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四十七章 府中暗斗

3231 2016-08-12 14:59:46

    这些日子本就没有好好休息,加上昨晚跟司尚允一夜的缠绵。夏言羽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夏言羽浑身酸疼酸疼的,不过一想起昨夜司尚允的温柔夏言羽便又脸红起来。她下意识的转过身看向身旁的时候司尚允已经不在了。夏言羽伸出手摸了摸床,已经凉了。看来,离开已经很久了。

    “小玉?小玉?”夏言羽叫了两声之后便止住了声音,拍了拍自己的头。看来还真是累昏了头了。这里哪有什么小玉啊。什么都得自己来。夏言羽起了床之后再房间内仔仔细细的洗漱了一番。

    打开房间的门时阳光直接照进了屋子里显得格外的温暖。可能糊掉司尚允的身边之后便什么都是温暖的把,夏言羽如是想。

    “太子妃,您起床了。“在门口的千音看到夏言羽之后说道。

    “啊,是啊。千音,尚允去哪里了?我起来的时候就没看到他了。“

    “回太子妃,太子爷带着清远出去了。临走之前跟我们说不让我们打扰您睡觉,这些日子您肯定是累坏了,太子想让您多休息休息。太子晚些会回来的。“千音如实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说来也是,原本就是为了赈灾的事情来得,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到了现在。司尚允如果还不赶快去灾区的话肯定又要被司尚渊等人抓住把柄的。夏言羽也不是那种黏人的人,司尚允去办公事,肯定不会说些什么的。

    江南这一代的民风淳朴,在知道帮他们整治水灾,救济粮草的幕后人是当朝太子爷之时,所有百姓都从家中拿出了最值钱的特产,给那些便衣侍卫,让他们带给太子爷。

    “呵呵呵,这可不是本太子的功劳,这且都是本太子的太子妃出的主意,才将江南的灾情彻底整治了。”

    突兀的声音在所有百姓中间响起。

    “参见太子爷!”

    本来还在为难的接着百姓们的谢意的侍卫,在看到来者之时,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站在前头的妇孺有些不敢相信刚刚才在口头上称赞过的人转眼间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小心翼翼的看着司尚允道:“你,真的是救济我们的太子爷吗?”

    司尚允但笑摇了摇头。“错了错了,是太子妃夏言洛,她才是你们的救命恩人。”

    听到这话,百姓们都由衷的笑了起来,不管是太子妃还是太子爷,太子爷是战场上的英雄,八太子妃又是政事上的能手,若是他们做了皇帝和皇后,大鸢朝才是真的风调雨顺了啦。之前就传言说太子府新迎娶的太子妃贤良淑德,是个难得的好女子。如今看来,此话还真是不错。

    “尚允?”

    说到太子妃,夏言羽带着试探的轻柔声音便出现在了司尚允的身后。

    回过头,就看到自家娘子带着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他,似乎不明白周围的百姓都围着他在作甚。

    司尚允大步上前,将夏言羽牵至所有百姓中间,对着百名手拿特产的江南百姓,大声道:“这就是我司尚允的太子妃!没有人更有资格比她更适合做我司尚允的妻,一生的伴侣!”

    而彼时已经有人认出了夏言羽,正是昨天一边擦汗还一边笑着给他们发放粮食的人。

    “太子妃才色绝世!”

    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声,彼时一声又一声的赞颂响过千里。

    夏言羽张了张嘴,司尚允心明神会的用手势止住了声音,带着天然形成的压迫感,瞬间让喧闹的百姓安静了下来。

    夏言羽看着百姓,开口道:“天灾人祸本就不为所愿,而在这些祸事中又有多少百姓失去了自己的至亲至爱,我深知这种蚀骨之痛!我夏言羽不是天上的菩萨,不能够普度众生,但是我却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心血,努力让百姓不为灾难所折翼!”

    这段话真正的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坎中去。

    江南每每到雨水丰沛之时,便会泛滥洪灾,在这里的多少百姓因此而失去了自己的亲人和爱人,那沉痛的心情就如同夏言羽所说那般,蚀骨之痛!

    这次的掌声响的不算突兀,所有百姓看着夏言羽的双眸都染上了一层白雾,久久的,不愿意撤下自己拍痛的手心。

    午间水灾灾区的村长送来了最好的饭菜供司尚允与夏言羽享用,夏言羽再三推辞之后还是收了下来,并且连声道谢,村长这才带着笑容离去。

    “言羽,江南这边的灾情已经控制住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司尚允轻声询问道。

    夏言羽叹了一口气,目光放在了门外的大槐树上,“今天说的话,现在想来,是有些草率了,我夏言羽一届妇孺,何德何能能够解救大鸢朝如此多的天灾人祸。”

    “莫忘了,还有我。”

    简单的一句话将夏言羽心中所有的焦虑一一打散。

    没错,还有他,所以,她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

    回去的计划定在了明日,亲自安顿好了一切之后,便和那些淳朴的百姓们说再见了,他们的马车在前头,后面跟着百名百姓,带着浓浓的不舍,最终还是正式的说了再见。

    司尚允和夏言羽自从太子府出发,这一走就走了六天,在这段时间中,府中的几个女人,开始不安于本分,与自己心中的情敌展开了心计之争。之前夏言洛与沈长情和柏如沁争吵的之后便一直都记着这个仇。可是听了苏倩茹的话,现在夏言洛的身份还远不及沈长情跟柏如沁。虽说自己是太子妃夏言羽的姐姐,可是夏言羽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谁都不知道。毕竟放人之心不可无。

    夏言洛本没有错,而错就错在司尚允临走之前那句看似亲昵的关心,这简直是给了府中那两个从来没有受到过垂怜的善妒女人一个大大的巴掌。

    夏言洛自认为离太子妃的位置不远了,对于下人开始渐渐的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来。

    “我饿了。”

    夏言洛躺在摇椅上,支着脑袋音调慵懒的对身旁的丫鬟说道。

    丫鬟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夏言洛。“可是,现在这个时刻。”

    “难道我要吃东西还不准吗?”丫鬟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夏言洛那陡然提高的声音给吓得噎了回去,咬了咬唇瓣,道了声是,便快步走了出去。

    夏言洛哼了一声接着玩弄起自己的衣衫来,今日好不容易娘亲没有再家,不用冷不丁的受到训骂,也终于可以活的舒坦一回了。

    “哟!现在日子倒是舒坦了,这个时辰主子一句话,丫鬟还要跑去提饭。”

    比夏言洛都要尖锐的女音从门外就响了起来,眨眼的功夫,一红一蓝便已经出现在了夏言洛的屋子里,环着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夏言洛。

    夏言洛也不急,不许不慢的从摇椅上起身,领口微微敞开,露出性感的锁骨来,投足间风情无限。

    “太子走时可是千叮万嘱,说我身子骨弱,多吃点才行呢。”

    说着,夏言洛还真当柔弱的扶额晕了一下,惹得来者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厌恶。

    “装什么装!还不是贱人一个!别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娘亲见了我们还不是低声下气的。”柏如沁怒目横瞪,在提及苏倩茹的时候却骄傲的抬起了下巴,对于她们母女的不屑显而易见。

    夏言洛一听柏如沁的话就受不了了,可是却又想起苏倩茹告诫自己的话不敢回嘴。只能狠狠的看着两人。可是耳朵里就好像一直都在回荡着柏如沁的话一样。

    夏言洛暗骂了一句,站起身与她们平视,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道:“哦,那就没办法了,显而易见,堂堂太子爷确实是对我这个贱人一见倾心呢。你们二人虽然说进府比我久,可是到现在不还只是个佳丽?”

    她当然不会像自己娘亲一样,做什么都小心翼翼害怕得罪人,现在不管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哪个达官贵族的千金,她夏言洛绝对不会让她们欺负了去,反正总有一天,她们也只会听自己的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想到这里夏言洛更加昂首挺胸了起来。好像司尚允已经是自己的了,自己也已经是太子妃了一样。

    “你!”柏如沁脸色刷的白了,夏言洛的骄傲彻底的惹怒了这个从小就被娇生惯养的小姐,带着掌风的巴掌眼看着就要落在了夏言洛的娇嫩小脸上,夏言洛吓得尖叫着闭上了眼睛,只是预料中的痛楚却迟迟没有降临。

    “长情姐姐。”

    柏如沁埋怨的看着拦住自己手的沈长情,沈长情对她摇了摇头,柏如沁咬了咬牙最终不情不愿的狠狠放下了自己的手,别气的不去看沈长情和夏言洛。夏言洛那个贱样子,柏如沁恨不得立刻宰了她。

    沈长情冷眼看向夏言洛,夏言洛正在为沈长情的识相沾沾自喜,当下性子也就耍了起来,对于沈长情的眼神,哼了一声。

    “夏言洛!你最好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