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三十三章 企图出府

3174 2016-08-12 14:59:46

    萧贵成是当朝丞相,当然坐在闲云阁的内室里。再过三日,便是他的女儿与八王爷成亲的日子。十四王爷虽然是摄政王,但当初万淑妃的势力庞大,他提万妃做了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其中当然有司尚渊。现在司尚渊是摄政王,还不能对他怎么样,但若成了皇帝,自然会想方设法要了他的命。

    原先他还想着是否要归顺于十四王爷,就在那日司尚荣悄悄来到了他的府上,将利弊全都跟他阐述了。十四王爷是什么样的人,他当然知道,看似儒雅,但一心想着讨伐南疆的人如何不会心狠手辣。

    是以,他才说了联姻这个提议,若想要他的支持可以,只要日后他的女儿是大鸢朝的皇后。当然,这个事情的前提就是萧贵成权利协助司尚荣登上帝位,也就是说跟司尚允从今往后就是死对头。

    “老爷,小姐今日很听话,跟在许嬷嬷学着宫中礼仪,直到乏了,才去歇息的。”一个从外头匆匆赶来的人,附在萧贵成耳边说着。

    萧贵成知道女儿不愿意,一直想方设法想逃婚,他岂能允许,所以门口都是十几个护卫看着,谁要敢放小姐出门,就提着脑袋来见他。

    “嗯,再回去看着,颜儿精灵古怪,她的法子可不是你们能想得出来的,即便是娇兰,也不许放她出来,可知道了?”萧贵成捋了捋胡须,笑着应对着向他敬酒的大臣。

    “小姐,奴婢方才说小姐想吃十三街的豌豆黄,门口的护卫仍旧是不许,还说我若是再去叨扰,就把院子给封起来了。”娇兰怯懦的说着,连看不敢看萧颜。她知道小姐的性子,若是对她不满的话,这胳膊都要被细针插出密密麻麻的针眼,而后,便在其余下人的面前故意说要给她捏捏发酸的胳膊。

    这一捏,她当然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下意识就要夺来。萧颜便佯装伤心难过道她和自己不交心。如此一来,便惹得那些个下人嫉妒不已,说她不知好歹。

    她今年十五岁,无父无母,是被萧颜从奴隶贩子手里买来的,萧颜虽然骨子里阴毒,对她却不曾打过,但自从得知太子爷有了太子妃之后,她身上的青紫就一天不曾消失过,是以,娇兰心底是憎恨那位不曾谋面的太子爷的。

    可是这一次,萧颜却没有说话,反而靠在软榻上,幽幽的道:“爹爹防我防得厉害,哪里会让你轻易出去,他是铁了心要我嫁给八王爷了。八王爷如何的好,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我知道太子爷是无比的好,只可惜……”萧颜想着便揉捏起手里的手绢来。萧颜自小就被萧贵成捧在手心,已然是习惯了什么都要霸占着。萧颜虽然知道司尚允并没有看上自己,可是在萧颜的心里,司尚允就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如今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州女子抢走,这让萧颜怎么不生气!

    她说得楚楚可怜,若非娇兰熟知她的品性,就当真被迷惑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萧颜就阴冷了双眸,咬牙切齿道:“若是让我知道是哪个贱人,敢独占司尚允,我定叫她此生后悔活在世上!太子爷,只能是我萧颜的位子!谁都别来抢!”

    如此恶毒的话,让娇兰都吓得浑身一冷,低垂着头,连话都不敢说了。

    “娇兰……”萧颜又换回温柔的声音。但听在娇兰的耳中,却是犹如鬼魅,让她不寒而栗。可是她又不得不抬起头来,勉强笑着。

    “小姐,奴婢在呢,您说吧……”

    萧颜从软榻上起身,整了整被压皱了的襦裙,眼神中带着一种癫狂的兴奋,她忽而紧紧抓住娇兰的手,拉着她绕过屏风走到内室,手劲也愈发的大,捏的娇兰脸色都白了。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这事情,一定要你来做!如此之外,旁人我是不相信的!只有你能帮我了!”萧颜低声说着,眼神中的光芒让那个娇兰怔了怔,小姐的话让她心中一暖,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呢?

    “你就死了好了!只有你死了才会被送出府!”萧颜抿嘴一笑,好似说了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

    可是听了她的话的娇兰脸色蓦地变得煞白,嘴唇发抖,惊恐的瞪大了双眼,踉跄的后退一步,因为萧颜一直抓着她的手,所以她并没有摔倒下去。

    萧颜见娇兰一副魂不守舍,惊慌失措的模样,不禁气道:“怎么,你竟不愿意么?我救你出来,这么多年,在萧府,难道过的不是小姐的日子?我有的,哪有一点是你没有的?这点小事你也不帮我?又不是让你真死,只是假死罢了!”

    娇兰一愣,呆呆道:“假死?什么是……假死?”悬在心口的心扑通一声掉了下来,但是娇兰知道,绝对不会简单。

    “你就在你自己的屋里上吊,当然,之前,我要故意骂你几句,你要装出一副气哭了样子,然后假装上吊,等下人们发现你死了,自会让人把你抬出去。等你悄悄周围没有人了,便去闲云阁,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去太子府,帮我看看那个狐狸精到底是谁,我们约在十三街的汤包铺子见面,三日一次,你若是有急事,就去铺子里找掌柜的,叫她带信给我,若是我有事情,你自会知道的!”

    娇兰张了张嘴,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萧颜等的有些急了,怒道:“你是没有听懂,还是不愿意?!”

    “听……听明白了……小姐的意思是我要去当太子妃的侍女……”

    “呸!什么太子妃!就是个狐狸精!你好好盯着,按照我的吩咐去做,等你在太子府站稳了,我会给你发飞鸽传书,有事便可联系我。”萧颜愈发的觉着自己这个方法好,忍不住笑起来。

    只是娇兰却心底怕得很,她一直待在萧府,不曾去过别的地方,而那一次去青州,也是有小姐在身边。可这一次,她要一个人去太子府,若是太子爷知道了,会一剑杀了她吗?

    “你跟在那奴隶贩子身边时,不是学过闭气装死骗人钱财么?这事情应当难不倒你吧?”萧颜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心底泛起苦涩的滋味,娇兰闷闷的点了点头。

    “……大胆奴才,竟然敢偷用我的胭脂!难道我没有送给你吗?你竟敢用我的!真是不知好歹!罚你今晚和明早都不许吃饭,就在你自己的房里思过!”萧颜一脚将娇兰踹出门,而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来往的侍女都纷纷凑来看热闹,看见娇兰双颊上涂抹着颜色好看的胭脂,一个个都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哟哟,这一下小姐是看清了你的面目了吧!就知道你是白眼狼,小姐待你这么好,你还不知回报!活该!”

    “前几天我见她一直想出门,还央求护卫放她出去,一定是偷了小姐的首饰想出去偷偷卖了!早该被赶出府了,若非小姐心地善良,怎么会容得下你!”

    一个个辱骂起来,娇兰咬着唇,爬起来哭着跑走了。她这可不是装的,是委屈了这么久,连哭都不敢哭,今日终于可以得偿所愿的哭一场了!而且这前来看热闹的丞相府里的这些丫头,平时都对自己人模狗样的,这一看到自己出丑就七嘴八舌的凑了上来。娇兰说到底还只是个孩子,怎么能受得住如此的侮辱。萧颜为了自己的事情,压根儿就不把自己当人来看。

    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萧颜就拉开了门,见下人们还围在一起说话,便柔声道:“娇兰呢?方才我生了气,把她吓走了。不会是怪我了吧?也是,不过是一盒胭脂而已。但那是八王爷送来的,若是我给别人用,总归是不太好。”

    她声音这般的柔和,加之貌美娇弱的容颜,让下人们都信以为真。其中一人高声道:“小姐,刚才娇兰哭着跑走了,应该是去自己的房间了!”

    下人们原本是没有自己单独的房间的,男子睡得是十几人的通铺,侍女们住的是六个人一间的通铺,只有娇兰一个人有独立的厢房,这也是萧府内其余的人都嫉妒娇兰的原因之一。

    萧颜低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抬头时,又是泪眼朦胧的模样。

    “啊……这可如何是好,不如大家都去劝劝娇兰,叫她不要难过了。娇兰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做的如何你们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我刚刚也是无意,实在那盒胭脂我自己都舍不得拿来用。如今…也怪我,不该因为这一点小事责怪她。你们大家去劝劝她把。”萧颜的一通说辞说得这些下人们竟然跟着动情起来。可是心里对娇兰的嫉妒又更上了一层楼。都是一样的丫头,凭什么娇兰就要独吞小姐一人的宠爱呢!

    既然小姐开了口,众人也不敢推辞,都纷纷跟在萧颜的身后,去了娇兰的院子。一个侍女推了推门,没有推开,她又使劲推了推,还是没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