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三十九章 勾引

3247 2016-08-12 14:59:46

    被下人们恭敬的迎进府内的苏倩茹与夏言洛,倒是都有些不敢置信了,本来若是传了太子爷的意让他们进来的还情有可原,但是这却是传了太子妃的意思让他们进府,这却有点让她们二人不得不深思了。

    当下人们端着茶水上来的时候,苏倩茹与夏言洛相互看了一眼,均不敢喝一口。

    若是夏言羽将她们在夏府如何欺负她的事情说出来的话,那太子爷定是不会放过她们母女两个的,说不定此刻已经在这茶水里面下了什么要命的毒药。

    就在两个人浑身绷着神经忐忑的时候,司尚允身后跟着夏言羽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跟前。

    夏言羽依旧一副虚弱的模样,脸色极其的苍白,只是除罢司尚允与小玉,便无人知道这脸色仅仅只是胭脂扑上去的效果罢了,脸上带着浓浓的忧愁,而前面的司尚允深深的皱着眉头,看起来就像是长期的欲求不满导致的一般。

    这让苏倩茹与夏言洛瞬间欣喜了起来,苏倩茹猛地捏了一把被司尚允的模样迷住的夏言洛一把,夏言洛猛然回神,不说话却已经理会了娘亲的意思,缓缓起身信步走到了司尚允面前,娇羞的低着头柔声行礼道:“民女夏言洛参见太子爷太子妃。”

    苏倩茹跟在夏言洛的身后也行了一礼:“民妇苏氏参见太子爷太子妃。”

    司尚允看不出来情绪的闷嗯了一声,挥了挥衣袖说了句:“既然是太子妃的家人自是不必如此客气的。”说罢唤来下人让她们入座,而司尚允则坐在了主位之上,夏言羽则一直闷不吭声的坐在了司尚允旁边的太子妃之位上。

    都入座之后,不待苏倩茹自己开口,司尚允率先开了口道:“本太子听下人说你们是太子妃的姨娘和姐姐?”

    苏倩茹有礼数的垂首道了声:“正是。”

    司尚允再次嗯了一声,眼神有意无意的在夏言洛的身上流连了一刻,夏言洛娇羞的低头勾了勾唇角,司尚允后转过头面向苏倩茹来。“从青州到京城路途遥远一路舟车劳顿定是乏了,先在府中休息几日一切再从长计议如何?”

    苏倩茹巴不得如此,这样自家女儿的机会便就多了,忙扯了夏言洛一把跪在了地上谢道:“我与小女先谢过太子爷了。”

    司尚允看着夏言洛难得的露出一抹笑容来,声音柔了几分。“本太子刚刚才说过自是不用如此客气的。”

    苏倩茹忙道了声是,拉着夏言洛从地上站了起来,由下人带着她们往司尚允吩咐的院落中带去。

    她们走后,司尚允眉头这才皱了起来,有些幽怨的看着一直装成怨妇的夏言羽。

    “言羽,你这副模样还真让我以为自己亏待你了。”

    若不是亲眼看着自己娘子将胭脂在脸上涂了厚厚的一层,恐怕他真的会让厨房每天给自家娘子炖上一大锅补身子的补品才是。

    夏言羽看着司尚允孩子气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了出来,娇嗔了一声走了出去,小玉朝着司尚允暧昧的吐了吐舌头,跟在了自家小姐的身后走了出去。

    而这边已经到了别院的苏倩茹与夏言洛,赶走了丫鬟关上门在屋内又开始了长谈。

    夏言洛还沉浸在司尚允对她的暧昧一笑中,嘴角情不自禁的扬了起来,后又想到外头传说的司尚允床事猛如虎的谣言,当即红着脸暧昧的低头幻想了起来。

    苏倩茹见夏言洛这样也并没有阻拦,自个眯着眼睛倒了一杯茶水品了起来,脸上的得意却也是难以掩饰的。

    从刚才夏言羽那不待见的模样可以看得出来,她在这王府里面生活的并不愉快,这样一来,夏言洛的机会就更大了,夏言羽今日那模样日后定是也没有心思和她们娘俩斗了,这样一来夏言洛做太子妃的时候便就不远了。

    想着,便忍不住轻笑了出来。

    夏言洛见自家娘亲如此高兴,笑着问道:“娘,这自打上京以来都没见娘亲如此开心过了。”

    苏倩茹呵呵笑了一声,放下茶杯。

    “那是自然,马上就要做太子爷的岳母了你说能不高兴么?”

    “娘!”夏言洛娇羞的低下头,娇嗔道。

    苏倩茹难得心情极好的放轻了语气,对夏言洛道:“以后在太子府里面事事都要听娘亲的,万事小心为上,莫要得罪了太子爷。”

    “言洛谨听娘亲教诲。”

    而此时外头传言道,太子爷得三位美人,都是上上之资,与太子爷夜夜笙歌,太子妃满足不了太子爷的谣言也至此不再有人传,正准备塞美女进太子府的王公贵族们也都禁了声。

     而此刻外头倒是静了下来,而这太子府里面,却是又一翻景象了。

    沈长情是司尚渊托了陆雨陆云从她们父亲那里要来的歌姬,浑身透露着一股子魅惑,莫说是男子,就是女子都难以抵挡这诱惑而感到自卑,只是沈长情的心思却并不单纯,为人狠辣表面上却一派亲和。

    顺天府尹柏如沁一直跟在义父柏松林的身边处理大半个大鸢朝的政事,再加上顺天府尹的特权,让柏如沁的性子自然而然的变得高傲起来,对待别人自是高出一大截。

    而富贾千金景亦秋,为人柔和,对待丫鬟下人都极其温和有礼,比这些官吏之女都要礼尚三分,反而让人忧心起来。

    再加上这突然冒出来的太子妃姐姐夏言洛,这太子府此刻不热闹也得热闹起来了。

    太后让司尚允带了些进贡的葡萄回来给夏言羽尝尝,而夏言羽却是将一大半都分给了她们四个,于是就有人借着这是开始企图靠近太子爷。

    夏言洛特意打扮了一番,眸中似水肤似白脂玉,一条烟粉色的裙子将整个人的气质衬托的更加出尘起来,乍一看下去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就连同丫鬟说话,声音都极其柔和了起来。

    “不知太子爷住在哪个宫殿里面?”

    伺候夏言洛的丫鬟自是不知道夏言洛的本性的,见自己伺候的主同西苑的景小姐一样好说话当即也恭敬了起来,笑着回道:“回小姐,太子此时应在书房处理公事才是。”

    夏言洛哦了一声垂眸咬着唇瓣似乎是难以启齿,脸颊带着淡淡红晕,从开口便知道夏言洛何意的丫鬟忙笑着说道:“其他几位小姐恐怕午时就会抢着占了太子爷的时间,小姐这时候正合适呢。”

    夏言洛见被丫鬟识破,佯装娇羞的低下头,脸颊更红了,掩饰般的解释道:“太子给我的葡萄极好吃,我,我只是想当面谢谢他罢了。”

    丫鬟暧昧的笑了笑也不点破,只是催促了夏言洛几句,夏言洛羞涩的点了点头,在丫鬟的带路下来到了司尚允的书房,那丫鬟带到了便直接离去,夏言洛在门口理了理自己精心的衣衫和发饰,走到了司尚允的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道:“太子爷,我是言羽的姐姐夏言洛。”

    屋内的司尚允脸上闪过一抹阴沉,随着手上合并的动作随之不见,淡淡的道了声:“进来吧。”

    夏言洛推门而入,看见的便是和可怜容晟带着笑意的脸庞了,当即便红了脸颊,顺带着关上了房门,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

    不安的捏着手绢低着头道:“言洛是不是打扰了王爷了?”

    司尚允脸上闪过一丝厌恶,却也仅仅转瞬即逝,转眼间便又是一副笑颜。

    “只是一些小事罢了,不知道夏小姐过来何事?”

    夏言洛抬起头含蓄娇滴的说道:“太子爷今日潜人送来的葡萄酸甜多汁,小女在青州时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葡萄,今日前来特地要谢谢太子的。”说着微微福了福身子。

    司尚允听到她的话有一刻的呆愣,随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宠溺的笑着摇了摇头,只是却被夏言洛误认为是对她,更加的娇羞了起来,心中那份计划仿佛一下子明朗了许多。

    “这没什么,不用道谢。”

    “是。言洛听王爷的。”

    而此时,司尚允实在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若不是夏言羽那边,他一刻也不想和这个恶心至极的女人呆在一起,但是一想到夏言羽说的话,怕自己一个疏忽让夏言羽受到了伤害,也就都忍了下来,忍着那份不愿意开了口。

    “夏小姐若是没了什么事便先回去吧,京城不比青州,外头正寒着。”

    夏言洛见司尚允如此关心自己,便撞着胆子说道:“民女知晓了,不知道太子午时可有时间,言洛为太子亲自做一顿午膳,就当是对送给清莲葡萄的谢意了。”

    司尚允想要拒绝,转念一想,却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夏言洛满意的离开。

    司尚允揉了揉太阳穴忍不住自言道:“言羽,你到底塞给我的都是什么女人。”

    这几日一直都被那几个女人缠着,就连晚上去夏言羽那里都要先把那几个女人的院子逛了个遍才能回去和夏言羽亲热,他这太子现在做的倒是有几分憋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