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害怕失去

3223 2016-08-12 14:59:46

    司尚允朝旁边小脸通红的幻儿挑了挑眉头道:“你言羽姐姐是我的妻子,亲热亲热又如何?有什么不妥么?”

    幻儿紧紧的咬了咬唇瓣,半晌才瞪了司尚允一眼,转头不看他们。

    从墨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向幻儿道:“幻儿啊,还是随为师的回去采采药,给人看看病吧。”

    说到这里,夏言羽兀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乘着司尚允不注意一下子从司尚允的臂膀中挣脱了出来,转向从墨面色认真的说道:“从墨老先生,言羽有一个疑问可否一问?”

    从墨看了夏言羽一眼,幻儿这两日回去嘴上面一直在夸着言羽姐姐多么多么好,听口气上的礼数也大致知道了幻儿为何如此喜欢夏言羽了。

    当下捋了捋白花胡子道:“姑娘请问。”

    “我的问题是七王爷司尚飞。”

    从墨听到名字捋胡子的动作兀然顿住,半晌,才怀疑的将目光放在了夏言羽身上。“问他作甚?”

    “老先生可知晓司尚飞到底犯了什么病?”

    夏言羽一瞬不瞬的看着从墨。

    从墨听到夏言羽的疑问之后,也并不刻意的隐瞒,眯着老眼思索了半晌带着疑惑开口。

    “七王爷的病黑奇怪,就像冰与火一样,而七王爷现在身上的症状便是冰与火相碰产生的白烟,无关生命,却也让人离不开病痛。我曾经给他开过几服药,但是却一点用都没有,这也是老夫从来没有见过的。”

    听到这话,司尚允和夏言羽眼神相碰,眸中带着的是同样的疑惑不解。

    “谢过老先生了,我与言羽后面还有事,有空定亲自来为今天的冒犯给老先生赔不是。”司尚允不见一开始的冷漠,面对从墨倒是开始有礼起来。

    从墨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显然是不愿意领他情。

    司尚允直接扭过头轻声对夏言羽道了句:“走吧。”

    夏言羽知道江南的事情事不宜迟,也只好不舍的和幻儿告了别,幻儿眼看着又要流眼泪了,夏言羽乘着自己还没有心软,头也不回的同和司尚允离去。

    “看看吧,到最后还不是旁边只剩下老头子我。”从墨僵着脸瞪了幻儿一眼,转身也要回自己的小屋里去。

    “师父。”

    身后幻儿的声音有些犹豫,更多的,是有些心伤。

    “司尚飞他,真的没救了吗?”

    从墨的脚步顿了顿,半晌才叹了口气,背对着幻儿,声音越发的苍老起来。

    “皇室里面的事情何止你我想的那么简单?听为师一句话,若是能不陷进去,就不要义无反顾的往前走。深宫里面的事情不是你能承受的住的。”

    幻儿看着从墨离去的背影半晌,才染上了一层失望的神色,只是,心中的那份情,却并非一两句话便能够说得清的。

    司尚允和夏言羽出了白义山,便直接往江南而去,遣退了随行的几十个精英,身后只跟随着十人同行,顾及到夏言羽坐马会有不适,司尚允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将夏言羽护在怀中,尽量走平坦的路。

    此时的江南,幸好司尚允在数日前就已经派了人过来,再加上夏言羽手中的那份治水之法,水还没有开始淹没村庄,便已经通过人工挖出来的水渠引到了大河中去。

    等到两人赶到的时候,司尚允原先早就派来的便衣侍卫,已经在有条不紊的发放粮食,站在司尚允身旁的夏言羽看到这样的情形,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来,迈着莲步走到了给灾民发放粮食的便衣侍卫旁边。

    那侍卫自然是认得夏言羽的,他们太子爷刚刚过门不久的太子妃。

    “属下见过太子妃。”那侍卫也是极有分寸,说话的时候声音极其的小心,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夏言羽连忙摆了摆手,轻笑道:“现在我只是夏小姐,或者,也可以唤我夫人。”

    “是,夫人。”

    夏言羽不再纠结称呼,看了看排了整条街的百姓,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忽的低头挽起了自己的衣袖,露出里面一小截雪白的肌肤来,从旁边拿过多余的舀子,开始给灾民发放粮食。

    那便衣侍卫愣了愣,下意识的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司尚允,只是此刻司尚允正嘴角挂着宠溺的笑容看着夏言羽,便衣侍卫只觉得太子妃难得的温婉和没有架子,是难得的好女子。

    多了夏言羽一个,多不多少不少,正好用了一天的时间将所有的粮食都发给了灾民。

    夏言羽颠簸了一路,再加上一来就干了这样的体力活,回到他们住的驿站之时,浑身上下都酸的使不上来劲,摊在躺椅上动也懒得动一下,最后干脆不去吃晚饭直接闭上了眼睛打算会周公去了。

    迷迷糊糊间,一道沉闷的脚步声在她耳边愈走愈进,那脚步止于躺椅旁,便没有了声音,半晌,才传来一声叹息,带着薄茧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肩上,孰轻孰重的捏着,夏言羽舒服的闷哼了一声,那捏着她肩膀的大手明显的僵了僵。

    之后,一大片的热源便直接将她笼罩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床上,之后唇上一热。

    夏言羽皱了皱眉头,小手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司尚允,娇嗔了句:“别闹!”

    从她一直闭着的眼睛就可以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的夏言羽是真的累到了。

    司尚允叹了口气,最终压下了自己满腹欲望,和衣躺在了夏言羽的身侧,将夏言羽搂在了怀里,吸取着她身上的芳香,带着丝丝压抑和恐惧。

    “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我真的害怕了。”

    他的臂弯慢慢锁紧,似乎还沉浸在害怕失去的沉痛过去中。

    怀中的人儿,明明还在沉睡中,呼吸在她胸膛上的气息还如此的均匀,只是在他带着淡淡恐惧的诉说之时,她的小手却环上了他的腰际,让司尚允的心,也随之真正的放了下来。

    本该是夫妻感动的时刻,司尚允乍然间想到了白天夏言羽的所作所为,终于忍不住责怪的在她的鼻梁上刮了一下,夏言羽柳眉微皱,嘟了嘟红唇,似乎是在睡梦中埋怨着司尚允的欺负。

    “身子本来就弱,干嘛还要做那些粗使的活儿。”

    责怪归责怪,下一刻,司尚允依旧将夏言羽仅仅的搂在了怀里,一夜因为有对方,而好梦。

    夏言羽好像也是看出了司尚允压下去的火一样,原本很累的她,环抱着司尚允的腰际。竟自己凑上去轻轻的吻了吻司尚允。这么一问司尚允惊喜的看着夏言羽,还没等司尚允进攻呢,夏言羽就挺起身子温柔的开始吻司尚允的嘴。那股子热流就好像是如沐春风一般让司尚允感觉到了踏实和幸福。

    司尚允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如同猛虎一般的进入到夏言羽的身体中去,反而温柔的就像是害怕失去夏言羽一样。

    在外面保护着司尚允和夏言羽二人的千音和清远,听到里面的声音之后便不由得底下头,干咳了两声。尴尬的看着对方。

    “那个…这些日子我们舟车劳顿的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你的身体吃得消吗?你如果受不住的话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先回去休息吧。”千音之前负了重伤在青州调养了那么些日子,好不容易调养过来了。可不能在这种时候再把身子弄垮了呀。

    千音摇了摇头:“无碍,练了这么多年的武要是被这么点小事打败的话以后还怎么保护好主子太子妃。况且现在还是特殊时期,谁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太子河太子妃呢!我们必须加强防范,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进去。”

    “千音,之前太子妃和太子忙着张罗陆云帆的婚事,好像是顺带着也替你张罗了。你自己就没有心意的女子吗?你看你,比我年长了三岁,到现在都还没有成家。就不怕弟弟我赶在你你前面?”太子为了这件事跟太子妃商议的时候清远是知道的。清远也是个千音一样,自小就跟在司尚允的身边,跟千音一起当着司尚允的左右手。他一直把千音当做自己的亲大哥,现在如果能让太子爷给千音张罗个好婚事的话那可真是好事儿了。

    被这么一说千音愣了愣,这件事情千音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就只想着这一辈子保护好司尚允和夏言羽就是自己的天职。女人?还真是没想过。“这有什么好着急的呢。如果清远你能赶在我前面的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至于我自己,我倒是不着急。如果太子爷太子妃着急的话我就听从他们的安排了。反正我们这辈子的职责就是护他们二人周全不是。”

    说完之后千音的脑子中好像隐隐约约出现了什么人的影子一样。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谁。那个影子既熟悉又陌生,好像很久以前见过,好像又没有见过一样。千音摇了摇头,心里告诫着自己千万不要乱想。

    一旁的清远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千音说得也挺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