夏言羽当然也敬重他。

    “四哥,你终于想起来出门啦,外头太阳这么好,你多该出来走走。”夏言羽笑着笑道,可是司尚敬却一直在看夏言羽的身后,最后失望的叹了口气。

    夏言羽微微怔愣了下,疑惑道:“四哥在找什么人吗?”

    司尚敬像是突然回过神来,白皙的俊脸上染出一丝红晕,窘迫道:”方才听见小玉姑娘的笑声,就好奇过来看看,看来是我听错了……”说罢,还不好意思的用手背蹭了蹭鼻尖,眼神有些慌乱。

    夏言羽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明白过来,待她看清了司尚敬一脸羞恼的模样后,心底暗暗吃了个惊,这位风姿绰约,看起来犹如谪仙的男子,竟然喜欢上了小玉?

    那这不就意味着他日后不会出家了?夏言羽可不管日后佛门中人会少一个得道高僧,她想的是,小玉如此善良的妹妹,是该找一个像司尚敬这样温润的男子相伴一生。两人一个俏皮,古灵精怪,一个冷静,温润如水,实在是天作之合。若是能在一起的话,夏言羽也就放了心。小玉打小跟着自己,受了不少苦,若能幸福的嫁为人妻,那可是件好事。

    司尚敬许是一个人待惯了,也不知道如何同夏言羽交谈,还是心中记挂的人不在场,他心神不定,说了两句,就匆匆回到自己的院子去了。留下夏言羽瞪大了双眼,偷偷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