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四十八章 表妹

3211 2016-08-12 14:59:46

    沈长情冷冷的说了一句,便拉着柏如沁走了出去,在离开夏言洛的别院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柏如沁终于忍不住一把甩开了握着自己小手的沈长情,因为生气而涨红的小脸看着沈长情道: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打她!你看看那个贱人现在都快骑到我们头上了!她算什么?顶多只能算是投靠的亲戚罢了,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

    “话是不假,但是现在在没有搞清楚所有之前,我们不能擅自动手,现在不是再自己的府中,若是哪天司尚允问起事来,你我都得回家呆着去。”沈长情瞪了柏如沁一眼说道。

    柏如沁迟疑的低下头,半晌才为难的看着沈长情,小心翼翼的拉过她的手,咬着唇瓣可怜兮兮的说道:“对不起长情姐姐,都是如沁一时鲁莽了,下次,下次如沁一定好好听姐姐的话不乱做事了。刚刚若不是姐姐的话,可能我还真的就被那个贱人抓到了把柄。谢谢长情姐姐。”

    说着还信誓旦旦的抿了抿唇。

    沈长情似乎是被柏如沁的话逗笑,抿了抿唇,才拉着柏如沁的另一只小手郑重的说道:“那个夏言洛,表面上我们动不了她并不代表背地里不可以。”

    沈长情的凤眸闪了闪,柏如沁恍然大悟的哎了一声,直道长情姐姐聪明。

    两人离开不久,从旁边的花丛中钻出来一名丫鬟,手中端着从厨房好不易要来的饭菜,她在迟疑着,在这里偷听到的话要不要告诉自己伺候的正主,随即想了想,咬了咬牙,转身往夏言洛的屋子跑去。

    这一幕也是正好被在路过的陆云帆看在了眼里。这些女人之间的斗争陆云帆才没有兴趣去研究去琢磨呢。只不过这些女人斗得越狠就说明以后夏言羽的日子就不好过。虽然夏言羽的身份是太子妃。可是想要动手的人随时都可以动手。陆云帆一想到以后夏言羽很有可能就会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太子府的时候便皱起了眉头。

    “九爷?您怎么站在这儿?”

    陆云帆回过头看去的时候就发现已经站在身边的小玉。“哦,小玉啊。我刚好路过。”说着便看到小玉手里端着的点心“你这点心是送去哪里?

    “哦,这个啊。奴婢想着太子爷和太子离开太子府也有些日子了,想必这几天就该回来了。我就提前让府里的人做好了我们家小姐爱吃的点心。免得小姐什么时候回来了还饿着肚子不是。九爷,我在您旁边已经站了有一会子了。您看起来好像是在想事情,不知是何事让您如此专心,都没注意到我在您身边呢?”小玉问道。

    被这么一问陆云帆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总不能直接跟小玉说自己是在担心夏言羽把。

    夏言洛这几日一直发生很奇怪的事情,要么就是饭菜要么就是凉的,要么就是太咸亦或是太淡,要么就是半夜里外头传来打锣声,出去一看又没有了人影,几天下来,夏言洛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相比起沈长情和柏如沁的精神,她倒是有些像欲求不满的模样。

    “哟!瞧瞧这是谁来了,赞赞,怎么着一副没了男人的模样啊。”

    在花园里碰了头,本打算绕过,但不论自己往哪边走,沈长情那一身红色的长裙总是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着实的扎眼。

    夏言洛紧了紧拳头,终于将自己越发难看的脸庞抬了起来,在看到她这副模样的时候,那头的沈长情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掩着手绢笑了起来,笑得浑身上下都跟着颤动。

    夏言洛瞪了沈长情一眼,语气不善的冷声道:“笑够了没有?这些天的那些事都是你唆使出来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小伎俩!”

    自从那次丫鬟提饭回来之后,自己便没有一天顺心的,尽管娘亲每天都会在她面前说,将来有的是机会报仇,现在必须要忍。

    可是,她咽不下去这口气,看着她们嚣张!

    沈长情被揭穿了一点也不着急,风情的将自己落在脸庞的发丝别在了耳后,上前一步,将嘴巴放在了她的耳际,用只用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就算是我做的,谁又知道是我做的?没有人会相信一个胡搅蛮缠的女人!所以,你受的所有委屈就只能咽下去,别想着跟谁去告状,没人会相信你。”

    配合着嘴角的弧度,沈长情退后了一步,“你身上的胭脂味太浓了,熏得我都游戏诶头晕了,建议你还是先去好点的胭脂店买完了胭脂再说别的吧。别以为整天涂涂抹抹的就是好看了,没人会喜欢一个浑身青楼味道的女子。打扮成这样整日在太子府中穿梭,也不嫌丢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话就好好学学我很如沁。真是没见过世面的野女人。”

    说罢,便径直绕过了夏言洛翩然离去,走过时带起的风含着一阵扑鼻却好闻的花粉味,让夏言洛的脸色更加的黑起来。

    “小姐。”

    丫鬟小心翼翼的唤道。

    夏言洛的嘴脸毋的变得狰狞起来,手舞足蹈中带着尖叫将整个花园给渗透。

    司尚允和夏言羽的回归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是依旧有人闻风赶来。

    在听到司尚荣带着一名女子已经在大厅内候着的时候,司尚允与夏言羽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眼,眸子同时幽深了起来。

    但是在见到司尚荣的时候,却又变成了至亲兄弟。

    司尚允迎上了司尚荣的怀抱,司尚荣拍了拍司尚允的肩膀,笑赞道:“太子不愧为太子。听说这次江南水灾方面治理的相当不错啊。还真是没有辜负皇阿玛跟我们这些兄弟给予的希望啊。”

    司尚允呵呵一笑,谦虚道:“只是运气好娶到了好太子妃而已不然,此行,还真是难以预料。”

    “太子啊,在我面前还如此客套作甚!来,奔波了这么久先坐下来我们再慢慢叙叙。看太子的脸色这些天肯定是鞍马劳顿啊。快快跟我说说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尚允嗯了一声坐到了主位上,一直跟在身后的夏言羽坐在了他的旁边,而这个时候两个人才看到那个从管家口中说的女人,竟然是云挽歌。

    云挽歌坐在了七王爷司尚飞的身边,手指一直不安的搅着,在听到司尚允的声音的时候,更是紧张的僵了背脊,低着头不知道该要如何面对司尚允和夏言羽。

    夏言羽疑惑的看了云挽歌一眼,随即客套的笑着问道:“尚荣身边坐着的是?看上去不是不是一般女子啊?!”

    司尚荣经过提醒恍然大悟一般介绍道:“这是云挽歌,我的远方表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这表妹可是仰慕太子爷许久了呢。整日都在我耳边说着太子你有什么什么好,听的我这个太子爷的哥哥都有些的吃味儿了呢。”

    一句话让夏言羽和司尚允相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挽歌,快要向太子爷和太子妃问好。”司尚荣对云挽歌柔声道,语气中的关爱不言而喻。

    云挽歌脸上染上了一层尴尬的色彩,犹豫了半晌,才终于从椅子上起身,挎着艰难的步子来到了大厅中央,僵硬的福了福身。

    “小女,云挽歌,见过太子太子妃。”

    司尚允不着痕迹的眯了眯眼眸,眸中闪过一丝怀疑,面上依然不动声色的道了句:“既然是尚荣的人,自然不用多礼。”

    “是。”眼下云挽歌下意识的看了司尚荣一眼,司尚荣抿着唇朝她点了点头,这才回到了司尚荣的身边继续正襟危坐。

    “太子啊,八哥有些事情想要听听你的意见,你看。”司尚荣意有所指的在夏言羽的身上扫了一下,司尚允会意,转过头对夏言羽道:

    “言羽,带云小姐去王府里走走。”

    夏言羽乖巧的道了声是,走到云挽歌身边之时,带着生疏的礼仪道:“云小姐,请随我来吧。”

    云挽歌下意识担心的眼眸看向旁边的男人,在接触到对方危险的眼眸之时,低头咬了咬唇瓣,点了点头,跟在了夏言羽的身后走了出去。

    两个人一路上什么话也没有说,路过凉亭时,夏言羽停了下来,径直坐在了凉亭内的石凳上,不去看惶恐的云挽歌,一双水眸藏着云挽歌看不懂的情绪望着平静的水面。

    就在内心的惶恐压得云挽歌实在透不过气来的时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太,太子妃。”说完后,云挽歌自己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夏言羽这才转过头来,尽管笑容明媚,却依旧让云挽歌的心中发悚。

    “八王爷的,表妹。”似乎是在低喃,抬起头的时候,眸中的色彩却异常暗淡,那是一种极其失望的色彩。“很高兴认识你。”

    云挽歌当即吓得腿软,一把跪在了地上,也顾不上膝盖上的疼痛,眸中嗜着泪水低着头咬着唇瓣,哽咽的说道:“太子妃,太子妃我求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