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三十八章 选佳丽

3228 2016-08-12 14:59:46

    刚刚给娇兰的伤口按照他的意思涂抹了些草药,陆云一进屋子便嫌恶的用绣帕掩着鼻子,边走着边用另一只水袖挥舞着,从掩住的口中不断传来走开两字,仿佛这周围并不是药膳,而是煞气一般。

    只是,这草药的味却并不大,且透露着一股子的清香,清香中伴随的苦也让人极是厌烦不起来的。

    陆雨在身后喝到:“妹妹!这里可是王爷领回来的女子的房间!”

    口上面呵斥,但话中却难掩厌恶之意。

    陆云嘴上面道着知道了知道了,脚却似是不同使唤一般挪向了床前。

    娇兰没有倾国倾城之资,没有花容月貌之意,五官玲珑精美,因为生病粉腻如雪的皮肤此刻白的如瓷器一般,不惊艳,却让人看了舒服难忘。

    陆云的表情渐渐的露出厌恶与狠毒,手上用力,却始终不敢当做那么多人的面毁了眼前的女人。

    “王爷的眼光果真是极好。”

    随后来到的陆雨嘴角挂着一抹不明的笑意,一瞬不瞬的看着床上佳人,说着夸奖的话,但任谁都能听得出话中的狠厉。

    总管忍不住擦了擦额角子虚乌有的汗,上前一步惶恐的说道:“这,三位夫人,这个小姐现在尚还在昏迷中,若是有什么事情,还是。”

    “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我们还能将她吃了不成?以后都是姐妹,来看看又有什么不合适的?”欧阳暮雪一向说话都是云淡风轻,也从不为难下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识得她的心思,这也让作为下人的更加惶恐小心翼翼了起来。

    后话锋一转,看着床上的娇兰道:“我们姐妹三人也只是来看望看望新姐妹罢了,既然看完了,我们还是走吧,免得某些人说我们乘人之危!”

    来的快去的也快,总管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欧阳暮雪心里倒是有些失落。本想着这一次娇兰肯定是活不成了的,可是没成想竟然活下来了。这次没成功,下次下手那可就难了。躺在床上的娇兰现在看来人如其名,娇弱的让人心生怜悯。

    司尚渊直到午膳时间的时候才醒过来,在书房里面一边用膳一边看着大臣们的诏书,无非是一些无关重要的百姓案件,大致的看了一通实在是无聊,便唤了一声老齐。

    下一刻总管便推着门走了进来,恭敬的道了声是。

    司尚渊捏着下巴,眯着眼眸道:“我昨日是带了一名女子回来罢?”

    他悠然还记得今日晨间来了一个自称是他看中的那个人的女子前来辩解,他司尚渊不是傻子,道什么就是什么。

    “是的王爷,只是那女子被竹叶青所咬,现在尚且在昏迷中。刚刚已经请过大夫,想必是无碍了。”

    “嗯,今天早上三位夫人有没有去邀月阁?”

    “是,王爷。”

    司尚渊黯然失笑。

    预料之中的事情,他的三个夫人对于外来客定是不会坐视不管,恐怕竹叶青也非是不小心了,这样恶毒的女人,竟是他司尚渊的人?

    只要,一切都成定局的时刻,他司尚渊看她们半分都觉得是奢侈。

    “嗯,她醒的时候告知我一声便,你先下去吧。”

    总管虽然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道了声是,便安静的退了下去。

    不仅仅十四王府买了不明女子,其他的一些王公贵族们,这些日但凡流连烟花场所,定是会带回去几个,放在家中好生的教了规矩,好吃好喝穿戴华丽之后,都统一送往了一个地方。

    太子府。

    于此太子府这几日倒是格外的热闹,且不说那些王公大臣们时不时的送些绝色女子来,就是那些平民家未出阁的少女都羞红着脸过来希望可以得到神勇太子爷的钟情。

    每每来应征的女子都是夏言羽自己亲自过来看,她果真装成了一副抵抗不了太子爷床第之乐虚弱的走一步路都会喘上几口的娇弱太子妃,那些女子们见到太子妃这种样子也都有了几分自信,大部分女子在见到夏言羽第一面时总是会说:

    “小女子身体自小便非常好,甚少生病,在某些方面也定是胜人一筹的。”说的时候还都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而每到此时,小玉总是会忍不住背过身去用袖口掩嘴偷笑上一会,夏言羽一开始倒是有些忍俊不禁,慢慢的人多了也就习惯了下来,简单敷衍的问了几个问题便将人驱走了。

    几日下来,也只留了三名女子,一位是司尚渊送来的异域女子沈长青,一位是顺天府府尹柏松林的义女柏如沁,最后一位,是京城有名的商贾千金景亦秋了。

    而夏言羽之所以会选这三人出来,也自是夏言羽有自己的打算。

    司尚允刚刚处理完手头上的东西,就忙着来夏言羽的院子中看夏言羽了,夏言羽着了一身白衣正坐在院子中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司尚允从她的身后轻轻的环住了她的腰身,夏言羽僵硬间竟是将那刚写出来的娟秀字体多出了一道污点,摇了摇头,将手中的笔放了下来。

    司尚允深深的吸取着夏言羽颈间的清香,闭着眼睛疲惫的说道:“依这几日来看,娘子是真的为为夫的在找优秀床伴啊。”

    夏言羽笑了笑,低头附上他的大手。

    “十四王爷司尚渊疑心极重自然是要派人过来探虚实的,我们大可以借他之手看看他到底要作何,顺天府尹是唯一一个可以不用通过皇帝的批准,影响、更改、甚至全面推翻众多衙门的决议,并且不算越权的职位,而顺天府尹执掌柏松林在皇帝就要驾崩的情况之下仍然没有站在谁的身边,此时听了谣言送了自己的义女过来,我们也大可以通过他的义女知道顺天府尹到最后会和谁站在一边,这将是助于你日后登基的最大赌注。而富贾之女景亦秋,她的父亲表面上低调的很,但是谁都知道他已经在京城的生意上占得了一片天地,整个大鸢朝有一半的酒楼生意都已经被他们所殃及,也乘此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夏言羽做这些虽然都是为了司尚允可是自己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毕竟从今往后太子府就会多三个女人。

    司尚允埋在夏言羽颈间的俊颜此刻已经带着笑意,搂着夏言羽腰间的手更是紧了紧。

    “娘子一切都为为夫的想好了那为夫岂不是只要在家里等着上位了?”玩笑的语气带着几分戏谑从她的颈间传来。

    夏言羽愣了愣,以为司尚允是在说他没用,忙急着解释道:“不是地尚允,我其实,其实。”

    解释了半晌却发现自己竟是不知道说何,脸上面早已经通红,司尚允这时候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将自己的小娘子拉了起来面对着自己,轻轻的捏着她通红的脸蛋道:“为夫逗你呢,我怎能的不知道言羽的心意,只是娘子考虑的如此周到,倒是让为夫的有些太欣喜罢了,竟然可以有幸娶到如此聪明伶俐的妻子,我司尚允这一生死而无憾了。普天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羡慕者我呢。”

    夏言羽娇羞的垂下头,慢慢的靠在了司尚允的胸膛之上,浓浓的安全感包裹着她,就连上辈子都不曾有过得感受,却在这她曾经只当做过客的男人身上出现。

    刚刚情到深处,小玉便冲了进来,瞧见自家的姑爷和小姐正在亲密当即脸便红了,刚想退下,但一想到外头的来人,还是硬着头皮站在了她们的身后唤了声:“姑爷,小姐。”

    夏言羽听到声音,忙从司尚允的怀抱中退了出来,脸上面的红云还未散去,绕过司尚允对小玉柔声道:“什么事?”

    小玉见两人不亲密了,神色变得焦急起来禀报道:“小姐,外头说小姐娘家的姨娘和姐姐过来投奔了,不会是大夫人和大小姐过来了吧?”

    夏言羽对于这样的事情并不意外,勾了勾唇角道:“除了她们两个,我还有几个姨娘和姐姐?你且让下人们将她们带进客厅茶水伺候着,我随后便到。”

    “是。”

    虽然心中有千万的不愿意,但是却不得不随着小姐的吩咐,出去让下人们将那两个恶毒的女人给带了进来。

    “想来,言羽是有自己的打算了?”

    夏言羽回头便看到司尚允挑着眉头看着自己,夏言羽露出一抹精明的笑容来。

    “爱慕太子爷你的女子如此之多,想来除罢了府中的三位,还未进来的也都想着如何算计得到太子爷宠爱的我了,而我猜测,姐姐此番过来也是奔着这个太子妃的位置过来的,既然这样,那我就承着她的意愿,不仅仅可以进来太子府,还可以得到太子爷你的宠爱,如此太祖爷是不是觉得甚好?”

    若不是早已经洞悉了夏言羽的阴谋,司尚允便差点以为是自家的太子妃在嫉妒别的女子了。

    司尚允刮了刮夏言羽的鼻尖,带着宠爱的语气的道了句:“小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