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五十八章 狼狈

3149 2016-08-12 14:59:46

    听完小玉叙述的夏言羽拧了拧眉,最后还是让小玉搀着她出了外头,迎面而来的刺眼阳光让夏言羽下意识的眯起了眼,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夏言羽眨了眨眼,抬眸扫了扫庭院里的场面。

    夏言洛衣衫不整的压在景亦秋身上,头上正如小玉所形容的般恐怖,大量的鲜血几乎盖住了她那张布满胭脂的脸,只剩两颗火红色的眼珠还看的清,兴许是因为夏言洛身上都是血的原因,所以在夏言羽看到夏言洛的眼睛时也觉得那双眼睛是红色的。

    夏言羽从来没有见到过夏言洛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从小夏言洛就想要比别人美,什么情况下,夏言洛都是收拾的妩媚妖娆才会出门。今天,夏言洛的这般模样,如果换做是以前的话夏言羽肯定会心生怜悯,可是现在,一想起前世夏言洛和卢浩天的那些勾当,夏言羽的牙都快要咬碎。今日的这些,全都是夏言洛自己找的!夏言洛看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好像就要吞噬掉自己一样,很可怕,但是夏言羽并不害怕。

    此时的景亦秋惊慌失措的尖叫着,压着她的夏言洛身上的血越来越多,也流到了景亦秋的身上,景亦秋的脸吓得毫无血色,几乎快晕厥了一般。景亦秋更是没有了刚刚呢般鄙夷夏言洛的样子。生怕夏言洛会发什么疯,对自己做出什么很过分的事情来。

    夏言羽冷眼看着血流不止的夏言洛,报复的快感更甚,前世她流的血,可不止这些,不过报复归报复,夏言羽在景亦秋哭出来时便冷声下令。

    “去找几个灵巧的丫头,找一点棉花和一点包扎伤口的布,把夏小姐从景小姐身上拉起来。这个样子,若是让别人看到了成何体统。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起来?看戏还没看够?”

    几个反应过来的丫鬟立马照着夏言羽的吩咐做,不一会儿原本鸡飞狗跳的场面便恢复了原状,只是夏言洛还大声的吼叫着,似乎如果夏言羽不立马给她找大夫的话她便吃了夏言羽一般,夏言羽冷冷一笑,走到吓得惊慌失措的景亦秋面前柔声安稳。

    本来接触到夏言羽身子的景亦秋有着片刻的僵硬,不过在几秒后便犹如受惊的兔子般埋在夏言羽怀里抽泣着。看上去好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夏言羽虽然不高,但是在身体较小的景亦秋面前却高了不少,所以夏言羽在景亦秋趴进她怀里时除了别扭便是别扭,不过好在景亦秋识大体,过了一会儿后便慌张的离开夏言羽怀里,梨花带雨的模样看起来很是可怜。别说是男人了,这般模样,就算是女人看到了相比都会动心的把?难怪会在千挑万选当中脱颖而出。不过夏言羽看人还是看得挺准的。这个景亦秋绝非是善类,越是这么安静,可能以后的风暴会更加的抵挡不住。夏言羽晃了一会子神之后便重新回到了现实中来。

    安稳够了景亦秋后夏言羽才下令让管家去找个大夫过来,心急如焚的管家吩咐了一下后便亲自去请了大夫,而被丫鬟搀扶着的夏言洛却犹如疯婆子一般嘶吼着,吓得那些搀扶着她的丫鬟连连把紧贴着夏言洛的身子移开。现在的夏言洛,根本就不能让人相信是大家闺秀,是青州有名的夏家大小姐。可能集市上随便挑一个女的,都比夏言洛要好看,有魅力的把。不过是件小事情而已,就让夏言洛如此有失形象的像一条疯狗一样。夏言羽冷笑一声,断定夏言洛这一辈子都不会干成什么大事。

    等到夏言洛回了房间后管家才带着一个大夫急急忙忙的跑回太子府,夏言羽坐在主位上喝着茶,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她总是喜欢一边喝茶一边欣赏周围的状况,就比如现在,管家看着脸色淡然的夏言羽不禁轻声问了一句。

    “太子妃,可要让太子爷回来处理?夏小姐她现在的样子,太子妃您…”

    管家的询问让夏言羽从自己的世界里清醒过来,对着管家温和一笑后缓缓而道。

    “现在家里乱得很,庭院里又都是血,景小姐还处于惊恐中,再加上我姐姐现在又是这个样子,把尚允叫回来恐怕有些不妥,管家不必担心,我能处理好的。”夏言羽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司尚允的情况。忙的已经是焦头烂额了,这些府里的小事情还怎么能再去麻烦司尚允呢?!

    听到夏言羽的话后管家似乎松了口气,接着便转身离开了夏言洛的房间,这也不怪管家,因为从进了房间后夏言洛便一直挣扎,身上的伤又多了几处,而那位大夫好像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疯狂的病人。

    事情也变得棘手起来,等到大夫给夏言洛扎了一针后夏言洛才逐渐稳定下来。

    而原本应该回房休息的景亦秋却执意要在这里陪着夏言洛,正在夏言洛床头握着她的手一口一个妹妹的叫唤,让那些丫鬟们感动不已,当然,除了夏言羽和小玉。

    那些丫头们自然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儿去想些什么。可是夏言羽和小玉不一样。以前在青州,夏府虽然跟皇宫太子府比不了,可是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户,小玉在夏府的时候早就已经看透了那些人情世故。景亦秋怎么可能平白无故额对夏言洛那么好呢?

    浑身都是血迹的景亦秋在看到大夫为夏言洛处理伤口时小脸比方才更苍白了,只是硬是强忍着,原本景亦秋在这太子府里便已经深得人心,待人温和亲切的她更是受到丫鬟们的喜爱,此时的她不顾自身,坚持要在夏言洛房里帮忙,更给她拉拢了一些人心,连夏言羽也勾起了唇笑看。

    突然夏言羽被小玉拉了一下,小玉俯下身来轻声在夏言羽耳边抱怨。

    “小姐啊,那个景亦秋的地位都快大过你了,你看看她身边的那些丫鬟,可是喜爱她喜爱得紧。她也是,整日都跟林黛玉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看呐,根本就是在装样子,小姐啊,您可得小心着点儿景亦秋啊。我看她动机不纯,肯定实在密谋着什么,您走到这一步可是不容易的,一定得小心再小心。”

    说罢还撅起嘴不满的瞪着景亦秋。

    夏言羽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也凑近小玉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人家性子温柔,待人友好,也难怪那些丫鬟会如此在意。还有啊,可能景亦秋人还真是好呢?!一共来了三个女人,沈长情,柏如沁和景亦秋。那两个整日都在吃飞醋,景亦秋却不闻不问的,倒也安静让人省心。这世界上总不会都是坏人吧?还是会有那么一两个好女人的。”

    听到夏言羽的回答后不满的瞪了自家小姐一眼,仿佛是在埋怨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可是小姐啊,那些丫鬟平日见了你虽然也是毕恭毕敬的,但是却没有像对景亦秋一般对你,这样很不公平!您入府本就比景亦秋要早很多。而且您对下人比那个景亦秋还要好。小姐,您不生气我还生气呢!您看看那些丫头,一个个儿的往死了巴结那个景亦秋。这让别人怎么看我们?明明您才是太子妃啊小姐!”

    小玉说完还想叉起腰,奈何现在场景不对,也只能在心里嘀咕。

    “那又如何?她的目的不过是想当太子妃,只不过她现在正在拉拢人心罢了。我夏言羽如果这么容易就被退位的话,那就不是我夏言羽了。”

    因为现在夏言羽所在的位置和夏言洛所在的位置中间隔了一层珠帘,而夏言洛那边又吵,所以小玉和夏言洛的对话没人听得到,即使有人听到了,对夏言羽也只有利,没有弊。

    夏言羽唤了一句后他不解的转过头。

    “大夫忘了收诊费了。”

    夏言羽淡淡一笑,还没等她吩咐小玉便拉着年轻大夫往外走,嘴里说着。

    “小姐我带他去领钱。”

    小玉看着自家主子淡然的模样撇撇嘴,却乖巧的'站在夏言羽身后,夏言羽抬眸扫了扫珠帘内逐渐变得平静的另一边,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拍完后大夫便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看到夏言羽亲自站起来等他反倒有些受宠若惊。

    夏言羽在看到大夫走出来后先是让小玉递了杯茶而后才慢悠悠的问了一下夏言洛现在的情况,大夫拱了拱手后笑了笑,原本清秀的脸染上一抹笑意看起来反倒有了几分阴柔,小玉在给大夫倒茶的时候先是偷偷的瞄了他一眼,接着皱着眉头退回了原位。

    “夏小姐没什么大碍了,伤口不要碰到水,过几天我来给她换药。”

    小玉听到后心里还有些不高兴,怎么就能没事儿了呢?像夏言洛这样的人应该受尽世上的所有苦难才对。头上的血都流成那样了,还没什么事儿,还真是坏人的命都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