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四十章 苏氏母女受欺

3307 2016-08-12 14:59:46

    司尚允在夏言洛院子里面吃午膳的消息很快的便传遍了整个太子府,且连连几日都在夏言洛的院子里面用了午膳,让一些人的注意力慢慢的转向了这个太子妃姐姐身份的夏言洛身上来。

    几日,舟车劳顿的母女算来也休息好了,于是乘着这个时当,夏言羽借着妹妹的身份邀她们来前厅用午膳。

    似乎是因为这几日太子爷没有再‘累’太子妃的缘由,夏言羽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却是让夏言洛暗自嗤之以鼻,有些骄傲起自己曾经每日接纳一名男子地尼姑生活来,心中想若是换了夏言羽来的话,不得被那些个粗鲁的男人弄死不可,难怪做了太子妃之后不受待见。

    在午膳上,夏言羽意外的用和善的语气同苏倩茹与夏言洛说话。

    “姨娘和姐姐也在府中呆了几日了,不知道接下来要何去何从?”

    面对夏言羽此时的和善,苏倩茹虽然有疑虑但是也大致信了,毕竟依这几日的情境来看,说不定是碍于司尚允的威信,只是面上面也不戳破,慈爱的如同真的好姨娘一般,带着淡淡的惆怅道:

    “言羽有所不知,你姐姐的未婚夫浩天现在忙于殿试,无暇顾及我们言洛,甚至都不曾来看过言洛一时,言洛至少也是怀过他的孩子,此刻这般模样着实让人心寒,于是寻思着太子认识的人多,希望王爷可以为言洛寻得良人。”

    说完之后,夏言洛倒是极其配合的染上了忧伤的神色。

    夏言羽心中冷笑,面上面却也同苏倩茹一般惆怅,半晌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对苏倩茹道:“姨娘放心便是,回头我会向太子爷说的,姨娘和姐姐在这之前就在府里住下罢。”

    苏倩茹心中一喜,虽然知道这不可能出自夏言羽的真心,她不可能会让她们母女两人住下,而安排这一切的人定就是太子爷了,既然对她们如此挽留,也定是对她们言洛上心了。

    苏倩茹忙起了身忙向夏言羽感激道:“姨娘先谢了言羽了。”

    夏言羽笑了笑,只是苏倩茹却未看到这笑却是冷笑。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

    上辈子的自己便就是被这个一家人而弄得亲人离世,爱人与亲姐姐出双入对,自己最后的结局便是抛尸荒野,被姐姐爱人侮辱,最后被野物啃噬至尽。

    各怀鬼胎的三个人在饭桌上表现的倒是真如同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一般,司尚允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如此其乐融融的一幕,只是他的目光进来便就放在了夏言羽的身上,不论何时,夏言羽的身上总是围绕着让人挪不开眼睛的光环。

    司尚允只顾着夏言羽,连夏言洛娇羞的问候都无视了来。

    夏言羽水眸流转,带着笑意摇了摇头。

    司尚允自是知道自家娘子是何意,却仍然不许不慢的将目光挪到了夏言洛的身上,夏言洛依旧维持着俯首行礼的动作,司尚允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道了声:“不必多礼。”

    只是他的眼神在转向夏言洛之时,除了厌恶和不耐再无其他。

    夏言洛回位之后,司尚允淡定的走到了主位之上,脸上面波澜不惊,但桌子底下的大手却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轻捏了一下夏言羽的纤腰,夏言羽面上无不自在,只是下面却已经轻打开了司尚允的大手。

    司尚荣心情瞬间好了起来,脸上带着笑容与她们一同进餐来。

    午膳之后,夏言洛与苏倩茹再次赶走了下人关上了房门在屋内商讨起勾引太子爷计谋来。

    话至一半,屋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两人同时禁了声,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我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而此时的院子大门口。

    “二位夫人,夏小姐和夫人吩咐没有她们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打搅的。”伺候夏言洛和苏倩茹的丫鬟被唤去看门以后不多时,被招进府的沈长情与柏如沁便来了,尽管她好生的哀求,但两位主子却怎么也不肯离去。

    柏如沁的脸色难看之极,在顺天府尹之时身为柏松林的义女柏如沁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待遇,当即便也不顾身在别人的地方上面,上前一步狠狠得打了丫鬟一巴掌,丫鬟承受不住,整个身子都跌倒在了地上,捂着红的惊心的脸庞死咬着嘴唇泪眼婆娑的看着柏如沁。

    “我柏如沁还从来没有人敢拦!你算什么东西!”

    柏如沁瞪着眼眸瞪着地上的丫鬟狠狠道。

    一身红衣似火的沈长情双手环胸,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两位小姐这是作何?”

    苏倩茹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她们院子门口的两个女人,缓步走到了她们的面前。

    柏如沁冷哼一声,抬着下巴鄙夷的看着苏倩茹道:“管教那些不知廉耻的女人的下人该要如何做人!”

    苏倩茹的脸色瞬间从红到紫,只是却终究敢怒不敢言,现在是在京城,不是在青州,看看她们的衣着就知道两个人并不是泛泛之辈了。

    将那已经升到嗓子眼的怒气狠狠得压了下去,露出客套的笑容看着柏如沁道:“不知道我们的丫鬟如何得罪了你们要这样对待?”

    沈长情冷笑一声,斜长的丹凤眸撇了撇丫鬟道:“既然是客人就不要端出一副主人的架子,免得祸及他人倒是说人家的不对了。”

    苏倩茹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尴尬的说道:“我们只是来小女的夫家住几日罢了,说这些话似乎是有些不妥吧。”

    沈长情嗤笑一声。“妥不妥,你们心里自然是知道的。”

    妖娆的身子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那被苏倩茹关上的房门,冷然道:“既然是客就安分点,否则以后再发生什么不妥的事情我们就管不了了,如沁,上次不是说想要我们族的特质香料吗,我现在带你去我那里瞧瞧。”

    柏如沁冷哼一声瞪了苏倩茹一眼,转过头看向沈长情的时候却嫣然巧笑。

    “好呀,长情姐姐我们走吧。”

    一红一粉的身影渐渐远去,苏倩茹握着的手紧了又紧,眼神狠毒的半眯着看着离去的两人,身上散发出一股煞气,不管地上的丫鬟,转身往房间里面走去,反手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夏言洛疑惑的看着自己娘亲,还没有开口,苏倩茹的眼神已经放在了夏言洛的身上,狠狠得说道:“你一定要将那小贱人拉下位!要不然,娘亲便白受了那两个贱人的气!”

    夏言洛虽然不知道究竟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苏倩茹这般模样定是不好了,夏言洛只能茫然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和苏倩茹处着,担忧一个不小心惹怒了苏倩茹会将所有的气都撒在自己的身上。

    夏言羽乘着府内稍稍平静的时刻,来到了司尚允的书房内,小玉守在书房的门口把风。

    司尚允停下了手中的公文,将夏言羽拉至自己的腿上,吸取着她身上独有的清香,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这几日朝廷上面的局势如何?”夏言羽看着桌子上满满的公文道。

    “嗯,父皇将摄政王的职位给了尚渊,原先站在容觉身边的大臣已经有少数开始瞧瞧转移阵地了。”他淡淡的说道。

    夏言羽执起他的一缕发丝轻笑道:“看来八王爷这次是要气疯了才是,完全处在了下风,不知道背地里又要做什么勾当了。”

    “这便是皇家了,江南一代今日连连大雨,我恐怕是在京城呆不久了。”司尚允搂着夏言羽的手紧了紧。

    “除罢皇帝,我猜疑十四王爷不到最后时刻是不会下旨的,到时候你若是治理不了洪灾不仅仅在百姓面前难看,在这些看戏的王爷面前也放不下脸面,他摄政王再治一个处理不当的罪名。”

    很显然,司尚允此时也是为这件事所烦恼着,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抿着嘴巴没有回答夏言羽的猜测。

    夏言羽放下了玩弄的头发,执起被放在旁边的毛笔,在白纸上面画了一阵,放下笔将宣纸拿了起来一边看着一边对司尚允说道:“现在秘密派手下去江南,按照我这图纸上面的治水之法,待你去之时已然快要水到渠成了。”

    随着夏言羽的话,司尚允睁开了如墨的双眸,在看到那画着很多条线的图纸之时,眼睛散发出幽深的光芒来。

    “这治水之法言羽是从何处知晓的?”

    “以前救了一个人,是他传授与我的,便就记了下来,这治水之法名唤大禹治水法。”

    这治水之法确实是她救了一人那人作报答之恩授予她的,只是却是在上辈子的时候。

    司尚允的呼吸变得幽深起来,接过夏言羽手中的图纸,心中的讶异已经不能用言语所表明了。“如此妙法不知道是何人所作了。”

    “尚允你快去吩咐吧,今日出发到达江南的时候也该三日后,再迟的话遭殃的该是百姓了。”夏言羽从司尚允身上起来,面上带着淡淡忧伤的说道。

    司尚允连忙站了起来,看着夏言羽带着感激的点了点头便快步的走了出去。

    夏言羽看着他匆忙的背影低头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