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妃嫔宫斗 太子妃复仇记

第一百五十九章 反常

3141 2016-08-12 14:59:46

    年轻大夫说罢便起身想走。

    夏言羽好笑的看着小玉和年轻大夫的身影,摇摇头后便走进了夏言洛所在的位置,映入眼帘的是夏言洛毫无血色的脸和一地的血,只不过那些血都凝固了起来,看起来让人甚是反感,夏言洛的床头便站在景亦秋,此时景亦秋的贴身丫鬟正吃力的把景亦秋扶起来,夏言羽这才注意到景亦秋一直用半跪的姿势守在夏言洛床头,摇摇欲坠的身子看起来更是弱不禁风,仿佛一碰就会碎了一般。

    府里的丫头下人们全都对景亦秋啧啧称赞,在夏言洛的身边照顾了夏言洛这么久。自己都快垮了还坚持在她身边,尽心尽力的照顾着。这幅模样任谁看到了都会对景亦秋刮目相看的把。可是越是这样夏言羽的心里就对景亦秋越有心防。

    夏言羽过了一会儿后佯装成刚反应过来的模样扶了景亦秋一把,果不其然,景亦秋再第二次接触到夏言羽时身子又僵了僵,对着夏言羽虚弱一笑便推开了她,夏言羽也不恼,站直了身子后寒暄了几句,就是不让景亦秋回去休息,等到景亦秋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时才放她走。

    走出夏言洛住处的景亦秋冷了冷脸,过了一会儿后笑着和身边的丫鬟讨论着今天发生的事,景亦秋的贴身丫鬟实在心疼自家主子,不着痕迹的加快了脚步后担忧的盯着景亦秋看,景亦秋笑了笑,身子一软便晕了过去。

    刚巧这时小玉送走大夫后回来,看到景亦秋晕倒本不想搭理,但却因为身份低下不得不上前扶了景亦秋一把,景亦秋的贴身丫鬟故意把景亦秋的整个身子都往小玉上放,而小玉的注意力都在晕厥过去的景亦秋身上,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腰部被一根银针轻轻扎了一下,几秒后那根银针便缩了回去,速度快到让人看不见。

    一阵忙碌后景亦秋总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小玉也回到了夏言羽身边,看到脸色苍白犹如死人的夏言洛后小玉先是冷哼了一声,接着便把自己的视线挪到别处去,这样的动作也不难看出小玉对夏言洛的厌恶程度。

    不过在厌恶的同时小玉的心里高兴极了。虽然夏言洛没什么大碍了,可是现在却依然受着痛苦不是吗?那些年在夏府时,夏言洛给自己的痛苦和给夏言羽的痛苦,肯定会有一天慢慢的回来的。小玉边想便不情愿的给夏言洛的杯子里倒满了水。

    等到一切都处理好后苏倩茹才姗姗来迟的从外头走了回来,看到床上的夏言洛后先是愣了愣,接着便极其夸张的扑倒在床上捂着嘴哭着,还硬生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心里却是生气的想要把躺在床上的夏言洛给拽起来,狠狠的扇几巴掌。这个夏言洛,苏倩茹今日才放下脸面给夏言羽赔了礼,道了歉。现在都好,夏言洛的这么一闹,苏倩茹做的一瞬间就都白费了!

    夏言羽扶起苏倩茹后安稳道。

    “姨娘莫怕,大夫说只要好好调养即可,而且姐姐作恶多端,老天爷怎么会舍得她死呢?不过姐姐也是,这么一点小事情而已,就这么控制不住自己。好在今日,太子爷不在府上。要是刚刚的那副样子被太子爷看到了的话,别说是你们了,就连我都会被太子说管教不严!姨娘,等到姐姐身子好了,您好好劝劝她。别把丢人当成是自己的日常习惯。”

    脸上的担忧和嘴里说出的话形成了对比,苏倩茹在听到这句话后也停止了哭声,恶狠狠的瞪了夏言羽一眼后便甩开她的手独自一人坐在主位上生着闷气。

    夏言羽笑了笑,转身给夏言洛房里的丫鬟交代了几句后便和小玉走了出去,苏倩茹狠狠的看着夏言羽离去的背影,迟早得让这丫头死在我手里。

    “别看了,人都走远了还看什么?”

    夏言洛迈着优雅的步子从珠帘内走了出来,旁边扶着她的可以算作是夏言洛的心腹。

    “啧,舍得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再装几天呢。”苏倩茹不安的看了看四周,发现那些伺候她们的丫鬟都各忙各的去了,丝毫没有顾及到她们,心里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庆幸。

    “我说娘啊,您老人家都因为夏言羽的事气了多少回了?头上的白发也被她气出了很多。以前在青州的时候,夏言羽就屡次的跟我们作对。现在好了,夏言羽当上了太子妃了,现在我们想干什么都不好干!那个贱人,整日就把太子爷挂在嘴边,也不看看自己满不满足的了太子爷!哼!”

    夏言洛的额头上缠着纱布,毫无血色的脸看起来憔悴极了,当然,如果她能换上另一副表情的话。

    “真的么?哎呀我这不是忍不住嘛,谁让那个小贱蹄子嘴巴那么厉害?放都不放过我们。”

    苏倩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丝愧疚,她忘了以前她在夏府的时候也是像她形容的那般,连放都不放过夏言羽,若是她肯放过夏言羽,现在的状况也不至于闹得这般严重。

    “既然她不放过我们,那我们又何必放过她?”

    夏言洛嗤笑了一声,经过这重重打击,她可算看明白了,世上的男人都把夏言羽当成宝当成心肝,而她夏言洛就被世上的人诋毁名声践踏,所以,她怎么可能会这么善罢甘休呢。论姿色才华,她夏言洛并不一定就是在夏言羽之下,凭什么夏言羽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而自己就只能做一个没名没分的女人?!凭什么自己就不能当上太子妃?一想到这儿夏言洛的恨不得现在就去把夏言羽碎尸万段!

    苏倩茹看着今天大不相同的夏言洛,在看到她眼里闪过的精光时却诧异的挑了眉。

    “洛儿,怎么我觉得你受过伤后变得不一样了呢?”

    面对苏倩茹的问题,夏言洛则是笑了笑并不答话,接过身边丫鬟递过来的药后一饮而尽,苏倩茹在听不到回答后撇撇嘴,也开始盘算起以后要对付夏言羽的办法来。

    过了好一会儿,夏言洛和苏倩茹对视了一眼,接着瞪大了眼眸,两三秒后便笑出了声,像是达成了某种协议,想到了某种事一般。

    一直在夏言洛身边伺候着的丫鬟眨眨眼,水汪汪的眼睛清澈无比,也多了几分纯洁,小小的身板看起来好像才十岁的样子,虽然长相不特别,但却异常顺眼,连夏言洛也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就这样,经过重重打击的夏言洛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即变得比以前聪明,似乎,也变得比以前毒辣了些,原本心思歹毒的苏倩茹现在多了一个夏言洛,犹如如虎添翼般,连心情也愉悦了好几天,而这几天内夏言洛则是关紧了房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个屋子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台阶和庭院也扫得一干二净,若不是夏言洛的贴身丫鬟前前后后的送饭过去,其他人还以为这个房间就像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

    这件事也成功引起了夏言羽的注意,不过因为最近司尚允状态欠佳,所以一直没时间去一探究竟。现在想来,还真是有些奇怪。夏言洛这样的人如果三天不上房揭瓦的话那就肯定是不正常的了。这都已经有些日子了,还一直没动静。夏言羽的注意力被成功的吸引了过来。

    说到司尚允,从上次回到太子府后看到庭院里的那一滩还没来得及处理掉的血,他便一直脸色苍白,就连夏言羽问他原因时,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在第二天时他却反常的早早出门,连夏言羽都在担心,生怕司尚允出了什么事。司尚允的这个样子还是很少见的。一般的时候司尚允就算是心中有事也不会表现出来。如今的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有什么。可是司尚允自己不说夏言羽又不好一直追问。这让夏言羽很是担心。

    “小姐,现在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夏言洛的事想必你也有所耳闻吧?这几天也真是奇了怪了,先是出了夏言洛受伤的事,接着太子爷的状态也因为那滩血变得反常,而夏言洛的住处则是像鬼屋一般,静得可以,连这太子府都染上一层诡异的气息。夏言洛这样的女人别人不知道难道我们还不清楚吗?她这么安静肯定又是在跟苏倩茹密谋着什么事情。或许还在惦记着太子妃的位置也不是没可能。还有啊。”

    正当小玉想再说几句时她就被慧娘撞了一下,慧娘眼神瞥了瞥夏言羽,发现夏言羽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也瞬间闭上了嘴,慧娘笑着给夏言羽添了杯茶,不知为何,这慧娘总是能泡上一杯甘甜的茶水,让夏言羽喜爱极了。

    夏言羽端起茶杯,细细的品味着。反反复复的想着这些日子了发生的事情。觉得小玉说得也不是没什么道理,这些日子太子府的确就是有些奇怪。