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五十六章 苏母受气

3192 2016-08-12 14:59:46

    “她说你到巳时一刻时才喝了两碗粥。言羽,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就不听呢?才两碗粥这么能行呢。”司尚允看着忙着沏茶的夏言羽后最终还是板起脸,似乎对他所知道的事情极为不满。

    “那时候我不是刚从花园里回房?而且我喝了两碗清粥还不够么?你就放心吧。尚允,你别总是这么紧张我了,我好着呢。如果连我吃饭睡觉你都要这么紧张的话,以后我该怎么办呢?倒是尚允你,别总是忙着忘记了时辰。我听千音和清远说昨晚你又睡在了书房,那怎么能行呢?万一受了风寒的话可怎么办。”夏言羽的眼光从外头移开。

    “行,今天就不和你追究,不过,你得跟我说一下外头的人是怎么回事吧。”

    司尚允接过茶后却不急着喝,看着淡蓝色的茶杯眯起眼,似乎在等着夏言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今天我不是当众让我姐姐难堪么?我为了防止她跳墙所以特地给她安排了护卫。”

    夏言羽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司尚允则是不着痕迹的挑了眉。

    “想不到我家娘子竟然这么精打细算。”得到满意的答案后司尚允笑着调侃,只是眼里的幽暗深不见底,看来今天带给夏言洛的刺激挺大的啊.。

    连言羽都开始防备了。

    “我一直都这样你还不知道?对了,司尚渊那边如何了?”话锋一转,夏言羽巧妙的转移了话题,不是她不放心司尚允,而是这些事原本就不能让司尚允分心,就连夏言羽自己都不能保证这次的事有没有把握能办好,之前她还能知道苏倩茹和夏言洛的下一步动作,那是因为她在她们手上死过一次,但是现在。

    局势好像有点变化,一切都没有按照前世的步骤来,也难免夏言羽有些慌乱。

    “没什么,就是上一次见的礼部尚书崇元敬好像有所行动了。”

    司尚允抿了口茶,说来也奇怪,这司尚渊今天意外的没来上早朝,皇帝问起的时候有人告知是身体不适,而在早朝结束后礼部尚书崇元敬故作亲密的跟司尚允打了个招呼,还闲聊了几句,引来众多官员的议论。

    “他是故意接近你还是故意接近司尚渊呢?”夏言洛咬着吓出想了想,良久后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今日司尚渊并没有来上早朝,说是身体不适,而礼部尚书则是来和我讨论一下无关重要的事。”

    司尚允没有任何隐瞒,只用了一句话便把方才发生的事叙诉了出来。

    “那你觉得礼部尚书的目的是什么?”夏言羽笑了笑,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却不戳破。

    “你我心里明白得很,就别明说了吧?”司尚允笑着把夏言羽拉进自己怀里,有个能分担的妻子真是不错。

    “怎么我心里想的事你都知道?”夏言羽故作诧异的捂住嘴,眼里的笑意却毫不掩饰。

    “你也不看看我是你的谁?”

    司尚允轻笑一声,索性就随了夏言羽的意,抛开身上那些繁重的枷锁与夏言羽调笑,果不其然,司尚允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心都轻了不少。

    “小姐,苏倩茹想见您。”正当夏言羽和司尚允说说笑笑时,门外便传来了小玉的声音,夏言羽和司尚允对视了一眼,慢悠悠的坐上主位后才应了一句好。

    过了一会儿后小玉便带着苏倩茹进了房,客客气气的倒了杯茶后才站在夏言羽身边凉凉的看着苏倩茹,而苏倩茹一进门便一直张望着周围。

    这是她第一次进夏言羽在太子府里的房间,里面的摆设都很整齐,也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除了一些画像以外便没有其他能看的,苏倩茹不禁暗自讽刺,看来夏言羽这个太子妃不怎么讨太子爷开心,连个像样房间都没有。

    夏言羽淡淡的瞥了环顾四周的苏倩茹,等到她的视线回到主位上后才笑盈盈让苏倩茹入座。

    “姨娘这是第一次看见我房间吧。看姨娘你左看右看的样子好像是没见过的样子呢。”

    夏言羽抿了口茶,脸上还是那种恬静温婉的笑容,苏倩茹不着痕迹的冷笑了下,拿起茶杯却怔了好一会儿,夏言羽得不到答案后看向苏倩茹,却发现她直勾勾的盯着茶杯看。

    淡蓝色的茶杯看起来像是雕上了天下的云朵似的,仔细一看又发现茶杯上的玉刻上了字,眨眨眼后却找不到字的具体字样,茶盖也是异常精致,看起来华丽又不显得庸俗。

    苏倩茹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精致的茶杯,手上的关节被她捏得泛白,只是脸上还是如方才来的那样风轻云淡,极为了解苏倩茹的夏言羽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现在的心思。

    轻轻一笑后便用眼神示意小玉去唤回苏倩茹早已飞出去的魂。

    小玉这才抬眸扫了苏倩茹一眼,在看到她眼里不经意露出的阴狠后心颤了一下。

    果然她还是不太能承受苏倩茹的眼神,之后便反应过来,皮笑肉不笑的唤了一句。

    苏倩茹在听到小玉甜腻的嗓音时怔了怔,眯起眼打量起她来,鹅蛋脸的她看起来很是柔弱,黑色的眸里是一片清澈,圆润的鼻头和精致的小嘴更让她看起来有些大家闺秀的味道。

    苏倩茹看着这个从小就在夏府里长大的小玉,蓦然发现小玉的姿色丝毫不低于她的女儿,看样子还是个雏儿,若是能把她拉拢过来,接着让她去勾引那些有权有势的官家少爷,效果肯定比夏言洛的要好。

    就在苏倩茹在心里打算着她的如意算盘时,夏言羽却没了耐性,本来让她们母女俩住在这已经很好了,现在即是肆无忌惮的在这太子府里闹得鸡飞狗跳,见了面后又不说正事反而在心里嘲讽,看来她这个太子妃做得不怎么够威严啊。

    就在苏倩茹盘算计谋期间,司尚允则是忍受不住拂袖离去,没了司尚允在场,苏倩茹清醒过来后好像变得更加猖狂了,不到一会儿苏倩茹就从刚进来时的低头变成现在的趾高气扬,连腰板都直起了不少,夏言羽看着她现在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

    “不知姨娘此次前来有何贵干呢?难不成是姐姐勾引太子爷失策,就轮到你来了?真是可惜了呢,刚才太子爷好像已经被你气走了,还有嘛。”

    夏言羽故意顿了顿,让苏倩茹的脸色不知不觉的黑了几分,夏言羽的视线来回在苏倩茹脸上扫过,最后扬起袖子遮住嘴,轻声笑了出来,连她那双清澈好看的墨眸都笑成了月牙的形状。

    “不过姨娘也不像以前那般风华绝代了,勾引太子爷,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太子爷可不是那种集市上的普通男人。可不是什么货色都要的。姨娘,我看您还是先回去吧。还有啊,好好劝劝言洛。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没什么,没必要为了男人脸名声都不要了。”

    夏言羽毫不掩饰的嘲弄让苏倩茹装得风轻云淡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连站在夏言羽身边的小玉听到这句话后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夏言羽房里还有几个太后娘娘的丫鬟,本来就高人一等的身份更让她们毫无顾忌的笑了出来,霎那间夏言羽房里都充满了愉悦又动听的笑声。

    “姨娘莫恼,我们能笑得这般开心也是多亏了你呢。”

    说罢便轻咳了一声,那些丫鬟们便止住了笑声,只不过心里的对苏倩茹的厌恶却怎么也止不住,特别是小玉。

    以前在夏府,小玉没少受苏倩茹母女俩的气。

    本来还在自我安慰的苏倩茹听到夏言羽的话后便爆发了出来,伸出她那双纤细的手指着夏言羽的脸,刚想骂出口,转念一想便克制住了自己的心情,也学着夏言羽呵呵呵的笑了出来。

    “这是太子府,我若是敢对太子妃不敬,那么我们母女俩就得从这滚出去,我也便认了,但是你们这些下贱的丫鬟胆敢取笑我?好歹我也是你们太子妃的姨娘,就算不怎么亲,于情于理,你们都得尊敬我吧?如此明目张胆的嘲笑,让我以后还怎么树立威信?虽然我不是太子妃的亲娘,可是我也是太子妃父亲的夫人!对我如此不敬,真是放肆!”

    苏倩茹的话一出,夏言羽便安静了下来,脸上的笑意也显得若有若无,缓缓的拿起茶杯抿了口茶后拍了拍小玉握成拳头的手,等着她的贴身丫鬟——慧娘的回答。

    “苏夫人言之有理,是我们这些下贱的奴婢唐突了,不过苏夫人至少也撒泡尿照照自己吧?一个教出那么下贱的女儿的妇人,也敢来这撒野?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就来勾引当今太子爷?若不是我们太子妃可怜你们,把你们留在府中的话,谁知道你们现在在哪儿做着什么恬不知耻的事情!现在还恩将仇报的来勾引太子妃的太子爷!想必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吧!看夏言洛的德性也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