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三十七章 被拒

3210 2016-08-12 14:59:46

    刚走进院子几步,司尚渊的身子兀然顿住。

    总管跟在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随即看到前面躺在地上背对着他们身上已经已经结冰的昏倒女子之后,心已经紧张快要跳出来,不知道该要如何向十四王爷解释。

    只是一刻的呆愣,司尚渊就这样止了脚步转过身对总管道:“将她抬进屋子里找大夫过来瞧瞧,虽然结冰了,但是气息还有,至于门口那个女子我去亲自去看看。”

    司尚渊说罢便大步离开了邀月阁,总管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面的薄汗,他以为主子既然让这个女子住在邀月阁定是不一样的,但是却没想到主子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这样走了。

    总管也不敢再揣测司尚渊的心思,当即唤来小厮将已经昏死过去的娇兰抬了进去。

    夏言洛以为十四王爷听说有人找他一定很快就会出来了,于是便站在门口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生怕十四王爷出来之后看到自己有一点不妥,但是等了许久却依然不见十四王爷人出来,不禁开始怀疑起这小厮到底有没有将话转到十四王爷的耳朵中去,这般又苦等了一会之后终于忍不住要发作了,却隐隐约约听到从里面传来的跪安声音,当即慌忙的整理了一下并无皱褶的粉色衣裙,紧张的站在了一边。

    看门小厮见到司尚渊出来,都恭敬的道了声:“王爷。”

    夏言洛一直低着头装着小家碧玉,却忽略了司尚渊在看到她时一瞬间的疑惑。

    除罢重要人物不说,司尚渊对于刚见过的人都基本上混在了一起,就连夏言洛也是一样,他虽然对她有印象,但是却并不知道是谁,更别说记起了。

    夏言洛见司尚渊迟迟没有出声,倒是有些忍不住了,脸上挂着绯红羞涩的低着头柔声道:“小女苏万万见过十四王爷。”

    她自认为司尚渊是肯定记得自己的名字的,但是司尚渊在听到她的名字的时候,却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并无它反映。

    “昨日小女受到王爷钦点之后抵不住困意就睡了去,怎晓得一觉醒来十四王爷您已经走了,夜已深,小女也不好在去叨扰王爷您,所以现在才过来,还请王爷降罪。”

    夏言洛句句都说的真诚至理,再加上她若泣的声线,任何人听了都会忍不住想要怜惜一番。可是夏言洛怪只怪选错了时当,偏偏在十四王爷这心情最不佳的时刻过来,刚刚又见到了昨天确实接过来了一名女子,想他林掌柜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犯这欺瞒知罪,若真的错了他也该自己过来辩解才是,而如今来人却只身一人,这其中猫腻不说别人也应该知晓了。

    将这一切理完之后,司尚渊脸上立刻出现了烦躁的神情,说话的语气也冷了几分。

    “你还真当本王好糊弄是吧!若是人人都来这么说那本王王府岂不是莺莺燕燕一大堆了!来人,将这女人给我扔出去不准放她进我王府!”

    说罢,司尚渊便翩然离去,他现在头痛的很,不想理那么多事情。

    夏言洛听到十四王爷的话猛然抬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想要冲上去拉住司尚渊解释,怎奈她刚刚踏出去一步便立刻被刚才传话的小厮伸手拦住。

    “你放开我该死的下人!王爷!王爷!真的是王爷您弄错了啊!昨天晚上王爷您明明亲手点的小女跟你回王府的。”

    只是她就算说太多,十四王爷也已经听不到了。

    小厮厌恶的看着满脸泪痕在王爷面前装可怜的夏言洛,长得倒是不错,就是太自以为是了,她以为王爷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攀上的吗?

    派出去打探情况的丫鬟回来将在门口发生的一切说给在一起吃早膳的三人听的时候,陆云当即便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而陆雨的脸上也是难掩的嘲讽之意。

    欧阳暮雪优雅的擦了擦嘴角的残屑,柔声道:“好了,我们该要去看看我们未来的姐妹了,看看她昨晚睡得如何?”

    陆雨与陆云没有看到欧阳暮雪说完话之后嘴角一闪而过的阴狠笑意,只是兴奋的恨不得马上跑过去看看那个企图勾引司尚渊的小贱蹄子有没有冻死。

    总管将专门为他们王府女子看病的大夫请了来,在这之前却是让丫鬟们给娇兰泡了个澡,这时候她的身体才渐渐从青紫变得通红。

    丫鬟伺候好娇兰之后有些惶恐的来到总管的面前维诺道:“奴婢刚才替小姐沐浴之时,发现,发现小姐的腹部有类似于蛇咬的痕迹,周围生了大片淤血!”

    说到最后这丫鬟的声音越发的小了起来,且不说这女子的身份是何,就看在她一来王爷便将她安置在这邀月阁之中便能够猜出来这个女子是王爷看中的,若是有个什么差池他们这些个做下人的铁定是要受罚了。

    不多时候,专为七王府看病的李大夫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此时的娇兰脸色苍白,额头却不时的渗出豆大的汗珠,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碍于李大夫的性别,由丫鬟将那腹部的伤口露了出来,只是那片肌肤此刻再也找不到原来的白皙光滑,牙痕如同米粒一般大小,局部肿胀,伤口上起着豆粒大小的水泡、血泡,有的地方甚至形成溃疡,中间有两点渺小的伤口处,渗出了点点血丝。

    李大夫在看到伤口的时候,连眉毛似乎都皱在了一起。

    “大夫,如何?”总管虽然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并不重要,但是却依旧有些忧心的问道。

    “从伤口的情况来看,这位夫人似乎是被竹叶青给咬到,并且因为时间过久,伤口都有些溃烂的征兆,若是再拖延下去,恐怕是会祸及性命了。”李大夫看着那伤口叹道。

    “那大夫可有什么医治的法子?”

    “有倒是有。”李大夫看着那伤口顿了一下,转向旁边的桌子,低头在宣纸上面仔细的写了起来,很快的便抬起了头,递给总管道:“这里写的药材铺上面都有,但除了这些之外还需要按时针灸排毒。”

    “只要能将她治好,一切都好说。”说着,将手中李大夫递过来的单子给了旁边的丫鬟去抓药去了。

    而司尚渊这边则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倒头便睡了去,再无心思顾及别的。

    而夏言洛此刻就如同斗败了的公鸡,虽然心中仍有不甘,但是随着太阳越升越高,王府门口的百姓也就越来越多,顾及到脸面的问题,但此刻依旧只能狼狈的离去。

    刚想回头上来时的轿子,可是那轿子不知道何时已经离开,当即便再也顾不了形象的在十四王爷门口狠狠咒骂了一句。

    “若是被那些王公贵族瞧见了怎么办?这里可是京城!”

    带着训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夏言洛一下子便识得了自己母亲的声音,当即有些开心的转过头去,果然,苏倩茹正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

    “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倩茹见周围并没有什么王公贵族的人物看到夏言洛刚才的行为举止,这才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疑道:“当然是出来给你打探打探情报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太子府中么?怎么此刻却出现在了十四王爷府的门口了?”

    提及此,夏言洛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咬着唇瓣眸中带着恨恨的情绪道:“昨日我虽未无缘引起太子爷的注意,但是却成功的让十四王爷败于裙下,怎知,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昨日本是接我的轿子不知道抬了谁回去,今日我特地前来想要告诉十四王爷昨日的事情,但是这十四王爷却丝毫不认得我的模样,还口口声声称昨日抬回来那个才是他看中的!这才被拒了出来准备回去让闲云阁林掌柜亲自出面说清。”

    苏倩茹听完了夏言洛的诉苦后沉思了下来,若有所思的说道:“娘猜定是有人嫉妒你才替了你的位置,再加上王爷根本不认识你的模样,那贱人才得逞,这十四王府如今是进不得了。你说你也是怎么那么不小心,也不提防着点儿。现在这些女的哪一个不想逮住机会往上爬!你怎能让人钻了你的空子呢!”

    夏言洛听苏倩茹的话之后有些颓丧的动了动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倩茹思量了半晌,眸中一亮,计上心来。

    “我们先回去,收拾收拾,找夏言羽那小贱人投靠去。”

    夏言洛眸中带着不解看着阴冷笑着的苏倩茹,夏言羽与她们的立场并不友好怎会允许她们进王府,但随后一思量自己娘亲定是友法子了,也就不再去问了。

    而十四王爷府的总管依然还在忐忑中时,一阵熟悉的味道从外面飘来,总管深深的皱着带着丝丝雪白的眉毛。

    虽然知道此时来了定是没有好事情,但是对这样的事情却是他一个王府总管阻挡不了的。

    “呀!怎么一屋子的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