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三十五章 勾心斗角

3174 2016-08-12 14:59:46

    “哎哟我的小祖宗诶!哪能让你等那么久,今日王爷早已经回去,你就安心在闲云阁住一晚,明天一早,我就让人送你去太子府!”林掌柜心里暗暗呸了一声。闲云阁的女子被送去太子府的不下少数,但是有哪一个去了是能当上太子妃的,即便是宠妾,都少有,大多都是被司尚允给遗忘了,丢在哪里别院里自生自灭。

    他的闲云阁开了几十年,来的都是达官贵人,朝廷的事情当然知道的多一些。十四王爷可不是什么沉醉女色的纨绔王爷,他能成摄政王,自当是有野心的,没有利用价值的女子,去了他的太子府,也只有哭干眼泪的下场。

    夏言洛得了这个保证,才稍稍松了口气,但也是彻夜不得好眠,等天蒙蒙亮,就起来梳妆打扮,换了更为明艳的衣裳。坐在林掌柜准备的轿子上,去了司尚渊的府上。

    她这厢如愿以偿,昨夜坐在轿子里去十四王府的娇兰却没有这么快活的时候了。

    当夜,轿子很快就在十四王府门口停了下来。司尚渊喝得醉醺醺,原本还有些清醒,也因轿子摇摇晃晃,让他吐了出来,这一吐,脑子就失了神智,连怎么躺在床上歇息的都不知道了。

    而娇兰则被安排在琼林苑,这里有十几个小的院子,每个院子都有一位弹琴了得的美人,是这么多年来,司尚渊去各地得到的。只是司尚渊除了听琴,并不怎么喜欢沉溺于肉欲,十几个人,也就三个人是他的暖床人。其余的那些女子,也就只是个花瓶而已。

    其中这一人,便是江南烟雨楼的花魁,欧阳暮雪。此女子不仅琴技了得,更懂得司尚渊想要什么,所以她装作什么都不想霸占,却又处处提醒司尚渊如何得到他想要的。所以司尚渊将她带上了床榻,只是真心与否,只能问司尚渊了。

    另外两人,是南疆的女子,生得貌美,会弹奏琵琶,两人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只是和他身边的得力助手,武功卓绝的无影人的师门,南疆无影堡有着密切的关系。

    南疆虽被称之为南疆,却不是一个独立统一的国家,而是一个个独立的部落。无影堡是南江一带并不算最强,但是想要称霸南疆的部落。司尚渊一直想把南疆收在大鸢朝的疆域之下,当然要选择和有实力有野心的无影堡合作。

    无影堡堡主有两个女儿,他将这两个女儿送与了司尚渊,说是司尚渊征战南疆时,他定会里应外合,助他一臂之力,而要求就是让他的女儿,成为大鸢朝的一国之母,两个女儿,一个是皇后,一个是皇贵妃,这样,他管着南疆后,也不会担心朝廷的人会过河拆桥。

    这三人都知道司尚渊看中的不仅仅是他们的美貌,所以在府中,就是女主人。是以,娇兰被送进邀月阁时,三人都有些吃惊了。

    琼林苑的邀月阁,是最大的一个院子,素来都是空的。有人说,这是王爷有了最宠爱的侍妾后住的寝殿,住进了邀月阁,很快就能进主屋,成为王妃了。

    现在,空闲无人的邀月阁,竟然住进去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她们还如何能冷静的下来,那可是要成为王妃的意思,威胁到了她们的地位和身份。

    无影堡堡主的两个女儿,大女儿陆雨狠辣,小女儿陆云蛮横,欧阳暮雪素来不争不抢,是三人中,聆听的一位。她三人聚集在一起,陆雨冷笑道:“十四王爷允诺我,日后若是当上了皇帝,我便是皇后,小妹是皇贵妃,暮雪姐姐你是贵妃,现在来了一个抢我们位子的人,你们说该怎么办?”

    “只有姐姐你当皇后妹妹我才会当皇贵妃,这个女子是什么来历,竟敢一步登天?你我不去会会她,她还真当自己是王妃了!”陆云一掌拍在桌上,她姐妹二人都有武功,这一掌下去,桌子都裂缝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欧阳暮雪笑道:“妹妹们莫过于太激动了,我们去了,顶多是羞辱她,难不成你还能杀了她?”

    陆雨提了口气,话到嘴边还是被吞了下去,她们确实不能杀了那人。

    “王爷现在喝醉了,喂了醒酒汤,估摸着也不会醒来,要睡到明日午后才会起来。但是我们是如何得知他身边还有个轿子,里头有个女子的?”欧阳暮雪端起杯子,喝了口热茶。

    陆云呐呐道:“是一直跟在王爷身边的小安子说的啊,他可是我们的人!”

    “可王爷不知道他是我们的人,只对王爷忠心。我们就当不知道这件事情,喝口茶,消消气,回去睡觉,免得睡太晚,早上起来,黑了眼圈,叫王爷嫌弃。”

    陆雨愤愤道:“难不成,就便宜你贱蹄子在邀月阁睡一晚?!”

    欧阳暮雪抬起眼眸,凉凉的道:“那你就去邀月阁睡一晚啊,那里面什么下人也没有,虽说是有人打扫,但里头的被子还是夏至的凉被,连个火盆也没有,蜡烛倒是有,但火石可不会有。你要是愿意,你去睡一晚试试?”

    “啊!我知道了!暮雪姐姐的意思是,我们就当做不知道邀月阁里有人,就让她在邀月阁冻上一晚上,等王爷问起来,我们就说都已经睡下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王爷身边伺候的人,就让小安子去说,说是只顾着照看王爷,忘记了!”陆云知道自己猜对了,拉着陆雨就要回去睡觉。

    陆雨想了想,觉得也对,便跟着妹妹走了。

    待两人都离开后,欧阳暮雪才勾唇笑了笑,她放下手中已经开始发凉的茶水,道:“如芝,准备两个火盆,少放些炭火,烧红了后送去邀月阁。对了,养在笼子里的两条竹叶青已经醒了,你就顺带放它们出去吧,邀月阁的围墙外面是一片密林,你就把笼子打开扔出去就可。”

    如芝是欧阳暮雪的侍女,她是欧阳暮雪从烟雨阁带回来的还未开苞的妓子,来到十四王府府,每日清闲的不得了,当然对欧阳暮雪感恩戴德。

    “主子,为何只放一半的炭火?这样岂不是到了后半夜,就燃尽了?”如芝有些不明白。

    欧阳暮雪伸手摸了摸如芝的脸颊,道:“乖孩子,这些你不需要知道,把火盆送去就回来。”

    待到如芝走后,欧阳暮雪从容端起手边的茶杯,慢慢的品着。陆雨和陆云两姐妹的心眼儿跟欧阳暮雪比起来那可就是九牛一毛了。他们二人只是知道争风吃醋,没有一点长远的打算和想法。反而欧阳暮雪不一样,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他也不会跟别人说。

    此刻,娇兰好不容易讨来一个火石点燃了灯烛,可是蜡烛竟是当做摆设用的,只有半截手指那么短,烧了半个时辰就没有了。很快屋子内又陷入了黑暗。

    她脱了鞋用被子裹着自己,可是被子太薄,根本不能起到御寒的作用。这会子初春,早上起来还有霜的,夜间更是凉透了骨。她打着冷颤,牙齿咯咯响。娇兰蹲在墙角抱着自己,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冷过。

    “砰砰砰!火盆我给你放在门口了,自己来拿吧!”门外忽而传来一个女声,吓得娇兰缩在了床里面。她再睁开眼一看,竟发现门口真的放了两盆炭火,正发着温暖的火光呢。

    娇兰下床端着火盆到床边,搓了搓手。她这一天又惊又吓,这会子挨到暖和的火盆,一下子就松懈起来,紧紧的裹着被子,很快就睡着了。

    火盆的火光跳动着,时不时发出啪啪的声音。但是,火盆也就烧了两个时辰不到,天快亮的时候,火盆灭了。屋内暖和的感觉很快就散了开来。而睡熟了的娇兰此刻已经躺在了床上,并未察觉到。

    “嘶嘶……”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从床底下响起。

    慢慢的,有一团黑色的东西爬了出来,等爬到了光线较亮的地方,才让人惊恐的发现,床下爬出来的,竟然是两条碧绿的竹叶青!

    两条蛇扭动着身子,它们的冬眠期原本是要到三月多的,但因为日日在放置了火盆的室内,很早就结束了冬眠。今日被放出来后,它们就寻着暖和的地方爬过来的。距离最近的就是邀月阁内的火盆。

    可现在火盆灭了,冷了下去,便只有床上有暖和的感觉了。两条蛇吐着蛇信子,扭着身体上了床,钻进了被窝。原本还在睡熟的娇兰只感觉胸口有什么冰凉滑腻的东西爬了进去,而且那股冰凉的东西越爬越往下,让她从心底都涌现出惊惧的感觉。

    这么一害怕,就倏地睁开了眼睛,她愣了愣,掀起被子,当看见胸口的蛇尾时,脸色刷得变白,尖叫起来,她这么一动,原本还躺在她胸口取暖的竹叶青受了惊吓,当即一口咬在了她的腰腹处。另外一条蛇还蜷缩在娇兰的腿间,感受到动静,当即弹跳起来,又钻进了床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