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二十九章 私房事

3164 2016-08-12 14:59:46

    夏言羽等他坐定了,才道:“云帆跟千元内在青州的时候没少帮我。说真的,那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若是没有他们的话我可能真的挺不过去。现在云帆的婚事由您做主了,现在就剩下千音。而且,臣妾这里,已经有了人选。就等着太子您把人从青州调来的调令了。”

    司尚允怔愣住,没有明白夏言羽的意思,“人选有了?什么调令?难道那位女子是青州守将之女?”

    “不是,她是青州副将,邱少泽。”

    司尚允脸色有些怪异,“言羽,你莫要开玩笑,邱少泽可是男子。”千音怎么会和男子成亲,这不是有违伦常么?而且邱少泽是弟弟的挚友,开玩笑的话,也该换个名字。

    见司尚允被吓得不轻,夏言羽忍不住笑起来,“我就猜到你是这副表情,谁告诉你邱少泽是男子了?她告诉你的,还是你看见了?你们兄弟二人,还真是迟钝,任凭一个美人在面前晃悠了这么多年,还当她是男儿身,最可气的就是千音,邱姑娘连真心都许了,他还拍胸脯当人家是好兄弟!”

    夏言羽的神色不像是在说假话,这会子轮到司尚允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邱少泽确实是男子啊,不然如何成了将军,虽然邱少泽的模样俊俏了些,但是带兵打仗,训练新兵,那可是狠辣的不行,怎么可能是娇弱的女子!

    “你……再说一遍……”司尚允有些无力扶额,莫非真的是他眼拙了?

    夏言羽见司尚允仍旧是不相信的模样,就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司尚允,最后问道:“虽然邱姑娘是萧贵成的女儿,但是是是非非你也应该分得清,若是她和千音在一起了,你会反对吗?”

    司尚允却正色道:“我自然是不反对她对千音的一片真心,毕竟不是他,尚瑜也不在世上了。她称得上是尚瑜的救命恩人,以往的欺瞒都可一笔勾销。但是萧贵成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等真相大白的那天,萧贵成即便是不上断头台,也要削了官位,流放南海,她不会出手相救?”

    最后夏言羽轻叹道:“也罢,总归这件事要解决的,即便是千音不和邱月莲结亲,也要和别的女子成亲,她肯定是要回来。倒不如现在就回来,我们也好问清楚她的想法,以免到了最后关头,彼此都不痛快。再不说出真相,千音误会她欺骗自己,两人就真的要闹僵了。”

    夏言羽说得没错,千音一直以为邱少泽是自己的知己好友,救命恩人,所以十分的信任。但是瞒得愈久,等真相揭开的那日,千音就会愈难过。趁现在,心平气和的摊开来说,才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说道这里,夏言羽接着问道:“尚允,你说你今日是跟马将军见得面?难道说,你说的给云帆介绍的人,是马若兰?”

    司尚允倒是不知道夏言羽认识马若兰的,便说道:“正是。马云龙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许给云帆也是门当户对。”

    一听到是马若兰之后夏言羽即刻站起身:“不行!马若兰骄纵跋扈,还…”马若兰之前跟卢浩天的那些丑事夏言羽不是不知道,怎么可以嫁给陆云帆呢!“总之,马若兰不可以嫁给云帆!”

    “怎么了?”

    夏言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些,便说道:“我听闻马若兰这人蛮横的很,云帆受了那么多苦,理应找个好女人。怎么能跟马若兰呢!”

    司尚允也担心夏言羽想得太多伤了身子,晚上便故意逗弄她,可是他到最后也难以自制,压着夏言羽翻云覆雨起来,如此夏言羽哭哑了嗓子,直到日出三竿,才醒来过来。她身子酸痛,便赖在床上一天都没起来。

    而司尚允刚下了朝,就听到一人正在说他,见到他来了,一个个都捂着嘴偷笑。司尚允有些不悦,冷声道:“什么事,让诸位大臣笑得如此开怀?”

    正巧那日去太子府的杨松大声道:“都在传言太子爷生龙活虎,在某些方面简直犹如神人,让新进门的太子妃招架不住,日日喊腰痛,太子爷果然气力惊人,让我等好生佩服啊!”

    司尚允原本冷峻的脸顿时臊得通红,他咬牙道:“是何人传的谣言!简直不知所谓!”

    而正在夏言羽的房中给夏言羽报告自己的“战绩”的小玉,毫无征兆的打了个打喷嚏。

    这种事情,若是放在夫妻之间逗趣调笑,倒也无妨。只是拿到朝堂之上来说,他堂堂一个太子爷,被人指手画脚,岂可有面子?简直是胡闹!

    见司尚允冷了脸色,那几个起头的人,也都面面相觑不敢吱声了。只有杨松五大三粗,不懂得看人脸色,依旧吼着嗓门道:“太子爷,这等好事是我等都羡慕不来的,太子爷原本就战功赫赫,声名在外,谁人与太子爷结亲还不是上辈子的福分,想必太子妃娘娘一定对太子赞叹有加吧?”

    他是个直率的人,原就是敬仰像司尚允这等身份尊贵,却不怕生离死别,奔赴沙场的人,当年司尚允年仅十七岁,就带兵征战西北一带的卓兰族,卓兰族是马背上的民族,部落庞大,军队骁勇善战。朝堂之上,众人皆以为皇帝是先派太子安抚君心,没曾想当年还是少年的司尚允率兵打仗,竟如神祗。

    卓兰族而后归顺大鸢朝,封卓兰郡,自此司尚允震动朝野,他浴血杀敌的模样也被将士们记下来,“铁血”太子爷的名号也由此而来。

    他是新晋的将军,只在同一年跟随主帅去讨伐过起兵造反的回鹘族,而后就被调回了京城,任职兵部侍郎,犹如文职,内心当然不甘。昨日去送美人,也是希望能得司尚允的举荐,叫他能在十四王爷发兵南疆的时候,也可冲锋陷阵,赚取威名。

    是以这番话,的的确确是在夸赞司尚允,并无他意。只是此种场合之下,旁人听起来,就觉得是杨松可以嘲讽司尚允了。

    而司尚允当然清楚杨松的为人,动怒并不值得,是以重重的冷哼一声,甩袖离去,徒留杨松不明所以,被其他人掩嘴嘲笑。

    他从皇宫出来,先是去了一趟将军府,将调令邱少泽回京的事说与了马云龙听,只是省去了邱少泽是女儿身的事情。邱少泽年纪轻轻,就是襄阳郡的少将,本事当然不小,马云龙虽不是亲自带的他,也知道邱少泽的厉害,想着襄阳郡内青州若是这么驻扎下去,邱少泽这一辈子再无出头之日,便应承了司尚允的提议。

    快马加鞭,三日内赶回无量京,接任无量京皇宫内院禁军统领一职。

    临走时,马云龙却悄悄拉着司尚允问道:“传闻太子犹如猛虎,叫太子妃……这事可是真的?只是这种事情你们俩知道便好,怎地今日传得沸沸扬扬,怕是满城皆知了!”

    一听他说起此事,司尚允也倍感无奈,昨日还没有风声,今日就谣言四起,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只是他想不出来,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对于他的声誉并无影响,反倒是让男子对他羡慕有加。

    “此事我会让千清远查个清楚,若是司尚渊或是司尚荣所为,那就叫人深思了。”他竟猜不到这举动背后的目的,到底是何方高人出此计策?

    等司尚允回到王府,前脚刚迈进院子,就听见小玉的笑声,他凝眸一看,只见小玉抚着肚子,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边说还边笑,笑得直跺脚,哪里还有淑女的样子。而夏言羽竟也笑得用帕子擦眼泪,双颊似乎还染上了绯红。

    “什么事叫你二人如此开怀?也说来叫本太子听听!”司尚允大步走过去,等着两人说话。

    可是小玉忽然噤了声,看也不敢看司尚允,找了个借口跑走了。而夏言羽则是左顾右盼,一副心虚的模样。最后,她咳嗽了一声,施施然道:“不过是笑话罢了,兴许你听过,便不告诉你了。”

    她愈是不说,司尚允自当是愈加的好奇,哪里肯放她走,坐下后,伸手抓过夏言羽的手,一个用力将人拽到怀里,闷笑道:“你不说怎知为夫听过?言羽的想法向来特立独行,我是追不上的,反正闲来无事,也说出来让我笑一笑。”

    夏言羽憋得脸通红,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司尚允看她的眼神带着深究,最后夏言羽气恼道:“便是告诉你也罢了!我可未曾说你坏话,只说你伟岸过人,叫人……叫人……”

    声音越说越低,司尚允狭促的一笑,凑过去在夏言羽的鼻头上点了点,“叫人什么?”

    “叫人不能招架!”夏言羽说完,脸上顿时烧起两朵红云,捂着脸跑走了。

    司尚允先是愣了愣,继而想到今日所闻所见,不禁扶额轻叹,他的小妻子,究竟在想些什么,这种私房事情说出去,有何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