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此生足矣

3190 2016-08-12 14:59:46

    “求我作甚?堂堂八王爷的表妹,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我。”云挽歌唇上已然没有色彩,颤抖着闭上了眼睛,仿佛豁出去了一般。“对不起,对不起,我是真的喜欢太子爷,从小就没有一个人这般真心的对待我,要么就是贪图我的美色,所以,所以我就控制不了自己了,太子妃,求求你原谅我的自私。我知道我做的这些都是错的,可是在这人世间,这一辈子能遇到自己爱的,同时还爱着自己的男人不容易。我在外漂泊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我觉得世界都变的不一样了。太子妃,求求你,原谅我吧。“

    夏言羽柳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想到今天的一切,看着跪在地上的云挽歌问道:“皇家不同于常人,太子爷那样的人,你确定是可以交心的对象吗?我看司尚荣的眉宇之间透着的全都是欲望。而这个欲望是皇室里的人独有的权利。你确定你承受得住吗?你要知道,或者不仅仅是为了一个爱,同时还要支撑的起这份爱。你觉得你可以吗?”

    听到这里,云挽歌格外信任的抬起头来,眸中含着越发坚定的神色。“太子爷是真心爱我的,他对我的好,比任何人都要多,都要真。不管他以后当不当得上皇帝,我对他的爱都不会变,我也相信,他也不会变的。我相信。”

    夏言羽看了云挽歌半晌,才叹了口气,起身将云挽歌扶了起来,带着忧心的情绪正视这云挽歌的脸道:“挽歌,既然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但是作为朋友,我也要忠告你一句,人心难测。你不能只因为人的表面去相信一个人,人心毕竟隔着肚皮。你这么单纯的相信,把自己交出去的话总有一天会后悔的呀!”

    “是,挽歌知道了。谢谢太子妃。”

    嘴上面温婉的答应着,但是心中却早已经笑开了花,那日日缠着她寝食难安的郁结终于解开了,现在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同太子爷在一起了。

    两人又走着谈了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之后就散了,夏言羽一路舟车劳顿此刻也有些身心俱惫,于是便回了自己的宫里休息去了,回去之时小玉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夏言羽此刻也懒得想了,回到房内便和衣休息了下去。

    醒来之时外头已经染上了一层暮色,夏言羽孩子气的揉了揉眼眸,久违的熟悉感窜上心头,不禁有些恍惚的呆愣,片刻后,唇角才染上了一层安心的笑意。

    “小姐?”

    刚刚进门的人儿,似乎对于里面突然出现的人儿有些不敢置信,揉了揉眼睛瞪了半天,铜陵似的眼珠子才从薄雾变成了水珠落了下来,一把扑进了夏言羽的怀里。

    “小姐,你可终于回来了。小姐要是再不回来的话,这偌大的王府中小玉就真的是无依无靠了呜呜。”

    夏言羽拍了拍小玉的肩膀,浅笑着安慰。“好了好了,这都离不开小姐了,那以后要是嫁人了可要怎么办才好。”

    提到这里,小玉似乎是想到了曾经不好的回忆,狠狠的咬了咬唇瓣,坚定的说道:“小玉这一辈子都不要嫁人了!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旋即一想,连忙抬起头解释道:“当然,除了姑爷和姑爷的弟弟除外。”

    “傻小玉。不过这么多天也是为难了,你自己一人在这府里待着,幸亏是没有被那些女人欺负了,不然我可是要愧疚的呀。”

    夏言羽被小玉的可爱性子逗笑,忍不住捏了捏她湿哒哒的脸蛋。

    “对了。”小玉似乎猛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从夏言羽的怀中退开,愁着小脸说道:“小姐啊,你赶紧去救救姑爷吧,夜阑宫里的那些女人和大小姐,听说了姑爷回来的消息,一个个都挤破了头颅在姑爷面前搔首弄姿呢,姑爷看起来似乎脸色不大好的样子。”

    夏言羽想到司尚允那张已经黑了的俊颜,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调侃道:“这些事情还是让尚允自个儿解决去吧。”

    小玉还想要什么,随后心思一转,却笑了出来,“对啊,和那些个胭脂俗粉比起来,小姐你的确是池中圣莲,姑爷呀这么一寻思,不久更加的宠爱小姐你了嘛!”

    夏言洛轻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娇嗔了小玉一眼。“你呀。”

    太子爷治理江南一带的惊人之法在三天之内已经在京城传遍,所有百姓的口中无一不赞颂着太子爷为当代贤臣。

    只是在听到谣言的司尚允,却蹙着眉头仿佛有郁结之事。

    就连正在为他研磨的夏言羽,都不清楚为何司尚允会有不开心之事。

    ”言羽啊。”司尚允最终叹了一口气,叫夏言羽名字之时语中带着淡淡的惭愧和歉意。

    夏言羽研磨的手顿了顿,不语,却是让他继续说下去。

    “天下人都夸我为贤王,其实不然,真正贤的倒不如说是贤太妃,我。”

    “你是不是在想,昭告天下,这次的治水之法是我想出来的,让天下人赞颂与我?”不待司尚允说完,夏言羽冷不丁的打断了司尚允后面的话。

    司尚允为难的看了夏言羽一眼,最终点了点头。

    夏言羽垂眸轻放下手中磨石,再次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振振的看着司尚允。“那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设身处地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谁?如若没有太子爷你,我想夏言羽一辈子都不会干涉这与我无关的江山社稷中。对这些国家大事我夏言羽是没有兴趣的,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尚允你?太子如果这时候对世人昭告是我的话,那么我的苦心不久白费了吗?”

    “言羽。”

    “你可想过,被摄政王他们知道是我的话,你我又该何去何从。我倒是没所谓,可是你呢?万一你垮了,你可对得起已经故去的容妃?还有四王爷?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勇往直前,尚允,什么都不要多想,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到何时,我都会陪着你。”

    夏言羽的眸上染上了一层怨艾的愁色。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情我就会变得痴呆无比。”司尚允心中一阵抽痛,将夏言羽猛然拉近了怀中,紧紧的搂着。

    他总是在她的事情上面变得愚钝,总是想着为她好,却不知不觉的要把她推进龙潭虎穴,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好夫君。

    夏言羽在她怀中困难的摇了摇头。“当初我们在一起时,就曾经说过,你不负我,我便挑灯相伴,而如今太子并没有负我,所以不必内疚,还是原来那样,你若负我。”

    夏言羽依旧与上次一般,没有说完已经被打断,他的唇炽热且霸道的压到了她的唇瓣之上,狠狠的允吸着,让夏言羽忍不住忘情。

    带着情绪的晶莹将两人的唇染得煞是好看,司尚允额头抵着夏言羽,用几乎没有距离的距离紧紧的看着她的眸。“我不想听到任何离开的话,现在不想以后也不想,因为你这辈子注定只能在我的身边,同我司尚允孤独终老。我司尚允这辈子没做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可是唯一一件让我觉得骄傲的,就是娶了你作为我的妻子。此生,我都不会负你。言羽,你放心。”

    男人都是霸道的,只是此刻看来,这霸道却仿若石块一般,深深的撞击着夏言羽的心头,她的鼻子一酸,眼泪已经在框中打转,只是太过高兴和幸福了。

    司尚允有些手足无措,最终轻轻的吻去了夏言羽的泪水,再次将她拥在了怀中。

    “傻瓜,哭什么。”

    “尚允,我这一生有你足矣。你说你这辈子最骄傲的是娶了我。我倒真觉得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嫁给了你。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想要了。此生足矣。”

    这一生的一切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她夏言羽现在才知道自己的上一生结束的有多荒谬,眼前的男人,才是值得她付出和爱的。

    “我也是,一生,有你无憾!”

    两个相爱的人,互相聆听着对方的心声,没有任何杂质的爱,羡煞了旁人,嫉妒了外人。

    司尚渊在得知司尚允圆满归来之时,当即送来了祝贺,并且要亲自为司尚允办一个圆满宴,司尚允本想推辞掉,哪知四司尚渊脸色一板道:“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辞,太子,就算你治水有功也不能如此把摄政王不放在眼里吧。”

    司尚渊这么一说司尚允倒还真是有些不好推辞了。如果再继续推辞的话,司尚渊肯定会在外面又去传播一些不切实际的谣言。甚至有可能会在城中散播说自己仗着整顿了江南的灾情,变得目中无人。司尚允好不容易在百姓心中建立起的信任,可不能因为这么一件小事情就被摧毁。司尚允在一番认真的思考之后便答应了下来。不知道司尚渊又在琢磨着什么鸿门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